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尾声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看难吧,没瞧一路上城主和少门主一对上就沉默,那是因为还没找到小倪姑娘,现在确定小倪姑娘没事,真正的难关才开始。」

    三名美女围着少年,各自说着自己的见解。

    「喵少,你怎么看?」

    「我先看到人再说吧,也不晓得小倪遭此大难是不是瘦了,这样我会替城主心疼。」程喵对身边的三名美人笑道。「我倒挺期待小倪的出现,城主、沈云希再开会的话,会不会再创最高的无声境界。」

    三名美女听着也娇声笑起,这热闹确实有趣。

    从下方的人谈话中听来,她们是……古城的人?来杭沾找小倪。

    喵少?朝雨丹记得古城有一名奇特的堂主,程喵,以女子身分,却用少年装扮,专在烟花酒馆进行各种消息交易,手腕高超。

    太好了,和她们一起可以掩护自己的身分,也可借她们通知大娘,以免被袁牧飞找到。

    就在朝雨丹决定奔下山坡,和她们说明身分时,忽地,一阵寒气迸出胸口,肩与手随即寒意僵冻,她忙拿出从月瑶丹琼带出的药,虽比不上音女每天煎熬的功效好,但只要能先压下体内寒气,此时也只能将就。

    吞下一颗药丸后,她运功想平息体内寒气,没想到,一提气,更强大的寒冻之气袭来,刺骨恶寒像严冬被冰沾上,要撕开皮肤一样!

    药丹压不下玄寒冻气?

    ……无论你喜欢或不喜欢,这世上只有我能救你……

    ……这玄寒冻气唯有云涛阳气可融,这美丽的身躯,若无我的云涛阳息,你的生命终究昙花一现……

    「呵呵呵……他的意思是,云涛阳气入体的身躯,除了他之外,任何方式……都是药石罔效吧!」

    朝雨丹想大笑也想大哭,她彻底体认一事,若不治好这纠缠多年的玄寒冻气,她什么也做不了。别说对抗袁牧飞,光对上莲天贯日,一旦寒气发作,动弹不得的身躯,要如何再应敌!

    再如何想抗拒云涛剑仙,她都必须接受他对她的占有,除非她真想寻死路,否则要摆脱这身玄寒冻体,她也只能对他敞开身躯……

    朝雨丹痛苦的闭上眼,蹲到地上,环紧自己,好冷、好冻,刺骨寒意从体内深处延伸,渐渐爬满她全身,这几日未再见的白霜又透肤而出,她的发丝与些许肌肤又覆着白色霜寒……

    虚空传来的感觉与四周涌来的云涛气息,她闭紧眼,身后靠近的气息,更令她咬紧唇,为自己哽咽。

    「小咫尺,你今天玩过头,该回去了。」一双健臂,将蹲跪缩成一团的身躯抱起。

    「我……」她声噎,泪滑落,寒冻已让她话都说不出。

    「吃到苦头了吧,你若在我身边,岂会让寒气再次入心而发。」

    袁牧飞心疼的覆唇吻住她,轻吮她的唇舌,一股热气缓缓渡入,云涛化气像运转周身般,热气从他精实的躯体散出,让一被拥进怀中的朝雨丹,哆嗦的寒意渐缓。

    「有我在,你的玄寒冻气会好的,以后由我照顾你。」他吻着她的泪颜,吮掉她的泪珠。「你今天的胡闹,回到天外云邈,要好好惩罚你才行。」

    从他胸怀抬起的噙泪美目,不甘、含怨、似又带恨,却又无法反抗。

    「唉,云彤,你受任何伤害,心疼的是我。」袁牧飞低吻她的眉心。「你要气我、报复我,也等你的玄寒冻气治好,这三个月内乖一点,好吗?」

    他点出她心中早该体认的事实,朝雨丹螓首埋到他肩窝上,心中难受的不想再说话。

    当四周景物如飞掠的景象,云白雾海也似驰骋的迅影时,他身上传来的阳光气息。

    温暖胸怀与有力的拥抱,像能稳定她心中的不安,朝雨丹双臂紧紧环抱住他的颈项,体内虽还有未解的寒冻,但她可以确定一点,蜷缩在这样的气息围绕中,她不需担心任何危险。

    回到天外云邈时,他让她坐到石屋前的黑色长石桌上。

    「说吧,我该如何罚你?」袁牧飞撑臂在她左右,逼视她。

    一离开他的怀抱,寒意顿涌,她冻僵到快无法坐直身躯,不解他为何不像之前一样,直接替她「驱寒治病」,朝雨丹抓紧他的衣襟,想开口,唇内却是阵阵冷寒烟气逸出,舌头颤到再次说不出话。

    袁牧飞抬起她的下颚,温热的唇再次覆住她,缠吮她的舌瓣,炽热的气息渡入她口中。

    「你想……怎么样?」唇内的寒意稍退,朝雨丹终于能开口。

    「我想罚你好好了解我,先从这双小手来了解我的身躯开始。」他吻着她的手指,轻含的咬着她冻白的指尖。「我们继续留在这三天,这三天你要摸遍我的身躯,尤其我的‘凶器’。」

    她瞠大双眼。「你、你说什么?」

    「我希望你能多了解这个‘凶器’的传奇色彩,用你的小手多熟悉他,更亲近他一些,毕竟你这一生都会有他的相伴。」

    不敢相信他说出的惩罚,吓得她一时愕愣,不知如何响应。

    「放心,我会先解你的玄寒冻气,再跟你的小手介绍这个需要进一步认识的‘凶器’朋友。」

    「袁牧飞你这无耻的死色鬼、死老头——我不会陪你玩这种下流的惩罚……唔……」

    下一刻,朝雨丹大喊与抗议都被俯首重吮来的唇舌给吞灭。

    「小咫尺,你总是忘了,只要与你有关的事,都不在你的认知,而是我说了,就定了。」感觉着她被吻到气息不稳的红唇,他以那令人熟悉又可恨的邪气笑意宣告。「瞧你这杀气十足的眼神,真是够‘爱’我,才能有这么来劲的神情。」

    对她那双恶狠狠瞪视的双眼,袁牧飞有趣睨着。

    「是呀,我……爱到……恨不得杀死你。」她切齿。

    「多么令我感动,等会儿的‘驱寒治病’,让我重重的回报这份‘爱’,我保证一定让你以后光回想,双腿都会发抖。」

    袁牧飞抱起她明显害怕一缩的娇躯,笑着往石屋内走去。

    【全书完】

    【天下书库阅读网(http://www.TxShuKu.Org)】

    【天下书库阅读网电脑站:www.TxShuKu.Org;手机站:m.TxShuKu.Org)】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