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百二十四章 是你们的福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端木强与端木娇对慕容天宇极为赞赏,但对林静君的魔法却不闻不问,似乎是思空见惯的武技。?快来吧,.!

    见慕容天宇二人这么吃惊,端木娇不禁笑了出来,端木强道:“姐姐,你虽然说的是事实,但也别太夸张了!”他喝了杯酒,道:“事实上,我们修炼的《玄天宝鉴》,其实只是《玄天宝鉴》的上半部,是让所有弟子修炼,专门另僻途径让人打通奇经八脉并达到武宗境界,我们是完全放弃了武道的修炼。我们虽然达到丹田极限,但纯度不足,运转也以射箭为主,自身实力并不强,《玄天宝鉴》只是经前辈改量的功法,说到底只是境界提高了,但对实力却没什么影响。而且,只有极之有天赋的弟子,才传授《玄天宝鉴》的下半部,以期待突破到武帝境界。他们往往又要重头修炼武道,从基础练起!”

    “你们这么年轻就达到武宗境界?那真的是天赋过人呀。”林静君奇道,虽然天下才俊甚多,但他们才20左右,而且听他们所说,似乎门下极多弟子达到武宗境界!”

    慕容天宇的心境却不一样,看着海面上的大浪滚滚而来,一浪接一浪,他的真气也不断地在经脉中游走,每次大浪冲击大船,他的真气就泄出经脉之外。

    端木强道:“林姑娘说得对,不瞒你们说,我们这些箭,并不是普通的箭,这些箭矢的构造不同,导至用法不同。而要发挥箭矢的最大力量,必须注入真气,也就是说,只能达到武宗境界,才能使用这些箭矢。刚才我们姐弟共同施展的,叫“爆裂箭法”,除速度惊人外,其穿透力及爆炸力倍增,但需注入太多真气,所以目前只能发出一箭。”

    慕容天宇转头说:“哈哈,已经突破了。气随意动,已能随心所欲。而且头脑突然清晰了很多,反应也比以往敏捷。整个人,如果说以往一直处于迷雾中,那现在就是晴空万里,一切都是那么清晰,那么随意!《轰鸣掌》第二式“星沉承天”已练成,只是火候未到,《破山天刀》已有小成,至于《狂刀六式》中的“撩刀式”及“缠刀式”,让真气螺旋转动,已不成问题。但还需苦练一段时间,才能大成!”

    慕容天宇收起残刀,施展《轰鸣掌》第二式“星沉承天”,气随意动力聚掌心,一掌击在护栏上。“啪”的一声,护栏背面爆开,而受掌击的那一处却安然无恙。慕容天宇忍不住大笑起来。

    随着狂风大作,船身起伏,慕容天宇等四人频频碰杯,在狂风大雨中喝着烈酒,高谈阔论。

    晚上,船员们已收拾完残局,船身坚固,破损不大,只是护栏及船上的一些设施全毁,但这些并不影响航船,到达玄通大陆自然能修补。

    一楼中大量旅客都在用茶喝酒,静待这场暴风雨的来临。

    慕容天宇与林静君一听,都大为吃惊。虽然神级功法的确能让人快速达到武宗境界,但即使是神武大陆,相信20岁前达到武宗境界的都不多,见这二姐弟说得如此轻松,哪能不奇!

    饱餐一顿后,端木强道:“慕容兄弟,想不到你年纪轻轻,但实力如此高强,而且臂力惊人。刚才我看到了,你的全身似乎都在暴涨,这是什么招式?”

    林静君在旁一直看着他练刀,见他突然出掌,掌力却如此奥妙,已知慕容天宇破突了,喜道:“宇哥哥,已突破到武宗境界了么?感觉怎样?”

    四人兴尽而归,回房休息。

    慕容天宇与林静君二人在甲板上,注视着海面。林静君对于这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天气极之感兴趣,她就喜欢惹事,平淡无奇的生活并不合她意。此时狂风已起,海浪不断冲击大船,大船上下起伏。

    慕容天宇笑了笑,道:“我管这叫做‘筋骨爆发’,我自幼煅炼肉身力量,再加上修炼天级功法自创出来的,只是这一招,身体根本承受不了。你们刚才发箭时,双臂似乎与我这一招很相似,那是什么功法?”慕容天宇当然不能将玉仙桃酒的事说出来,但他所说的,也并不假,只是说漏了重点。

