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骗子!她不只是欺骗他,也欺骗她自己。“你刚才的反应真的仅止于朋友吗?”若只是朋友,可没有那样的热情。

    “对。”她心虚地点头。

    她的话不禁让王梓喻恼怒。“你这种谎言只能骗得了自己,别再对自己说谎了。”说完,他粗鲁地将她压在身下,又掳住她的唇。

    杨璇璇试图推开他,但失败了。

    又一次在他的激吻里败阵,唇上传来的酥麻让她忘了挣扎,她推不开他,也推不开自己的心,只能让自己一次次地深陷。

    他不但热切地索求她唇上的香甜,他带来的魅力更让她臣服于他的怀中,迷恋着他的热情。

    王梓喻的吻充满男性的渴望,他想要她,迫切地想要。

    他的唇渐渐往她颈子上游移,杨璇璇不由自主的陶醉在这销魂的滋味里,他的热情就像要烧毁她每一寸肌肤一般,让她几乎忘了现实。

    最后,是残存的理智唤醒了她。

    “请你停止。”她声若哀求,缓缓地在彼此的情欲里响起。

    她的声音让王梓喻的心里生出罪恶感,他猛然地在她的颈项上抬起头。

    他正在做什么?像禽兽一样的想征服身下这个女人吗?

    他竟然失去了一向最引以为傲的理智!

    “对不起!”说完,王梓喻立即退离。

    杨璇璇摇头轻喘,慌忙地拉好身上的衣物。“我没事。”

    该道歉的或许是她吧?她真的很想回应他热烈的情感,却不能这么做。

    王梓喻深深吐了口气,站起身,黯然地走进屋内。

    “你。你还好吧?”她追在后头,挣扎着终于把话问出口。

    闻言,他停下步伐,深吸口气,才微笑转头,“你不是还要上班,快迟到了喔。”他指指墙上的钟。

    “嗯。”杨璇璇点点头。

    两人之间就像刚才全然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我要进房运功疗伤了。”他指了指自己的心,“这里有点痛。”说完,他扬唇一笑。

    她听了后皱起眉头,不知该说些什么。

    “开玩笑的。”王梓喻的笑容没变,“昨天没睡好,我要去补眠了。”

    说完,他便转身进房,就这么扑倒在床上,不断地深呼吸试图平抚紊乱的情绪。

    她会拒绝他,是他早该想到的,为什么他还会这么难受,这么心痛呢?

    一直站在原地的杨璇璇,眼睁睁地看着他关上房门。

    拒绝他,是她早就决定的事,为什么她还会这么难受,这么心痛呢?

    王梓喻一把推开满桌的设计图。他的心好乱,根本理不出头绪,想不出主题。他心烦地把窗户打开,让夜晚的凉风吹拂在他身上。

    从那天起,他和杨璇璇便过着避不见面的日子,她刻意避开他,很明显,让他深感烦闷。

    他知道,那天脱序的演出已经在两人心里画出一条界线,他怎么会如此失控,把彼此推进这样进退不得的窘境呢?

    那一夜她还陪他谈心聊天,才不久的光景,她已刻意保持陌生,将他当陌路人。

    不过这样也好,少见面,才能避免遐想。

    这份感情来得太意外了,让两个人都无法调适,既然她选择逃避,那么他就成全她吧,不再打扰,不再入侵她的世界。

    突然的敲门声打断了王梓喻的思绪。

    这么晚了,会敲他房门的只有一个人……杨璇璇。

    “有事吗?”他转过身问道,却没开门。

    外头安静了一会儿。

    “牛妹?”他走过去扭开门把,探出头。

    却看到杨璇璇靠着门,双手紧抱肚子,神情痛苦。

    见状,他连忙靠过去,“你怎么了?”看她冷汗直流,他紧张的问。

    “我肚子好疼。”她已经痛了一好一会儿,原以为睡着了就不痛,没想到越来越严重,痛到她无法入睡。

    她本来是想打电话给董于章,但他人还在日本,打给他又能做什么呢?而何子蔚睡觉时又没有开机的习惯,到最后,她真的忍不住痛,只能向王梓喻求救,还好他在。

    王梓喻擦拭着她额上的汗水,“我送你去医院。”说完,他将她横身抱起,连忙赶往医院。

    杨璇璇感到安心许多,她知道,只要有他在身边,她就不会有事。

    病床上的人幽幽转醒。

    杨璇璇缓缓地睁开眼,一室的白让她知道自己身处医院。她轻轻移动,发现有人正握着她的手,她转头一看,是王梓喻,他已经累得趴在床沿睡着了。

    看见这一幕,她突然想落泪。

    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呢?这几天她的故意回避与冷落,他难道感觉不出来吗?她做得这么绝、这么过分,他为何还要这么关心她?

