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两唇分开时,她仍然深深地凝视着他。

    她不想用背叛成全自己的情感,对他却又心动且难以割舍,她为什么变成这么贪心的女人?连她自己都快看不下去了。

    “对不。”她开口道歉。

    “嘘……”他却打断她的话,“面对感情,道歉是最不被允许的。”他还是抱着她,没有放开,“虽然我常笑你笨,但我知道你很聪明,知道怎样的抉择是最好的,不管你的选择是什么,都应该被祝福,我真心祝福你。”

    他之前和她打赌,董于章会在三个月内向她求婚,如今,他赢了,想要的却不是佣人,而是爱人,却也将她逼入两难。

    “梓喻。”这是她第一次唤他的名字,“要我狠心伤害于章,我做不到。”为了她的幸福,去伤害一个陪她走过初恋情伤的男人,她真的办不到。

    “嗯,我知道。”他点点头,轻轻拍着她的肩安抚道。

    这点他深知,才不想破坏她内心的平衡,让她为难,她那个固执的小脑袋也许真的不适合思考这个难题。

    栈镙情感若不能继续,就让它慢慢淡去吧。

    但眼前,他们能把握的是这个属于彼此的空间,“这一刻,你属于我。”说完,他贪恋的堵上她的唇,吻住了她的人、她的心、她的魂。

    最后一次,就让她放纵自己一次!

    杨璇璇热烈地回应他唇上的邀约,当一个贪心的坏女人。

    接下来的日子,王梓喻和杨璇璇又回到最早之前那个王不见王的作息,两人碰不到面,却彼此忙碌着,有时,她会看见他房内的灯整夜都没关,有时也会发现他接连两、三逃诩不在家。

    她一直压抑心里的冲动,不去敲他的房门。

    这些日子,董于章可能是因为两人即将要订婚的关系,对她极为温柔,并且挪出大量的时间陪伴她。

    她真的试图忘记王梓喻,忘记前些日子放纵的情感,专心地沉浸在董于章刻意的宠爱中,但她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要忘记一个人根本不容易,何况还是一个她动了心的人。

    渐渐的,她面对董于章时,开始觉得愧疚,却也有些后悔,她到底该选择向他坦承她的心已经不在他身上,还是怀着遗憾与他过一辈子呢?

    今晚,杨璇璇跟着董于章出席葵圣斯的珠宝展,许多受邀的企业名人也都出席,她陪着董于章忙着跟那些企业人士打招呼,董于章也一一向众人表示他们俩即将订婚,直到珠宝展示秀即将开始,宾客们才纷纷入座。

    “走吧。”董于章牵过她的手。

    她点点头,任他握着她的手走向座位。

    这次的珠宝设计展是由葵圣斯十大设计师中的六位参展,每位设计师的设计都独具巧思,待模特儿展示完毕,设计师便牵着其中一位模特儿走上伸展台,然后向台下的观众致词。

    “你喜欢哪一款,记得跟我说一声。”董于章在她耳旁低声道,紧握着的手犹不放开。

    “嗯。”她点点头。

    最后压轴的是葵圣斯最年轻的新秀罗门的设计。

    他这一次的创作,带着浓浓的乡村浪漫风格,在看过前面五位设计师的华丽作品后,他的设计让人耳目一新,有栖息在稻穗上的蝴蝶、雨后的野姜花、栅栏造型圈成的手环、在叶片上展翅的秋蝉、以玉米串排列而成的心型坠链、一只抱着向日葵沉睡的白兔。等,让全场来宾纷纷交头接耳的讨论着这样的设计风格和创作品味。

    “这位设计师的风格还真是与众不同,清新自然不做作,感觉很舒服。”董于章不由得赞道。

    那种计设给台湾人一种亲切感,葵圣斯是英国集团,这次在台湾举办珠宝展,相信这个系列必定能掳获许多台湾人的心。

    “是啊,他这样的设计很朴实,很亲切。”她十分喜欢。

    最后,设计师罗门在所有人的讨论声中领着模特儿走向伸展台。

    杨璇璇定睛一瞧,那不是。“王梓喻?”怎么会是他?

    “你认识?”董于章往台上的设计师一瞧,发现他有点眼熟,“咦,他不就是你那个少房东?”

