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05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东海龙宫小白龙偷偷潜入了宫殿,见那龙王敖广正在座上瞌睡,四周无人。她摄手摄脚摸了过去,轻轻搂住龙王。

    一滴眼泪落在龙王的脸上。

    龙王睁开眼睛,惊呼道:“孩子,真的是你么?”将小白龙一把揽在怀里,老泪纵横,“你终于肯回来了?”

    “爹,他死了,被孙悟空杀死了。”小白龙哭泣到,“我眼睁睁看着他倒下去,一点办法也没有。”

    “孩子,你这又是何苦呢?难道嫁作天庭的妃子,会比驮一个和尚万里跋涉的难么?”

    “爹,你不会懂的,你永远不会懂的。”

    “无论如何,你这次回来,爹决不会让你走!”

    “爹,你拦不住我的,我相信他一定还在这三界的某个地方,我要去找到他,爹,孩儿以后可能要走更长的路,我不在您要自己保重!”

    “傻丫头,父亲的心在你的身上了,你吃多大的苦,为父的心就有多沉多痛!”

    “爹,孩儿对不起你,可孩儿相信他,相信他的理想,他一定能实现的,什么都阻止不了他的,爹你相信我!”

    “他,他,他,唉,你概然还要走,又何必回来?”

    “爹,我想借你的定颜珠,来保存他的身体,直到我找到他魂魄。”

    “唉,你要什么,爹还能不给你么?可是天庭已有明令,谁也不得帮助那四人。”

    “爹,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前世和天庭有什么冤仇?”

    “我也不知那唐僧是何人,他竟能让你如此执迷。只是那孙悟空,猪八戒,沙悟净,说来全是天界的……啊,不能说,不能说。”

    “好吧,我不问了。”

    “孩子,若让他们知道你在跟随这四人,我水族也是有灭顶之灾的呀!”

    “孩儿知道,孩儿时刻都在小心。”

    一个水族在外道:“报!有只猴子求见,说姓孙。”

    龙王忙对小白龙说道:“孩子你先走吧。定颜珠在此,拿去吧。千万小心。”

    “爹,告辞了。”小白龙含泪退出了殿。

    孙悟空在门外等的不耐烦,跳进宫来,忽见一白衣女子迎面而来,那女子瞟一眼他,便惊慌的低头快步走过了。

    “怎么象在哪见过一般?”孙悟空想。

    清净的龙宫后殿里只有龙王和孙悟空两人。其余水族都被支开了,和孙悟空见面让天上知道了是有麻烦的。

    “大圣此来何事?”龙王问。

    “没啥,想借老龙王的定颜珠一用。”

    “啊?”

    “俺老孙定是有借有还的,俺你还信不过么?”

    “是啊,大圣的信誉,在下是领教过的,那金箍棒还好使么?”

    “咦?你咋知道俺有这东西?这东西好象是一生下来就在俺老孙耳朵里了。”

    “你真的全不记得从前?”龙王苦笑着。“唉,一代英雄,落得今日如此田地……”

    “老龙王你说什么?”

    “没什么……那唐僧,因何而死?”

    “你知道了?说来就气,不知是哪个猢狲变作俺老孙模样,打死了唐秃子,害老孙去不得西天,但老孙相信,这秃子一定还在三界的某个地方,俺一定得去找到他,今后还不知要磨破几双鞋。”

    “唉,全是苦命的人哪。”

    “不用可怜老孙,老孙天生跑腿的命,定颜珠的事如何呀?”

    “这……其实……丢了。”

    “丢了?不借就说不借好了,老孙还能吃了你?”

    “那还真没准。”

    “老龙王小气的紧,不借就罢,让那唐秃子烂去了吧,反正猪八戒用猪身还不一样活的好好,唐僧也一样能用。俺去也。”

    孙悟空一跃而去。

    敖广望孙悟空远去,喃喃说道:“竟然就这么走了?”

