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得知喻福曦病危,喻春承大受打击,瘫坐在长椅上;曲佳嬿伤心欲绝,哭倒在丈夫的怀里;喻磷寒如冰霜的眼神逐渐瓦解,眼眶不禁涌出泪水,心底有股巨大的哀伤瞬间将他吞没,他从来没有过这么伤心的感觉……

    言后军痴痴望着加护病房冰冷的铁门。他心爱的福曦被死神囚禁在这扇门后,他只能衷心盼望奇迹降临,将她平安释放。

    在医护人员尽力的抢救下,喻福曦再一次从鬼门关前被拉回来。

    但是,最后她是否完全战胜了死神,言后军并不知道,因为,三天后她突然从医院消失了。

    喻春承动用整个医疗团队护送喻福曦离开台湾,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带她离开这个屡次让她性命垂危的地方。

    接下来,言后军再也没有办法见到喻福曦。他找上喻春承,想请求他告知喻福曦的消息,但是喻春承不肯见他,后来甚至移居国外,彻底断了他想见她一面的希望。

    经过了两年,言后军变得寡言,致力于研发新式甜点,更加忙碌,寄情于工作,不让自己被思念的浪潮击倒。

    他深信喻福曦还活着,就算失去了她的消息,他也相信她一定在这世上某个地方平安健康的生活着。

    也许距离并没有将他们分开,因为,好几次他都听见她那好听的笑声在耳边回荡,蓦然回首却遍寻不着她的踪影,这才发现,原来她一直住在他心里,从来没有离去。

    枫叶饭店台北总店的地下一楼,预约满档的下午茶餐厅REEVE,因为有言后军和他的四大副手坐镇,永远不乏人潮。

    「军哥,有新的甜品刊物致电想采访你。」颜心捧着记事本跟在言后军身后,一一报告所有邀约。

    不同于以往,她脸上早已没有任何兴奋之色,因为她知道他的答案百年不变,只有一个。

    「拒绝。」

    「好的。」看吧,果然如此。幸好她聪明,在做笔记的同时也直接拿红笔画掉这项邀约,现在就省去了动笔的工夫。

    记事本上所记载的内容,清一色全是用红笔画去的采访邀约。

    颜心心想,下次干脆再省点工夫,所有邀约都当场拒绝好了,反正言后军永远不可能答应受访,直接回绝,也免去对方等待回覆的时间。

    「军哥愈来愈死气沉沉了。」倪同小声地说。

    「可不是?」林决一边和着鸡蛋和面粉,叹了口气,附和道:「我们做的是甜品,但我觉得快要变成『苦品』了。」

    「那也没关系,我想只要是军哥研发出来的口味,再苦、再辣、再咸都有人抢着吃。」

    他们两人互相交换一记眼神,不约而同地点头,然后齐声叹气。

    「军哥!」许经理一脸紧急地从外头跑进来,大声嚷道:「外、外头有客人要求见你……」

    「呿!军哥是谁说见就能见的吗?」卓友在一旁不屑地说。

    「但是那个客人……」许经理支支吾吾地说:「对我们的甜品……」

    「怎么,难道还有人敢挑剔?」颜心不以为然地道,虽然这种事不是没有发生过,但机率太低了。

    「呃,不是,那位客人对我们的甜品非常赞赏。」

    「呵,因为好吃而要求见军哥的客人多不可数,这有什么好进来说的?直接拒绝就行啦,军哥很忙的。」林决将和好的鸡蛋面粉倒入模具中,觉得许经理是进来乱的。

    「可是那位客人说,好吃归好吃,但最想吃的甜品却不在menu上,所以要求军哥现在……亲手做。」许经理也觉得这要求太得寸进尺,简直有够白目,但顾客至上,不能得罪。

    「哈哈哈!这是我听过最大的笑话了!」颜心揶揄道:「他以为自己是谁呀?总统吗?」

    「哎呀,这种人应该是脑子有问题,打发走就好了。」卓友挥挥手,要许经理照办。

    许经理面有难色地说:「不过,那个客人说是军哥欠她的,所以……」

    「真的假的?」

    他们三人满脸怀疑,觉得可信度并不高。

    「说说看,是什么甜品?」有人好奇的问。

    「一个怪名字,叫『苹果箱子』……」