    “原来如此!”慕容天宇恍然大悟。他早知道,神级功法能让人另僻途径打通奇经八脉并轻松达到武宗境界,这是神级功法与天级功法的区别。只是这样达到武宗,实力却难以提高,一般只有丹田容量不足或天赋不高的人才会如此修炼,而且这样修炼,根本不可能突破到武帝境界。而神功门,却不管有没天赋,全部按这方法修炼,如果确实被承认极有资质,才再从基础修炼,以求突破到武帝境界。这样做虽然并无不妥,但似乎也太滥用了神级功法。

    “呵呵!”端木强笑道:“我们那并不是绝招,事实上,我们是玄通大陆“神弓门”的弟子,我们修炼的功法叫《玄天宝鉴》,属神级功法。按功法修练,再配以我们神弓门特有的弓箭修炼,一旦达到武宗境界,自然能让双臂膨胀,力量大增。”

    “那么说,武宗境界除了让你们增强臂力外,也是你们施展弓技的基础了?”林静君极奇聪慧,已明其中奥秘。

    大海的天气难测,昨天大战章鱼怪时,天气晴朗,但隔天却乌云密布,似乎将有大风雨降临。林清早已命人将船帆收起,并让船员各就各位,以迎接这场大风雨。在海上,最可怕的并不是海王类,而是变幻莫测的天气。人们面对大自然,是无能为力的。

    “好呀,我们请客!”端木强连忙推着端木娇走开。端木强也怕了这二个女人,老是斗嘴斗个不停。虽然在酒桌上二女都是斗个不停,但至少喝酒的间隙是安静的。

    眼看二人又要斗嘴,慕容天宇咳了一声,道:“现在海浪太大,而且也快下雨了,要么我们回船里喝杯酒吧!”。

    他一刀劈下,气随意走达到刀锋,顿时觉得看海浪、船员都无比清晰,真气中流动随意而走,在身体所有地方运行,突然一个海浪扑来,有些水点射上甲板上,慕容天宇似乎觉得每一滴浪花都看得一清二楚,他伸出手指,一指一指地向前击出,将水滴都打飞。

    一直以来他都打坐运功,明明只有一线之差,无限接近,只是硬是不能突破到武宗境界。此时看到浪花翻滚,真气也自然起伏不定,全身精力似乎都要暴发,忍不住拨出残刀,一刀一刀地施展《破山天刀》。

    听完这番话,令慕容天宇大开眼界。天下之大,即使相同的功法,使用方式不一样,也会有不一样的效果。端木姐弟虽然是武宗境界,但自身实力放到圣灵大陆,也只是一般武者,但让他们保持距离,那他们的箭技足已威胁武帝强者,而“爆裂箭法”,则任何人都不敢无视。

    “呸”,身后传来一声娇嗔,听声音已知是端木娇,二人回头一望,只见端木娇与端木强走了过来。端木强笑道:“恭喜慕容兄弟已突破到武宗境界!”端木娇冷冷地道:“才武宗境界,有什么值得高兴的?”林静君怒道:“高不高兴我们才知。虽然你们早已达到武宗,但论实力却不值一提,那你们境界再高也没意义!”

    众旅客虚惊过后,都尽情欢畅。虽然死了几名船员,但作为经常往返这千里海洋的船员,生死早已见惯。正因为海上如此危险,渡海费用才要100两如此昂贵。海上的妖兽,即海王类,大多实力不强,只是占了大海的优势,才会让人望而生畏。

    话虽如此,但已经达到武境宗界的慕容天宇,这些招式早已能施展出来,实力也有了很大的提高。虽然说有些武士境界的武者,实力之强连武宗境界的武者也比不上,如宁威。但同一个人,在武宗境界修炼,实力提高绝对比在武士境界修炼快。现在慕容天宇信心十足,凭着自己现在的实力,即使与徐杀生这样的武宗大成强者相比,也不会落下风。

    端木娇冷笑一声,道:“我们虽然也有些天赋,但也只是近一两年才达到武宗境界,资质属上位吧,比起我门中的几位小师弟,最小的一位,14岁已达武宗,我们差得远了。至于其它师兄,大多也在30以前达到武宗境界。我们神弓门,只承认武宗境界的强者作为弟子!”

    事实上慕容天宇天赋过人,并修炼天级功法与典籍,早该突破到武宗境界。只是在船上只能打坐练气,而他最合适的修炼方法却是从外而内修炼,所以才花了这么多时间。此时看着海浪翻滚,顿有所悟,以往一直练不到家的《破山天刀》,此时在真气的驱动下,一招一式,称心如意。

    经过一战,慕容天宇等四人坐在一起大吃大喝,连平时喜欢斗嘴的林静君与端木娇都安静下来。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