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呵呵。」易冷杰冷笑,「你当是在玩养成游戏?」

    「我哪有。」钱宝珠不悦地白了他一眼。

    「今天送你回来的男人不是你要交往的男人吗?」易冷杰冷声地说。

    钱宝珠睁大了眼睛,「莫坤?才不是。」

    易冷杰紧绷着的俊颜缓和了,「那你跟他是什麽关系?」

    「能有什麽关系?我年纪不小了,我爸妈要介绍对象给我,今天才第一天见面。」钱宝珠无所谓地耸耸肩。

    易冷杰危险地眯起眼睛,「相亲?」

    「我才不会跟我爸妈一样,找一个门当户对,却没有感情的人结婚,我要找一个喜欢的人结婚。」说到这个,钱宝珠的脸低了下来,「阿杰,我会不会变成老处女啊?」

    正在翻找医药箱的易冷杰猛地回头看她,眼神跟要吃人一样,「结婚之前不能跟男人发生性关系。」他正经地说:「很多男人都是吃了不认帐的混蛋,所以结婚之前一定不能发生性关系,知不知道?」

    钱宝珠对易冷杰关心的话很开心,总觉得易冷杰才是真正关心她的人。她用力地点头,「嗯,我知道。」

    易冷杰莫名其妙地松了一口气,心里却想,真是奇怪,他干嘛这麽紧张?那薄薄一片的膜又不关他的事情。

    钱宝珠的脸贴着他宽阔的背部,轻轻地说:「阿杰,我绝对不会跟不爱的人结婚,更不会联姻,我要找一个我喜欢的人结婚。你说,我会不会找不到啊?」

    钱宝珠谈过两次恋爱,但都因为太忙,没办法好好谈恋爱,没时间维系恋爱关系,最後都无疾而终。

    易冷杰用宽宽的大掌用力地在她的脑袋上揉了一下,柔软的发丝无声地挠着他的掌心,「别装可怜,快点过来吃药。」

    钱宝珠啊了一声,捂着嘴就想逃。

    易冷杰见状,大掌一抓,直接将她抓到一旁,将药丸放在她的掌心,一手拿起水杯,黑眸紧紧地看着她。

    钱宝珠看着他,无奈地吃下药。有胶囊包裹的药丸并不苦,但她就是讨厌吃药,药丸刚吞下去,她便下意识地张嘴吐舌头,彷佛药很苦一般。

    易冷杰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瞪了她一眼,手里变戏法似的多了一颗比利时的黑松露巧克力。他剥掉巧克力精致的包装,放到她的唇边,她柔软的唇瓣轻触了一下他的指尖,他一怔,感觉指尖一片麻麻的。看着她幸福地含着巧克力的模样,他本冷硬的的神情缓了下来,「你一定会找喜欢的人结婚。」

    钱宝珠呆呆地看着前面的易冷杰,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是又瘦又黑的少年,他何时长成了如今这副英俊、挺拔,令人信服的男人呢?她甜甜一笑,非常自信地弯了唇角,「当然。话说,你到底什麽时候要带女朋友回来给姐姐看看啊?你已经不小了。」

    钱宝珠倍受家里的催婚压力,不愿自己一个人受苦,自然要找一个人同甘共苦,目前的最佳人选就是易冷杰了。

    易冷杰冷冷地笑了,「是谁说喝酒就要被我打的?」

    钱宝珠睁大了眼睛,「我没有喝。」

    「呵。」易冷杰轻笑,「别以为我闻不出你用的柠檬口味漱口水的味道,想骗我?」

    钱宝珠的眼珠子转了一圈,她确实喝了,不过只喝了一点。她晚上吃的是牛排配红酒,实在很正点啊,她不能错过,只是她万万料不到被他这个狗鼻子闻出来了。

    钱宝珠的脚刚动,纤细的藕臂便被易冷杰的鹰爪似的大掌抓住了。她的眼睛对上他狰狞的笑容,她头皮发麻,「我、我就只喝了一点……」

    「跟刚认识的男人吃饭,就喝上酒了?」他依旧冷笑道。

    「那酒是我存在那里的。」钱宝珠说完,立刻捂住嘴,神情慌乱地看着他。

    「原来还存了不少酒啊。」

    「阿杰,我只是喜欢收藏好酒。」她解释道。

    「嗯。」

    「偶尔喝一点。」

    「嗯,说完了?」

    钱宝珠当机了,不知道说什麽好了。

    易冷杰一脸阴沉地望着她,「现在我们来算算帐。」

    在易冷杰面前,钱宝珠端不起平时在公司时那副高高在上、冷若冰霜的模样。她无意识地往後退,意图退到自己的卧室里。

    但钱宝珠忽略了一点,易冷杰人高马大、腿长手长。他的手一伸,便将她拽到了他的面前,无视她可怜兮兮的模样,他将她拖到沙发上坐下来,同时将她拉到自己的膝盖上,大掌呼呼地往她的臀部上打了几下。

    在易冷杰扬起手,要打第五下的时候一顿,他发觉到她一点声音也没有。他不由自主地看了看她的小脸,就见她倔强地抿唇,「你觉得你有理了?」

    钱宝珠郁闷死了,「我是你姐姐!」她一个做姐姐的居然被弟弟打,真的很丢脸啊。她哪里是养了弟弟,分明是请了一位爸爸回家打她。

    「谁错了,另一人就有资格揍对方。」他压根没把她当姐姐,不过也没有把她当妹妹。他心里刚这麽一想,他停顿在她翘臀上的手忽然变得灼热了,他感受到掌心下的臀部又翘又挺,彷佛水蜜桃一般多汁、水嫩。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一番,手就这麽放在她的臀部上。

    钱宝珠嘟囔地道:「我酒量很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喝酒又不会怎麽样。」

    易冷杰微微回神,「嗯。」语气忽然凶狠起来,「当酒鬼很自豪?」

    钱宝珠心虚地道:「应酬什麽的,在所难免。」

    「呵呵,你公司里的公关是摆设是吗?」易冷杰嘲讽地笑着,一边分神专注在他的手心下的触感,下意识里想把手收回来,可手却舍不得动,怎麽办?

    钱宝珠语气不满地说:「哼,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还想怎麽样?」

    「不怎麽样,反正你下次再背着我喝酒,我知道一次就揍你一次。」易冷杰语气温柔如春风,话的内容却冰冷至极。

    钱宝珠胆小地瑟缩了一下身子,虽然他打的力道不是很疼,但很丢脸啊。她趴在他的膝上,默默发誓,下次一定不能被他抓到,实在太丢脸了。

    「好了,洗完澡就去睡觉。」易冷杰扶起她,催促她道。

    钱宝珠抿着唇,摸了摸臀部,扭头回卧室了。

    易冷杰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她丰满、挺翘的臀部一上一下地在他的眼前摇摆,他突然觉得空气变得炙热无比。他一手插腰,一手搧了搧发烫的脸。该死的,他又不是没见过女人的臀部,他在害羞什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