    “大傻瓜。”

    他常笑她笨,但此时,她觉得笨的人是他,干嘛对她这么好?不值得啊。

    像是感应到她已经醒来,王梓喻也跟着睁开眼睛。

    “你醒了。”他松了口气。幸好她没事,真是吓死他了。

    “我怎么了?”是得了什么绝症吗?

    听她这么问,他倒是扬起笑容,很不客气地笑着,“还好只是肠胃炎,现在应该没事了。”

    “肠胃炎?有这么好笑吗?”

    王梓喻摇头,“我只是想活络一下气氛。”

    “我现在还是病人耶,你又要惹我生气了吗?”活络气氛?哪有人这样活络气氛的?

    他举高双手,满脸无辜,“冤枉啊,我哪敢?”有人敢惹母老虎吗?

    算了,不跟他计较。“你整晚都留在医院照顾我?”杨璇璇心里有种说不出口的甜蜜。

    他点点头,“唉!害我一整夜没睡好,腰酸背痛。”他扭了扭身躯。

    “谢谢你。”她诚恳地道。

    “别这么客气。”他对她眨眨眼,“只要你以后别再这么吓我就好了,我心脏不好,禁不住吓的。”

    说真的,那时候看她那么痛苦,脸色又苍白得吓人,他真的担心得快心脏病发了。

    杨璇璇看着他略微苍白的脸色,“你还好吧?气色看起来不是很好。”是太累的关系吗?

    “放心吧,我强壮得很,没事。”他起身替她盖好被子。“你再休息一会儿,晚一点我再帮你办出院。”

    “谢谢。”她觉得自己欠他越来越多。

    “别再道谢了。”她的道谢,他都已经蒐集一箩筐。“现在有没有发现我这个朋友很好用,上山下海无所不能?”

    就当朋友吧!如果这是她想要的相处模式,那就依她,只要她别再躲、别再逃。

    闻言,杨璇璇也笑了。

    上山下海无所不能的朋友?

    她真的只想和他当朋友吗?她不知道。

    何子蔚一听到杨璇璇住院,便赶到医院去,这时王梓喻正好替杨璇璇办好出院手续,于是三个人便一同回到王梓喻和杨璇璇的住处。

    何子蔚将杨璇璇扶进房里躺好。

    王梓喻站在房门口,对何子蔚道:“你陪她吧,我去替你们买些吃的。”大家肚子都饿了。

    “嗯。”何子蔚点点头,“谢谢。”

    之后,他便抓了钥匙出门。

    何子蔚替杨璇璇盖好被子,“还好有人跟你一起住,不然看你到哪里去求救。”真为她捏了把冷汗。

    “我可以到楼下找警卫伯伯啊。”她选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

    “你现在说得倒轻松。”刚才听王梓喻说,她那时候痛得冷汗狂流,把他吓死了。

    杨璇璇一笑,“能帮我倒杯水吗?”

    “当然,你等我一会儿。”说完,何子蔚便前去厨房替她倒水。

    她则躺在床上发呆沉思。

    一会儿后,何子蔚端了杯温水回来,递给她。

    杨璇璇接过水杯,喝了几口,“你今天还特地赶过来,真不好意思。”

    “早知道有人照顾你,我就不用赶得这么急了。”何子蔚暧昧的一笑。

    “你干嘛笑成这样?”

    “说到你这个少房东,还真是越看越顺眼。”人帅且心肠好,风度翩翩又举止温柔,这种男人不是已经绝种了吗?

    这么好的男人让杨璇璇遇上,她竟然不知道要把握,笨死了!

    “你别多想了,人家已经有女朋友,死会了。”杨璇璇心虚地笑道。

    “死会可以活标啊。”就是有人神经大条,没察觉异状,“况且在还没结婚前,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最好的。”

    “话不是这么说。”杨璇璇不同意,“一份感情是多么难能可贵,既然要在一起,就别持着玩玩的心态。”

    “那是你被那个初恋的烂男友伤透心了,才会这么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