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么晚了,你不怕吵醒邻居吗?”她连忙走向钢琴,对坐在琴键前的人喊着。

    嘈杂的琴声立即停了下来,“放心,这里的隔音很好。”王梓喻转过头对她道。这可是豪华住宅,怎么可能连基本的隔音设备都没有?

    “你心情不好啊?”听刚才的琴声杂乱难听,好像抒发着烦躁的情绪。

    他没有正面回答她,“这架钢琴是你的吧?”他们家里的人没一个会弹琴,应该不会有人买架钢琴回来摆着好看。

    “嗯。”杨璇璇点头,“怎么了吗?如果你嫌它占空间的话,我可以把它搬进我房里。”毕竟客厅是共用空间,她就这样占用的确不太好。

    “你会弹琴?”王梓喻又问。

    “当然罗。”不然她买钢琴干嘛?

    他点点头,然后换了个话题,“怎样,他的反应都在我预料之中吧?”

    他扬唇微微一笑,像春风拂过般温柔,使得杨璇璇一时之间只能注视着他。

    察觉自己有些失态,她连忙转移注意力。“说到这个,你还真神耶。”

    她是怎么了,为何会觉得眼前的男人越看越顺眼,一颗心还随着他的表情而狂跳不已?

    杨璇璇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我也是男人啊,他能有什么反应,我当然能猜个几成。”这一点不是用来自豪的。

    “嗯。从你挂断电话到他送我回来,我能感觉到他比平常温柔,甚至小心翼翼,不敢再惹我生气。”

    “男人都是这样,一定要感觉受到威胁,才会全神贯注的呵护一段感情。”这好像是每个男人的劣根性。

    听王梓喻这么一说,她终于懂了,“你是故意让他吃醋啊?”这招够狠。

    “不过,他有这个反应也是好事,代表他真的在乎你,确实把你放在心上。”这样的结果也是好的。

    “哇,你可以去当两性谘询专家了。”杨璇璇笑着说。

    看见她的笑容,王梓喻的心突然变得更沉闷,但他仍隐藏起纷乱的思绪与她说笑,“如果我以后失业了,可能会考虑、考虑。”

    “说到工作,你是做什么的啊?”她突然想知道。

    “你呢?”问别人之前,是不是该先说说自己?

    什么啊!是她先问的耶,“我只是一间音乐教室的钢琴老师,没什么特别,但我很喜欢栈镙工作。换你回答了吧?”

    “我是珠宝设计师。”王梓喻随口带过。

    珠宝设计师啊?她眼睛亮了亮,“好厉害。”这可不是一般人做得来的工作。

    看见她的表情,他忍不住发笑。“干嘛用那副崇拜的表情看着我?我只是﹃小咖﹄的设计师,用不着这么崇拜。”

    听他这么说,杨璇璇皱起眉头,“说你厉害也不行喔?”真是个怪人。

    “呵,你真的不仅个性固执得像牛,连心思也和小牛一样单纯可爱。”天真朴实,不做作,是个很有趣的女孩,就像他心底深处思念的那个女人,一样天真迷糊,却凡事不肯认输。

    听他又提到牛,杨璇璇的脸色更难看了。

    可恶!他这根本不是夸奖她吧?

    “改天我设计一款牛铃造型的首饰让你戴上,相信会更有一番风味。”说完,王梓喻夸张的大笑。

    杨璇璇气得头顶已几乎冒烟,“你还是设计一条狗链自己戴吧!”

    说完,她提起皮包便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听完她的话,他的笑声反而更大。“你度量很小耶,牛妹。”这样就生气。

    “整天让人牛妹、牛妹的叫,谁不生气啊?”她就是觉得这个绰号很讨厌、很难听。

    走进房里后,杨璇璇使力地甩上门。

    门关上的刹那,王梓喻的笑声便停止了,换上的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愁容。

    他感觉得到这样难受的心情从送她到餐厅和董于章见面后便不断蔓延,他一个人回到家里,坐在钢琴前,思绪纷乱至极。

    他喜欢上杨璇璇了吗?

    只是几次斗嘴、相处,他竟然为了她与董于章约会而难受?

    他究竟怎么了?怎么变得这么不洒脱?

