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回 论功加赏诸将凯歌 奉旨完姻回门集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话说华兆璧弟兄与汤俊弟兄中了状元之后,正预备请假回籍,刚值包大人告急的文书上来,说戴国栋私通强盗,里应外合,于二月内连打了几个败仗。幸得兵心坚固,防守甚严,虽然打了败仗,尚还可以自守。后来被戴国栋将强盗约入营中,放火内乱,故特大营炸去。如今退入山东登州立足。贼势浩大,万祈赶速派员,领兵前来救援,否则不但生灵涂炭,且恐城池不保。

    主上得了这个文奏,当即在殿集那两旁的文武。有兵部大臣郭怀尚奏道:“臣见新科状元汤俊武艺精通,宜求主上加封他御前都指挥,引兵二千,将官二十,星夜驰往接应。”

    主上听了这句话,沈吟了半晌道:“卿等那个肯保奏他?联恐汤俊年轻,末谙兵法,可于武班中拣久历戎行者保奏听用。”

    郭怀尚听说主上不叫他去,又奏道:“臣见汤俊虽是年轻,武艺却是出众超群,除了此人,不是军中老耄,就是本事平常。若说他未谙兵法,有包清义在该处,可令他统属,自然无妨。”

    主上听了这话,也似乎近于有理,即刻传了一道旨意,叫兵部拨派二千精兵,又派将官二十名,令汤俊弟兄为御前都指挥,星夜引兵而往,接应包清义。

    旨下。汤俊弟兄二人本是少年豪气,也不知道吉凶胜败,得意洋洋,就拣了第三日启程。华兆璧弟兄与李琼瑶也说是受国家知逼之恩,也该为国出力。就请汤俊奏报起程时,将他三人奏明皇上,情愿随营前往效力。皇上正为汤俊是个武员,不知谋略,难得他三人情甘报效,当时即准奏一同前往。三人谢恩已毕,到了第三日,拔队起程。

    你道郭怀尚为什么要保奏汤俊?只因他中武状元之时,兵部是他顶门老师,例有二千两银子费敬,汤俊全然不理,说我的功名是主上赏的,要送你的钱何为?郭怀尚不知他圣意优隆,不敢奈何他怎么的,故借这个兵险事情害他的性命。那知反成全了他的大名!

    在路浩浩荡荡,非止一日。这日,已离登州不远,早有探子飞报包公营门内,说主上派了新状元都指挥汤俊带兵前来救援。包公一听,不知此人是谁。

    李大椿听见了“汤俊”两字,又惊又疑,忙问道:“听说是那里人氏?”探子匆匆忙忙也末打听,只得包公领了合营兵将上前迎接。方才出了大营,早有飞马前来说道:“统带万不敢劳大人远接,但请李大人前去会话便了。”

    大椿这一听又是惊又是喜,道:“此人必是汤贤弟来矣!难得这是老师的后辈,殊可不必去接了。”包公听他说这话。也就不去。

    大椿辞了包公飞马加鞭,到了二十里之外接住大队。

    早见汤俊在前探望,两人远远的看见,说不出那忻悦的光景。大椿就代他道喜,并问带兵的缘故。汤俊一一细说了一遍。

    接着,后面华兆璧、李琼瑶皆出来。大众见面,真是意想不到。此时李大椿方知道他三人又中了鼎甲,这一喜非凡。二人并马而行,慢慢行到大营。包公又出营来接。汤俊先叫下手偏将依住包大人的营址安下营来,众将领令前去,然后汤俊领了众人到了大帐,与包公见礼,述了圣意,听候包公调用。

    包公道:“贼兵本是乌合之众,前番大败,乃因内乱。今有大人带兵前来,自然可以指日剿灭了。”

    汤俊再三谦逊道:“皆是深沐皇恩、何能如此称呼!仍然师生称呼为当。”包公也就答允了。

    次日早上,就升帐拨队前在。一路上的城他,虽为英雄豹踞住,却是随占随散,故而将城池末失。行了四五里路,已抵龙泉山下,此次威名不比从前。四五千人依山下寨,把龙泉由四处困住。

    次日,汤俊也不等传令,就自己一马当先,冲出营来,手执两柄烂银锤,号炮三响,摇旗呐喊,飞走而来。山上昨日又见来了兵将,早就防备了。此刻见有人来讨战,忙的跑上山来通报。

    英雄豹一听,正要出马,戴国栋说道:“小弟自上山以来尚无一点功劳,今日之战何劳大哥自去?”说了。提了开山大斧,跳马下山会见。

    两军相对,汤俊道:“来者何人?快快通名上来。”

    戴国栋哈哈大笑道:“你这无知的小徒,认不得我戴爷爷国栋么!”

