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阶成恺指着天际那架刚刚飞过的飞机,“刚才噪音太大了,我听不清楚你说了什么,能再说一次吗?”他淡淡的一笑,嘴角扬起完美的弧度。

    “成恺……”天呀,“你没……你没……”她讶异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指指天上的飞机。

    他看了下手腕上的表,“我刚才没听清楚,如果你不把握时间,那么半个小时后的飞机……”

    其实刚才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听见了,他以为自己选择逃避就能给彼此空间,没想到他错了,原来面对才是真正能解决问题的方法。

    他话未说完,只见康玉澄整个人欣喜地跳到他身上,紧紧地抱住他。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只要他不走,要她说一千次她都愿意。

    就是这个温暖的怀抱,她曾经拥有过,却从来不曾珍惜;就是这个男人,他一直这么爱着她,她却狠心糟蹋他的感情。

    如果这是上天再给她的一次机会,那么她一定要好好的把握,绝不再错过了。

    “好吧,就为了你这句话,我只好留下来继续宠你、爱你。”阶成恺顺势将她抱紧。

    他才是真傻,竟然看不出来她心里已经对他有了根深柢固的依恋,他怎么还以为她对他只有内疚和亏欠呢?

    她仰着的小脸上还挂着泪水,“你原谅我了吗?”她还曾骂过他卑鄙,还掴了他巴掌,越想,她就越觉得自己不该这么轻易被原谅。

    阶成恺微微一笑,当作回答。

    她伸手抚上他的脸颊,那个曾经被她打过的地方。“对不起,我真的好不应该。”现在她总算能体会他当时的委屈,而他竟然默默承受那一切。

    他知道她意指什么,“这样,我们算扯平了。”她又何尝没承受过他的巴掌,现在,那两个巴掌烙在他们心里,一人一个,提醒他们要好好珍惜得来不易的幸福。

    “你为什么不骂我?”康玉澄吸了吸鼻子。不管发生什么事、受了什么委屈,他总是这么温柔,到底真正傻的人是谁?

    “过去的就算了,我们重新来过,重新相爱。”他根本生不了她的气,气她不就等於气自己吗?

    “我在你最需要人陪的时候伤害你,你一点都不怪我?”她好希望他能对她发点脾气,至少她心里会觉得好过一些。

    “你都这么自责了,我怎么忍心再怪你?更何况那些事情根本与你无关。”阶成恺现在已经不管过程如何了,结果是他满意的,那就够了。

    “你真好。”她亲了下他的唇,“我还有好多话要告诉你……唔……”她要跟他说,她已经知道当年从山沟将她救起的人是他,她要跟他说,她从头到尾真正恋着的人不是阶成怿,而是他。

    只是,再多的话全都被阶成恺的深吻止住了。

    是她先诱惑他的,他尝了甜头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实在不能怪他。

    这时,站在不远处的三个人心里均松了口气。

    “可以告诉我怎么回事了吗?”丁聿随虽然能猜中七、八分,但对于这两个只顾玩乐却把他排除在外的朋友依然没啥好气。

    “别瞪我。”贺全穠先撇清,指向裴君临,“是这家伙的主意。”他只是觉得主意不错,稍作配合罢了。

    裴君临十分得意的笑着说:“先前成恺是真的打了通电话给我,不过他是要请我转告玉澄,他再二十分钟就会到了,於是我将计就计……”

    康玉澄直奔机场找人后,他和贺全穠随后也将阶成恺带来,正好让阶成恺听见那段感人肺府的告白,时间抓得刚刚好,让他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足智多谋。

    “呵!”丁聿随轻笑了声。

    这家伙,不但整人整得开心,还一脸成就感,希望他的“好心”会为他带来“好报”。

    一个礼拜后,阶成恺和康玉澄准备好要到水都威尼斯度假。

    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朋友们帮他们举办了一场庆祝会,庆祝他们历经那么多曲折的感情终于有了结果。

    一群人玩乐、谈笑着,直到聚会要结束之际,大家才在沙发上坐下,来个行前祝福。

    “我要先谢谢你们。”康玉澄亲密地挽着阶成恺的手臂对众人道:“要不是你们在一旁支持帮忙,我们两个到现在还在感情里躲躲藏藏。”

