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呵,我现在倒觉得你才像牛,因为我现在的感觉像坐在牛背上。”她立即将他一军。

    谁知他却一笑,“牛妹配牛哥,不正好一对?”

    又来了,因为他的话,红晕又染遍了她的耳根。“你。你在胡说些什么?谁跟你配一对。”

    “我又没说谁,你别对号入座就好了,难道你承认自己是牛妹?”虽是开玩笑,他脸上的神情却带着些苦涩,幸好她看不见。

    “你。”杨璇璇忍不住轻捶了下他的后脑勺。

    “喂,你这样偷袭很不君子喔!”他现在背着她,不能还手,她不感恩就算了,还扁他。

    “我不是君子,我是女子。”得意地笑出声后,她又再捶他一下。

    听见她的笑声,王梓喻终于放心多了,这表示她已经脱离刚才的紧张与不安。

    “好吧,那我就拿出我专门对付女子与小人的方法。”说完,他便朝不远处的大垃圾桶走去。

    杨璇璇望着他走近的目标,“你要干嘛?”

    “当然是把我背上忘恩负义的女子丢掉。”说完,不等她反应,他旋身一甩,作势要将她甩进垃圾桶里。

    “啊……”她吓得发出尖叫,紧勒住他的颈子。

    王梓喻使力一收,让她完好无缺地固定回他的背上,“小姐,我快被你勒死了,咳咳。”

    回过神后,她才松开手,“活该,谁教你吓我。”她还真的以为自己会跌进垃圾桶里呢。

    “哈哈哈。”他扬声一笑,“我本来是打算把你丢进去的,但我发现那是资源回收的垃圾桶,你又不能回收,不适用。”

    那他的意思是她不仅是个垃圾,还是不能资源回收的垃圾?可恶!

    杨璇璇发狠地捶他的肩,“你才是垃圾啦!”

    说完,两人一同笑开,直到众人的目光全落在他们身上。

    “喂,很多人在看我们耶。”她发现了,觉得好丢人。

    她一说,他也发现了,“快走、快走,真丢脸。”他连忙背着她,迅走地走出医院。

    一离开医院,两个人终于放声大笑,将刚才强忍的笑意倾泄而出。

    “谢谢你!”杨璇璇边笑着边道。

    跟他在一起真的好开心,他总是能让她忘记烦恼和忧愁。

    “不客气。好,现在要去办正事了,我们得先去警局一趟。”

    她点头,没忘记要办的事。

    他的声音极为温柔,“有我在,我会帮你处理的,别担心。”

    “嗯。”她再次点头。

    有他在,她真的好心安、好放心。

    杨璇璇发现,她这阵子出门都得先翻黄历了。

    王梓喻背着她,同样望着贴上“故障”两字的电梯发愣。之前他出门时不是还好好的吗?

    “怎么办?”她问道。

    “放心吧,我会把你安全送到家的。”只好硬着头皮爬楼梯了。

    他的意思是要背她上去?“不,不要,这样太辛苦了。”她光是想像就知道那会有多累。

    “不然呢?把你丢在这里吗?”让她一阶一阶的跳上去?

    她皱了皱眉,“我打电话给于章看看。”说不定他会接电话,那么她就暂时去他那里过夜。

    闻言,王梓喻从心底窜起一把无名火,“他若要接电话早就接了。”真是的,她干嘛多此一举?

    杨璇璇的眉头皱得更紧,“你生什么气啊?”她不懂,该生气的人不是她才对吗?

    这一问,问得他哑口无言,是啊,他有什么立场生气?

    “总之我现在就背你上楼,这是最快的解决之道。”说完,他便朝楼梯走去。

    “我是怕你太辛苦,你干嘛对我发火?”真是莫名其妙。

    “我都已经一路背着你回来了,不差这七层楼的楼梯,我是男人,别随便质疑我的能力。”

    “我是怕你一个不小心,让我从楼梯上滚下去,到时候我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

    他突然发火,害得她也不开心,所以不能怪她不知感恩,她是很感激他今晚陪她处理那些麻烦事,不过这不代表他可以随便发脾气呀,凭着一点小恩小惠就要她当出气筒,哼,办不到。

    王梓喻一步步踩上阶梯,“你放一百个心,只要我背上的母牛别乱动,我会很安全的到达七楼的。”

    “喂,什么母牛?我可没惹你,别不高兴就往我身上出气。”她可没求他一定要背她上楼。

    谁说的,明明惹他发火的人就是她。“好,我改改,是我背上的美女,这样行了吗?”

