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林妙妙陷入混乱思绪里,终日焦躁不安,一双担心目光多次扫向她,造成的具体後果,就是被老板送进宠物医院,做一堆检查。

    医师再三保证,猫真的没问题。

    但段震祈却有疑问,「猫闯入马路,最近又闹绝食抗议,这些自杀行为,会不会跟奶奶过世有关?」

    「一般来说还不至於会自杀,不过相依为命的主人过世,对猫而言的确不好过,尤其猫是很有灵性的动物,情绪难免受影响。」美女兽医温柔笑开,眼睛疑似正在对段震祈偷放电。

    任何人突然发现自己变成猫,会快乐才不正常吧?林妙妙无声叹口气,美女兽医无法理解她的委屈和哀怨。

    「前几天,猫抓破了皮沙发,这样正常吗?」段震祈依然不放心。

    当然不正常啦!林妙妙真想站出来大声表明立场。

    那是意外,她不是故意的!不过说到这件事,她想起老板那天回家,看到残破沙发的第一反应——

    根据老板在公司的形象,她估计自己肯定非死即伤,就算没被吊起来打,大概也会被狠狠念一顿,再不然就被罚没吃没喝之类的,没想到老板只是打了通电话,叫人换套新沙发过来。

    过没多久,老板又煎了块鲑鱼放到她面前,他自己则是整晚没吃,进健身房狂练沙包,满身大汗才回房冲澡,接着又进会议室埋头工作,直到半夜三点,才拖着疲累身躯倒上床铺。

    这段时间,她在屋子里到处乱走,比他还像屋子的主人,他偶尔淡淡瞄她一眼,从没说什麽。

    错觉吧?她总觉得……段震祈这目中无人的男人,非常尊重宠物的移动自由以及自主意识自由,难道他的颐指气使只针对人类?这、这就有点大小眼了。

    「段先生,现在是亲爱的的过渡期,主人过世不久,又必须习惯新主人和新环境,希望你再多给牠一点时间,多用爱心和关心包容牠,相信牠很快就能振作起来。」美女兽医伸手摸摸猫的头。「对不对?亲爱的。」

    「喵呜。」这她可不敢保证,天知道自己何时才能适应猫身分?搞不好下一秒就豁然开朗,但也说不定到死都没能调适过来。

    不过,医师抚摸她头的感觉真舒服,她像背部痒很久的人,终於有人大发善心替她抓两下,瞬间通体舒畅。

    「看!亲爱的说牠会好好珍惜自己的人生,不会自暴自弃。」美女医师对段震祈笑得很温柔,又动手摸摸猫的下巴。

    真会胡扯啊!林妙妙懒洋洋地看了医师一眼,舒服得从喉咙发出「呼噜噜」的声响。

    段震祈没看美女医师,静静端详大腿上的猫,再次露出沉思表情。

    虽然美女兽医关心段震祈比关心猫多,不过那次看诊後,林妙妙的心态有了微妙的转变。

    每每想起美女医师口中的自暴自弃,她很不服气。

    开玩笑!以前日子过得那麽苦哈哈,她都能熬过来,如今的生活既舒服又舒坦,吃免费、住免费,成天不是睡就是吃,再不然就在老板豪宅内到处散步视察,连钱都不必自己赚,有什麽资格自暴自弃?

    她不但不会自暴自弃,还要全心全意接受现况、享受人生……不对,是猫生才对。

    正所谓努力不一定能成功;不努力,一定不能成功,现在放弃身为猫的享受权利还太早!

    既来之,则安之。她还在当人的时候,日子过得辛苦,没道理变成猫,还会走回老路子。

    打定主意後,林妙妙决定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向餐厅,跳上迷你吧台,用夏威夷咖啡豆,替自己搞出一杯香喷喷的热咖啡。

    不过这还真不容易,得先把杯子滚到咖啡机出水口下方,按下按钮,听着熟悉的机械运转声音,她真有些迫不及待想喝上一口热咖啡。

    见咖啡滴得差不多,她小心翼翼地把杯子拉出来一点,垂眼,看着和猫脸差不多大的咖啡杯,闻着夏威夷热咖啡的香气,嗯,喝起来一定无比香醇可口、味浓芬芳。

    她伸出舌头兴奋地一舔——

    好烫!

    林妙妙下意识往後一弹,盯着袅袅热气,沮丧地垂下头。

    说什麽享受?连杯热咖啡都喝不到,活到这地步,人生还有什麽搞头?连她最爱吃的食物都无缘再续。

    不然来口披萨也行,天天吃高档鲑鱼也会腻,老板那死心眼的家伙,天天给她煎鲑鱼,也不会换点别……等等!

    披萨?她亮起双眼,这个似乎可行。

    她跳下迷你吧台,奔向书房,先跳上皮椅,再登上最终目的地—— 桌上的笔电。

    按下电源开关,用猫爪拔出桌面读卡机内的信用卡,电脑开机完成,小心用猫爪Key入披萨店店名。

    起初老是按到别的键,试了几次,渐渐掌握诀窍,她上网流览各式各样的披萨,点选最爱的海鲜总汇披萨,输入信用卡卡号。

    以前叫外送披萨只需要几分钟,这次足足花了三小时才搞定!

