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忧喜取舍,形气用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人情听莺啼则喜,闻蛙鸣则厌,见花则思培之,遇草则欲去之,但以形 气用事;若以性天视之,何者非自鸣其天机,非自畅其生意也。

    【译文】 按一般人的常情来说,每当听到黄莺婉转的叫声就高兴,听到青蛙呱呱的叫声就讨厌;看到美丽的花卉就想栽培,看到杂乱的野草就想铲除。这完 全是根据自己喜怒爱惜申判断事物。假如按照生物的天性来说,营啼蛙鸣都 是在抒发它们自己的情绪;花开草长,何尝不是在舒展篷勃的生机呢?

    【注解】 形气:形是躯体,气是喜怒哀乐的情绪,两者都表现于外。例如《孟子公孙丑》上:“夫志,气之帅也”。 性天:天性。 生意:指生的意念。

    【评语】 天生万物各有功用。人们的好恶之情与实用心理决定了取舍,像乌鸦未必坏,可人们心理上觉得不祥而不喜欢;有时感情上处于悲伤或喜悦状态,这种情绪也移之于物,对人对物同样存在这种问题。其实,我们对于事物不要太主观,须用冷静的头脑去观察,然后判断善恶美丑。如能去私欲存天理,就会明白营声蛙鸣都在显示自然的玄机。鲜花杂草都在冥冥中获得生生 之意,万物都是根据天地自然之理而平等生长发育,我们不可凭主观见解随 意区分善恶美丑。待物如此,由物及人,同样不可只凭主观臆断,凭一时的 好恶用事按自己的忧喜取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