    这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第五章】

    这天傍晚,王梓喻替自己煮了杯咖啡后,便坐在窗前眺望远处。

    这就是住在高楼层的好处,七楼的高度,视线刚好,能望见远处橙红色的晚霞,他总是以这种方式让心情沉淀,才能重新思考。

    只是,这一次他忽然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

    拿过手机,他本来是要直接关机的,却在看到来电显示后马上按下通话键,“怎么了?”

    “我。”打来的人是杨璇璇,她的声音微带哽咽,“我刚刚在回家路上出了点小车祸。”她打电话找董于章,但联络不到他,于是,她打了第二通电话找王梓喻。

    “你现在在哪里?”听了,王梓喻的心情跟着紧张起来。

    “我在医院。”她告诉他医院的名称和大概的地址。

    “我马上过去,你等我一下。”说完,他抓起外套便马上出门。

    王梓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连忙找到杨璇璇。

    “你还好吧?”一看到她,只见她右脚的脚踝上扎了一层厚厚的绷带。

    她摇摇头,眼眶里的泪水不住打转,“很痛。”一点都不好。

    他眉心一皱,“医生怎么说?”他蹲下身检视她受伤的脚踝。

    “扭伤,可能这两、三个礼拜都要靠柺杖走路了。”杨璇璇脸色苍白,不只是脚上受创,还受到很大的惊吓。

    王梓喻轻声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她痛苦的表情,他的心也跟着难受。

    “回家的路上,我在过马路时遇到酒醉驾车又闯红灯的驾驶。”她被擦撞,还好对方车速不快,不然她受的伤可能更严重。

    “怎么有这种拿别人的生命开玩笑的驾驶!他人呢?”听了,王梓喻的火气整个往上冒。

    “警察已经先带他回警局做笔录,等一会儿我也要上警局一趟。”杨璇璇从来没遇过这种事,所以有点慌。

    王梓喻看得出她的无助,于是在她身边坐下,轻轻搭上她的肩膀,温柔的安抚,“放心吧,有我在,等一下我陪你到警局去。”

    听了,她眼中闪烁着感激的光芒,“谢谢你,如果你没赶过来,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可能连回家都是个问题吧?有他在总让她心安。

    “走吧,我们还得先去警局,晚一点我再带你去吃点东西。”遇上这种事,她应该还没吃晚饭吧?

    杨璇璇点头,随即想到自己受伤的脚踝,她现在随便一动都觉得痛,怎么走啊?

    他看出来了,“我背你吧。”他起身蹲到她身前。

    “啊?我。这不好吧。”她不想这么麻烦他。

    “快上来吧,我肚子也饿了,快点把事情处理完,我们可以早点去吃饭。”他找了个藉口。

    “那。麻烦你了。”她倾身趴上他的肩背。

    王梓喻使力一举,站起身,忍不住道:“你该多吃点了。”这么轻,一定没几两肉。

    他背上的杨璇璇脸颊染上一抹嫣红,“你怎么老爱嫌东嫌西。”

    她把头轻靠在他肩上,那结实的触感让她脸红心跳,他身上好闻的气息更让她迷醉,忘了脚上的疼痛,此刻的她,倒像是个饱嚐甜蜜的小女人。

    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尽管她和董于章已交往近两年,他们之间却只像一对能随时陪伴的朋友,没有轰轰烈烈、令人昏头转向的爱恋,她一直以为这样的平淡才能细水长流,但如今,她却突然渴望那种能随时心跳加速、温暖甜蜜的感觉。

    偏偏这种感觉却是在认识不久的王梓喻身上找的。

    B一声,杨璇璇拍了下自己的脸颊。

    她到底在胡乱想些什么呀?

    王梓喻可是她最不能碰的男人,别说他已经有个美丽的女朋友了,她更不能背叛董于章的感情。

    对,她绝不当感情的背叛者,绝不!

    王梓喻听见了那细微的巴掌声,好奇的发问:“你在做什么?干嘛突然打自己?”

    “我打蚊子。”她随口答道。

    “打蚊子?我看你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吧?”然后赏自己一巴掌,好让自己清醒些。

    “我能想些什么?”奇怪,他怎么随便都能猜中她心里的事?

    王梓喻笑了,“怎么样,我的背靠起来很结实、舒服吧?”

    本来只是他的一句完笑话,杨璇璇一听却如遭雷击,让她整个人发烫,脸蛋通红,还好他看不见她现在的糗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