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云安在猛地抬头,有些惊喜地望着他。

    却听萧且冷冰冰地说:「成婚不过是一道形式,你嫁与不嫁都是我萧且的女人了。」

    顾不得萧且还在这里,云安在仰躺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的身子和头全部给遮了——?睡觉。

    「被子不是这麽盖的。」萧且走过去,将被子扯开,露出云安在的脸。

    云安在生气,拉过被子重新蒙了脸。

    萧且又一次将被子给她拉下来。

    云安在气急,索性将身上的被子全部踢了。

    萧且弯下腰,将被子重新给她盖好。

    他俯身,摁住云安在的手腕,道:「再闹,把你绑起来。」

    望着他的那双眼睛,云安在挣扎的手腕就一点一点软了下来,她知道萧且是真的干得出来。

    云奉启站在露破院外头等了又等,才见萧且从里面出来。他急忙迎上去,问:「怎麽样,怎麽样?我教你的那些还好用吗?」

    萧且看他一眼,道:「你妹妹说的没错。」

    「啊?」

    「先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萧且越过他,朝前走。

    第二日一早,云安在几乎是硬着头皮去熙信堂的。

    她一想到要和一家人一起吃早膳,心里就有些抵触。当然了,因为这一家人之中包括了萧且。

    不过吃早膳的时候并没有见到萧且,云安在不由松了口气。

    「二姊姊,你为什麽看着大哥哥的椅子呀?大哥哥一大早就出去啦!」云安尔仰着脸望着云安在。

    一家人的筷子就都停了下来。

    「吃饭不许多言。」孙氏看了云安尔一眼。

    云安尔吐吐舌头闷头吃饭。

    云安在也如云安尔一般闷头吃饭。

    用了早膳,晚辈们都退下。

    云安在杵在那里没有走,她觉得孙氏会留住她训话。

    然而孙氏连看都没看她,带着穆枢凌一起出府了,今日她要去一趟钱家,把事情好好处理了。

    云安在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熙信堂里,直到云阔让人喊她去书房。

    「父亲……」云安在低着头,有些不安地捏着帕子。

    「之前你被掳走的那一个月里发生的事情,家里人都没有问过你。但是,父亲现在想要你说实话,那一个月里究竟发生了什麽事?你和萧且到底是怎麽认识的?当真如你所说,你是被他救下的吗?」

    「我……」云安在有些茫然。

    即使是到了现在,她也不愿意想起那被掳走的那一个月里的经历,可是她知道今日必须要说了。

    「我被带到一个人口买卖的巷子,被……被一个女人买下,还没有被她带走,就遇到了一群土匪……」似乎又想起当初在冲马山上同去的那个小姑娘被欺凌死去的模样,云安在打了个寒颤。

    「那个山寨的土匪都很怕萧且,我、我便去求萧且收留……」云安在低着头,声音越来越低。

    「收留?」云阔皱着眉,「以什麽身分收留?」

    泪珠儿在眼眶里打着转儿,云安在说不出口。

    云阔已能猜个大概,他叹了口气,说:「萧且这孩子……不失为可靠的人,你嫁给他比入宫更让父亲放心。」

    「可是……」云安在抬头,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的父亲。

    「好了,」云阔打断云安在,「如今朝中对他一夜之间封王之事十分不满,圣上有意让他带兵剿匪,也是给他立功的机会,可是萧且拒绝了,你去劝劝他吧。」

    云安在忙说:「他又不会听我的。」

    「他要是不会听你的,就不会做这个骁王。」云阔看了一眼这个满脸不乐意的女儿,放缓了语气,「若他去了,就会离开丰东至少一个月。」

    「那、那我去试试……」云安在有些心动了,一个月不用见到他,多好!

