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安燿还是反对,“如果是别人,我也许放心,但你不同。”

    “你放心吧。”王梓喻打断他的话,“我会赶在时间内完成。”

    “你不懂我的意思吗?我担心的不是那些。”

    “那就好了。”

    “你。”

    “我已经决定了,别说了。”

    算了,说不过他。安燿只好点头。

    “你怎么了?”董于章坐在杨璇璇的房里。

    从他来到现在,发现她常发呆,有时候根本没专心听他说话。

    像现在,她又望着房门发呆了。

    听了,杨璇璇赶紧回过头,“没有啊,我哪有怎么了?”

    她从门板上收回心神。王梓喻最近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只见他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鲜少见他出门半步。

    虽然已经说明彼此只当朋友,她却管不住思绪,常常想着他。

    “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谈。”看她老是精神恍惚,董于章蹙起眉头。

    “我才没有什么心事。”杨璇璇一笑,心虚地否认。

    “我已经升职,也没见你替我高兴,你最近到底怎么了?”他心里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想太多了,可能是我最近常失眠吧?”她没有否认自己精神不佳。

    “你是有什么心烦的事,不然怎么会失眠呢?”董于章追问道。

    “可能是天气太热,让我有点烦躁吧?”她随便编个藉口,然后转移话题。“你升职了,我当然很高兴,不然你说,你想要怎么庆祝,我配合你。”

    “那就嫁给我吧。”董于章从怀里拿出一枚钻戒,试图制造惊喜。

    既然不祥的预感已经出现,那么他也不能再拖延,否则她会被别的男人抢走。

    “啊?”望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钻戒,杨璇璇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反应。

    “两个月后我们在一起就满两年了,不如我们就在那时候订婚,再找个好日子结婚。”他得早早将她订下来。

    “我。”

    怎么办?她竟然觉得不知所措。

    这枚戒指到底该不该收?

    在认识王梓喻之前,她真的每逃诩期盼董于章向她求婚,但现在,两年来的梦想成真了,却变成她心灵上的枷锁。

    她该答应吗?

    杨璇璇的反应令董于章更觉可疑,“怎么,难道你不愿意?”以他对她的了解,她一直等着他说这句话,不是吗?

    “不。”杨璇璇连忙摇头,“我是。”

    她脑子里浮现的满满都是王梓喻的身影,让她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订婚也许是解决她心猿意马的根本办法。

    “是什么?”董于章有些着急,生怕她拒绝。

    “好,我答应,我们就先订婚吧。”杨璇璇立即下了决定。

    “太好了。”他高兴地握住她的手,将戒指套在她的纤指上,“虽然这样的求婚很突然,但你要相信我,我会用心照顾你一辈子的。”

    她点头,“我相信。”此时,她除了相信,也不作他想了。

    “下个月初,葵圣斯会举办一场珠宝展,我们去凑凑热闹,也挑几款喜欢的珠宝首饰为结婚作准备。”董于章提议道。

    葵圣斯这次邀请的对象是一些大企业的领导人和高阶主管,因此他也在受邀名单中,原本他是兴趣缺缺,如今有这个需要就去看看吧。

    “嗯!”杨璇璇乖顺地点头。

    为什么她没有预期中的喜悦呢?

    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身影,让她原本该高兴的心显得沉闷。

    但她不断告诉自己,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然到最后受到伤害的人不只是董于章,还有安琳,这是她最不愿见到的结果。

    “那我们先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的父母,然后。”董于章开始计划订婚的事,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若有所思的神情。

    杨璇璇低下头握着套在手指上的钻戒,心中反而空虚无奈。

    下了班,杨璇璇疲惫的回到家。打开灯后,她往沙发里一坐,抱起抱枕,试图整理自己的思绪。

    最后,她心里乱一成堆的结仍解不开,反而显更烦闷。

    她望着王梓喻的房门。他们已经好几天没见面了,今天,她突然好想见他。

    再也忍不住,她起身去敲了敲他的房门,一会儿仍没见他来开门,心想应该是他不在吧?