    “这还差不多。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啊?”杨璇璇被他的怒火喷得莫名其妙。

    “再问,我就真的把你丢下去。”王梓喻缓缓地道。

    唉,他管不住自己的脾气,刚才一听到她要打电话给董于章,他心里那把无名火便烧得更旺,这样莫名的情绪他懂,那就是他对这个女人有感觉,才会吃醋。

    天!他一世英名恐怕得毁在这个对感情天真、单纯得几近无知,却又可爱得让人保护欲大增的女人身上。

    “干嘛这么凶,害我对你仅存的一点感激和感动全都蒸发了。”真是奇怪的男人。

    “我没有要你感激或感动。”他才不是小心眼的人,为了这种小事就要人痛哭流涕。

    “是吗?”她原本还想在脚伤康复之后要请他吃一顿大餐呢。“那你想要什么?”

    “我要你把我放在心上。”他语调淡然却温柔。

    “啊?”她没听错吧?“你在跟我开玩笑吗?”那她是不是应该笑一笑来回应他的话?

    因为他一句玩笑话,她突然觉得心头怦怦地狂跳。

    王梓喻点下头,“对,我是跟你开玩笑,想看看你会有什么反应,没想到你的反应这么冷淡,呿!真没新鲜感。”就让她当作是玩笑吧,反正他们之间也不可能。

    真的是玩笑吗?怎么她心头的震荡会那么的难以平复?

    “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差点让她的思绪出轨。

    “我常想,为什么我不们早点认识呢?”这样一来,对于感情他们都能大大方方,“你没想过吗?”

    “我。”他在暗示什么吗?这些都已经是空谈了。“没有。”杨璇璇决定撒谎,选择背叛自己的心意,也不背叛感情。

    闻言,王梓喻的胸口像被揍了一拳,“算了,是我想太多,你别当一回事。”

    “你已经满头大汗了,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她则选择转移话题。

    “喂,我说过了,别质疑男人的能力,在我没有喊累之前,别随便提议。”他也跟着她转移话题。

    “这是逞强吧?”杨璇璇叹了口气。

    “这是实力,我可是有练过的。”要不是时机不对,不然他就秀一下他的肌肉让她看看。

    “连背人爬楼梯都练?”她怀疑地问。

    “我是说体格,我哪想得到会有背人爬楼梯上七楼的一天?”这丫头还真是头笨牛耶!

    “不过你肺活量真的不错,都爬了五层楼还能边聊边爬,大气都不喘一下。”厉害。

    “哈哈。这就是我最逞强的地方。”不累才怪,他快累死了。

    听他这么说,杨璇璇也随之笑开来。

    是啊,如果他们早点相遇会是怎样呢?

    他们会被对方吸引而深深相爱吗?

    进门后,王梓喻将杨璇璇放到沙发上,然后倒了两杯温水,递了一杯给她,接着在她身旁坐下。

    “还痛吗?”他望了她受伤的脚踝一眼。

    “嗯。”她点头,并不隐瞒,“我今天真的是走霉运,才会遇到这么多倒楣的事。”

    王梓喻轻轻地一笑,“看来我们去逛老街和放烟火的日子又要延一延了,得等你的脚好了才行。”

    经他一提,她才记起,“你还记得这件事喔?”

    “那当然。”

    她惭愧地点头,“呵,我都忘了,不过现在就算没忘,也去不了。”

    “所以我才说要延期,你不会想爽约吧?”这可是他们约定好的,她果然忘了,他心里有点失望。

    “不会。”他都提了,她怎么可能爽约。杨璇璇举起水杯喝了口水,手腕上的手链像是提醒她一样,闪闪发亮,“等我的脚伤一好,我们就去。”

    “希望你别当黄牛。”他仰头,咕噜地把水一口饮尽。

    又是牛?他怎么老是把所有关于牛的词全冠到她身上来?“你放心吧,我这个人很守信用,到时候说不定是你失约呢。”

    “好,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王梓喻笑容灿烂,放下水杯,指指自己的肩膀,“刚才背你上来,我整个肩膀都好酸痛,帮我捶捶吧。”他争取应得的报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