    她点点头,“没想到葵圣斯的设计师罗门竟然是他。”

    记得之前他说过,他的职业是设计珠宝,还骗她说他只是“小咖”的设计师,不值一提。

    那么,她手腕上的这条手链根本不是赝品,而是真的。

    安琳是他的女朋友,应该知道他就是罗门,那一天,安琳也看见她这条手链了。

    天呀,那她必定误会了。

    王梓喻牵着模特儿的手走向伸展台前端,他礼貌地扫视过台下众人,忽然发人群中的杨璇璇,她正和她的未婚夫手牵着手,望着台上的他。

    一时之间,他有些嫉妒那双能大方握着她的手。

    模特儿在他身旁走起台步,让台下所有人能看见她颈间的项链。

    那是一条白金项链,链子本身由几支玫瑰串连而成,而坠饰本身是个一颗精巧可爱的牛铃。

    杨璇璇看了,心中突然涌满热意。

    改天我设计一款牛铃造型的首饰让你戴上,相信会更有一番风味。

    那是他曾对她说过的玩笑话,现在在她心底回荡,竟让她有想哭的冲动。

    “这款设计,是为了送给一个对感情固执且淳朴天真的朋友。”王梓喻缓缓开口。“牛妹,请记得我们的约定,你要陪我去逛老街、放烟火,还有,你要当我十天的佣人,不能黄牛。”他对着台下道,目光掠过众宾客,却在她身上多停留一秒。“不过,你不守约也没关系,但请你记得,一定要幸福,那是我仅能给予的祝福。”

    他这几句话赢得台下热烈的掌声,所有镁光灯在他身上闪烁,彷佛他是最耀眼的明星。

    但这些话听在杨璇璇耳中,却让她难过得颤抖。

    “你怎么了?”董于章关心地问道,心里头却大感不妙,难道他一直以来的担心成真了?

    她摇摇头,“没事,我只是听得有些感动。”

    台下掌声不断,甚至还有人大声地说,这位牛妹真是个幸运的女人。

    这一切听在耳中,杨璇璇原本坚定的心不禁开始动摇。

    她就是那个幸运的女人,正是那个犹豫、懦弱的女人。

    【第九章】

    台上的王梓喻再次开口:“牛妹,你说我像个魔术师,只要你不开心或心烦,我总是有办法让你忘却烦恼,其实那是你高估我了,带给人欢笑的人,一定要让自己先笑,有你在,我才有笑容,你才是那个带来快乐、忘却烦恼的根源,所以,从今而后要让自己继续快乐,知道吗?”

    杨璇璇忍住泪水,不让它夺眶而出,为了他这些话,她的心慢慢地弃守城池,开始后悔。

    王梓喻深深地叹了口气,“不管未来的日子会变成怎么样,你要记得,这是专属于我的称谓,牛妹。”他望进她的眼眸,“这款牛铃坠链不是用来套住你的心,而是希望你的幸福能像铃声般远扬,让我就算在远方,都能感应到你愉快的笑,都能知道你正幸福的过日子。”

    杨璇璇紧咬着唇,忍着泪珠,因为怕泪水决堤,她狠心别开眼眸避免与他对望,若再多看一眼,她的心真的就要动摇了。

    该说的话都已说完,也意会到她刻意闪躲的目光,王梓喻心想,这应该是最完美的落幕了,只是这个结局并不是他想要的。

    他帅气地旋身领着模特儿准备退场,为这场珠宝展画下完美的句点,却忽然觉得眼前一黑,于是他甩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可是身体仍不自觉地摇晃。

    可能是这一个月不眠不休地工作导致体力不支,刚才在后台他便感觉有些不适,但他认为自己应该能撑到结束,没想到。

    王梓喻重重地深呼吸,硬撑着想走回后台,哪知身子不由得一软,整个人瘫倒。顿时,他听见四周有人惊慌地尖叫、呼喊,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突然瞬间加快,呼吸也变得急促,眼前的景物更是越来越模糊。

    在见到他倒下的刹那,杨璇璇的心跳漏了一拍。“梓喻!”她连忙甩开被董于章紧紧握住的手,冲向伸展台。

    王梓喻靠着工作人员的肩,努力地让自己意识清醒,只是脑袋里却像藏着一颗已爆发的炸弹,让他无力招架。

    杨璇璇努地格开围观的人群,蹲到他身前,紧张地握住他的手,“梓喻。你怎么了?”她担心的望着他苍白的脸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