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好吧,她都这么说了,那他也不鸡婆了。“再见。”说完,王梓喻便转身走出门。

    望着大门关上,她竟然有股想将他留下来陪伴她的冲动,但那只是冲动,不能付诸行动。

    寂寞是她的事,又与他何干?

    想着,杨璇璇再也忍不住,泪水终于不争气地掉下来,肩膀也因为忍了太久而更加使力地抽动着。

    再次开门进来,王梓喻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

    他走过去,将手帕递给她,“还说没事。”

    听见这道声音,杨璇璇还以为是错觉,抬头一望,看见王梓喻正微倾着身子站在她面前,她连忙接过他的手帕拭去眼泪,“你怎么又跑回来了?”

    这也是王梓喻想问自己的问题。

    本来他是应该迅速赶去赴安琳的约才对,但想到杨璇璇不对劲的神情,他一颗心就是无法安稳,最后他打了通电话跟安琳改约别天,安抚了女友后,他便连忙回头,没想到真让他料中了,杨璇璇果然有心事。

    “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可是很好的听众,如果必要,也能充当一下心理辅导师。”他猜想,应该还是跟她的男朋友有关吧?

    “你不是和安琳约好了。”杨璇璇擦乾眼泪道。

    没想到自己这么丢脸的一面竟然被他看见,早知道就该躲进房里哭才对。

    “是我先问的,礼貌上你是不是应该先回答?”

    “我没事不能训练一下泪腺?”她倔强地不松口。

    哎,这个倔脾气,他干嘛想不开,留下来受罪呢?“为了你男朋友?”既然她不说,他只好猜。

    “不是。”虽然这占了一部分原因。

    “大小姐,你能不能直接说答案,要我一样一样猜,真的有点累耶。”

    “我又没要你。”

    “算我鸡婆好吗?求你让我关心一下,可不可以?”他只好放低身段。

    看他委曲求全的样子,她不禁失笑,“我没事,只是觉得有点孤单,今天是我生日,我从来没有一个人过生日,所以有点想哭。”总之就是寂寞惹的祸。

    “生日?”王梓喻拉了张椅子在钢琴旁坐下来,“没有人陪你,你不会跟我说一声啊?”他能充当陪客呀。

    “你不是要陪安琳?”既然他都要陪女朋友了,她怎么好意思要他留下来陪她。

    他摇头,“安琳临时跟我改约别天。”这是善意的谎言。

    “这么巧?难怪你会突然回来。”

    王梓喻站起身,“你等我一下。”说完,他走进自己的房里,一会儿后又回到她身边,然后拉起她的手,“走吧。”

    杨璇璇抬头望着他,双瞳中充满疑问,“你要带我去哪?”

    “把你带去卖掉!”

    “啊?”

    【第四章】

    王梓喻将杨璇璇带上车,沿路他几次停下车买东西,最后将车停在空旷宁静的河堤旁。

    下车后,他们在草坪上随兴地坐下,接着,他将刚才所买的蛋糕打开摆好,然后点上蜡烛。

    “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今天是你生日,我就不会这么草率的帮你过生日了。”王梓喻边点蜡烛边道。

    “你是个大忙人,一天到晚都见不到人影,我哪有机会说。”况且哪有人会厚脸皮的跟一个认识没多久的人说自己的生日是什么时候,要人家早早做准备?

    “那今天我出现得可真是时候。”他开玩笑道。

    杨璇璇却认真的点头,“是啊,真是时候。”不然她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孤独的生日,那种被孤单笼罩的感觉真的很难过。

    “听我妈说,你是因为父母都移居加拿大,所以才谆锟子住?”

    “嗯。”她点头,“我在台湾住惯了,不能适应国外的生活,况且朋友们也都在台湾。”

    她话才说完,王梓喻正好将蛋糕上的蜡烛全点燃,“好了。”他将蛋糕捧高,“许愿吧。”

