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没办法,谁教我栽了个大跟头,和某人结下梁子,才会有这样的报应。”

    “我道歉。”杨璇璇诚恳地道。这一次真的是她的错,酒醉惹的祸。

    “算了,反正像我这种只用下半身思考的低等生物,被甩是应该的,不是吗?”王梓喻绕过她,走到沙发上坐下来。

    “你是男人耶,怎么这么爱记仇啊?”她小声咕哝。

    “这就是道歉该有的态度?”他二郎腿一跷,轻哼道。

    “是你不释出善意,要我的态度好到哪去?”她能低声下气地跟他这么说,已经对得起天上的神明了。

    “释出善意?你这么没有诚意,那乾脆别道歉了。”王梓喻一肚子闷气,正好有人让他发泄。

    这家伙很难搞耶。杨璇璇噘起嘴。

    “我去跟你女朋友解释好了,毕竟事情是我惹出来的,我有必要帮忙收拾善后。”这应该是个解决的好方法,不然每次与他见面,她都觉得欠了他什么,感觉很不好。

    “收拾善后?你要怎么收拾善后?事情别越搞越复杂就好。”

    “我去跟她解释啊,两个女人聊聊,误会应该就能化解了。”

    王梓喻狐疑地望了她一眼。也罢,目前也只剩这个方法了。“好,明天是安琳的生日,晚上她会在饭店举办生日会,你和我一块出席,跟她把事情说清楚。”

    “好,我明天下班会早点赶回来。”

    “记住,别把事情弄得更难收拾。”

    “知道啦!”真罗唆。

    隔天晚上,杨璇璇和王梓喻一块出席安琳的生日会。

    她向何子蔚借了一套黑色的小礼服,典雅的剪裁配上系在腰间,银缎编织的同心结,穿在她身上显得高雅大方。

    车上,王梓喻瞄了眼身旁的女人,“看不出来你是块璞玉,稍微打扮一下还能让人眼睛为之一亮。”

    杨璇璇听不懂这是褒还是贬,“我会把你的话当成赞美的。”这样才不会想与他吵架。

    今晚可不适合吵架,办正事要紧。

    “你的妆是不是太淡了?”他眉心一皱。

    她只在唇上抹了点淡色的唇膏,也因此脸色显得苍白,不健康。

    “今晚的主角又不是我,我只是去说几句话,干嘛浓妆艳抹?”她平时不常上妆,除非必要。

    “女为悦己者容,想必你也不常在男友面前好好打扮、打扮。”当女人就该勤劳点才对。

    “我相信他重视的是我的内在,而不是脸上的色彩。”

    哼,沙猪男人,他也知道女为悦己者容啊,但现在在场的不是“悦己者”,只有“结冤者”,她还“容”个什么劲?

    “我只是给你一点建议。”他可是好心耶。

    “谢谢你中肯的建议,但不是每个女人都喜欢把脸当成调色盘的。”

    “你的脾气一定固执得像牛。”虽然才认识她没多久,但他猜得绝不会错。

    虽然王梓喻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但杨璇璇听起来就是不舒服。“我属牛的,行吗?”她随口胡诌。

    “行,我哪有权利说不行呢?牛妹。”哈哈。

    “你叫我什么?”她没听错吧?

    “牛妹。”王梓喻再重复一次,“怎样,这绰号还不错吧?”

    “你才是猪哥呢!”牛妹?鬼才觉得好听。

    猪哥?呵呵,亏她反应快。

    “好,别吵了,已经到了,下车吧,牛妹。”

    “你胆敢再叫一声试试看!”气死人了!

    “牛妹……”他还故意拉长尾音。

    “你。”

    为了避开众多宾客,王梓喻和杨璇璇提早到安琳的生日会场,毕竟这种事不好宣扬。

    进了饭店,安琳果然已经在那里了。

    “安琳。”王梓喻一看见她的身影,便朝她走过去,杨璇璇则缓步跟在后头。

    “你们来做什么?”安琳一看见他们,脸上很明显的不悦。

    感觉出安琳的怒气,他连忙靠近安抚,指着身后的杨璇璇,“我把罪魁祸首带来跟你解释了。”

    罪魁祸首?虽然觉得刺耳,杨璇璇也不好发作,仍朝安琳点头示好。

    “安小姐,你好。”

    “我怎么可能好?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们还相偕来向我示威。”安琳转头瞪了王梓喻一眼,“不是说好了要分手吗?你还来做什么?”

