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导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个集子里所搜集的全部论文都写于80年代初;即使这种政治经济学是我个人的观点而不是公众的观点,“80年代的政治经济学”这个副标题也暂时具有一定的准确性。正如各章的章名所示,我的兴趣越来越转向一些基本的问题这些基本问题不仅在19世纪80年代存在,而且在20世纪80年代存在,它们还会在21世纪80年代存在。这些问题是关于政治、法律和社会哲学的基本问题——秩序、自由、公正、效率、进步。政治经济学家给这些问题赋予了一种严密的观点,从而为其他人在这方面的研究作出了一种补充性的贡献。任何科学权威式的傲慢态度都是不适当的。这里的一些论文只是作为我个人加入这场还在继续进行的有许多学者参加的对话和讨论的一种投入。将它们奉献给大家,是希望我在某种混乱的过程中所进行的探索能够传递给那些同样关心这些问题的同行们。

    这些论文最初都是独立成篇的并没有一个要把它们编成象本书这样一个集子的长远和明确的计划。大多数文章都是为了参加讨论会、讲课或作年会报告而写的。正如我在自己的或别人的其他文集中所发现的,这里,也许在不同的独立成篇的文章之间存在着一种“自发的秩序”或整体性,这种自发秩序和整体性要比任何仅仅是对生产过程作一种观察所提示的更强。但是,由于这些论文是分别写就的,因此在不同的章节之间就难免出现较多的重复与赘言,这种重复与累赘会比一本结构紧凑的书所允许的多得多。我已经通过仔细筛选与编辑修订,尽我所能,把这些缺陷降低到最低限度。

    本书是按五个主题来编排的,这五个主题看来对于描述本书的内容是合适的,尽管有的文章还编排得不尽合适。在第1编里,我所关注的是有关社会秩序的不同的观点。在这几章里,我努力定义并且叙述我的观点,并且对那些看来是困难的观点进行了评价与理解。在第1章和第2章的部分内容中,讨论具有一种泰然自若的自传性质,这种性质一方面是由最初提出的目的所产生的,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在个人的背景中纳入了重要的哲学问题而由可能获得的价值观念所引起的。第5章的标题是:《**在作为科学的政治学中的潜力》,我认为这一章是最重要的,也是全书中最会引起人们争议的一章.

    第2编在《秩序的出现》的主题下包括了5篇文章。这些文章反映了我对正统的主流经济学在方法论上所作的持续不断的批判,也反映了我对那些力图对进化论解释作过分推广的人的批判。这些题目对于那些知道我别的著作的人来说是熟悉的,但是,我在这里所作的特殊的应用也许有助于澄清至今还存在的含糊不清之处。我之所以把第10章也列入这一编,那是由于在本书中找不到更为合适的地方了,尽管把它编入这一部分也不是很合适的。这一章只在一个地方与第2编的其他文章有关联,这就是我是依靠着哈耶克对于遗传性进化与文化上的进化之间的区别来进行分析的。

    公平问题是在第3编中进行讨论的。即使在我本人看来,这些材料也没有对公平问题作出任何综合性的论述。这些章节所包含的内容仅仅是我对这个问题的一些小题目所写的一些东西,而关于这些问题,用“公平”这个词就可以联结起来。在这个时期,我与杰弗里·布伦南(loren

    lomasky)nan)、洛伦·洛马斯基(Loren

    Lomasky)合作写过一些别的文章它们发表在别的地方,

    这些文章在某些方面对问题作了引伸,但是,我个人的贡献,就是从最好的方面说,仍然是极其有限的。

    第4编包括了4篇相互有关联的文章,这四章可完全纳入规范意义上所理解的“政治经济学”的范围之中,这一点比本书其他各章更加清晰。这本书最初是按我本人与那些最初邀我写文章的人的要求,在债务与赤字的标题的鼓动下写出来的。我的努力在这里反映了我返回到了或者又继续了我在自己早期的著作中所作的研究,那时,债务与赤字问题没有像在80年代那么紧迫。这些章节中的核心论点是会引起争议的,这主要是由于那些反对我的立场的人所隐含在分析中的哲学基础是不同于我的哲学基础的。运用我在本书别的章中所讨论过的哲学基础,我关于债务与赤字的分析就变得直截了当和确实是基本的讨论了。

    第5编包含了4章。在第21章中,我考察了选择环境对于个人行为的影响。在第22章与23章这两章相互联系的内容中,我讨论了一般的契约论者立场与契约民主之间的相互关系。在第24章中,我力图把政治经济学置于一种吏为广阔的社会哲学的背景之中。这一章是关于全书一的个合适的总结。

    这里收集的论文都是由我个人写成的.但是,在这些文章的酝酿与写作过程中,我与许多同事一起工作,他们的帮助对于我写作这些论文是有启发的。杰弗里·布伦南尽管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工作,但他是我整个时期的同僚,并且在我的论文刚刚写就时就给予了有价值的批评。德怀特·李(Dwight

    Lee)是我在公共选择研究中心时的同事,后来又是我在乔治·梅森大学与在弗吉尼亚理工学院早期的同事,他与我一起对第20章所讨论的材料作过研究。通过对这种材料的扩充我俩在别处合作发表了文章。戈登·图洛克是我长达四分之一世纪之久的同事,我总是通过他在洞察我的立场中所贯穿的逻辑能力,来加强我对债务与赤字的分析。

    在每一章开头,我特别指出,这些文章是以前发表过的,承蒙允许,得以在这里重新出版。我应该对于公共选择研究中心所提供的学术研究气氛表示感谢,正是在那里工作的时期中,我的这些论文才开始得到准备。如果没有该中心对于整个项目的外在支持,这些文章是不可能付印的。对于我的许多同事以及该中心的工作人员以及学生,我表示同样的谢忱。

    最后,正如在我所有的著作中总是要鸣谢的那样,贝蒂·蒂尔曼(Betty

    Tillman)仍是我这本书出版过程中的一个不可缺少的人.

    詹姆斯·M·布坎南

    1984年12月于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