    汤俊大怒詈道:“我正要捉你这反叛,碎尸万段、你如今来得正好,放马过来!”

    戴国栋听见骂反叛二字,也是大怒。举起斧头,当面砍来。汤俊见他来得凶猛,不敢轻战。举好双锤,用了剪古式就向上一架。叮呤一响,火星乱跳,早将戴国栋的斧头开了过去。戴国栋见一斧不中,已知道来人的本领,不敢怠慢。方要起第二斧砍来,见汤俊用了个流星式,双锤一齐打来。裁国栋忙的将斧头架开,架了半天方才架了开去。晓得战他不过,拨马欲逃,怎禁得汤俊是伍员庙异僧传授的,虽然戴国栋有万夫不当之勇技,也不是他的对手。见他欲逃,忙的将鞭加一下,那马就纵上一步,突的过了戴国栋的马头,舞起锤头,向后一摔,早将戴国栋打死于马下。汤俊就趁势冲上山去。

    那些小兵见国栋已死,忙的飞奔报与英雄豹。英雄豹听了,这一惊却是不小,说:“戴贤弟那些本领,尚死在敌人之手,眼见得此个山上是难保的了。”这个小兵未走,第二个小兵又来报道,敌人已冲上山来。

    英雄豹没法,只得提了长枪,上马下山迎敌。出了山门,见汤俊已到半山。两人见了面也不答话,举起各自兵械挥杀起来。汤俊本来猛勇,加之年轻要功,就将平生之力运于两膀之上。两个灿银锤如同火流星一般,只见上下左右不住的向英雄豹打来。英雄豹见势子不好,心下一怕,手上一软,又被汤俊一锤打中背上,叫了一声“哎哟!”血如泉流,跌下马来。

    众山兵见大王已死,所有那些大小头目明知无用,一个个皆喊饶命。甘心归降。汤俊杀得性起,还要追杀。包公在营中得了消息,忙的叫汤杰传出来止住汤俊道:“所有归服的小兵一律归为队伍,有不欲归顺的仍放他归里。”随后包公又亲自前来查点了仓库,放出王龙。所有戴国栋、韩龙的家小皆斩去首级,带京示众。又将山寨烧去,然后回营,记了功劳。先派人入京报捷,这里将息三天,随后拔队回京。

    一路那些地方官皆道书生戎马,称道不已。到了京中,先将兵丁在城外住扎。包公与汤杰入朝复命。主上奖叙了一番,说明日早朝论功行赏。他二人退了出来。

    次日早朝,上朝面主,加封包清义为振国都招讨,汤俊着补授都指挥员缺,加封三代,华兆璧弟兄今即报效有功,着开坊补授左右庶子,李琼瑶着一级升用。众人叩恩已竣,项各告假回里。那汤德元处已寄了信来说,太太因他五人皆中了鼎甲,将春姑、秋姑求李太太为媒,把汤俊弟兄为妻,叫他接信后,与大椿一同告假回家。

    大众得信,次日上朝,就将此事奏明,主上也大悦。

    令赏给花红采缎,奉旨完姻。那知包公因瑶云在自己家中,又奏明为煤,将女儿翥鵉与李大椿为妻。大椿又奏明已经聘定汤氏之女,求包公另图快婿。天子因包公有功,不肯拂其美意,就下旨与汤氏一并受封,不分正副,皆从本夫封典。这个旨意一下,众人只得叩恩退出。包公也告假,先与大椿、兆璧两人绕道武强县家内,将瑶云及女儿一并送到大同回家。而于那天的吉日,你嫁我娶,也说不尽那金榜标名、洞房花烛的快乐。所有合城文武官员,各来道贺,车马盈门,其一时盛事。

    过了三天,各新郎上朝谢恩。惟有瑶云嫁时,乃包公备的妆物。自己家中赵夫人与翠连虽然晓得,却不好意思来问瑶云。过了三天,就双双的坐轿归宁。到了自家门口,回想前番逃走时,如何凄惨,如今天从人愿,可见得人总要有一点真心方可成人。到了厅上,见了夫人,双双叩头。母女也免不得痛哭一番。一个说不该听信你哥哥之话;一个求母亲恕罪,当日不告而逃。倒是翠连因均祥仍未放回,只得求瑶云看母之而,求兆璧设法,瑶云回去与包公说知。果然王云路将均祥放回。后来各家男女皆孝顺父母,敬重翁姑,夫妇和睦,子孙昌盛。后来,兆璧弟兄及大椿各人皆宫居极品,传为佳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