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越看这条手链,董于章便倍感威胁,看她几乎天天戴着,舍不得拿下来,他心底更加不安,难道。

    “就一个朋友,你又不认识。”杨璇璇刻意随口带过。

    “我送你的耳环就没见你戴几次,倒是这条手链,你连拔下都来都舍不得。”说真的,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吃醋了?”

    “没有。”他当然不会承认。

    “明明就有。”杨璇璇试图转移话题,也试着转开内心在意的焦点。

    是呀,为什么呢?

    是因为手链的主人动摇了她的心吗?

    杨璇璇坐在阳台的凉椅上。

    今天,她送董于章上飞机后,那烦躁的心绪便一直挥之不去,抬手望着手腕上的手链,她甩手把玩着它。

    她曾经设想过和董于章的未来,与他组一个家庭,生两个小孩,然后相夫教子,以前觉得这样的日子一定很幸福,但近来,她却觉得这个想法越来越可笑,也越来越乏味。

    她好讨厌这样的自己,精神上开始背叛,心灵上觉得愧对,但却又阻止不了自己胡思乱想,阻止不了自己满脑子都装满王梓喻的身影。

    他们是最不该的一对,彼此都知道的,不是吗?

    当她发愣、叹息时,一道身影正立在落地窗边,望着她发呆的模样。

    看着、看着,王梓喻不禁失笑。

    直到听到笑声,她才转头,“你。你回来了啊?”一时间,她不知该有什么反应。

    “我根本没有出门。”他一整逃诩待在房里和设计图奋战,却挤不出半点灵感。

    “那你干嘛一直站在那里不出声?”当背后灵吗?

    “我本来要出门的,听见你的叹气声,又看你坐在这里发呆,才走过来看看。”他只是关心她罢了。

    “我又没事,只是有点心烦。”这一次她不会偷哭了。

    那就好。“我得出门了。”不能再陪她多聊。

    “你要去哪里啊?”杨璇璇知道自己无权过问,却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安琳约我见面,说有事要和我谈谈。”他也不知道安琳发生了什么事,反正他有空,就陪陪她。

    “那你快点出门吧,别让人家等太久。”女友正等着他,他竟然还有时间在这里和她闲聊。

    王梓喻点头,“嗯,那我出门了,需要帮你带消夜回来吗?”

    “我在减肥。”她没什么胃口。

    闻言,他望了望她那没几两肉的身材,“你还有肉能减吗?”真不懂女人的心里在想什么。

    “别废话了,快出去吧。”都知道安琳在等他了,他还浪费时间?

    被她一骂,王梓喻有些哭笑不得,“好,我现在马上去。”

    她就这么希望他陪在安琳身边吗?难道她察觉不出彼此的感觉已经变调了吗?

    “你有时间就多陪陪安琳,女人是很怕寂寞的。”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总是希望身边有人陪伴。

    “嗯。我走了。”王梓喻点头,转身准备出门,心里却想,两人之间淡漠的相处模式真的能回避什么吗?

    “再见。”她朝他挥挥手。

    “拜。”他回头对她轻笑,然后走出门。

    听见关门声,杨璇璇的心也沉落谷底。

    为什么他们此刻才相遇呢?

    明明彼此期待,却身不由己。

    安琳约王梓喻在一间咖啡馆见面。

    他一进门就看见坐在角落里神色落寞的安琳。

    “怎么了?脸色不太好。”他一坐下便问道。

    见他来到,她才露出一抹笑容,摇摇头。“没什么。”

    “你心情不好?那我待会儿陪你去看电影,还是你想逛街?”他尽力地当个好情人。

    “你不累吗?”安琳突然问道。

    王梓喻不明白她的意思,“累?”

    “如果紫汝姊还在的话,她也不会希望你为了她的一句话而陷入两难吧?”她望着他,有点沮丧,却也为他心疼。

    “你为什么突然提到紫汝?”

