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谁教你像条斗鱼,不跟人家吵好像很难受。”杨璇璇没好气地道。

    “呵,我像斗鱼,你像斗牛,难怪见了面除了吵,也没别的事做。”

    “你可不可以别三、两句话就把我和牛扯在一块啊?”又说她是牛,真是气人!

    “嘘……”王梓喻意示她放低音量,“这里可不是战场,不管是要斗鱼还是斗牛,都不适合吧?”他可不想成为众人丢白眼的标靶。

    闻言,她只能闷在心里,“早知道就不该跟你来。”害她丢人现眼。

    “其实我们可以和平相处的啊。”像刚才他们不也聊得很愉快,“只要你别像颗喷火的辣椒。”

    “喷火的辣椒?”喔!她更火了,怎么他替她冠上的净是这些难听的词?

    这样下去,他们怎么可能和平相处,没捉刀厮杀就不错了吧?

    就在杨璇璇差点忍不住怒气,正好侍者端上咖啡和点心,打断了她欲出口的话,不然她真的会大吼出声。

    他还真是有本事,每次都能惹毛她!

    看她的表情,王梓喻倒是笑得很乐,“好啦,别气、别气,我只是开个玩笑。”无伤大雅嘛,她反应这么大干嘛?

    “这叫开玩笑?我刚才真的是发了神经才相信你会想帮我。”看,现在马上看清他一点诚意也没有了。

    “我是真的想帮你啊。”这一点他可不是开玩笑的。

    “算了,凭你?别让我们吵得更凶就谢天谢地了。”杨璇璇一点也不敢奢求。

    “不然我们打赌,三个月,我包准他跟你求婚。”

    怎么可能,她认识董于章这么久,他想安定下来还久呢!若真要赌,那她根本赢定了。

    “赌什么?”

    “输的人给赢的人当十天菲佣,让对方呼来喝去都不能有异议,被骂到变猪头也不能回嘴。”王梓喻随口道。

    “好!”她也不管这样的赌注幼稚得可以,决定拚了。

    “那这段期间你要配合我,否则不算数。”他是赢定了。

    “当然。”她也不是那种搞心机的小人。

    假日,杨璇璇百般无奈的让何子蔚拉出门逛街。

    艳阳高照的日子,也是她难得的休假日,为什么不让她在家里吹冷气然后抱着西瓜猛啃,清凉又消暑,多惬意啊!

    才想着,她便被何子蔚一把拉往一间知名的珠宝精品店。

    “这一家是我朋友介绍我来看看的,听说里头全是知名珠宝设计师的得意之作。”

    杨璇璇跟着她走进去。光是店内高雅的装潢,就看得出这家店的一流品味。“这里的首饰不便宜吧?”这一点可想而知。

    “我这个月加薪,想好好犒赏自己一下。”买珠宝可说是女人犒赏自己最好的方式。

    店员看见顾客上门,马上领着她们在一旁的桌边坐下来,然后依何子蔚的叙述,拿出一款款适合她的首饰。

    看何子蔚兴奋地挑选着,杨璇璇对此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便无聊地站起身在店里走动观看。

    原本她只是随意瞧瞧,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定在一条项链上头。

    她走近,想瞧得更仔细一点。

    那是一条白金项链,吸引她目光是那个有着荷兰气息的风车造型坠子。一眼望去,那风车像真的在转动一般,嵌在风车上的小碎钻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衬得那座风车更加璀璨耀眼。

    有位店员走过去招呼她,“小姐,你真是好眼光,这个荷兰风车系列首饰是英国珠宝龙头葵圣斯旗下的知名设计师罗门的得奖作品,全球限量一百款,每款造型都不同,但都以风车为主,台湾只进十款,你现在看到的是本店唯一仅剩的一组,不过很可惜,这一组已经在刚刚被订走了。”

    被订走了?“只剩这一组了?”她越看越喜欢。

    店员无奈地点头,“不然这样吧,我再为你介绍其他的。”

    杨璇璇带笑着摇摇头,“不用麻烦了,我也只是看看,你忙你的吧,不用招呼我了。”既然喜欢的已被订走,她也没有心思再看别的了。

    店员笑了笑,“小姐,你别失望,如果你喜欢罗门大师的设计风格,可以留下资料,他三个月后将会有新作品问市,到时候我们会优先通知你。”

    这时,何子蔚朝杨璇璇走过来。“怎么了?”

