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一动,她却将他抱得更紧,“你又要。丢下我了,不可以。”

    “好,我不丢下你,那你告诉我,钥匙呢?”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没有安全感,而且比小孩还难哄。

    “不知道。”杨璇璇摇摇头,却发现头越摇越昏,胃也跟着翻腾得厉害,终于,她忍不住了。“呕……”

    接着,王梓喻的脸几乎黑了,“你。”天呀!果然不能当什么好人,早知道就把她丢在客厅里,他睡他的,关他什么事啊?

    “呕……”她这么一吐便很难停止,“我们再喝。呕……”

    “还想喝?”这下子,他再也不客气了,手一使劲,将她推得老远,让她倒在一旁的地上继续吐。“老妈怎么会把房子租给这么差劲的房客?”这么一想,他的眉头又皱紧。

    不过,也不能就将她丢在这里。忍住呕吐物的酸味,王梓喻还是靠近她,将她扶起,丢到沙发上。

    看看窗外,天色已渐渐泛白,再望着那个醉死的女人,他只能不住地叹气。

    【第二章】

    一早,何子蔚拿着昨晚杨璇璇丢在计程车上的皮包来到她的住处,才走出电梯,就发现有个漂亮的女人站在门口。

    安琳也看到了她,见她朝这里走来,不禁开口问:“你是?”

    “我是小璇的朋友,拿东西来给她的。”何子蔚露出友善的笑意。

    “小璇?”安琳想了想,“喔,就是住在这里的房客。”前几天她和王梓喻吵架时曾见过一面。

    何子蔚点点头,“嗯。那你是?”

    “我是梓喻的女朋友。”

    紫玉?她记起来了,是杨璇璇的室友。“那你怎么不按电铃呢?”难道站在外头就能和男友心电感应?

    安琳摇摇头,“我按了很久,他可能不在家吧?”她已经在外头按了好久的电铃,但没人出来应门。

    他明明要她一早来找他的。

    不在家?就算那个王紫玉不在,小璇也该在呀。“啊,我有钥匙,昨天小璇忘了带回家的,我们开门看看吧。”何子蔚从杨璇璇的皮包内拿出一串钥匙。

    “嗯。”安琳点头,如今也只有这么做了。

    随后,她们俩开了门,一同走进去。整个客厅弥漫着一股酒味和酸臭味,让两个人一同捂住鼻子。

    “怎么回事?”安琳脸色很难看,“梓喻很少喝酒的。”

    何子蔚尴尬地笑了笑,“应该是小璇,她最近和男友吵架,心情不太好。”

    安琳这才放心的点点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接着往王梓喻的房门走去,然后敲了敲门,“梓喻。”

    里头没有回应。

    何子蔚也走到杨璇璇房门前,“小璇。”然后忽然想到,“咦,她的钥匙在我这里,那她是怎么进房间的?”难道她有备份钥匙?

    “梓喻。”安琳再次敲门,并伸手朝门锁一转,“咦?”房门没锁。

    打开房门后,她顺手往里推,一看见床上的人影,她不禁睁大了眼,表情难看至极。

    “怎么了?”何子蔚见她神色不对,也转头往那间房里望去,这一看可不得了,“小璇……”

    她怎么会跑到人家的房里去睡呢?而且。而且他们还抱在一起。

    这算不算捉奸在床啊?

    “王梓喻!”安琳脸色铁青,气愤又难堪。

    这时床上的人终于有反应,王梓喻勉强睁开疲惫的眼皮动了动身子,这才发现有个女人像八爪章鱼一般紧抱着他。

    完全反应过来时,他便看见女友就站在房门前紧盯着这一幕。

    天!这下子教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连忙将身边的人推开,“安琳,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

    杨璇璇被他这么一堆,也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瞧了瞧四周。咦,这不是她的房间啊?顿时她双眼张大,连忙坐起身。

    随后,她发现自己身上只套着一件宽大的衬衫,衬衫里只有内衣裤,头一转,她又看见同样也衣衫不整的王梓喻。

    “你醒了,很好,快向我女朋友解释。”他立即催促道。

    “B!”然而他话还没说完,一个巴掌便往他脸上甩去,巴掌的主人正是杨璇璇。

    “你。你昨晚趁我喝醉时做了什么?”

