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看着紧闭的房门,白百合嘴笑得更开了,她当然不是把耿君浩当牛,相反的,是因为知道耿君浩想跟她唱反调,如果让他认为她是故意在惹他生气,他反而不会生气,因为不想如她的愿。

    白百合是不想让耿君浩一直处在生气的情绪里才反其道而行。

    再说了,她才不想把他训练成看见红布抖动就生气的牛,如果真要训练……训练成拿逗猫棒就可以左右他的情绪的猫不是更好?

    白百合露出了坏心的笑容。

    站在流理台前洗碗的白百合脸上难得的没有笑容,并不是她的心情不好,而是她在思索着明天的午餐要做什麽菜。

    耿君浩真的是一个很难搞的老板,他下午对江大哥说买便当解决他的三餐就好,他不挑食……才怪!白百合回想起刚刚的晚餐,由於他们只有两个人,所以她只做了三菜一汤—— 糖醋鱼,他耿大老爷说太甜了;麻婆豆腐,他耿大老爷说太辣了,还有那荷兰豆炒三色甜椒,他耿大老爷居然说草腥味太重了!

    唯有那道味噌鱼汤他没有嫌,然而他不嫌并不是因为她做的那道汤好喝,而是他只看了那碗汤一眼,然後便冷着一张脸说:「我讨厌味噌。」

    他这是找她麻烦还是她的手艺真这麽差?不过白百合觉得是前者居多,因为整个晚餐时间,她都偷偷地在打量他的表情。

    才刚把碗洗好放进烘碗机里,白百合的手机便响了,她转了个身,背靠着流理台才拿出手机,看见萤幕上显示的是王雅倩的名字。

    她知道,学姊是放心不下,打电话来问她的工作情形了。

    晚餐後耿君浩习惯在院子里缓步走走,就当散步消食,只是今天晚餐的时候他故意找白百合麻烦,换来她一迳不变的笑脸,这让他有些恼怒,所以饭後他就直接回房了,然後习惯性的来到玻璃帷幕前站着,看着远方缓缓落下的夕阳。

    他并不习惯这麽早吃晚餐,但白百合说,早一点吃晚餐才有时间消化,并要求他最好能晚上十点以前就寝。

    他现在是变成幼儿园的小孩子了吗?作息还得由老师决定?

    但虽然如此,耿君浩倒也不是不能自省的人,白百合这个看护的确难得,至少过去的看护,没有一个人受得了他这样的脾气,不怒目相向就不错了,哪里还能笑着对他。

    还有刚刚的晚餐,虽然他从头嫌到尾,但也不是每一道都很难吃,至少麻婆豆腐很合他的口味,甜椒炒得适中,甜味也没有流失。

    耿君浩想到这些,觉得刚刚心头的那股烦闷似乎少了一些。

    耿君浩决定调整自己的心情,要以愉快的心情到院子里去散散步,只是他刚一走出房门,就听见了在厨房里的白百合正在跟人讲电话。

    「我观察到什麽?学姊又想考我?」白百合哂然一笑,想起了当年还在实习时的事。

    她与王雅倩相识是在实习的时候,那时的她被安排跟在王雅倩的身边学习,其实她并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只是乐观,有时遇到难事虽然一开始会影响了心情,但只要给她时间想通了,她很快便会释怀,可遇到刁难她、不尊重她的病患时,她难免也会不开心。

    她才实习不到三天,就被一个病患没理由的辱骂,她记得当时她躲到医院顶楼偷偷哭泣时,是王雅倩找到了她、安慰她,但也严厉的告诉她,只容许她脆弱一次,下回再哭就表示她抗压性太低,或许该认真考虑要不要继续当护理师。

    王雅倩不像其他前辈只叫她要看开,而是用不同的方式,要她去观察对方,去找出那个病患刁难人的原因。

    例如有些病患听了医嘱也还懵懵懂懂的,护理师因为太熟悉病患会问什麽问题,所以回答病患时口气会太公式化,在病患的眼中,就可能变成了护理师不耐烦,遇到脾气差的病患,自然容易发生争执。

