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两千零一十四章 独断万古(大结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一役过后,石昊扫平界海这一边,平定黑暗大动乱,解决了大患。

    他该离去了,回归仙域。

    在回去之前,他扫荡了终极古地,又进入黑暗之地,遍寻界海这一端,看是否还有什么古怪遗留。

    随后,他将遗存下来的那些接引古殿都开启了,而后,他更是轰开虚空,见到成片的黑暗牢笼。

    虽然许多牢笼都空了,但是也有一批还关押着元神。

    甚至,在个别接引古殿中,也有一些大长老那般的惊艳人物,肉身亦在。

    关押无尽岁月,许多生灵都疯了,也有的痴呆了,这是岁月之伤,也有一些生灵彼此吞噬过,很是可怖。

    石昊释放出所有修士,他施展无上帝法,神光普照,昏沉的人渐渐复兴,彼此吞噬过的生魂被分开。

    “咦?”

    他见到了一个熟人,接引古殿中有一灰袍女子,姿容绝美,风姿动人,眼中有沧桑,这是一个活的岁月久远的生灵。

    她也在看石昊,眸中现重瞳。

    “真的是你,踏平黑暗,斩开牢笼,扫灭界海这一端的祸患。”她在轻叹,有无尽的感慨。

    石昊也是思绪万千,想到了过去,想到了昔日的人与事,眼前的女子怎会不认识?她是重瞳女。

    当年,石毅就是被她救走的,令之复活,因为他们都是重瞳者。

    此外,她也跟石昊有交集,还曾笑谈,以后要向他借皇蝶,可是后来,她就消失了,再也未曾见到。

    “多少英杰,陷入黑暗。”石昊说道。

    “世事难料,没有想到,你已在仙王之上。”重瞳女子慨叹。

    石昊遥望虚空,而后斩开,他去接孟天正、柳神、火灵儿回归。

    “石昊!”火灵儿笑着,哭着,眼睛中有泪水滑落,这一次又等了十几万年,她真的无比担心。

    石昊为她擦去泪水,轻声道:“别哭了,我带你回家!”

    “好,回家!”火灵儿更加忍不住,放声大哭。

    被困这么多年,她有无尽的思念,想念故土,想念昔日的人,可是,她也知道,世间肯定已是桑海桑田,有些人再也见不到了。

    物是人非,那是不可避免的。

    但她也不是特别的惶恐,因为还有石昊,还在身边,可以相伴。

    “我们回去。”她哭泣,心伤中也怅然,她知道,父母等多半都不在了,顿感悲苦,眼泪不断。

    此时,孟天正拍了拍石昊的肩头,连说了几个好字,再次见到这个最满意的弟子,他内心畅快,哪怕遭遇黑暗劫难,而今也很满足了。

    石昊也很高兴,即便已经为仙帝,也依旧难忘昔日之情,对大长老很尊敬,认真行了弟子之礼。

    只是,再次见到柳神,他沉默了,心中难受,这只是一段黑暗的树桩,没有生机,如何救活它?

    “柳神,我一定会让你再现世间的!”石昊发誓。

    柳神影响了他的一生,若是没有柳神,就不会有现在的荒天帝,他对柳神有一种特别的感情。

    这一日,界海这里一阵嘈杂,而今仅有数几位仙王活着,比如屠夫、葬主等,当然,他们比一般的仙王要强大的多。

    但是,毕竟还没有踏足准帝领域中,依旧是王。

    “你是荒,你活着回来了!”