    “没什么。”杨璇璇摇头,再朝店员点头道谢,“谢谢你,真的不用麻烦了。”

    “嗯。”店员没再说什么,转身招呼别的客人。

    “你看上哪一款了?”何子蔚好奇的问。

    杨璇璇往前方的玻璃柜一指。

    “哇,你的眼光真犀利耶,随便一挑就是店里数一数二的知名商品。”相对的,价钱也高得吓人,“罗门的设计,随便一款就要我一整年的薪水。”

    “你也知道这位设计师啊?”听她提到设计师的名字,跟刚才那个店员说的一样。

    “当然,要进这家店之前,我已经先温习了店里陈列的各家品牌,其中葵圣斯是最知名、最大一家,它旗下的设计师都是国际知名的,罗门是其中一个最近几年才窜起的一匹黑马,他的设计风格与时下华丽的贵族风迥然不同,有一种简约的率性,很吸引人。”何子蔚把杂志上的报导一古脑的说出口,“像这一系列以风车为主题的首饰大受好评,让他站稳了葵圣斯十大设计师之一的地位呢。”

    杨璇璇听了后笑道:“既然你已经做了那么多功课,为什么还挑那么久?”

    这就说到她的伤心处了。何子蔚叹口气,“小女子我薪水微薄,省吃俭用了一段日子,还是达不到在这家店消费的标准,唉!我还是放弃好了,把钱留下来当将来买房子的头期款。”然后她又想了想,“反正我后天要出国度假,这也算对自己小小的犒赏。”

    “对喔,你上个礼拜跟我说过。”杨璇璇差点忘了,“别忘了替我带礼物回来。”这是重点。

    “才不会忘记你呢!”何子蔚学着广告台词,逗得杨璇璇发笑。

    “那现在。”

    “走吧,我请你吃芒果冰,谢谢你在太热天还愿意陪我出来逛街晒太阳。”说着,何子蔚便拉着她走出珠宝店。

    临走前,杨璇璇再回头望了玻璃柜里那条已被人家订走的风车坠链。

    唉!真可惜。

    那个王梓喻真是个大忙人,从安琳生日到现在又过了好几天,连人影都没看见。

    杨璇璇从房里出来,走到客厅里那架白色钢琴前坐了下来,满腹的愁闷全写在她的眉宇之间。

    今天是她的生日,这个每个人在一年之中最期待的一天,她却得孤孤单单的度过。之前还有父母亲陪她一块过生日,去年,董于章也捧着一大束玫瑰花与她共进烛光晚餐,而今年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室寂寞。

    连何子蔚都去度假了,还有谁能陪她过生日呢?

    望着窗外,太阳已西下,室内缓缓地蒙上一层灰暗,突然,她孤独得好想哭。

    王梓喻从外头回来,才开门从玄关走入客厅,就看见她落寞的身影,“怎么不开灯?”

    听见他的声音,杨璇璇连忙转头,“天又还没全黑。”还是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的身影。

    不知道为何,此时看见他回来,她竟然有种开心的感觉。

    王梓喻伸手打开灯,“用不着省电省成这个样子吧?”说完后,他走进自己的房里,将手边的东西放下,然后又拿着一串钥匙走出来。

    看样子,他好像又要出门。“你要出去啊?”

    王梓喻点头,“今天晚上和安琳约好要陪她出海夜钓、赏星空。”

    听了,杨璇璇忽地感到失落,“喔。”看来她今天还是得一个人度过。

    他听出她的声音不太对劲,“你怎么了?”他朝她走过去,望见她脸上落寞的表情。

    “没有啊,哪有怎么了?”杨璇璇勉强自己露出笑容,“我很好。”

    “真的?”他狐疑地再问一次。她看起来真的不怎么好。

    为了不让他再问下去,她立即换上凶巴巴的表情,“当然是真的,我的话有必要质疑吗?”

    “我没有质疑你的话,而是质疑你的神色。”

    “你意见很多耶,就算我心情不好,又关你什么事了?”

    “我只是关心你罢了,有必要这么凶吗?”真是好心没好报,“算了,我赶时间,既然你不想说,我也没空理你。”

    “赶时间还那么多废话干嘛?要出去就快点,你不是要带安琳出海吗?别让人家等太久。”杨璇璇头一撇,嫌烦地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