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记曾忠襄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湘乡曾氏昆弟数人,握兵柄,转战数省,削平发乱,清廷虽阳为优礼,而隐微之间,不能无疑虑之见。加以满人之蠢暗者,媒孽其短,于是侦查之使,时有所闻,曾氏亦岌岌可危矣。国荃破南京,俘获不赀,最为众矢之的,言者藉藉。国藩惧甚,乃逼国荃使移疾归,而急疏言湘兵暮气不可用,精锐不如淮军,冀以自救。国荃既抵湘,出其所得,广置田宅,蓄姬妾,豪侈逾恒。国藩遗书让之,谓人言可畏,弟犹不自敛,抑是速亡也。国荃阅竟,抵书于几,语客曰:“吾兄真书痴不解事,然宁不读汉《萧何传》乎?”盖萧何从客言,多买田地贱贳贷以自污,遂释高祖之猜疑。人臣当功高震主之际,非以智术相辅,不能自全,千古一辙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