    纵然为屠夫,号称最冷酷与彪悍的男人,此时也睁大了眼睛,看着石昊,无比的震惊。

    因为,他曾经感受过,界海那一边有大恐怖之事发生,哪怕相隔无穷远,他还是曾经颤栗,感应到一股超越准仙帝的波动。

    他与葬主都一致猜测,真正的仙帝出世了,荒独自渡海过去,多半凶多吉少了。

    “我很好。”石昊对他们点头。

    而后,他一甩袍袖,一大批生灵出现,石昊请屠夫、葬主帮忙,将他们送回各自的故里。

    这些都是从黑暗牢笼中解救出来的生灵。

    至于黑暗大军,在昔日时,便被石昊灭的差不多了。

    这一天,各地沸腾。

    仙域被打成了很多块,各自漂流远去,没入不同的混沌区域中,一般的真仙都无法寻觅这些地方了,唯有仙王可以。

    屠夫、葬主行动,震动了仙域各地。

    哪怕这些碎块之地彼此分隔,也都是在同一日,欢呼震天,许多人高呼荒天帝之名。

    “平定了界海那一端的黑暗大动乱,天啊,这是真的是吗?”

    “荒天帝!”

    许多人大呼,在不少人看来,这是万古不朽之大功绩,举世都应诵其名,表示敬意。

    石昊回来,着实引发大地震。

    举世同欢,各地的修士都在庆贺。

    黑暗祸端被平定,就此根除,让人怎不喜悦,怎不激动与兴奋。

    这么多纪元以来,黑暗大祸威胁太大了,让诸王都束手无策,死的死,亡的亡,没有剩下几个。

    连仙域都残破了,分成成百上千块,生灵死伤无数,而今听到这样的消息,谁都激动无比,这意味着日后将不会有灭族的黑暗大乱了。

    举世沸腾时,石昊却回到了天庭遗址,在那坟地中,祭拜英灵,他带着感伤,还有怅然,更有遗憾。

    “我会想办法的,你们暂且安息。”

    他将柳神的焦黑树桩放在这里,每日间,都是独自一人盘坐树下,很沉默,看向不远处的石碑,他很悲伤。

    那是他的亲子,葬在那里。

    除却小石头外,还有太多人的坟冢,比如,禁区之主的衣冠冢,鸟爷、精璧大爷等人,还有穆青,秦昊、长弓衍、石毅等人。

    亲人、朋友,都葬在这里,有些人死的很凄惨,可惜那个时候,他无力回天,阻止不了。

    “小石头是你的孩子?”火灵儿来了,话语颤抖。

    “是的。”石昊点头。

    火灵儿有些沉默,更有些伤感,还有心酸,但是,也不怨,分隔这么多年,总有许多事情是他们所无力阻止的。

    若是不离开,或许,小石头就是她的孩儿了。

    “他血祭了自己,为我而死。”石昊平静的说着。

    火灵儿捂住了嘴巴,眼中泪水滑落,当了解小石头是如何死去的后,她忍不住跟着伤悲哭泣。

    “好可怜的孩子,好可惜的小石头。”说到这里,她很担心石昊,丧子之痛,他得有多么的凄伤?

    尤其是,小石头血祭了自己,为了父亲才选择了这样的生命道路。

    “石昊,你如果悲伤,就哭出来吧,不要这样憋着。”火灵儿劝道。

    “哭不出来。”石昊摇头,他看着小石头的碑文,他用手摩挲,一遍又一遍,不愿放手。

    火灵儿虽然知道石昊已经功参造化,但是,她并不没有在意,还依旧当他是曾经的那个少年,看到他这个样子,为他而难受。

    成帝了,却哭不出,他心中有太多的悲,她知道,她同情,事实上他们之间,是否也算是一种悲呢?

    曾经要在一起,但是,却分开这么多年。

    “这是我弟弟的墓。”石昊终于离开了小石头坟,站在秦昊的石碑前,久久都没有离开。

    “他也血祭了自身,还有石毅,我少年时立志要战胜的仇敌,他最终用血与命来还,很男人的和我了断,我真的承受不起啊。”

    石昊伤感,石族一脉尽凋零。

    “这是天下第二的墓,鸟爷啊,当年那两个老头子再也不能出现了。”

    石昊一路走一路介绍,无比的惆怅,心中酸涩。

    “还有禁区之主,亦师亦友,我怎能忘记?”石昊站在另一座大坟前,无比怀念。

    “这是八百老兵的衣冠冢,这些子弟兵曾追随我征战于末法时代,走过了一生,最后却又出世了,以命护着我的孩儿,参与了最后的大战。”