    他摇摇头,一回身,却惊叫了起来。

    他身后,站着的正是孙悟空。

    “老泥鳅,你把珠子给了自己女儿,不给俺老孙?待我回去先结果了她!”孙悟空凶喝道。

    “不要哇大圣。”老龙王抓住孙悟空的衣袖,“她回去也是救你师父的,你把老朽如何也好,不要伤害我那女儿,她也是一片痴心要保取经人。”

    “一片痴心?哼,老孙最恨的就是一片痴心,不知误了多少人性命,偏要一个个打醒!”

    “大圣不要,老朽求求你了。”

    龙王竟一下跪了下去,手里还死死抓着悟空衣襟不放。

    “放手!”

    “大圣答应莫害我女儿!”

    “哈!好笑,我孙悟空什么时候可怜过人!”

    孙悟空将手一挥,将龙王甩开,亮出手中金箍棒。

    “俺老孙可没忘,你的东西?这就用它结果了你,就不会再欠你了!”

    “啪!”

    一声过后,几缕血雾开始在海水中弥散开来。

    前因蓝碧碧的海水,无边无际。

    无边无际,蓝碧碧的海水。

    “怎么老是海水呀,没有别的么?”小龙女嘟起了嘴。

    “我要到海外面去看一看。”小龙女从来想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到的。

    于是她就变成一条金色鲤鱼出宫啦!

    当然没有告诉他的父王。她已经长大了嘛,想偷偷出宫,就偷偷出宫。

    游啊游,游啊游,游了三天了,还是一片蓝色。

    “烦死了!”她抓住路边一条鱼,“喂,还有多久到岸边啊!”

    “你怎么敢这么和我说话?”那鱼说,“我可是一条鲨鱼啊!”

    “我从来就这么说话!你能怎的!咬我一口吗?量你也不敢!”

    “我为什么不能咬你?”

    “因为我是我啊!”

    她笑着游走了,那鲨鱼还在纳闷:“我究竟为什么不能咬她呢?她只是一条鲤鱼啊!”

    她又游了三天。

    “太累了!不过应该快到岸边了。”

    “岸边?哈哈,还早哩。这里离岸还有好几万里呢?照你这速度,一直游到死吧。”一条箭鱼从她身边游过。

    “真泄气!我要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莫明其妙的鲤鱼,你游不到打我作甚,不理你了!一定嫁不出去的……”箭鱼摆摆身子跑了。

    “哼,气死人!没办法了!我变!”

    她身边的海水开始振荡起来,一环环金色的水波漾了开去,突然海水猛的被往外一分,形成了一个金光闪耀的真空,光芒把那一带的深海也映的通亮!

    “糟了!太阳掉到海里来了!”鱼群惊叫着。

    一道水柱直冲出海面,水花在空中散成无数水珠,散布天空,每一颗都映出金色的太阳光辉!乍一看,从天到海一片金星闪耀。

    水珠四面激射,这一片金色光华之中,小白龙的身形现了出来。

    她的身体如玉般莹洁,她的身形如云般宛转。

    “太美了!”海里的鱼都惊叹!

    “看到龙,这一辈子都值了!”海葵海草也高兴的说。

    “救命啊救命啊!我们有恐高症!”那些被水浪带到天上的鱼叫道。

    小白龙微微一笑,轻摆身躯,一些水滴飘了过去,将那些空中的鱼儿都包在里面,轻轻落向海面。

    “哇噢,我们在飞!”那些鱼惊喜的叫道。

    “我也要飞我也要飞!”海里的一条小鱼蹦着,被她妈妈敲了一下。

    “你是一条鱼,鱼是永远不能飞的。”

    小白龙笑了,是啊,作一条龙多么幸福,海空可以任邀游。奇怪自己已前怎不觉得,只有看见了这些鱼,她才知道了超越界限的力量的可贵。

    只一会,她从看见云层下的大陆了。

    她当然不能就这样下去。

    于是她又回到海中,变成了一条鲤鱼。

    她选了一个方向顺意游去了。

    是不是选择任何一个方向,都会游向同一个宿命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