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女服务生画着烟燻妆,蓬乱的发型配上制服短裙、高筒袜,很像是动漫里的人物。

    「喝什麽?」女服务生的嘴里似乎一直嚼着口香糖,郑英杰不用抬头也能听到她说话时吧唧吧唧的声音。

    「一杯朗姆酒,谢谢。」唐唯一徐徐开口,声音清婉、好听。

    「没有。」女服务生直接道。

    「那……一杯玛格丽特。」唐唯一再点另一种酒。

    「没有。」女服务生又道。

    接着唐唯一又接连说了几种酒名,最终得到的答案都是没有。

    郑英杰侧耳听着,只觉得搞笑。这女人都不晓得看一看周围的环境吗?在这种乌烟瘴气的地下酒吧里,会有那些高级洋酒才怪。

    最终唐唯一放弃再继续报酒名,「那你们这里有什麽?」

    「啤酒。」女服务生拿笔哒哒哒地敲着桌子,看着有些不耐烦。

    「好吧,那给我一杯啤酒,谢谢。」唐唯一无奈地道。

    两分钟後,女服务生将一杯啤酒放到唐唯一面前。

    一路都漾在杯口的白色泡沫终於因为女服务生的动作而缓缓淌下,唐唯一看着泡沫滑过玻璃杯平滑的表面,在吧台上晕开水渍,而後又看了看那和她的脸差不多大小的啤酒杯,有些无从下口。她不太确定连白开水都没有大口痛饮过的自己,是否可以照预想中的那样用将啤酒一饮而尽的方式,以达到借酒浇愁的目的。

    除去红酒以外,这还是唐唯一第一次在真正意义上喝酒。不仅如此,酒吧这种地方她也是第一次来。刺耳的重金属音乐、炫目闪烁的硕大灯球、舞池中极尽摇摆的男女,这一切对她而言都太过陌生。那些迷乱与绚烂,斑斓如五彩花蛇般盘踞在她乌黑的双眸中,扭动着、旋转着,搅乱眼波,轻易勾走已经不堪一击的理智。

    唐唯一很快就下定了决心。还有什麽不敢的呢?最近经历了那麽多的打击,她都没有倒下,又怎麽会被一杯啤酒难倒?最差的结果不过就是喝醉,可她来这里的目的不就是喝醉吗?说不定酒精真的可以麻痹她的心伤。

    唐唯一用细白的双手捧起啤酒杯,做了个深呼吸後,便仰头开喝。她高扬着小脸,纤长的脖颈处因为用力地吞咽而起起伏伏。

    咕咚、咕咚,吞咽的声音湮没在音乐声中,但还是被郑英杰听到了。他忍不住好奇侧过头,结果一眼便瞧见前几分钟还被他认定为有气质、有脸蛋,但没有料、不够辣的乖乖女,居然正高扬着小脸灌酒,此刻她纤长、白皙的脖颈处正因为用力的吞咽而起起伏伏。

    看她这般豪饮,郑英杰有些傻眼。

    「看样子是有什麽伤心事吧。」同样看到这一幕的查亦说出他心中所想。

    「谁知道呢。」郑英杰漠不关心地收回目光,继续低头喝酒。

    查亦侧头吩咐女服务生免费送唐唯一一碟小吃,以避免她因为空腹喝酒而伤胃。结果他的举动却引来郑英杰的揶揄,「嘿,我也有伤心事,你怎麽不送我点什麽?」

    「你能有什麽伤心事?」查亦鄙视地一瞥。

    「我才刚被女人泼了一脸酒欸,这还不足以令我伤心吗?」郑英杰不满地道。

    「你要是也有因为女人而伤心的一天,那我一定会跑到街上去,看看会不会下红雨。」查亦笑道。

    「你大概看不到那一天罗。」郑英杰道。

    两人说话间,坐在旁边的唐唯一拚尽全力,却还是只喝掉半杯就败下阵来。她的呼吸乱了节奏,眼波不再平静,来不及吞下的酒水溢出唇畔,被她狼狈地抹去。她捧着啤酒杯喘了好一会,才重新开始喝。

    郑英杰的目光不知何时又落到这个明显是在借酒浇愁的女人身上。结果他才刚看没一会,就又被查亦拉回注意力。

    「我劝你别去招惹这种才刚受情伤的女人。」查亦道。

    「你怎麽知道她受了情伤?」虽然郑英杰并没想招惹她,可还是忍不住问。

    「拜托,每年被你伤害到要来这里借酒浇愁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我光是用看的也早就练出火眼金睛了。」查亦笑道。

