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楚简老子校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A、简本丙

    大一生水,水反辅大一,是以成天。天反辅大一,是以成地。天地〈复相辅〉也,是以成神明。神明复相辅也,是以成阴阳。阴阳复相辅也,是以成四时。四时复相辅也,是以成寒然(热)。寒然(热)复相辅也。是以成湿澡(燥)。湿澡(燥)复相辅也,成岁而止。

    古岁者,湿澡(燥)之所生也。湿澡(燥)者,寒然(热)之所生也。寒然(热)者,四时者,阴阳之所生也。阴阳者,神明之所生也。神明者,天之所生也。天地者,大一之所生也。

    是古(故)大一藏於水,行於时。周而或〈始,可以为〉万勿(物)母。能块(缺)能盈,以忌(记)为万勿(物)经。此天之所不能杀,地之所不能埋,阴阳之所不能成。君子知此之胃(谓)〈道〉。

    下土也,而胃(谓)之地。上气也,而胃(谓)之天。道亦其字也。青昏(请闻)其名。以道从事者,必托其名,古事成而身长。圣人之从事也,亦托其名,古功成而身不剔。

    天地名称并立,古化其方,不田(思)相当。〈天不足〉於西北,其下高以强。地天不足东南,其上〈低以盈。不足於上〉者,又(有)余於下;不足於下者,又(有)余於上。

    天道贵溺(弱),雀成者以益生者。伐於强,安於〈溺(弱)〉。

    大上,下知又(有)之。其即新(亲)誉之,其即畏之,其即母之。信不足,安又(有)不信。猷乎其贵言也。成事述功,而百省(姓)曰我自然也。

    古大道废,安有仁义?六新(亲)不和,安有孝慈?邦家昏乱,安又(有)正臣?

    执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坪大。乐与饵,化(过)客止。古道〈之出言〉:谈可(呵),其无味也;视之不足见;圣(听)之不足闻。而不可既也。

    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古(故)曰:兵者,〈不祥之器也,不〉得已而用之,铦袭为上,弗美也。美之,是乐杀人。夫乐〈杀人,不〉以得志於天下。古(故)吉事上左,丧事上右。是以便(偏)将军居左,上将军居右。言以丧礼〈居之也,古杀人众〉,则以悲位之。战胜,则以丧礼居之。

    为之者败之,执之者失之。圣人无为,古无败也;无执,古无失也。慎终若始,则无败事矣。人之败也,恒於其几成也败之。是以圣人欲不欲,不贵难得之货;学不学,复众之所过。是以能辅万勿(物)之自然,而弗敢为。

    B、简本乙

    绐(治)人事天莫若啬。夫唯啬,是以早,是以早服。是胃(谓)〈重积德。重积德则亡〉不克。〈亡〉不克则莫知其恒。莫知其恒,可以又(有)国。又(有)国之母,可以长〈久。是胃(谓)深根固氐〉,长生久视之道也。

    为学日益,为道者日损。损之或损,以至亡为也。亡为而亡不为。

    绝学亡忧,唯与可(呵),相去几可?美恶,相去可(何)若?人之所畏,亦不可不畏人。

    龙辱若缨,贵大患若身。可胃(何谓)龙辱?龙为下也,得之若缨,失之若缨。是胃(谓)龙辱缨。〈可(何)胃(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又大患者,为吾又(有)身。及吾亡身。或〈可患?古贵为身於〉为天下,若可以橐天下矣。爱以身为天下,若可以寄天下矣。

    上士闻道,堇(勤)能行於其中。中士闻道,若闻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弗大笑,不足以为道矣。是以建言又(有)之:明道女(如)费,迟道女(如)〈类,进〉道若退。上德如浴,大白女(如)辱,广德女(如)不足。建德女(如)〈揄,质〉贞女(如)愉。大方亡禺,大器曼(慢)成,大音希圣(听)。天象亡型,道〈褒亡名〉。

    闭其门,塞其兑,终身不堇。启其兑,塞其事,终身不棘。

    大成若缺,其用不币。大盈若中,其用不穷。大巧如拙,大成若诎,大植若屈。躁胜寒,青胜然(热),清清可以为天下定。

    善建者不拔,善保者不兑。子孙以其祭祀不屯。攸(修)之身,其德乃贞(真)。攸(修)之家,其德又余。攸(修)之乡,其德乃长。攸(修)之邦,其德乃奉(丰)。攸(修)之天〈下,其(德)乃博。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以天下观天下。吾可(何)以智(知)天〈下之然?以此。〉

    C、简本甲

    绝智(知)弃便(偏),民利百倍。绝巧弃利,盗贼亡又(有)。绝伪弃虑,民复季子。三言以为吏(文)不足,或命之,或有所属。视索(素)保朴,少厶颁(寡)欲。

    江海所以为百浴王,以其能为百浴下,是以能为百浴王。圣人之才(在)民前也,以身后之;其才(在)民上也,以言下之。其才(在)民上也,民弗厚也。其才(在)民前也,民弗害也。天下乐进而弗厌。以其不静(争),古(故)天下莫能与之静(争)。

