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的话教她一顿,稍稍的冷静下来。

    「我绝不是存心……不,我确实是存心的。」他浓眉一皱,懊悔地道:「对不住,我没想到会让你受到如此大的惊吓。」

    迎上他的目光,她感受到他道歉的诚意,也意识到自己情绪的失控。

    她在他面前像个孩子一样的哭闹,这让她觉得很丢脸,她懊恼的抽回手,转头抹去眼泪。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麽?」方才他在她眼底觑见了一抹非常深沉的痛楚,她娘是病死的,那她爹呢?

    戚书雅有些惊讶他竟有如此敏锐的观察力。

    「你爹……是这麽走的?」乔无惑问。

    这麽走的是她在现代的母亲,不是原主的爹,况且她也不知道原主的爹是怎麽走的,但既然他也不知道,她也不用担心被他发现她胡诌。

    「是。」她余怒未消地瞪视着他,「我爹他跌了一跤,虽然乍看只是皮肉伤,可实际上脑子受了伤,就这麽走了。」

    闻言,乔无惑更加歉疚了。「我毫无所悉。」他站了起来,弯腰一揖,诚恳地又道:「在下再次向孙小姐致歉,从今尔後绝不再跟孙小姐开此等玩笑。」

    看他那麽老实真诚的道歉,戚书雅的气也消了。虽然她对他的印象并不是太好,又觉得他的脾气个性都不讨喜,但不可否认的,他是个直率的人,错了就认,绝不强辩。

    就凭这一点,确实值得赞许,再说,他虽然开了一个恶劣的玩笑,但他救了她是不争的事实。

    「算了,你……你也救了我,咱俩互不相欠。」她说。

    乔无惑的唇角微微一勾,「孙小姐大器,在下谢过了,不过……」他突然神情一凝,表情有几分的严肃。

    戚书雅微怔,疑惑的看着他。不过什麽?

    「你这种脾气真的太不讨喜了。」他一脸认真地道。

    「什麽?」

    「你不需要为了逞强逞能,而让自身置身於危险之中。」他认真地道:「就算是男人,也有需要他人伸出援手之时。」

    「我、我才不是逞强逞能,我只是不想麻烦别人,不想欠人人情。」戚书雅悍然回道。

    乔无惑打量她好一会儿,笑了笑说:「曾经有只野猫不小心跑进府来,被府里的狗给围住,伤痕累累的瑟缩在院子的一隅,我见牠伤得很重,上前想救牠,没想到牠却恶狠狠的咬了我的手一口……」他高大的身子微微往前倾,目光带着一丝促狭的瞅着她,「你就像是那只受了伤的野猫。」

    她羞恼地推了他一把,「怎麽不说你多事?兴许牠根本不需要你的帮忙。」

    他唇角一撇,「姑娘家这种脾气太不讨喜,会吃亏的。」

    「光是讨喜就能生存吗?」她傲然直视着他,「我不想当个软弱的女人,我不是靠仰赖讨好别人才活到现在的。」

    听着,乔无惑微微一顿。

    她的眼神闪闪发光,像是即使在黑暗中,她也能看见自己的方向一般,他得承认,他让她的眼神震慑住了。

    「先是搬离芹香居,自己跑来这儿住,然後又不让人帮忙,埋头自顾自的忙,你接下来还想做什麽?」他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不关你的事。」她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转身走回屋里,感觉到他的视线仍旧钉在自己身上,不知怎地,她的心热热的,卜通卜通地跳个不停。

    次日,戚书雅正在屋里忙着,听到门口传来声音—

    「书、书雅表姊……」

    她转过头,就见周品洁站在门外,好奇的往里头探看着。

    看着这间鬼屋似的破屋子在她的打理下变得如此舒适,周品洁惊讶得瞪大眼睛。

    「你是品洁,对吧?」虽然只见过一面,戚书雅还是认出了她。

    「嗯。」周品洁怯怯的点了头,「我能进去吗?」

    「当然。」戚书雅对她招招手,「进来吧。」

    她觉得这个表妹挺可爱的,看起来也没什麽心机,两人若能好好相处,她就等於多了一个朋友,这样倒也挺不错的。

    周品洁一脸开心,带着身後的丫鬟小通走了进来,主婢两人又是一脸惊奇地赞叹。

    「书雅表姊,这些都是你自己弄的?」周品洁又问。

    「是呀。」戚书雅点点头。

    「你真是太厉害了,居然可以一个人做这麽多事。」周品洁感到难以置信。

    「这没什麽。」她耸肩一笑,「要喝茶吗?」

    「不用不用,」周品洁有礼地道,「妹妹不想打扰表姊做事。」

    「也好,那我边做边跟你聊。」戚书雅说完,又忙着给自己缝枕头套,「你怎麽会跑来这儿?」

    「我听说表姊搬到西小门这儿的屋子住,很是惊讶,憋了好些日子,还是忍不住来瞧瞧。」周品洁的个性天真直率,想到啥就说啥。「反正我在府里也没什麽事做,只等着父母为我安排终身大事。」