    闻言,言后军倏地转身来到许经理面前,双手用力揪住他的领子,语气又急又严厉地问:「她人在哪里?」

    众人当场吓得倒抽一口气。

    许经理吞着口水,呼吸困难地挤出三个字,「在外面。」

    言后军霍地放开许经理,往外直奔。他的心脏急速跳动,极为激烈,像快要撞破胸口。

    当言后军出现在用餐区,立刻引起不小的骚动,他却视若无睹,在众多的座位中,有一个留着长鬈发的女人坐在那里,以他最熟悉也最想念的笑容霸占他全部的视线。

    「嗨,好久不见。」

    她笑着和他打招呼。虽然他像个木头人,动也不动地站在她面前,但是她仍然朝他伸出手,会笑的双眼示意他与她相握。

    言后军缓缓地伸手握住她的手,真实地感受到手心传来的温度,久违了两年,这样的热度居然炙热的烫入心底。

    他忽然用力一扯,将她整个人从椅子上扯进怀里。她惊呼,下一秒立刻被他牢牢抱紧。

    言后军闭了闭眼,眼眶酸涩,仍然不敢相信她会出现在面前,久久说不出一句话。

    喻福曦和过去一样,以淘气的语气笑他,「有没有这么想我呀?你该不会哭了吧?」

    他将脸埋在她的颈窝,还是不说话。

    「不会吧?」她大感糟糕地说:「你该不会也变得跟磷一样,不爱说话了?」

    他不陪她聊天怎么行?她最喜欢听他说话了。

    「有个爱装哑巴的磷就够了,你可不能跟着凑热闹呀。」她转过头,稍微拉开彼此间的距离。

    喻福曦永远不会忘记见到的这一幕。

    没错,他真的很想她,疯狂地思念她,甚至哭得像个小男孩,紧抿嘴唇,无声地流了满脸的眼泪。

    她看得心疼,轻轻吻上他的脸颊,低语道:「对不起,让你担心,我平安健康的回来了。」

    「你……」言后军不顾形象地在所有人面前啜泣,就当自己真的是个迷路的孩子,终于回到了家。「你到底去了哪里?我一直……一直找不到你……」

    双手捧住他的脸,喻福曦温柔地替他抹去眼泪。

    「我去动手术呀。」她笑着告诉他,「爸爸在日本找到适合我的心脏,我却发生那样的意外,但器官移植手术不能再等,只是,就算冒险接受移植手术,以我当时身受重伤的情况下,也不见得能平安活下来,所以我拜托爸爸隐瞒你,如果真的手术失败了,你不会知道,也不会那么痛苦。」

    「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再这样做了,我们可以一起面对。」言后军也轻抚她的脸。这张教他牵肠挂肚的容颜,是这么美丽,却也这么可恶啊。「你让我们俩承受思念的痛苦,谁都不快乐,我真的快疯了。」

    「我答应你以后不会了。喏,你瞧,」喻福曦轻轻推开他,在他面前转了一圈。「我现在可是非常健康呢,铁了心要和你白头偕老。」

    她对他顽皮的眨眼,这模样令他悸动,在众目睽睽下,他上前搂住她的腰,低头深深吻住她,顿时全场爆出掌声,为他们的爱情作见证。

    「呜……我好感动喔。」颜心扯过倪同的衣袖拭泪。

    倪同顺势搂住颜心的肩膀,笑叹道:「爱情嘛。」

    他们四人终于见到嫂子的庐山真面目,心中大感满足,只是觉得有些奇怪,怎么嫂子好像有点面熟呢?

    「喻福曦,」言后军喊着她,问道:「你知不知道我爱你?」

    她的双手攀上他的颈子,自信地笑答,「你都哭成这样了,如果我还不知道,就真的是木头人了。」

    闻言,他深情地凝视着她,终于笑了。

    幸福的氛围再次在他们之间流转,原来爱情是世界上最诱人的甜品,滋味对了,其他都是多余,因为恋人的眼中只看得见彼此,幸福不言而喻。

    【全书完】

    【天下书库阅读网(http://www.TxShuKu.Org)】

    【天下书库阅读网电脑站:www.TxShuKu.Org;手机站:m.TxShuKu.Org)】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