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怎么会这样?刚才他不是还好好的吗?

    王梓喻努力地让自己露出笑容,“我没事,别。别担心。”

    其实他难受得几乎快死去了,但为了不让她担忧,仍硬是挤出笑容。他是魔术师,怎么能让看魔术表演的观众失望呢?

    “不要吓我。”她掉下眼泪,害怕极了。

    这时,医护人员已经连忙赶到。

    “别哭。”由于能撑到现在已是极限,王梓喻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挤出这两个字后,便昏了过去。

    “梓喻!”杨璇璇吓得眼泪直流,“我认输好吗?我已经喜欢上你、爱上你了,你听到了没?你醒醒好吗?别离开我,千万别离开我,听到了没。”

    她终于嚐到极为害怕的感觉。

    生命是很短暂的,往往无心错过就可能成为永远的遗憾。

    此时,何子蔚的话像魔咒一般在她脑海里响起。

    不!她不要遗憾,她要他好好的!

    她愿意向感情妥协,她再也不背叛自己的心意了,就算只有一秒钟,她也要勇敢爱他!

    朦胧中,王梓喻听到了,确实听到了杨璇璇的话。

    只是,他再也没有力气回应,没有力气逗她笑,让她别再哭了。

    台下的董于章站在原地,静静地望着这一幕。

    心头像有道重拳落下,打得他闷痛却措手不及,连回拳的力气都没有。

    他猜中了,杨璇璇真的爱上了别人。

    没想到他一路陪她走过感情的伤害,而她回报的竟是同样的背叛!

    董于章怪自己太迟钝,发现得太晚。

    双手紧紧地握拳,他狠狠地咬牙,却也只能看着她为别的男人落泪、惊慌失措。

    杨璇璇焦急的站在医院的长廊上。

    王梓喻被送进医院后,她便跟着赶来,但由于只有他的家人和医护人员能进入病房,她只好站在不远处担心地等待着。

    她脸上泪痕未乾,那颗忐忑的心更是无法平静。

    “小璇。”董于章看她连坐也坐不住,不禁走到她身边,“他已经被送到医院来,我们可以回去了吧?”

    她摇头,掩不住着急的神色,“不,我一定要确定他没事。”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算董于章再装傻,也改变不了她的心已在别人身上的事实。

    “为什么?”

    突然被他这么一问,她转头望向他,想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

    “你爱上他了吧。”董于章摇摇头,“我想知道为什么。”他不希望自己的感情就这么消逝得不明不白。

    “于章,对不起,但我现在没有心情向你解释。”她现在整颗心全系在王梓喻身上。

    她终于明白,在情感里头,高风亮节是不被需要的,勇往直前别考虑太多,才是爱情的真谛。

    她就是因为想太多了,到了最后,会被伤害的人反而伤得更重,而原本不该受伤的人也伤痕累累。

    对于爱,她太懦弱了!

    要是王梓喻有什么闪失,她恐怕会恨死自己。

    她这句对不起已让董于章明白一切。“我做错了什么?”他输得心有不甘。

    “我。”她此时真的没有心情谈这些。

    这时,她的眼角余光看见一名西装笔挺的男人从病房里走出来,便连忙朝他奔过去。

    她拉住他的衣袖,止住他的步伐。“梓喻怎样了?他没事吧?”她现在唯一想听到的就是他平安无事的消息。

    安燿眯起眼审视着这个忽然拉住他的女人,看见她手腕上戴着的“心之风向”手链,刹那间他便明白她是谁了。

    他听安琳提过,知道她就是让王梓喻动心的女人。

    “他有没有事和你相干吗?你是他的什么人?”安燿的语气有点冷,但唇角却是上扬的。

    “我是。”一时之间,杨璇璇不知该如何回答。

    她是王梓喻的什么人呢?她答不出来。

    “怎么了?这个问题很困难吗?”他乘机逼问。

    “我只是一个关心他的人,请你告诉我,他到底怎样了,好吗?”她祈求道。

    “凭什么?”安燿仍不愿松口。

    “我。”她无言以对。

    这时,病房里又走出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

    他们其中一个开口道:“老大,你就行行好,告诉她吧。”人家都已经这么可怜了。

    “你们能告诉我吗?”杨璇璇连忙走到那对双胞胎面前。

    “梓喻和他姊姊一样都遗传到母亲的先天性心脏疾病,所以心脏比一般人脆弱。”安逸开口,语气充满叹息,“再加上他这几天不眠不休的将作品赶出来,已经超过他的心脏所能负荷了,唉!”