    这个巴掌让王梓喻顿时一愣,终于明白何谓好心没好报。

    “你也知道自己昨晚喝醉了?怎么不问问你自己做了什么?”

    “那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何子蔚望着在场的众人。唔,好像在看连续剧喔,真精采。

    只是她一发问,便引来三对白眼,她只好识相的闭上嘴。

    “王梓喻,你很行嘛,只要是身边的女人,你都能沾上边,我受够了,今天是分定了!”安琳再也受不了,除了分手,她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收拾这样的残局。

    “你听我说,事情不是这样,昨晚我只是看她喝醉酒,好心扶她进屋,却找不到她房门的钥匙。”他急于辩解。

    一旁的杨璇璇听了也火了,“所以你就把我带进你的房里?你根本和禽兽没两样!”

    “我。”他真想拿东西塞住这女人的嘴。“安琳,你别听她胡说。”他急得站起身,走到女友身前。

    “B!”另一个巴掌对准他的脸颊,狠狠挥了下去。

    喔!他到底招谁惹谁了?

    “要我听你解释?”看着衣衫不整的男友,哪还有心情听他说什么,“先把你的裤子穿上吧!”说完,安琳便气愤地离开。

    王梓喻追了出去,却碍于自己身上只穿着一条四角裤,不宜出门“趴趴走”,最后只能望着被甩上的大门叹气。

    唉!他好不容易才平息前几天的战火,没想到才没多久,他又要聚精会神地打一仗了。

    说到底都是那个女人惹的祸!

    也不知道他昨晚是吃错什么药,竟然会想到把一半的床借给她睡一晚,现在好了,没错也变成有错。

    这时杨璇璇已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了套衣服后,她便带着兴师问罪的神情来到客厅瞪着王梓喻。

    “你昨晚到底。”

    “对,我昨晚疯了,才会让一个喝醉的女人缠着我,倒在我怀里哭,然后吐了我一身,最后我还得拉下脸皮请隔壁正要出门晨跑的陈妈妈来帮她换衣服,还热心过剩地把一半的床让给那个不知道把房门钥匙丢哪儿去的女人睡,就因为怕她睡客厅会感冒,然后惹得一身腥,一大早就被轰了两巴掌,其中一巴掌还是那个不知感恩的女人赏的,我真愚蠢啊我!”王梓喻的音量极大,把满腹委屈一次吼了出来。

    “真可怜。”何子蔚几乎为他掬一把同情之泪。

    她一开口,又惹来两对白眼。

    “如果真的是那样,你刚才可以解释清楚的啊。”自知理亏,杨璇璇的声音小了许多。

    “解释?”他无奈地瞪她一眼,“刚才那样的情况,容得了我解释吗?”

    “我。”杨璇璇有点恼羞成怒,“我昨晚喝醉了,一大早醒来发现自己和一个男人睡在他的床上,还能有什么反应?难道要我温柔的说﹃嗨,早安﹄吗?”

    他不想和她辩下去了,迳自回到自己的房间。房门要关上的刹那,他探出头道:“有种报上名来,我们梁子结大了!”

    “啊?”好熟悉的对白喔。

    “她叫杨璇璇。”见好友发愣,何子蔚很“好心”的帮她回答。

    “小蔚!”竟然出卖她!

    砰一声,房门甩上了,里头的人却隐隐发噱,“杨璇璇,呵呵。”

    咦,他现在还在想些什么?他应该想的是怎么跟安琳解释吧?

    傍晚,杨璇璇下班后回到住处,一进门就听见阳台那儿有声音,因此她好奇的走近。

    “我都解释得这么清楚了,你还是坚持要分手?”

    她才靠近,对方的音量也突然加大。

    “她只是我见过两次面的房客。不是我把房子租给她的,是我妈。安琳,你别挂电话,你。”

    王梓喻放下被挂断的手机,心底低叹一声。

    他一转身,便发现一个人影站在他身后,以带着歉意的目光望着他,像小动物乞求同情一般。

    “你干嘛无声无息的站在这里,我的心脏不是很好,万一被你吓出毛病,看你怎么赔?”他语气不佳地道。

    “你女朋友还是不相信你?”杨璇璇的声音细如蚊鸣。

    今天她出门时遇到隔壁的陈妈妈,这下子终于证明她真的冤枉好人了。

    王梓喻摇头。这岂是他嘴上说说,女友就会相信的事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