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新编妖狐艳史小说卷之六 第十二回  梅尚书爱色梦液  登金榜举家团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话说王老爷被梅尚书参倒,勾消了前程。王老爷一场着恼,作古成神而去。梅尚书原是个势利的老儿,见王兵部已死,遂起了一片歹心,要同王家断亲。如今见亚魁人品可畏,意欲招赘为婿。

    忽一日,亚魁店门口车马盈门。有人传说梅老爷来拜,亚魁父子二人连忙迎至客舍,各叙了常礼,坐定。梅尚书将亚魁连连夸奖,春汇生父子又谢了梅尚书拔中之恩。叙了半晌的闲话,梅尚书就把与女儿婚姻之事说了一遍。春汇生说了些不可当的套话,梅尚书说:「规翁不必太谦,老夫一言为定,决无更改。」着到此处,有诗为证。

    堪笑梅老好胡涂,那有一女配双夫;月素乱点鸳鸯谱,羞坏当朝梅尚书。

    话要简捷为妙,梅老儿回到家中,自己拿了主意。也不和夫人商议,也不和女儿商议,择了吉日良辰,张灯挂彩,鼓乐喧天。梅夫人问其情由,梅老儿妄说道:「咱亲翁已故,亲翁母妇道家不晓世事,女婿年幼无知,头三日前与亲家母说知,不如把女婿请到咱家与女儿婚配为妙。」夫人也只当是真话,遂与女儿朱云小姐说知。这且按下不题。

    且说月素大仙时刻在明媚左右,但神人相隔那里看得见呢。这梅老儿一片的言语心事,俱被月素如见肺肝。月素自己说道:「这老儿十分可恶,破了王家的婚姻,要招赘新魁。案看王公子后来福分不浅,王小姐是新魁夫人之命,故小姐有总兵夫人之命,皆前生配定,我何不行一个借花献佛的方便。」月素计议了如此这般的机谋,这也不题。

    且说梅尚书这日到了晚间,诸般办齐妥当,但见灯烛辉煌,五彩争艳,人马车轿一直排到亚魁的店门,合京都人等各不知是何事。梅尚书亲坐一乘凉轿来请,闹闹烘烘。将有三更,把新郎用彩轿抬到梅府而来。到了府中下轿,轿内小姐打扮得似天仙的美貌,对上侍女搀出了月里嫦娥,和新郎同拜了天地,共入洞房,玉杯交饮。真是郎才女貌。这一夜衾枕之乐,自不必说。

    到了次日,新郎出来会客,梅尚书一见,如头上走了真魂一般,见不是那新魁的模样,竟是那王兵部老爷的儿子,正是女儿的结发丈夫。梅老儿大有不乐,暗暗说道:「奇哉!奇哉!这新魁上那去了呢?」正在糊迷之间,只见新魁前来叩喜。梅老儿羞得满面愧色,如鼠溜一般藏在后厢卧房,蒙头而睡。着家人传说出来,老爷偶得寒疾不可以风。新魁坐轿而回。列公,这是何等的缘故呢?这是月素仙子和胡老叟与王府的夫人一同说知,这夜间王小姐和月素仙子新魁三人同入洞房花烛,王夫人喜出望外,更有胡老叟、月素仙的神妙,将儿子送在梅府成亲。这王兵部府中也是众宾友庆贺,那梅尚书府中也是亲友庆贺,俱是百般的热闹。王公子到了次日,同梅小姐来在家中,与王夫人叩头,新亚魁与王小姐月素仙子夫妻三人,与王公子夫妻二人,大家按次行礼。王夫人见女婿奉新魁,又在年幼,美貌贤良,堪作鸾凤之偶,见新妇梅小姐是月貌花容,与儿子堪作鸳鸯之对。又见月素仙女,认为干女,与女儿有同胞有义气,更觉欢喜。这春汇生与胡老叟照料事体,合家大小人等,一同赴席宴饮。真正是:

    金榜题名真富贵,洞房花烛巧姻绿。

    饮至红轮西坠,玉盘东升,各自安置,也不往梅府去,就在本家住了。不题。

    且说这梅尚书一肚子闷气,也不吃饭,也不起来,只是在床上哀声叹气,蒙头而卧。夫人问他如何?只一言不答。问的极了,这老儿反倒抢白夫人,梅夫人终是不解其故。作书到此,有诗为证:

    夫妇配偶是前姻,何苦设计拆同林;倘然错了兵部子,老儿抬头怎见人。

    话不可重叙。且说过了三朝,王府的公子和朱云小姐夫妻二人,和新魁夫妻三人,外有春汇生、胡冰人,同来到梅府行礼。梅老儿无奈,只得起来,也不整理衣冠,急忙取了一碗冷酒,咕噜咕噜几口咽到肚中,一时间,头目昏昏。满面上似盖了千层牛皮,歪歪伴伴出了,没上没下作了几揖,就要扯头而走。众人那里肯放,你扯我劝的坐下,众人皆俱打通了的,一齐把梅老儿的不是,替他盖抹了一遍。老儿也自认了不是,当下备办上酒馔。三个新妇往后边去和夫人同席,前边另有并排两席。后边月素将前后的言语说与夫人知道,夫人也是骂梅老儿,小姐也是骂老胡涂。不题。

    且说前后宴饮已罢,前席众人辞别回兵部府去,后席三位新妇也辞别了夫人,回兵部府去。俱各不题。

    你说梅老儿这个老畜生,见那月素仙女上轿之时,便一眼瞧定,见貌美超群,陡起一片色心,也不过是爬梯望月而已。谁想这老畜生,生平有好色之癖,自与月素见面以后,白日里与粉白黛绿的等爱借水行舟,夜间梦中走失元阳,不上一月,把这个老畜生就亡之命已矣。这且不题。

    且说自梅老儿故后,梅夫人疼女儿的心胜,百万家私俱交代女婿掌管,情愿与王夫人母子一处同居,王夫人疼女儿、月素,女婿也在尚书府来。又搬取春宅的家眷到京,三家合为一家。后来春亚魁官居文林郎之职。王公子做总兵之职,各生二子。月素缘满归山,胡老叟渺然而去。自始至终,连环报应,好不周全人也。

    九嶷仙翁有《西江月》一首:

    手捋银须观世界,负羲浪荡淫子多。劝君家切记着,邪者即妖正为佛。早回首,真不错,那管生知与困学。行好事,自有好报,坏良心,天上有罗。试看连环报应,在此粗俗小说,炎凉世态诚寡薄,君子自扫门前雪。

    新编妖狐艳史卷之六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