    “我可没答应要分手。”他们都交往了两年多,为了这种误会而分手,岂不是太莫名其妙?“就算你不听我的解释,也该听她的吧?”

    “谁知道你又用什么甜言蜜语说服人家,才让她委曲求全来当说客?”长得太好看的男人就是有这种本领,安琳此时已很难再相信他了,眼见为凭啊!

    “我?”王梓喻真想大声喊冤,“你跟我认识这么久,也交往两年多了,我是怎样的人你会不知道?我才不是那种烂男人。”脚踏两条船就算了,还欺压其中一方来成全他对感情的忠贞,他才不屑当那种人呢!

    杨璇璇眼看他们战火又起,只好推了他一把,“这件事我跟安小姐说就好了,你走开。”他在这里反而碍事。

    “我。”走开?他要走去哪?

    “如果你怕闲得慌,去帮服务生端菜好了。”杨璇璇扬唇一笑,拉着安琳往一旁走去。

    直到被拉到角落处后,安琳才甩下她的手,“好了,现在他已经不在场,你就实话实说吧,我从来不是个放不开的人,会脚踏两条船的男友,我也不想要。”索性成全他们。

    “真的不要?”杨璇璇狐疑地望着她。

    “你。”安琳气愤的脸庞浮现一丝无奈,“我又能怎样?你们都已经在一起了。”

    “我们没有在一起。”恐怕真的要费一番唇舌好好解释了。“我和他不过是很少见面的房东和房客,前天晚上真的是意外。”杨璇璇很诚恳的解释。

    “他已经解释过了,但我不相信会有这么离谱的意外。”这说出去谁会相信?

    杨璇璇跟着点头,“如果不是发生在我身上,我也不会相信,但事情就是发生了,我只好硬着头皮来解释一件连自己也不会相信的事。”

    安琳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眼神往她脸上一瞟,“既然这样,你又何必浪费时间?”

    “我只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所以就来了,如果你还是不相信,至少我能安慰自己已经努力过了,至于你,是你要放弃自己的男友,觉得他不值得你信任,这是你们之间的问题,说真的,我也无能为力。”杨璇璇耸耸肩。

    “这么说,你是把这个错误归到我身上来?”安琳真不敢相信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哎呀!”被捉到语病了,“你明明知道这只是个错误,干嘛为难自己也为难他?”

    “我。”安琳一时无言,“哪个女人看见男友和别的女人衣衫不整的睡在同一张床上不会生气?”

    “是没错,每个女人都会生气。”这一点她不反对,“但不是每个男人都愿意低声下气的向女友解释,他这么做,不就代表他在乎你吗?”

    安琳听了,眉心一纠,不明白杨璇璇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触。

    杨璇璇则朝她苦笑,“我的男友至今还未给我一通电话,我们已经冷战了好几天。每次吵架,不管对错,总是要我先低头,有时候想想,真的会怀疑他到底爱不爱我,当我看到王梓喻为了跟你解释而煞费心神时,我真的很羡慕你,所以罗,不跟你解释清楚,我真的会觉得罪过。”

    听完,安琳的心不由得软化。“也许我是真的反应过头了。”

    “才没有,如果是我的话,早就将他过肩摔加飞踢了,你才赏他一巴掌,很便宜呢!”杨璇璇笑着说。

    “你来,不是帮他解释的吗?怎么。”好像他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一码归一码,我是女人,当然得站在女人这边,虽然我和他之间是误会,不过他也真的是处理不当啊。”毕竟是陌生的房客,他怎么就这么轻易把一半的床让给她睡?

    安琳忍不住笑出声,“他就是这样,滥好人一个,也不懂得拒绝,所以周围都是烂桃花,为了帮他挡这些桃花,我头发都白了好几根。”

    “男人就是这么粗心大意,偏偏女人对感情却是细心又小气,唉!”永远找不到平衡点。

    “嗯!”安琳直点头附和,“和你聊一聊,我的心情好多了。”终于不再那么介怀了。

    “我叫杨璇璇。”她自我绍介绍,“以后他若再犯这种白目的错误,你可以找我帮忙,我一定帮你修理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