    石昊说着,声音很低。

    附近,有数十名老兵,是幸存下来的,他们闻言都潸然落泪,想到了那些老兄弟生前的种种。

    “成帝了,可是,你也失去了这么多,难怪我看不到你的笑颜了,再也不是当年我见到的那个嬉笑顽劣的少年了。”火灵儿说道。

    她知道,石昊的心一定很难受,真的失去了太多啊。

    身边的人没有剩下几个。

    “小昊!”阿蛮走来,她一直守在这里,直到石昊归来,她很担心。

    不久后,天角蚁回来了,赤龙也出现了,昔日故人中他们还活着,幸存下来。

    “我刚才去葬地了,祭祀曹雨生。”天角蚁道。

    “又重新埋在了葬土。”石昊点了点头,心中有些空空落落,再也回不到过去了,没有办法同曹胖子还有小兔子抢酒喝了。

    “石昊,哪怕你现在成为仙帝了,想哭就哭出来吧。”天角蚁说道,这些日子他们都看在眼中,石昊回来后,一直就沉默的坐在这里,如果没有人来寻,他几乎都不说话。

    “我真的哭不出。”石昊摇头。

    “孩子!”大长老走来了,拍了拍他的肩头。

    岁月无情,它斩掉了太多太多。

    石昊回来了,他没有立刻解封石村,因为,界海那一端的天穹上,还有一个可怕的洞,他还未真正探清楚。

    他没有将那里的恐怖之处告诉身边的人,避免他们担忧。

    火灵儿沉眠了,因为她与黑暗火灵儿融合了,归于一体,而她有些怅然,沧海桑田,人世变迁,当年的小石都有了孩子。

    所以,她一时间不愿醒来,在梦中去怀念曾经的旧事,她觉得,仿佛又回到了火桑花开的那个季节,在梦中,她的眼角挂着泪。

    石昊见到她这个样子,心中微颤,有些心疼。

    在接下来的数年里,石昊游历天下,他重回了九天十地,他一个人走过昔日的旧路,探寻着曾经的感动,欢声笑语等。

    有些人见不到了,他在这样的路上追忆。

    最后,他更是用无上**,行走于时间长河中,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少年时代。

    他接近了,回到了那一年,回到了那宁静的石村。

    远远的,他看到了一株焦黑的柳树,只有一根嫩芽,发出柔和的光,守护着大荒中的这个村落。

    他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看到了大壮、二猛,看到族长爷爷,看到了村中那早已逝去的叔伯婶子们。

    他见到幼年的自己在疯跑,开开心心,小家伙笑个不停。

    不知道为何,现在的他却哭了,一位成帝者这里落泪。

    小时候的他,若是伤心,在村中哭着哭着就笑了,而现在的他,笑着望向前去,却想哭。

    “我是荒天帝啊,怎么会落泪?”

    石昊擦去脸上的泪水,他看着石村的那些人,只有少数人封印下来,早期的那些叔伯都不在了。

    他转过身,离开了,在这里他既开心,可是又想落泪,只得离去。

    很多事,再也回不到从前,仔细想来,那个时候的他或许最快乐,总是无忧无虑,调皮捣蛋。

    石昊沿着岁月长河而行,他见到了清风,又去了补天阁。

    那个时候,他年少顽劣,曾大言不惭的嚷嚷着,榔头在手,天下我有,将萧天敲的满头大包、“头角峥嵘”。

    随后,他看到了补天阁覆灭,诸位长老悲壮战死的一幕。

    石昊离开了,沿着岁月长河,他去了百断山脉,也是在那里他认识了九头狮子,可是而今那位结拜兄弟在哪里?已经埋骨二百多万年了。

    也是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了火灵儿、云曦他们。

    远远的看着年少的自己,石昊一动不动。

    随后,他看到了七神下界,年少的自己,百战而亡

    石昊沿着岁月长河,离开了荒域,进入了三千州,当再一次看到曹雨生、太阴玉兔、还有那个十几岁的自己,他笑了,他们一同经历生死搏杀,战后,他正在与曹胖子、小兔子抢肉吃,抢酒喝。