    「老爷,楚家六爷来了。」大丫头站在外头禀告。

    「差点忘了这事,你回去吧。」云阔道。

    楚家六爷就是楚郁,他自考中状元之後,颇得云阔眼缘,时常喊他入府一聚,云阔是有心提拔他入吏部。

    「女儿告退。」云安在走出书房,就看见楚郁站在外面回廊之中。

    她立在檐下挖空心思想一个可以上前打招呼的理由,却想不到。

    楚郁候在廊中,听闻云阔可以见他了,这才往云阔的书房而去。他抬眼,就看见檐下立着个小姑娘,那个和顾瓷有着八九分相似容貌的小姑娘。

    他已知道她是卫国公府里的二姑娘,对於她的那些传闻也略有耳闻,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模样太像顾瓷的缘故,楚郁并不相信那些不堪的流言。

    「二姑娘。」楚郁轻轻点了点头。

    「楚六公子。」云安在规规矩矩地问好。等楚郁越过她的时候,她还忍不住回头望着他。

    楚郁忽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正好撞上云安在的目光,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云安在目光躲闪,狼狈地别开眼。

    楚郁沉思了一瞬,继续转身朝着云阔的书房而去。

    「姑娘?」之前云安在去书房时就守在院子里等着她的煮雨喊她,对她使眼色。

    云安在疑惑地顺着煮雨的目光去看,就看见萧且抱着胳膊站在树下望着这边。

    不知道为什麽,瞧见萧且的那一瞬,云安在心里竟生出一丝心虚来。想起父亲的话,云安在鼓起勇气朝着萧且走过去。

    「难得。」直到云安在走到眼前,萧且说。

    「什麽难得?萧且你就不能一次多说几个字把话说完整了,非要我再问一遍?」云安在仰头望着他。

    「难得你也有主动来找我的时候,你不是一向看见我就躲开吗?」萧且望了一眼正跨进云阔书房的楚郁,「你们以前认识?」

    「不关你的事儿!」云安在转身,可还没走两步,她又有些懊恼地折回来,「我和他以前不认识。」

    萧且挑眉,有些惊讶地看着她,不过只一会儿,他也想明白了云安在态度转变的缘由,因为想明白了,反而有些心情不大好。

    瞧着萧且逐渐阴沉下来的脸色,云安在有些奇怪,「你这人也太奇怪了,跟你好好解释,你反倒要不高兴。」

    萧且盯着云安在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脸色才缓和了一些,他问:「说吧,你主动过来找我是为了什麽事情。」

    云安在有一丝被揭穿的窘迫,别扭地说:「我父亲让我劝你去剿匪立功。」

    等了半天没等到萧且的回话,云安在抬头去看他,却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云安在就向後退了两步,闷声说:「萧且,你不要总是这样盯着我看。」

    萧且果真就别开眼。

    「还有呢?」想起云安在刚刚要他多说几个字把话说完整,他就又重新说:「还有什麽事情?」

    「你答应了?」云安在有些惊讶地望着他。

    「没。」萧且道。

    「早知道是这样,明明是父亲想岔了。」云安在脸上的惊讶慢慢转变成生气。

    萧且说:「你笑一下我就答应。」

    云安在怔怔看他,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身边左右没有什麽可以摔的东西,就将手里的帕子摔到萧且的脸上,而後愤愤转身离去。

    云安在生气地走了两步,忽觉不对劲,她又重新折回来,果然看见萧且正拿着她的帕子把玩。

    「还我!」云安在从萧且的手中把帕子重新抢回来,才疾步往外走。

    云安在的脚步忽地逐渐慢下来。「煮雨。」

    「啊?」煮雨还陷在刚刚那一幕里没缓过神来。

    「你说……我对萧且的态度是不是很差?」云安在停下脚步。倘若终究是要嫁给他,是不是对他态度好一点比较好?虽然一想到要嫁给他,心里就开始抵触。

    「凑合。」回答的人不是煮雨,而是萧且。

    云安在震惊地转过身,就看见萧且站在身後。「你这人怎麽走路都没有声音的!不对……你为什麽要跟着我?」

    「顺路。」萧且说的是实话。

    云阔的书房在府中最东边,想要离开,都是要经过这一条很长的青砖路,走过这条青砖路,穿过月洞门,才再分几条路通往不同的方向。

    云安在向後退了两步,恭恭敬敬地说:「义兄请先走。」她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萧且越过她时,忽然说:「窝窝要生小猫了。」

    云安在有些惊讶。

    「要去看看吗?」萧且望了云安在一眼,见她别开脸,似没有听见一般,他便没有再说其他的,继续往前走。

    云安在挣扎了一会儿,跟了上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