    她轻笑,双手交握放在胸前,然后闭上眼在心底默默许下愿望。

    “谢谢你。”当她再度张开眼睛,便看见王梓喻那温和带笑且俊逸的脸庞,一时之间,她看得有点傻了。

    “你忘了吹蜡烛了。”他催促道。

    她才没忘,只是想先谢谢他而已。提了口气,她将蜡烛全数吹熄。

    见蜡烛已吹熄,王梓喻才笑道:“终于可以吃蛋糕了,我肚子快饿扁了。”他还没吃晚餐呢。

    “原来你催得这么急,就是因为想吃蛋糕啊。”说完,她也跟着他笑开来。

    以行动回应她的话,他连忙将切蛋糕的刀子拿过来,切了两块蛋糕放在小盘子上,将其中一盘递给她后,他便立即吃了一口。

    “嗯!第一次觉得蛋糕这么可口。”

    看他天真如孩子般的动作,杨璇璇开怀的笑了,也吃了口蛋糕,“嗯,真的很好吃。”

    看她心情好多了,王梓喻也下放心来。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手链送给她。“生日礼物。”

    闻言,她停下动作,望着那条手链,“你从哪里变出来的?”临时出门,他哪还有时间替她准备礼物?

    “刚才从天上掉下来的。”他不打算回答她的笨问题。

    “我不能收。”他能陪她过生日,已经算是送给她一个大礼了。

    王梓喻却拉过她的手腕,“来,我替你戴上。”

    “不。”

    “这是送你的生日礼物,你不能不收。”

    看他坚定的神情,杨璇璇只好点头。“谢谢。”

    随后,她收回手,就着月光看了那条手链一眼。

    手链上的坠饰很眼熟,是一座风车。

    咦,那风车。跟她上次在珠宝精品店看到的那条项链上的坠饰是同一款的。

    “这不是葵圣斯的设计师罗门设计的风车首饰吗?”

    王梓喻再塞了块蛋糕入口,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原来你对这个有研究啊。”

    杨璇璇连忙想将手链解下来,“不行,我绝不能收。”听何子蔚说过,罗门设计的珠宝,随便一样都要花上她一整年的薪水,这么算下来,最便宜的也要几十万。

    何况这条手链比她上次在珠宝精品店里看到的那条项链更精致,扣环甚至做成郁金香的造型,想当然耳,价格一定更高了,非亲非故的,她怎能收下这样的礼物?

    王梓喻伸手阻止她的动作,“你做什么?”

    “把手链还你啊,这条手链价值不菲,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

    原来是这样。他笑着道:“你反应过头了。”

    “啊?”

    “你以为我那么凯啊,随便送就是价值几十万的珠宝?”昏暗的月光掩饰着他脸上不自然的笑意,“那是仿的,只是仿得很像罢了。”

    “仿的?”她举起手再看手链一眼。

    为求真实,王梓喻使力地点点头,“台湾人很厉害,把赝品仿得和真品一模一样根本不是难事,而且这个款式这么好卖,赝品当然不少,既然我买不起真的,那就买个赝品充数,你不会怪我没诚意吧?”

    一听,杨璇璇这才松了口气,“不,还好不是真品,不然我还真的不能收。”这赝品做得还真是跟真的没两样,她都被骗了。

    看见她的反应,王梓喻在心底为她那颗不虚荣的心称赞了声。

    他突地一笑,“呵呵!没想到我们也能和平相处。”这么久都还没吵上半句,真是破纪录了。

    有谁在生日吵架的啊?她端起蛋糕,塞了一口进嘴里。“看你陪我过生日,又送我生日礼物的份上,我勉强收兵。”

    “有件事虽然不该提,但我还是想问。”王梓喻的神情突然显得严肃,“你男朋友不知道你的生日吗?”就算吵架、冷战,也不该把女朋友丢下,让她一个人孤单过生日吧?

    听了,杨璇璇的神色变得黯然,“也许是忘了吧。”也或许他还在气头上。

    “你是不是该仔细想想这段感情是否值得你留恋了?”看来她的男友并没有把她放在心上。

    听见他这么说,她抬起头看向他。“我们已经交往快两年了,哪能说分手就分手?他在我最难过的时候陪着我、关心我,我一个人留在台湾,也是他照顾我。”

    “看来你还是很爱他。”王梓喻点点头。

    每个人的情感,只有自己最清楚,不是外人能了解的,只是不知道为何,他心里竟然感到一丝酸涩。

    爱?杨璇璇轻笑,“或许吧。”她自己也不太清楚。

    “走,我们去逛老街,然后到海边放烟火。”今晚不该谈这些令人沮丧的话题,比较适合做一些开心的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