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王梓喻,你是我的魔术师耶,怎么可以让我难过落泪?”杨璇璇试着擦乾眼泪,“你千万别死,我都已经认输了,承认自己爱你,我答应你,不离开你好吗?你不能死。”

    一想到可能会失去他,她的胸口就痛得不能呼吸,无法想像失去他后她怎么办。

    护士见状,轻拍了下她的肩膀,朝她微微一笑,“小姐,你放心,他只是过度劳累才会体力不支,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真的?”闻言,杨璇璇转头望向护士,急切地欲确认,“他没事?”激动得泪水又忍不住滑落。

    护士点点头,“你可以陪陪他,但别吵他,医生交代要让他好好休息。”

    “谢谢你。”这已经是她听到最好的消息了。

    他没事,刚才那些人是骗她的。

    原本以为激动的情绪会抚平,没想到安心的感觉仍让她的心情激荡。

    她没有失去他,也不会失去他!

    护士离开后,杨璇璇在病床旁蹲下身,这个高度正好与躺着的王梓喻平视,可以看见他苍白的脸庞。

    她忍不住伸手轻抚他的脸。

    现在,她的心情就像洗过三温暖一样,在得知他没事之后,她松了口气,也清楚地看见自己的心意。

    她对他的在乎已经超过自己所估算的了。

    原本以为只要不见面,他们之间的暧昧错觉便能慢慢淡去,她也可以顺着原先的期待嫁给董于章,但现在一切都变调了,她的心已不归她管,放任地背叛自己,轻易地选择爱上王梓喻。

    她不想背叛董于章,却也不想伤害王梓喻,到最后,她不但背叛了,也伤害了两个她在乎的男人,到底该怎么办,才能让这一切拥有最完美的结局呢?

    心上的压力越是沉重,让杨璇璇的泪水越是停止不住。

    这时,床上的人睁开眼,朝她笑开来,“牛妹,魔术师也要休息的,你不知道吗?”他的声音有点虚弱,却带着浓浓的笑意。

    刚才她所说的话,王梓喻都听见了,没想到这样的突发状况反而让他们之间产生大逆转,虽然出乎他预料,却也让他乐在心头。

    听见他开口,杨璇璇忐忑的心是放下了,但泪水却怎么也收不住。

    “连这种时候你都不放过取笑我的机会。”泪水拚命地流,尽管她努地擦,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

    王梓喻伸手擦去她的泪水,“好啦,别哭了,很丑。”

    她的泪水让他好心疼。

    闻言,杨璇璇往床上的人一瞪,“你以为我爱哭吗?我哭又是为了谁?自己的身体都照顾不好,我看最笨的人是你了啦!”让她担心受怕,一点也不让她好过。

    “来。”王梓喻拉过她的手,示意她在床沿坐下,然后他移动身子,试着坐起身。

    “你乖乖躺着,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杨璇璇阻止他的动作。

    “躺着怎么抱你?”他坚持坐起身。现在,他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的抱紧她。“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望着她脸上的泪痕,他心中充满不舍。

    “你知道我吓死了吗?”闻言,她扑进他怀里,那真实的触觉让她的情绪彻底崩溃,“呜。他们骗我,说你会。”说到这里,她的身子又不禁颤抖。

    见状,王梓喻伸手拍着她的背安抚,并轻声问道:“他们?”

    “就是有一对双胞胎兄弟,我听安琳喊他们老四、老五,他们说你有心脏病,会像你姊姊一样。”杨璇璇边叙述边哭。

    又是那对唯恐天下不乱的兄弟,他们这是替安琳出气吗?王梓喻无奈的摇摇头。

    “我的心脏的确比平常人来得脆弱些。”这一点,他和姊姊紫汝确实是一样的。

    “他们没骗我?”杨璇璇脸上充满担忧的神情。

    王梓喻不禁笑了,“你放心,就算我的心脏不比常人强壮,但只要生活调适得宜,一样可以活到一百二十岁。”

    听他这么说,她总算稍稍放心了些。“可是你的姊姊。”他姊姊之所以去世,不是因为这个问题吗?