    曾经的欢笑,曾经的生死与共的感动。

    不久后,他去了罪州,再次见到了那片火桑林。

    他看到了火灵儿,伴着晚霞采桑而归。

    石昊站是岁月长河中,他在想,如果那一年他没有远行,留在这里,会是怎样一种结果。  

    那时,他年少轻狂,总想着鲲鹏展翅,扶摇而上九万里,搏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那个时候,他离去时根本没有注意到,火灵儿一个人伴着夕阳,站在火桑林边,一个人有多么的孤独,怅然,眼中写满了不舍。

    而那时,他已经远去了,怀着凌云志向,大步闯向远方。

    现在,他站在岁月长河中,有些惆怅,还有些酸楚,为火灵儿伤,为她而愧疚。

    后来,如果安澜没有抓走罪州,他们或许还有机会在一起,还能不分开,可是,那终究是不可逆的一段岁月,该发生还是发生了。

    石昊像是又一个幽灵,独自一个人在岁月长河中前行,看着那些鲜活的面孔。

    踏着时光,他去了葬地,看到了三藏、幽冥,可是而今呢,跟曹雨生一样,葬于葬土中。

    他又去看了谪仙,去看了石毅,为帝关见了卫家四凰、拓古驭龙、齐宏等人,还去九天见了大须陀、邀月公主等。

    可惜,他终究只是如同一个幽灵,独自在远处静静的看着,什么也做不了,他只是在追忆那段岁月,那曾经的感动,曾经共同的经历。

    而现在,那些人都躺在了冰冷的坟中,而有些人甚至尸骨都未存下。

    在岁月长河中,石昊笑了又笑,哭了又哭,他是荒天帝,此时没有人看到他在落泪,他的心绪毫无保留。

    在现实中,他真的哭不出来。

    而在这里,伴着岁月,徜徉时光长河中,他仿佛正在跟那些人同行,有欢喜,有伤感。

    但是,那终究是曾经的旧事,如水逝去,一去不返。

    石昊怅然,擦去泪水,走出时间长河,回到了当世。

    在这里,他看着那些大坟,抚摸着他们的墓碑,心中很伤感,但真的哭不出来了。

    “成帝了,我却哭不出了”

    回来后,石昊闭关,不见任何外人,他开始炼器,将几件准仙帝兵都取出了,事实上,羽帝、灭世老人他们的兵器,都是不可想象的材料炼成的。

    他们活的岁月悠远,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纪元,统治诸天时,他们也不知道熔炼了多少至宝入自己的兵器中。

    可以说,他们只是还未成帝,若是真正成为仙帝后,可以直接摹刻大道符文等,推动自己的兵器晋阶,单以材质来说足够了!

    这一次,石昊祭炼自己的仙帝兵器!

    除却弑帝战矛外,他将其他几件准仙帝兵器都熔炼进了自己的法器内,不断淬炼,那简直不可想象!

    世间,所有绝世材料等于都被熔炼为一炉了。

    弑帝战矛的成分,都被其他三件准仙帝兵所包括了,所以石昊便没有将之毁掉,留下一杆准仙帝兵,留给仙域。

    不过,他却抹去了这件准仙帝兵的各种印记,免得它日后反过来噬主。

    随后,石昊又将大罗剑胎熔炼进自己的兵器中。

    至此,他的法则池还有仙剑,一下子变得恐怖无比,成为仙帝兵器后,超越大罗剑胎。

    还有一口棺,这是从大罗剑胎中坠落出的。

    他也曾想熔炼,但最后放弃了。

    因为,那口棺被他堵在界海对岸的诡异之地,封印那个洞穴,且,他而今的帝兵包括了天下所有至宝材料。

    同时,他亦觉得那口棺很特别,坚韧无匹,可以用来当做一件防御性法器。

    “它跟三世铜棺是否有关联?”