    闻言,戚书雅微怔,「你今年几岁?」

    「十六。」

    「十六就要说亲了?」

    「十六不小了。」周品洁不好意思地笑道。

    「十六我还在念高中呢。」戚书雅低喃道。

    周品洁没听清楚,问道:「表姊刚才说什麽?」

    「没什麽。」戚书雅乾笑一声,话锋一转,「你平常都做些什麽?」

    「琴棋书画,刺绣插花,反正日子千篇一律。」周品洁说着,眼底有一丝无奈。

    戚书雅皱起眉头,「要是我,铁定闷出病了。」

    「娘说凡事都要按照规矩来,要有千金作派。」

    「品洁,你常出门吗?」她问。

    周品洁摇摇头,「不常。」

    「那你知道上哪儿去买布吗?」

    「布?」周品洁眨眨无辜天真的大眼,「戚家在城里就有布庄呀。」

    「是吗?」戚书雅一脸惊喜,「那自家人买布有折扣吧?」

    「折扣?」

    「就是有没有比较便宜?」

    周品洁顿了一下,回道:「表姊,布庄是戚家的,你要多少只管叫人送来,不用买。」

    「那不成。」戚书雅正色道,「我做的是自己的事业,要是免费取得,那就是做没本生意了。」

    周品洁难掩疑惑,「表姊要做什麽生意?」

    「我会染织,也会一些手工,想自己染布及做些手工艺品上街去卖。」

    周品洁瞪大眼睛,跟一旁的小通互视了一眼,两人一脸惊疑的看着戚书雅,好像她是什麽奇怪的生物。

    「表姊,你是……认真的?」

    「当然。」戚书雅咧嘴一笑,「这屋子也是我跟老夫人租的呢!」

    闻言,周品洁和小通更是惊讶得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

    「表姊,你……你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周品洁真心赞叹着。

    戚书雅不免觉得好笑,对古代人来说,她这样的女子确实是奇珍异兽吧,但是在二十一世纪,创业的女人多如繁星。

    「你若有兴趣,闲着没事时就到这儿来,我可以教你染织技巧。」她说。

    周品洁难得在府里找到聊得来的人,十分欢喜,但忽又想起爹娘顾忌着她,有点落寞地道:「可是我爹娘若是知道了,恐怕会不高兴。」

    「多学一些才艺不好吗?」戚书雅问道。

    「古有云,女子无才便是德。」周品洁说。

    戚书雅噗哧一笑,「这话一定是男人说的,他们怕女人一有才,就显得他们失败。」

    听见她这番令人畅快的言论,周品洁忍俊不住的掩嘴一笑。「表姊真是个奇女子。」

    「什麽奇女子,我只是喜欢挣钱。」戚书雅接着又问道:「对了,戚府座落在城郊,若是府里有人生病或是怎麽了,还得进城去请大夫吗?」

    「表姊哪儿有恙吗?」周品洁一脸紧张。

    「不不不,我好得很,我只是好奇而已。」

    「咱们戚府里就有大夫呀。」周品洁说。

    「咦?」戚书雅更是惊奇,没想到戚府还有驻府医师。

    「自从戚家在城郊建造宅第,府里便有大夫长驻,昨儿范大夫才去帮乔大哥治伤呢!」周品洁说。

    戚书雅一惊,急忙追问道:「乔无惑受伤了?他怎麽伤的?」

    「不清楚,我也是听他苑里的福来说的。」周品洁一脸疑惑地睇着她,「表姊怎麽如此紧张?」

    戚书雅尴尬一笑,「没什麽,问问而已。」

    看来乔无惑昨天也不算骗她,他是真的伤了,再怎麽说他都是为了保护她才会受伤,於情於理,她都得去关心一下,这可是待人处世的基本道理。

    於是,周品洁前脚一离开,她便速速前往乔无惑的养德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