    “前几天,我遇到杨璇璇了。”那时,她便觉得自己该放手了。“她手腕上戴着﹃心之风向﹄,我曾经跟你要过好多次,你总是用尽各种藉口不愿给我,但你却把它送给杨璇璇。”她明白这代表着什么。

    “原来你是为了这个吃醋。”他淡然一笑,“之前她生日,我没时间准备礼物,所以就把手链送给她。”

    安琳不相信事情只是这么简单。“我知道你是因为紫汝姊临终前交代你要照顾我一辈子而跟我交往,我也以为日子久了,你会爱上我,但没有,你一直把我当妹妹,既然这样,我们都别这么累了,就当兄妹吧。”

    如果不能让两个人都快乐,那么她愿意选择放开。

    “安琳。”王梓喻一时无语。

    “让我说完。”她明白地道:“你有选择爱人的权利,不应该被我束缚,紫汝姊临终前会对你提出这样的要求,并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你,她怕从此没有人与你作伴,她怕唯一牵挂的弟弟孤单,所以把我们凑成一对,只是她没有想到,属于你的缘分不在我身上,所以,我也该放手了。”

    既然紫汝姊希望弟弟幸福,那么她更不该做出阻挡他幸福的事。

    “安琳,谢谢你。”

    他知道她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也因为这样,他不想伤她的心,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不过,也真的让他松了口气。

    “不,你该谢的不是我,是杨璇璇。”安琳淡淡地一笑。

    “杨璇璇?”为什么?

    “我在她身上看到了紫汝姊的影子,一颗单纯而天真的心,乐天且善良。”和紫汝姊一样,她们都是迷人的女孩,相处起来完全没有压力,“我很喜欢她。”

    虽然她和杨璇璇不算深交,但杨璇璇这样独特的气质很容易让人对她充满好感。

    闻言,王梓喻笑了,“傻瓜,你不也是个善良而且体贴的女孩吗?”他真的试过把心放在安琳身上,如果不是遇到杨璇璇。

    “所以我一定会遇到一个比你更优的男人。”安琳一笑,像放下了千斤重担,“你不用再为我担心,好好的为你心底的那个人、那份感情加油吧。”她祝福他们。

    闻言,王梓喻只能会心一笑。

    心底的那个人?

    唉。

    深夜,杨璇璇走出房间,想倒杯水喝。

    才走向厨房,她便发现阳台的灯没关,于是走过去打算关上,却发现王梓喻坐在阳台的凉椅上。

    她头一探,发现他睡着了。

    “这样睡不怕着凉吗?”她轻步走回房拿了凉被,再回到他身边,小心翼翼地替他盖上。

    随后,她看见王梓喻怀中抱着一个相框,她轻轻地把相框拉起来,看了一眼,那是他和一个漂亮女孩的合照。

    那个女孩不是安琳,她长得娇小可爱,那笑容甜得可以将人融化。

    不过,那甜美的脸庞竟和王梓喻有些相似。

    王梓喻在迷蒙中被杨璇璇的动作惊醒,一醒来,他发现自己睡在阳台上。“我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他这么问,她怎么会知道?“对啊,这样睡有比较舒服吗?这里的蚊子还不少耶。”杨璇璇微笑着说。

    他一转头,便瞧见她轻柔的笑容,“大半夜了,你不睡?”还出来乱跑。

    “我出来喝杯水。”就发现他睡在这儿了。

    王梓喻伸了伸懒腰,看见她脚上已经没裹着纱布,“你的扭伤好了?”

    “嗯,今天小蔚陪我去复诊,医生说我的伤复元得差不多,接下来的几天小心别再扭到,过不久就能和以前一样跑跑跳跳了。”她也很高兴终于不必再拿拐杖了。

    “恭喜你了。”

    杨璇璇拿过相框,好奇的问:“她是谁呀?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安琳,说你抱着别的女人的照片睡觉。”

    听了,王梓喻在她头上敲了一记。

    “喔!”她伸手揉了揉头顶,“干嘛?”动手动脚的,一点也不君子。

    他拿回相框,“她是我姊姊。”

    “姊姊?难怪看来和你长得很相像。”

    “我们是姊弟,还是双胞胎,当然像了。”他望着照片上的人,温柔地微笑。

    双胞胎?她睁大了眼,“你有双胞胎姊姊?”真好。

    他点点头,笑着道:“让她占了便宜,只早我五分钟出生就当了老大。”

    杨璇璇看着他的表情,说:“你们的感情一定很好。”

    “我们从小到大,不管做什么事都在一起,一起吃饭、睡觉、上课、玩耍,直到我到别的国家进修才分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