    石昊曾仔细思忖。

    三世铜棺,大棺内还有一口小棺,若是按大小来看的话,剑胎中落下的棺可以被收进那口小棺中。

    “三世铜棺,三口棺,是这样吗?”石昊蹙眉。

    石昊上路了,带着自己的仙帝兵,还有那第三口棺,独自一个人悄然上路,再临界海对岸,登临终极古地。

    终极古地上方,那里的洞被堵住了,散发妖异的光。

    石昊取出了那口棺,在此研究了很长时间,这口棺很坚硬,疑似达到了帝级,倒也是一件不错防御法器!

    同时,他确信,自己可以轻易毁掉三世铜棺,那两重棺没有这口结实。

    “如果真是一体的,这是第三口,也是最里面的一口棺,最不凡,最坚硬。”石昊自语。

    天穹上有一个洞,有晶莹液体,其中染着黑血,此外,还有金色血液,银色血液等很是诡异,这里秩序交织,有些可怕。

    尸骸仙帝遭劫,只是一种黑血落下导致的吗?

    石昊手持帝兵,准备闯进去。

    他很在意这里,因为此地有提到轮回,他想要复活柳神他们。

    上苍之上,永恒长存,轮回难覆,无上之地。

    这么一句话,预示着这里绝对的超凡。

    或许,这是更高层次的领域。

    石昊手持帝兵,他的这身闯进去了,哪怕纵天一战,也要有收获!

    法则交织,轰杀过来,他确信,一般的仙王都不见得能承受,这里很可怕。

    石昊闯进来了,轰的一声,他沿着通道,一路上冲,发现自己站在一座岛礁上,只有一丈见方。

    它上面有一个洞,通向终极古地那里。

    “这是哪里?”

    石昊放眼四顾,一阵吃惊,四野,寂静无声,猩红的血水,蔓延过了大地,缓缓流淌,像是河流,像是湖泊,像是海面。

    有些大坟,矗立在猩红的水面上,没有被彻底淹没。

    血色的黄昏下,流血成河,漫过坟地,这个景象太熟了,这不是大罗剑胎映现出的景象之一吗?

    确切的说,是大罗剑胎中的小棺所映现出的景象之一。

    石昊神色凝重,他竟然真实遇到了,见到了。

    最终,石昊将铜棺放进猩红的血水中,他坐在了上面,古棺缓缓漂浮着,不沉陷下去,载着他,以极速向这片世界深处驶去。

    他就这样消失了。

    一万年、两万年、三万年

    荒天帝一下子消失了八万年,当他再次出现时,仙域剧震,屠夫、葬主等人都忍不住了,登门拜访,请教他。

    “我去了一个地方,那里太浩瀚,极度危险,你们去不了,我只走了一角之地,当年的黑暗之源是从那里坠落出来的。”

    石昊说了这样一些话,便不再多语。

    然而,最为震撼人心的是,荒天帝这一次回归,带回一些东西,他竟然救活了留下残骸的一些人。

    比如穆青、太阴玉兔、魔女、皇蝶、打神石等。

    就是柳神的干枯树桩也带上了点点绿意。

    “我要救活小石头,我要救活柳神,我要救活石毅、秦昊他们,哪怕有些人尸骨无存,我也要打破那樊笼,让你们活着出现在世间!”

    这是荒天帝的誓言。

    他又要上路了,不过离去前,他揭开了石村的封印,唤醒了所有人,他以帝血之精粹,给予他们延命。

    这一日,天庭很热闹,石村也很热闹,许多人都出现了。

    就是那头五色雀,居然也很逆天的再现,飞到了这里,它竟然在昔日的大劫中活了下来。

    少不了欢声笑语,少不了悲欢离合,再相见,又怎能不伤别离?

    但石昊还是决定上路!

    这一次,石昊带上了柳神,而火灵儿亦执意相随,死不分别。

    “我已经错过了一个大世,哪怕那里危险,也带上我吧,我想去看一看,跟你同行!”

    他坚决追随。

    最终,荒天帝又消失了,漫长岁月都没有再回来。

    可是,天庭有一些生灵在后世复活了!