    “不用这么客气。”裴君临一笑,不是他想邀功,而是他的功劳真的颇大。

    贺全秾拥着亲亲老婆,也笑着说:“看你们幸福,我们也开心啊。”

    “你们的功劳这么大,我一定要好好的谢谢你们。”康玉澄从皮包里拿出了个小袋子。

    丁聿随在一旁看着,没出声,只有他注意到康玉澄眼中那抹想一报“老鼠冤”而轻轻掠过的算计神情。

    “这点小事真的不需要道什么谢,你该不会想为了这点小事送礼吧?”裴君临看着她的举动,问道。

    康玉澄笑得很甜,“成恺说,要巴结你们,不如巴结你们的亲亲老婆来得有用,所以我手中上这些轻薄不成敬意的小礼物,是准备送给心蕊和小芷的。”说完,她各递给沈心蕊和方小芷一个精美的纸袋。

    “这……”方小芷和沈心蕊对看一眼。平白拿人家的礼物,不太好吧?

    康玉澄将纸袋往她们手上一放,“你们收下吧,我相信君临哥和全穠哥不会反对的。”说完,她望了他们两人一眼,“对吧?”

    “呃……对。”他们还能说什么?

    “那好吧,谢谢你罗。”沈心蕊先将纸袋打开,里头装的是三张照片。

    这是……

    裴君临也看了照片一眼,这一看可不得了,“阶成恺,你怎么还把这几张照片留着!”

    康玉澄倒是得意地对沈心蕊道:“我想,你一定想看看以前的君临哥长得是如何的玉树临风,这是君临哥六年前的照片,弥足珍贵。”她望了望照片里那个吃了八碗鲁肉饭而一脸饱足的“神猪”裴君临。“成恺说,没记错的话,君临哥那时候有一百三十公斤重吧?”

    “你……”沈心蕊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照片,“这……”天呀!照片里的人真的是裴君临吗?

    看到裴君临的下场,贺全穠想阻止方小芷打开纸袋,但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方小芷手中拿着一本小小的电话册,睁大眼瞪着他,“你的﹃朋友﹄还真多。”

    康玉澄当然不放过加油添醋的好机会,于是假装一脸无辜地道:“喔,那本只是全秾哥众多的电话本之一,他不小心掉在成恺家,我想这对你了解他的﹃交友情况﹄会有所帮助,所以就送给你了。”

    “那我真得好好研究、研究。”一簇簇火苗在方小芷的眼睛里窜烧。

    “阶成恺!”

    裴君临和贺全穠同时大吼一声,从没想到有一天他们会被这个看起来最没有杀伤力的朋友出卖!

    “我……”阶成恺为难的一笑。小小玩笑,无伤大雅嘛!况且这些确实都是他们的过去啊。

    裴君临真想掐死这个重色轻友的朋友。“你就这样让你的女人为所欲为?”随后他想抢下沈心蕊手中的照片,却被她躲过。

    而贺全秾倒是没有时间再大吼,只听见他好声好气的哄着老婆,“那都是以前的事,你不是说不会计较了……”

    康玉澄望着眼前的“乱象”,耸了耸肩,“我只是小小报个仇罢了。”谁教他们把她骗到机场去,还害她平白无故地流了那么多眼泪。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她不是君子,所以。小人报仇,时时刻刻!

    阶成恺搂着爱人,不禁扬起唇,“你真顽皮。”虽然这么说,但他的语气里毫无指责意味,甚至带着浓浓的笑意,充满温柔的宠溺。

    “还好吧。”康玉澄从桌上的盘子里拿起一颗草莓,塞进他的嘴里,“好吃吗?”见他点头,她又转头看着被她整惨的两个人,然后忍不住逸出笑声。

    听见她笑,阶成恺也跟着笑出声。

    丁聿随坐在一旁看着两位老友的惨状,还好他那天没有加入那两个家伙的整人行列,要不然现在大概也被整得很惨吧?

    他望向一旁拥着爱人的阶成恺,他发誓,他真的听见阶成恺的笑声了。

    十年的朋友了,他第一次听到阶成恺笑出声音,而且笑声是喜悦的、幸福的!

    【全书完】

    【天下书库阅读网(http://www.TxShuKu.Org)】

    【天下书库阅读网电脑站:www.TxShuKu.Org;手机站:m.TxShuKu.Org)】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