    罪莫厚乎甚欲,咎莫惨乎欲得,化莫大乎不智(知)足。智(知)足之为足,此恒足矣。

    以[彳人亍]佐人主者,不谷(欲)以兵强於天下。善者果而已,不以取强。果而弗发,果而弗乔(骄),果而弗矜,是胃(谓)果而不强,其事好。

    长古之善为士者,必非溺(弱)玄达,深不可志。是以为之颂:夜乎奴(如)冬涉川。猷乎其奴(如)畏四邻。敢其奴(如)客。涣乎其奴(如)怿。屯(敦)乎其奴(如)朴。沌(原字从土)乎其奴(如)浊。竺(孰)能浊以朿者,将清。竺(孰)能仄以往者,将余生。保此[彳人亍]者不谷(欲)趟吐。

    为之者败之,执之者远之。是以圣人亡为古亡败,亡执古亡失。临事之纪,谨(慎)终女(如)始,此亡败事矣。圣人谷(欲)不谷(欲),不贵难得之货;教不教,复众人之所过。是古圣人能辅万勿(物)之自然而弗能为。

    [彳人亍]恒亡为也。侯王能守之,而万勿(物)将自为,为而欲作,将贞(真)之以亡名之朴。夫亦将智(知)足,智(知)〈足〉以朿,万勿(物)将自定。

    为亡为,事亡事,未亡未。大少之,多惕(易)必多难。是以圣人猷难之,古(故)终亡难。

    天下皆智(知)美之为美也,亚(恶)已;皆智(知)善,此其不善已。又(恶)亡之相生也,难惕(易)之相成也,长短之相型也,高下之相盈也,音圣(声)之相和也,先后之相堕(随)也。是以圣人居亡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勿(物)作而弗始也,为而弗志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也,是以弗去也。

    道恒亡名,仆唯妻,天地弗敢臣。侯王女(如)能兽(守)之,万勿(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也,以逾甘露,民莫之命而自均安(焉)。始制又(有)名,名亦既又(有),夫亦将智(知)止,智(知)止所以不殆。卑道之才天下也,猷少(小)浴之与江海。

    又状虫成,先天地生,敚[糸禾],独立而不亥,可以为天下母。未智(知)其名,字之曰道。吾强为之名曰大。大曰筮,筮曰远,远曰反。天大、地大、道大、王亦大。国中又(有)四大安(焉),王居一安(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天地之间,其猷橐龠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

    致虚恒也,兽(守)中笃 也。万勿(物)方作,居以颁复也。天道云云,各复其堇(槿)。

    其安也,易困也。其未兆也,易谋也。其脆也,易判也。其几也,易散也。为之於其亡又也,绐(治)之於其未乱。合〈保之木,生於毫末〉。九成之台,乍(作)〈於累土。百仞之高,始於〉足下。

    知之者弗言,言之者弗知。闭其门,赛其[之兑],和其光,同其尘,剉其[尔贝贝],解其纷,是胃(谓)玄同。古(故)不可得而新(亲),亦不可得而疏;不可得而利,亦不可得而害;不可得而贵,亦不可得而戋(贱)。古(故)为天下贵。

    以正之邦,以畸(奇)用兵,以亡事取天下。吾可(何)以知其然也。夫天多期韦(讳),而民窗(尔)畔。民多利器,而邦兹昏。人多知,而奇勿(物)兹起。法勿兹章,盗贼多又(有)。是以圣人之言曰:我亡事而民自富;我亡为而民自为(下从虫);我好青而民自正;我谷不谷而民自朴。

    含德之厚者,比於赤子。蜂虿虫它(蛇)弗(螫),攫鸟猛兽弗扣,骨溺(弱)筋柔而捉固。未知牝戊(牡)之合然恕(怒),精之至也。终日呼而不忧,和之至也。和曰常,知和曰明,益生曰 k(祥),心使气曰强。勿(物)藏则老,是胃(谓)不道。

    名与身孰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甚爱必大费,厚藏必多亡。古知足不辱,知止不怠(殆),可以长旧(久)。

    返也者,道〈之〉僮(动)也。溺(弱)也者,道之用也。天下之勿(物)生於又(有),生於亡。

    困而盈之,而不若已。湍而群之,不可长保也。金玉盈室,莫能兽(守)也。贵福乔(骄),自遗咎也。攻(功)述身退,天之道也。

    注:原古字不能显示的,直接用现代文代替。残缺的文字由本人在〈〉号内校补。能显示的古字、异体字在()号内注明今字。个别错误的地方,已有所校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