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左边的套房里住的是房客杨璇璇。一年多前,杨家决定移居加拿大,但她舍不得离开熟悉的台湾,经过多次与父母沟通,双亲终于答应让她留下来。因为移民国外,她父母将房产全数变卖,之后,她父亲便替她租下这间套房作为栖身之所,就这样,日子过了一年。

    王梓喻知道父母将家里其中一间房租给一个女房客,杨璇璇也知道房东的儿子在三个月前住进了另一间房里。

    但三个月来,他们因为作息时间不同,也因为总爱待在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里,很少出现在客厅和厨房,所以他们虽知道彼此的存在,却从未正式打过照面。

    他们也没有想到,当了三个月的室友,第一次见面竟然是这样的情景。

    “哈哈哈。”茶坊的隔间雅座里传出压抑不住的大笑声。

    “子蔚,你收敛一点好吗?”杨璇璇真想将好友的嘴塞住,她这么笑,整间茶坊的人都听见了。

    何子蔚困难地收起笑声,因为忍着笑而肚子发疼,“没办法,真是太好笑了。”

    无奈的看着她,杨璇璇只能以手托着颊边叹了口气,“如果你是我,恐怕就笑不出来了。”

    董于章已经三天没给她电话,再这么下去,他们迟早要面临分手。一肚子的苦闷无处发泄,想找好友出来吐吐心事,没想到好友听进去的不是她要说的重点,比较感兴趣的反而是那个恶质室友的事。

    “那个什么玉的真的很有趣,很好笑啊!”何子蔚仍忍不住脸上的笑意。

    “王紫玉。”杨璇璇重复了一遍那天她听到的名字,“怎么一个大男人取这种娘儿们的名字?”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还满有意思的。”光听叙述,就让何子蔚很想看看这个人的庐山真面目。

    “别把话题兜在他身上好吗?一个路人甲不值得我们花时间讨论。”杨璇璇关注的重点是男朋友。

    “我倒觉得董于章才不值得我们讨论,那么花心的男人,你干嘛一副跟定他的样子?”笑容一收,何子蔚面无表情地喝了口花茶。

    “我都已经跟他交往快两年了,再说,他花心也是大家说的,我并没有亲眼看见他做了什么过分而逾越常理的事。”最过分也只有和她的朋友牵手,并没有再更进一步,如果那真的是她带给他的寂寞惹的祸,那么以后她愿意多抽空陪他。

    “他都已经三天没打电话给你了,还叫没逾越常理?”何子蔚真的很受不了眼前这个女人,真是败给她了。

    “这也不能怪他,那天吵架,是我没给他下台阶的。”杨璇璇轻叹口气,心底十分空洞。

    抚着发疼的额头,何子蔚对好友的爱情观不予置评。“算了,说了一年多,能听进去你早听进去了。”

    她深知好友是不会背叛情人的,除非董于章亲口提分手。

    看何子蔚的反应,杨璇璇只能轻垂眼睑,“我没有离开他的理由,这些日子来他对我很好,开始交往时,我就知道他忙,也承诺会空出时间来陪他,但我没做到,说来说去,不对的人是我。”既然选择相爱,就不该轻易别离。

    她真的想认真爱一个人,却爱上从来不肯认真爱的人,那苦涩的滋味只有体会过的人才懂吧?

    “算了,别提不愉快的事了,今晚我带你去夜店走走,陪你喝两杯。”何子蔚豪迈的起身,看到她动也不动的坐在原位,于是拉起她的手,“走吧!”

    “可是。”杨璇璇摇摇头,“还是不要好了,于章不喜欢我去那种地方。”

    “拜托,他都三天没打电话给你了,你还管他喜不喜欢。”真是受不了。

    “我。”

    “走,不去的话就别当朋友了。”反正她非把小璇拉去不可。

    杨璇璇只得听话的被好友带离,无法再拒绝。

    半夜,一部计程车停在一幢豪华的公寓式大楼前,一会儿后,两个人影从车上来下。

    “小璇,你还好吧?”何子蔚率先下车扶着杨璇璇,“没想到你的酒量这么差,早知道就别让你喝那么多了。”