    提到姊姊,王梓喻的神色显得有些黯然。

    “她会这么早过世,虽然身体不好是原因之一,但最重要的是心灵失去依靠。她和安琳的三哥安威非常相爱,在人人眼中,他们是完美的一对,安威对她也相当疼爱,她以为自己会这么幸福一辈子,没想到安威在他们婚前一个月出车祸身亡,她整个人崩溃了,不管旁人怎么安慰,她都无法接受失去安威的事实,身体状况出现警讯,最后随着安威离去。”他将杨璇璇抱在怀里,淡淡地诉说着。

    听了,杨璇璇原本已经暂停的泪水又像洪水一般涌来。到底是多么深的爱,让生离死别也挡不住?

    看她哭得厉害,王梓喻反而笑了,“我就知道你听了后会感动得泪流不止,可爱的牛妹。”

    她吸吸鼻子,“对,你什么都知道,我的心思太简单了,所以你一下子就全都猜透,才会在珠宝展上故意对我说那些话。”

    闻言,他满脸无辜地道:“我事先可不知道你会出席,原本我还准备了一套冗长又烦闷的演说稿,没想到在伸展台下看到你之后,一切全变了样。”

    他也曾想过默默祝福她,只是在看见董于章牵着她的手后,所有的想法都变得不一样,他想留住她的心更强烈了。

    说到这个,杨璇璇抚了抚手腕上的手链,“没想到你就是罗门,原来我对你一点都不了解。”反而是他,连她心里想些什么都知道。

    他还跟她说这条手链是赝品,想想她还真是好骗,随便两、三句话就唬得她一愣一愣的。

    “这条手链有个名字,叫﹃心之风向﹄。”他轻握住她的手,“我希望戴着这条手链的人,她的心能像风一样,自由的选择自己想去的地方。”

    自由选择自己想去的地方?她的心还能自己选择吗?她也不知道答案。

    “安琳也知道你就是罗门吧?”

    王梓喻点点头,“当然,她大哥还是我的顶头上司呢。”

    “那安琳当时看见我戴着这条手链,就已经知道送手链给我的人是你了。”她还傻傻的以为只要她不说,安琳就不会知道,原来从头到尾搞不清楚状况的人是她。“那安琳怎么办?我抢了她的男朋友,她一定很难过。”她觉得自己好罪过。

    “我和安琳已经分手了。”他轻声道。

    闻言,杨璇璇望进他的眸子,“你又想骗我了?”他可是曾有不良纪录。

    “安琳是个聪明的女孩,她早就发现我的心不在她身上,一直以来我都只当她是妹妹,要不是姊姊临终前希望我们在一起,我跟她根本就不可能成为男女朋友。所以,当她察觉我对你动心后,便毅然决然地向我提出分手,并要我放开心追求心里的真爱。”

    安琳真是一个很有魄力的女孩。

    “那于章怎么办?”杨璇璇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我爱上你,但也不想伤害于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这一切圆满?”

    今天虽然是虚惊一场,但也让她知道事世难以掌握,轻易别离很容易成为永别,那是生命短暂的悲哀,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如何,下一秒又会不会后悔。

    所以她不再欺骗自己了,她爱上了王梓喻,和他相互吸引,他带给她的快乐让她深深上瘾而无法自拔,若往后的人生中没有他,她一定缓筢悔的。

    要是她嫁给了董于章,真的能带着这样的后悔过一辈子吗?不可能的。

    就在杨璇璇思索着时,董于章推开门走了进来。

    “不可能圆满的。”

    见董于章进来,杨璇璇立刻离开王梓喻的怀抱,“于章。”

    【第十章】

    刚才董于章在外头全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尽管之前已有所觉,但他仍不甘心,为什么到了最后,杨璇璇依然选择背叛他?

    “我陪你走过受背叛的痛苦,而你却以相同的背叛来回报我?”董于章望着杨璇璇,感到失望透顶。

    “董先生,如果你真的爱小璇,就应该祝福她,让她自由的选择自己所爱。”王梓喻坐挺了身子,让杨璇璇能轻轻靠着他。

    “那是因为立场不同,你才能说出这种无关痛养的话。”董于章气愤地道。“如果今天我们的角色对换,你还能轻易地说出这些话吗?”

    “于章,对不起,我管不住自己的心。”杨璇璇难过地望着他。

    最终她还是得伤害他,那一直是她最不愿见到的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