    不过为了吃到心心念念的披萨,三小时的文书工作是值得的!

    关机,把信用卡重新插回读卡机,林妙妙瘫在笔电旁,累得直喘气。

    为自己工作的感觉,真好!

    幸好自己是猫,没什麽时间压力,反正人生就该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叫外卖披萨,应该能荣登猫咪美好事物排行榜的其中一项吧?在猫界,这可不是任何一只猫都做得到的事。

    懒意侵袭,她在笔电旁窝了一会儿,想起那杯拒猫於千里之外的热咖啡,迈开四条腿,奔向餐厅,跳上吧台,重返咖啡烫猫事件现场。

    猫头出现在颜色漂亮的咖啡上,低头,十二万分小心,怯生生的伸出猫舌,蜻蜓点水舔一口——

    好喝!

    低头,狂饮变凉的咖啡,喝得正开心,门铃乍响!

    林妙妙身体一僵,不动。

    门铃总共按了三次,最终一切化为宁静。

    跳下迷你吧台,迈开四条腿冲到窗边,亲眼看着外送人员依约把披萨放在门外地上,转身离开。

    大门,确认安全。

    林妙妙火力全开,加速冲到久违的老朋友—— 披萨身边,熟悉的香味阵阵飘入鼻子,她迫不及待想咬上一口外酥内嫩的饼皮、多汁可口的配料。

    口感层次丰富的披萨,她来也!

    她用嘴咬住纸盒上的绑线,根本不必开大门,只需从下方的缝缝,就能把披萨盒「拖」运进屋。

    嘿咻!嘿咻!

    深吸口气,再来一次。

    拖、拖、拖回屋里面!

    林妙妙忙得满头大汗,低头,看看四周环境。

    蓝天绿地,风景十分优美。

    算了,乾脆野餐,坐在草地上照样能吃,披萨不会因此减损一分一毫的美味。

    不过,她错了。

    咬下一口披萨,她全身僵住,勉强再咬两下,却将披萨饼皮吐了出来。咳!好难吃!

    不能轻易死心,一口吞进章鱼块。

    咀嚼,咀嚼。

    唔?味道还行。

    再吃进一口鲜虾。唔……美味美味!

    吃得心满意足,捧着圆滚滚的肚子,躺在草地上,晒晒午後温暖的太阳,也不怕晒黑变丑。

    半睡半醒间,林妙妙的脑海中滑过一个念头,变成猫咪,说不定是人死後上天堂的另一种形式?

    也许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已经死了,灵魂钻进猫的身体里,享受着生前渴望的一切,天天睡到自然醒、不用赚钱就有钱花、每餐吃香喝辣、彻底甩开上班奴的打卡人生……

    这种吃饱就睡、睡饱就吃的日子,真是天上人间。

    段震祈回家,双脚踩在乾净翠绿的草地上,踏进屋内,就见亲爱的躺在新沙发上呼呼大睡。

    他走到猫窝前,检查饲料和罐头,难得吃得精光,松了口气,走进餐厅,正想煮杯咖啡,左手从咖啡机旁拿过一只咖啡杯,正要放到咖啡机下方,瞬间,他为之一愣。

    咖啡机下方摆着一只歪歪斜斜、喝了一半的咖啡杯。

    他这两天有在家喝过咖啡吗?没有,就算有,他也不会只喝一半,还忘了收拾。

    段震祈转过头,视线扫向睡得不亦乐乎的猫,难道……不可能!猫怎麽可能喝咖啡?

    他很确定这两天他没喝家里的咖啡,那麽这杯咖啡是怎麽出现的?难道有人进屋喝了杯咖啡?该不会是小偷闯空门,还嚣张的喝了杯咖啡?

    他火速检查屋内各处,没有丢失任何东西……不对,如果有贼闯入,警报系统一定会有反应。

    「喵呜。」

    循声望去,段震祈看见亲爱的张大双眼,定定地看着他。

    猫咪站在餐厅入口,动作俐落地跳上迷你吧台,低头,伸出舌头,舔了舔杯内的咖啡。

    他皱眉,一把抱起亲爱的,与牠四目相交。「这是你的杰作?」

    「喵呜。」林妙妙睁大猫眼,模仿那些卖萌功力一流的可爱猫咪,庆幸可以说这种模棱两可的话。「喵呜!」哈哈,真爽快!

    「你喝咖啡?」他不死心地又问。

    「喵呜。」照样两个字搞定老板。这种侥幸的态度、敷衍的行为、不用负责任的说词,真是太省时省力啦!

    当猫果然比做人好。

    看着老板困惑不解的眼神,林妙妙更加相信,所谓的天堂,就是变成老板的猫。绝对是这样没错!

    而段震祈不知道的是,别墅後方,天天有专人处理的中型垃圾桶内,在这一天出现空空如也的披萨盒、被咬得乱七八糟的披萨片,饼皮没有吃多少,上头的料倒是吃得精光,以及四处散落的猫饲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