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章 粮房店胡同凶宅 · 8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八

    郭师傅吃惊不小,大蜥蜴头上有角,岂不是应了龙蛇之变?躲在粮房胡同凶宅里的,一定是这个东西,为什么平时谁都看不到它?究竟躲在什么地方?

    此时不容多想,眼看那东西张开大口而来,郭师傅顺手握住一根棺材钉,对着它戳了过去,但听一声怪叫,他一下子坐起身,心口怦怦直跳,眼前漆黑无光,屋里生息皆无,好像什么都没有,他忙摸到手电筒,打开往周围照了一遍,也是不见一物,心说:“我可能是累坏了,坐在屋里不知不觉睡着了,却做了这么个梦,怎么跟真的似的?”

    郭师傅发觉原本握在手里的棺材钉掉在地上,弯腰一一拾起,却少了一根,到处找不见,他心下骇然,在屋里四处找寻,只要找到那根棺材钉,就知道粮房胡同凶宅里是什么东西了,四壁地面找了个遍,不见有棺材钉,他又往屋顶上找,猛然一道闪电,亮同白昼,恰好看到棺材钉钉在屋梁上,拨去梁上的尘土蛛网,竟是一段丈余长的阴沉楠木,遍体木纹如甲,一端有两个窟窿,好像有眼,郭师傅看得骇诧不已。

    此时西北方的黑云一团一团涌上来,雷声如炸,大雨如注,他心里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白记棺材铺掌柜不知从哪得了一段阴沉金丝楠椁板,似有化龙之兆,庚子年拆城砖盖房时,将这楠木当做屋梁,不用问,一定是妄图借龙气改风水,因此告诉后人这屋里的东西不能擅动,谁也想不到粮房胡同凶宅里的东西,原来是这屋子的木梁,这东西成了气候,只是道行不够,刨锛打劫的白四虎,招供时说听这屋里有人说话,来此盗宝的大乌豆,也声称看到屋顶有个茶盘子大的头,全是这根房梁作怪。

    郭师傅将余下的棺材钉,全钉在了屋梁上,忙活儿到天亮,想起还得回大堤防洪,匆忙离开粮房胡同,不久第二波水头到了,比之前的更大,几十万人死守大堤,可身后海河里的水挡不住了,以前挖的泄洪河也抵御不了如此大水,实在没办法了,千钧一发的关头下令掘开海挡,天津城里的大水进了海,终于顶住了一九六三年这场百年不遇的大洪水,转过年来,粮房胡同彻底拆除,郭师傅找来丁卯和张半仙做帮手,将那根楠木从瓦砾堆中扒出来,以铁锁贯穿,绑上一尊迁坟动土被扔掉的石狮子,一同沉入挖大河那年挖出的大洞之中。

    那地方通着地下河,形成了一个旋窝,有海张五造的半截埋骨塔堵着,沉到河眼里的东西永远别想出来,此后治理海河水患收到成效,天津城地宁人和,再也没发过大水,河神第一段故事是“恶狗村捉妖”,发生在解放之前,第二段故事是“粮房胡同凶宅”,全部发生在五六十年代,打从捉拿刨锛打劫的白四虎开始,到一九六三年发大水,钉住棺材板沉入河底为止,算是告一段落。

    (全文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