    「哪有那麽多?」郑英杰摸了摸鼻子,继而岔开话题,「再说,我也没有想泡她。」

    「那你一直盯着人家瞧什麽?」查亦问。

    「职业需要行不行?」郑英杰道。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专职睡女人的。」查亦揶揄道。

    呵呵呵,他倒是想。郑英杰没好气地翻个白眼,然後一本正经地清清喉咙,「我的意思是,看到生面孔多注意一下是警察分内之事。」

    没错,别看郑英杰这麽不靠谱,人家可是警官。

    「原来你是这麽敬业的人啊。」查亦反讽道。

    「是啊。」郑英杰臭屁地扬眉道。

    「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这个时候应该去街上打击犯罪才对吧?」查亦郑问道。

    呃,好吧,今天他是该值夜班才对。但是……郑英杰正经地道:「地下酒吧里的犯罪率不是比街上高吗?」他永远都可以给自己找到理由,「我来这里喝酒也是工作需要好不好?说起来,你还要付我钱才对。」

    「付你钱?」查亦诧异地道。

    「是啊,我帮你降低这里的犯罪率,维持酒吧秩序,难道不该得到报酬?」郑英杰一本正经地道。

    「你……」查亦一时说不出话。

    「但我们兄弟一场,我可以给你算便宜一点。钱就不用给了,今天的啤酒免费就好。」眼看查亦一脸要揍人的表情,郑英杰反而挑衅地扬眉,「友情提醒一下,揍我可是袭警哦。」

    「郑英杰,你真是有把人气到血管爆裂的本事。」查亦被他气得哭笑不得。

    「谢谢。」郑英杰厚脸皮地点头微笑,欣然接受查亦的评价。

    玩笑开够之後,郑英杰终於在查亦的询问下道出自己关注旁边那个女人的真实理由,「就是感觉她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听郑英杰一说,查亦不由得也侧头多看唐唯一一眼。

    而在这时,工作效率极慢的女服务生梅根才刚刚把那盘免费赠送的小吃端到唐唯一的面前。已经半伏在吧台上的唐唯一慢吞吞地抬起头,看看那碟小吃,又抬头看看梅根。

    「我……没有点这个。」唐唯一努力保持吐字清晰。

    「老板送的。」梅根直接道。

    「你们老板是哪一位?」唐唯一问道。

    梅根朝查亦那边撇了撇嘴,唐唯一顺势朝那看过去。

    当唐唯一转过头,郑英杰这才看清了她的脸。确实很美,一如他所料。

    只是因为酒精的关系,唐唯一原本知性、高雅的美丽躯壳外覆上一层薄浅的娇艳。她原本灵透、清澈的黑眸已经浮现出明显的呆滞与混沌,脸颊绯红如霞,唇瓣更是水润、剔透,彷佛染上了晨露的樱桃,红艳得令人垂涎。

    郑英杰的呼吸有着片刻的停滞。他这短暂的失神并非是被唐唯一的美丽震慑,而是被迟来的回忆击中,「唐唯一?」他还想看得更仔细些,可无奈有个男人挡住了他的目光。

    「小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那男人直接坐到她旁边。

    「看样子觉得她眼熟的,可不只有你一个人。」查亦见状,调笑道。而後又忍不住吐槽,「这年头居然还有人用这种台词搭讪。」

    是她吗?不可能吧,当年那个讨人厌的死丫头居然可以长成大美人?老天爷还有没有眼睛了?不过刚刚查亦说了什麽来着,情伤?郑英杰的俊脸上充满不可思议倏地添了一抹亮色,喔喔喔,唐唯一被甩了吗?

    查亦见郑英杰一会拧眉,一会邪笑,忍不住问:「怎麽了?」

    「没什麽。」郑英杰回过神,挂着满脸的幸灾乐祸,完全没有要收敛表情的意思,「很多年前,我和那个女人有过些交情,怪不得觉得眼熟。」

    「初恋情人,还是青梅竹马?」查亦好奇地问道。

    「当然不是。」郑英杰立刻否定,笑意间多了些许嫌弃,「我小时候又不瞎,怎麽会选她做青梅竹马?」

    是不是否认得太快了些?倒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了。查亦微微扬眉,「和幼时的玩伴重逢很难得啊,怎麽不去打个招呼?」

    「算了吧,不是什麽值得打招呼的关系。」郑英杰无所谓地道。招呼不必打,他现在只想坐在旁边默默地看戏。当年那个冷漠、高傲的唐家大小姐居然被人甩了,这下可有好戏了。

    为了看戏看得更舒坦,郑英杰又问查亦多要了一盘小吃。好了,好戏可以开场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