    之前,每当她难过无助的时候都有他陪在身边,但今天她可能要失望了。

    再敲了一次房门,仍然没人应答,她只好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你回来了啊?”正当她要走进房里时,玄关处传来她此时最想听到的声音。

    杨璇璇连忙转头望向他,难掩心中的波动,“你最近到底在忙什么?好一阵子没看见你了。”

    王梓喻微笑,朝她眨眨眼,“怎么,想我啊?”

    “你少不正经了。”她颊上不禁微红。

    他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来。“本来只是想买点东西,结果一到卖场就越买越多,差点提不回家。”谁教冰箱里已经空空如也,连最后一杯牛奶都喝光了。

    见状,杨璇璇笑了,“这种事不是只会出现在一些婆婆妈妈身上?”她走过去帮他提过一些提袋。

    “我是新时代好男人啊。”王梓喻替自己说话。

    “哈哈。”这话引来她的笑声。

    “喂,你笑得很不客气喔。”他把冰箱填满之后嘉惠谁了?

    他们俩将东西提到冰箱旁,一样样地摆进去。

    “你买这么多,冰箱都快塞不进去了,吃得完吗?”什么水果、零食都有。

    他挑眉道:“我总觉得冰箱要塞得满满的才有安全感。”

    “安全感?我第一次听人家这么说。”

    “因为我是懒虫,懒得一天到晚往外头跑,就为了觅食多浪费时间。”所以索性一次把冰箱塞满。

    杨璇璇从袋子里拿出一把青菜,“你买这个干嘛?要下厨?”

    王梓喻摇头,伸手从袋子里拿了碗泡面出来,“煮泡面的时候除了加颗蛋之外,最好还要放点青菜,均衡一下。”他说得煞有其事。

    “哈哈。”杨璇璇又很不客气地笑开来,“都已经吃泡面,还均衡什么?”还不是一样没营养。

    “均衡一下口味。”他仍正色地回应道:“今天放空心菜,明天放高丽菜,这样才不会觉得老是吃同样的东西。”

    一听,她的笑声更大了。

    见她笑不可遏,他顺手拿了颗番茄往她嘴里塞进去,“多吃点番茄,听说对身体不错。”之后换成他笑了,“而且栈铿茄很适合你喔,因为它叫牛番茄!”

    真是的!连这个也能跟牛扯上关系。杨璇璇有些哭笑不得。

    跟他在一起真的好开心,随时随地都能放声大笑,将烦恼抛至九霄云外,只是,这样的愉悦相处可能剩没多少日子了吧?

    王梓喻将冰箱关上,转头就看见她若有所思的脸庞。

    “你又怎么了?”刚才不是还笑得很开心吗?女人啊,永远让人猜不出她下一秒的心思。

    杨璇璇抚了无名指上的戒指,“于章向我求婚了。”她缓缓地道,然后站起身,“我也答应了。”

    听了,王梓用摧佛受到一击,心底闷闷的。“那很好啊,这不是你想要的?”这也是他预想过的结果,他应该替她高兴才对,只是没想到比他预估的三个月更快。“还是你在烦恼要做我十天佣人的事?”

    杨璇璇摇头,“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点兴奋的感觉都没有。”好像错过了什么,又后悔些什么。

    她的犹豫,是因为眼前的男人在她心底占了一席之地吗?

    王梓喻也不知该说些什么,鼓励与反对都是错。

    “你怎么不说话?”杨璇璇望着他,“你一直像个魔术师,只要我不开心或心烦,你总是有办法让我忘却烦恼,为什么你现在反而不说话呢?”

    无论她的心情有多么灰暗晦涩,只要有他在,总能变成晴空万里,他若不是魔术师,那么是什么呢?

    王梓喻摇头,“这是你的选择,我无权过问和左右。”

    为什么他平淡的一句话,能让她的情绪左右摇摆?

    “你已经左右了。”如果没有遇上他,她现在应该是快乐的待嫁新娘。

    但是,她就是遇见他了,在最不应该的时候。

    “我。”

    王梓喻正想再说些什么,却见杨璇璇突然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

    就让她再错一次吧!

    他没有阻止她,反而反手将她抱紧,让她在他怀中舒服安心地享受这个热情的激吻,她热情地放纵自己陷在他的温柔里,否定了残存的理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