    诸如此类的误会,每天都在医院里上演着,虽然护理师没有被规定一定得笑脸迎人,但王雅倩总劝她要有一点同情心。

    所以後来,每遇到一个新的病患,王雅倩总会在私底下问她,在那个病患身上观察到什麽,该怎麽跟病患应对比较好。

    「你这份工作不是巡个病床就结束的,是朝夕相对的二十四小时看护,我当然得看你是不是能胜任,要不然三个月可是很长的。」

    「学姊还把我当成『菜比巴』的新人吗?」

    「你之前负责照料的病患,大多不会跟你顶嘴。」

    白百合倒不怕王雅倩的随堂考,所以很专业地说:「虽然我观察的时间不长,但我觉得老板他是一个很倔强的人,我刚来这里时江大哥要介绍我给他认识,江大哥在领我走向他之前他便自己走了过来,他跛着脚,但大多数的时间都是站着的,说明了他不想示弱,所以他倔强,可通常这样的人也容易出现心理上的问题,他的腿伤自从换了手杖後就没有显着的进步,可能心理因素的原因比较大。」

    王雅倩忍不住噗哧一笑,百合光只因为耿君浩站着跟她说话,就可以推断出这一些?她及男友可都没有把主治医师建议耿君浩得向心理医师寻求帮助的事说出来,如果她不认识耿君浩,或许会觉得百合太过主观,但就是因为了解这些,发现百合说中了,不得不认同她的观察力很不错。

    「那想必你能跟耿先生处得很好吧?」

    「这……有点难啊!毕竟对一个我进门不到一分钟就叫我滚的人,我很难讨他欢心啊!」

    「又没人叫你讨他的欢心,别老是让他生气、做好你的工作就好。」

    「我知道了,我会多点耐性。」

    耿君浩不是故意偷听,只是他一走出卧室便是厨房,是白百合在公共空间讲电话,怪不得他。

    然而白百合的论点他的确无法反驳,这一点又让他恼怒起来。

    王雅倩似乎是满意了白百合的回答,给了她鼓励,「虽然他是文旭的老板,但我对你的私心还是多些的,有什麽问题向我反应,我会让文旭处理。」

    「学姊不用为我担心,你都不知道耿先生的别墅有多漂亮,他啊!就是那种标准的位於金字塔顶端的人,我想他受伤之前,肯定是意气风发、享尽女人爱慕眼光的男人。」

    「你啊!光住得好就好吗?下一句话不会说,漂亮得可以当民宿吧!」

    「学姊怎麽知道?我一看见这别墅的第一眼,想的就是这件事呢!而且别墅里还住了一位如王子般的帅哥,住在这里如置身天堂啊!」

    等她真正见识了耿君浩的脾气,再来说她置身天堂也不迟!王雅倩不禁好笑,但也不急着破坏她的美梦,「是是是!每天有帅哥看,还有高薪可拿,是梦幻般的工作!」

    白百合傻笑了几声,她的确有沉重的经济压力,但她这个人不爱占人便宜,今天来到这里,得知了工作内容及耿君浩的情况,真觉得拿这样的高薪很难心安理得,有钱没处花也不是这样的,「老板他是很有钱的那种人,还是非常有钱的那种人?」

    「他本人我是不知道,但他的家族非常有钱。」

    「果然是高富帅啊!」

    「收起你的花痴样,好好工作,你是我介绍的,别让我在我男朋友面前丢脸。」

    「知道了!我要挂电话了,我行李还没整理呢!」

    耿君浩看着白百合收了线後离开厨房走到客厅,便提起自己的行李往二楼走去,本已调适好心情的他,脸色又沉了。

    白百合称赞他的外表并不会让他觉得开心,她是看护就该更专业一些,而且她接着还问了他是不是很有钱,这更是踩到了他的底线。

    原来她总是一张笑容对他,只因为他多金又英俊?耿君浩冷笑几声,因着他的外表或家世而给的笑容,不但虚假又不持久,那个他唯一真心对待过却抛弃了他的女子周安琪便是一个例子不是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