    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直到有一日,九龙尸骸莫名拉着铜棺,在九天十地孤独的旅行,被人发现后,人们才意识到什么。

    因为,有人从铜棺中听到了一些大道符文声。

    “三世铜棺,三口棺彼此间有联系吗?”

    “荒天帝还活着,在向我等传递一些信息!”

    屠夫来了,他仔细感应后,蹙眉,道:“尝试修补天地,不对,还有其他,涉及到了什么?”

    他破译经文,最后慨然长叹,道:“越是参悟,涉及到的东西越深,当有朝一日,真正出现可以跟荒天地并肩而行的人,才会明白吧。”

    “或许,他希望有一天,有人可以追随他的脚步而去!”葬主判断。

    “啊”

    岁月悠悠,不知道多少万年后,一声大吼,人们再次听到了荒天帝的声音。

    屠夫、葬主、天角蚁等人,第一时间冲向界海,看向那里。

    “荒,我的兄弟!”天角蚁大叫。

    “荒天帝!”屠夫身边,也有不少人大叫,还因为他们也过来一些弟子等。

    这一日,他们看到了荒。

    “我无恙,我在另一界等你们!”

    荒天帝,长发披散,连浓密黑色发丝都发出了炽盛光彩,如同黄金铸成,他在挥动仙剑,猛力一斩,劈开了万古长空。

    至此之后,界海不见了,被他隔断!

    混沌取代,淹没那里。

    那里有无上法则,封印了那边。

    荒,纵天而去!

    这故土远离惨烈,远离更残酷的大战,这是荒最后所能做到的了。

    “说是等我们,为何还要封印这里?你们感受到了吗,那一剑涉及到了时间的更迭、变迁,我感觉像是隔断了万古岁月!”天角蚁颤声道。

    “师傅!”赤龙大吼,他知道,自己的师傅如此做,是在保护所有人,给予了他们一个相对来说平和的世界,对比惨烈上苍大战来说,这里可能就算是完美的世界了。

    “他在等我们,等我们追上他的脚步而去。”屠夫说道。

    “他为荒天帝,自然会无恙,有朝一日,总有人会再次看到他,不过那可能不是我们了,需要跟上他脚步的人才行。”葬主怅然。

    多年后,天庭依旧有人在复活,世人莫不震撼,他们知道,那是荒天帝的手笔。

    “是荒天帝!”

    “他虽然隔断了万古,但还是有后手”

    “纵天一战,谁能杀过去,求你带上我,我要再次见到我的兄弟!”天角蚁嘶吼。

    一剑劈开万古,断开上苍之下,隔开了万古岁月。

    那是时光的力量,那是空间在更迭,那是岁月在变迁,跨过万古的岁月,弥漫着至高无上的伟力。

    而在上苍之上的深处,荒的身边有了大量的追随者,都是至强者,在这里,虽有恐怖大战,但是他亦在绽放辉煌,释放璀璨,那是属于盖世荒天帝的传说!

    (全书完)

    ※  ※  ※  ※  ※  ※

    完结了,最后这三章总共写了一万五千多字,跟平日的五章字数一样多,一直写到天亮才结束。

    这个时候,心情很复杂,写了这么久的一本书终于落下帷幕,结束了,心中有些空空落落,我的思绪还在写这本书中。

    不过,该结束的还是要结束了。

    少年小石,走出大荒,一路前行,有欢声笑语,也有悲伤,有波折,也有热血,还有无奈,荒天帝,他的辉煌还在延续。

    希望这本书能让大家满意。

    如果不满意的话,那就拍砖吧,在我的微博,在我的微信公众账号上留言批评。因为我知道,任何一本书都无法满足所有书友的喜好啊。

    一万五千字,整整写了一夜,现在辰东很想立刻躺在床上睡觉。

    完美世界这本书写的时间太长了,辰东确实很疲累了,真的要好好休息一下了,请兄弟姐妹等待。

    谢谢所有兄弟姐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