    心脏病?天,她不知道,对于王梓喻的一切,她全然无所知。

    “怎么,你不知道吗?”安杰见她脸色刷白,接着问道。

    杨璇璇摇头,“那他。”她现在只想知道他好不好,有没有事。

    安逸又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当初紫汝会这么早走,一半的原因也是因为心脏的问题,没想到她才过世没多久,梓喻他。”他望了安燿一眼,神色黯然,“他们是双胞胎,犯的毛病都一样。”

    听到这里,杨璇璇的心已沉到谷底。

    “我要进去看看他!”她失控地往病房的方向冲去,却被那两个孪生兄弟硬生生拉住。

    “喂,小姐,你别这么激动,医生还在替梓喻急救,你就这么冲进去,不怕耽误他们救人?”

    急救?那不就表示情况不妙?

    “求求你们让我进去,我只想见他一面。”此刻泪水已爬满杨璇璇的脸颊,“我求求你们好吗?”她只想看看他,别无所求。

    “你们在做什么?”安燿看着眼前的混乱,瞪了两个弟弟一眼,无奈还是制不住他们,只能任由他们继续。

    “你和梓喻非亲非故,不能让你进去。”安逸接着道。

    面对这样的情况,杨璇璇心中更急了,“我只想知道他现在的状况,请你们让我见他!”

    她好怕就这么失去他啊!

    “老四,老五,你们在做什么?”接着走出病房的人是安琳,她一走出来就看见这一幕。

    怎么她这两个哥哥老是爱整人呢?都这么大了,他们这种幼稚的行为能不能改改?

    一见到亲爱的妹妹出来,两个大男人连忙往一旁站得直挺挺的。

    世上谁都能得罪,就是不能得罪亲亲小妹。

    “安琳!”杨璇璇像看见救星一样。“让我进去看看梓喻好吗?”她好怕,整颗心悬在半空中,连心跳也跟着不规律。

    安琳点点头。“他没。”看她这么心急,安琳正想说王梓喻没事,让她放心,没想到杨璇璇没心情听她说完,便急着往病房里奔进去。“等一下。喂!”

    “这么猴急?”安逸往安琳身边走去。

    安琳瞪了他一眼,“你们刚才是在做什么?”真是莫名其妙。

    安杰不平地道:“谁教她抢了你的男朋友,我们只是替你出口气。”这算小小的惩罚。

    安燿听了,也只能叹气,接着,他朝安琳身后的人一喊,“安余!”

    “在!”一个人影从安琳身后走出来,“大哥,有什么吩咐?”原本以为没他的事,他只要好好的待在小妹身后就好,哪知大哥还是注意到他。

    “去帮我把车开过来。”安燿命令道,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这会儿他懒得开车,索性教么弟来。

    “是!”安余立马点头,然后必恭必敬地接过车钥匙。

    安琳皱起眉头,“大哥,别用这种口气跟六哥说话。”感觉好像是他们家的佣人一样。

    “我们搭便车。”安逸和安杰立即跟着道,与他们一同离开。

    安琳看着哥哥们的身影走远,再看向奔进病房的杨璇璇,接着摇头一笑。

    还好王梓喻没事,她祝他们幸福。

    之后,她转过头,这才发现董于章和她一样,正静默地望着杨璇璇,但不同的是,他的眼里绝对没有“祝福”这两个字。

    杨璇璇急急奔进病房,差点撞上正推着医疗器具出来的护士。

    “小心!”护士轻声避开,避免两人碰撞。

    杨璇璇没有心思注意那么多,她赶紧稳住身子,往病床边靠。见王梓喻沉沉地睡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她看得好心疼,好难过。

    “不,你不会有事的。”

    刚才那对双胞胎说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他的姊姊是因为心脏的问题而过世,他们姊弟俩一样遗传自母亲,那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