    杨璇璇高举起手挥了挥,“没事。”接着步履蹒跚地往前行。

    “还说没事,连路都不会走了。”何子蔚将她扶到大门前。

    原本只是要带她去找点乐子,看看心情会不会比较好,没想到她竟然把酒当饮料喝,这对不常喝酒的人来说不醉才怪。

    “我家。到了。”看到眼前熟悉的景物,杨璇璇眯着的眼睛突然睁大。

    夜班的警卫发现外头的人,连忙探出头来。

    “是杨小姐,怎么喝醉了?”警卫连忙替她们开门,并好心的出来帮忙扶着杨璇璇。

    “李伯。”何子蔚朝警卫点了下头。她常来找杨璇璇,所以大楼警卫和她并不陌生,彼此也认识。“她心情不太好,我真不该怂恿她去喝酒。”

    “小蔚,再。喝一。杯。”杨璇璇仍醉言醉语。

    警卫皱起眉头,扶过杨璇璇,对何子蔚道:“夜深了,你也赶快回家去,我扶她上去就好。”两个年轻女孩这么晚了还在外头,很危险的。

    何子蔚点点头,“那麻烦您了。”

    “你自己回家也小心点,知道吗?”

    “嗯,谢谢李伯。”何子蔚看着警卫将杨璇璇扶进大楼里后,才坐上计程车离去。

    “叮咚!叮咚!”

    门铃声一直响着,直到房里的王梓喻受不了,一头乱发地打开房门走出来。

    “谁啊?”三更半夜,是哪个疯子跑来这里玩门铃,扰人清梦,吵死人了!

    他从门上的小孔望出去,是楼下的警卫,于是立即打开门。

    “李伯,什么事。”话未说完,他便发现警卫扶着的人。“她怎么了?一身酒味,喝醉了?”

    “她好像忘了带钥匙。王先生,这么晚把你吵起来,真是抱歉。”警卫知道他们俩只是室友,并不是家人,而且听杨小姐说,他们虽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却几乎没见过面。

    “我来吧。谢谢你了,李伯。”王梓喻伸手将杨璇璇接过来。

    谁教她是房客,他这个少房东也该尽点责任。

    这时候,杨璇璇已迳自跨进门,然后摇摇晃晃地往沙发走去,王梓喻只好跟在后头扶着她。

    “不客气,那我先下去了。”警卫替他们关上门,回自己的工作岗位。

    门才关上不久,杨璇璇又站起身往酒柜走去。

    看着她的动作,王梓喻迅速地挡在她身前,“你还想喝啊?”她还嫌自己喝得不够醉吗?

    “你。你陪我喝。”眼前的人影怎么变得重叠且模糊啊?

    没想到她是个酒鬼。“你,给我坐到这里来。”说完,他便将她拉回去,丢回沙发上。

    这么一震荡,杨璇璇觉得更加不舒服,就这么趴在沙发上。

    王梓喻也发现自己的力道太大了,“你还好吧?”他在一旁蹲下,推了推她,却发现她的肩膀有些颤抖。

    她哭了。

    他吐了口气,在地上坐了下来,轻轻拍着她的背。“别哭了。”

    听到他温柔的声音,杨璇璇缓缓起身,“他真的。不理我了。”她再也忍不住,三天来憋在心底的难受藉着酒意爆发出来。

    王梓喻知道她在说什么,应该是三天前她和她男友吵架到现在还没和好。

    “你别想那么多,情侣吵架本来就该给对方一点喘息和透气的时间和空间,说不定明天他就打电话给你。”滥好人的性格又出现了,他只知道眼前这个女人需要安慰。

    只是没想到,接下来杨璇璇竟然扑进他怀里。

    “你。再陪。我喝酒。好吗?”

    她好想再喝喔!人家不是说喝醉就不会有烦恼了,她现在的心情还是很烦,是不是因为喝得不够多?

    怀中忽然多了个浑身酒味的女人,王梓喻不好意思推开,只好任她在他身上啜泣,又因为怕她滑落,他不得不伸手圈住她。

    “不行,你已经喝醉了。”

    但杨璇璇却成了一个要不到糖吃不肯罢休的孩子,哭声更大,“你们都这样,都这样……”

    王梓喻拿她没辙,只好拍拍她的背,轻言安抚,“你不能再喝了,会伤身的,不然这样吧,我先扶你去休息,改天再陪你喝好吗?”

    “不要!”她说得笃定。

    他不理会她的反对,“你房门的钥匙呢?我帮你开门。”他望了下四周,她身上除了衣物外,好像没有别的东西,他只好起身欲找寻她的手提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