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六节:商心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商队行进了一天,到了傍晚时分,选在一处山谷附近停下。

    这天大家伙的运气都不错,只是遇到了三小股兽群。

    打杀了两股,驱逐了一股后。除开一些损耗,从屠杀的兽群里获得的,反而有些赚头。

    傍晚的天空,晚霞一片片。

    红艳、橘黄、葡萄灰、茄子紫……霞云绚烂,色彩交杂,又变幻不停。时而形如怒吼雄狮,时而如天马奔腾,时而似花海盛放。

    霞光照耀着翠绿如宝石般的山谷,在山谷中商队布置妥当,在某个角落圈出一小块地方,人声嘈杂。

    “来一来,看一看啊,今天刚宰下来的新鲜兽肉!”

    “酪浆,香甜的酪浆……”

    “衣服只剩十件,清仓甩卖了啊。”

    方源和白凝冰亦在人群当中。

    他们拖着板车,占据了一块地方,左手旁边是卖野菜的摊子,右手边上则是卖牛奶的。

    白凝冰颇感兴趣地来回打量周围:“想不到商队里,还会有这种小集市。”

    “有消耗就会有交易,有消费就会刺激市场。”方源答了句。

    白凝冰目光闪了闪,这话真是精辟。

    她看向方源:“这些紫枫叶,你都要卖掉吗?”

    方源微微点头:“已经加入了商队,这些紫枫叶随手甩卖掉。留在自己手上,反而会引来一些鼠辈觊觎。”

    再者,紫枫叶也不易保存。

    才过了一天多,方源车上的紫枫叶,已经开始出现干枯的现象。随着时间流逝,价值会越来越贱。

    当然区区两块元石,方源自然不在乎。

    不过随地丢掉,却不符合他们现在的身份,会惹来怀疑的。

    “商队里的小集市,分两种。我们参加的这种,只是凡人间的交易。基本上每天都会有。还有一种。是蛊师之间的交易,每七天一次。”方源道。

    白凝冰掩盖在草帽阴影下的蓝眸,微微一亮:“如果能参加蛊师的小集市,对我们会有帮助。此行到商家城还有一大段距离,为防止突发情况,我们至少需要一只侦察蛊。”

    “这点我早有计划,不过现在还早了点。”方源想到兜率花中的某个东西。自信地笑道。

    两人正小声谈着话。

    一个男性家奴步履蹒跚地走了过来。

    他衣衫褴褛,满脸血污,形如乞丐。走到方源旁边的摊子前,看着盛牛奶的陶罐,吞咽了一口口水:“这位兄弟,能给我一口牛奶喝吗?”

    “去去去。别妨碍我做生意!”卖牛奶的摊主不耐烦地摆手。

    这家奴只好挪步。走到方白二人的板车前:“二位兄弟……”

    还未说完,方源就走上前去,抬起一脚将其踹翻,恶声喝道:“滚。”

    家奴被踹倒在地上,黑色的泥泞沾满了破烂的衣衫。更牵扯到伤口,痛得他龇牙咧嘴。

    他艰难地爬起来,用仇恨的目光盯着方源:“好,我记住了。大家都是凡人。谁没有落难的一天。哼……”

    方源面色一冷,又踹上一脚。

    啪。

    这家奴再次倒地。

    “你再说一个字试试?”方源居高临下。

    家奴狠狠地瞪了方源一眼。爬起来,却再不敢啰嗦。

    但紧接着,他又被方源踹倒。

    “我不喜欢你的眼神。”方源抱臂在怀,声音冷漠。

    家奴垂头低眉,再不敢看方源,默默地爬起来,也不敢在这块继续乞讨,走远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白凝冰疑惑地问道:“奇怪,商队里怎么还有乞丐?”

    “这很正常。一定是这家奴犯了错,或者他的主人今天心情不好。总之是被蛊师打了,还取消了供应给他的饭菜。”方源耸耸肩头,目光却冷冷地瞟向不远处的一个角落。

    角落里,三四个健壮的家奴正在捕捉新面孔,合计着怎么欺负新人。

    看到方源这边的情形后,他们纷纷将视线扫向其他目标。

    凡人命贱,地位极其低下,生存艰难,如走钢丝。在商队里,蛊师动辄打杀,命贱如草。反正沿途能从村庄中补充进来。

    每一次商队遇险,都会有大量的凡人丧命。

    除此之外,凡人之间也有近乎惨烈的黑暗竞争。方源刚到这里,就有两拨人马想找他的麻烦。

    他当然不怕这些麻烦,但能轻易解决,他都会争取提前解决。

    当然也有一些凡人,活得光鲜漂亮。

    这些人,大多有背景,和某些个蛊师沾亲带故,于是狐假虎威。

    那个讨饭的家奴走后,就来了两拨人。

    一拨的头目是个老者,眼神精明,问了方源价格之后,立即将价格压低到四分之一。方源估摸着这老东西的身份,应该是个总管,负责家奴调派。

    另一拨的领头,则是个女子。媚眼如丝,居然穿着丝绸的衣衫。方源立即了然,这一定是某个或某些男蛊师泄欲的工具。

    两人皆是前呼后拥,虽然都是凡人,但彼此阶级极为分明。

    他们将价格压得很低,打的就是低买高卖的主意。这些人手中都有些余钱,不像大多数家奴朝不保夕,混得惨的连饭都吃不上。

    方源虽然根本看不上这车紫枫叶,但为了演足全套,不露出丝毫马脚,还是拒绝了压价的两人。

    那老者和颜悦色,却暗含威胁。女子则骂骂咧咧的走开了。

    “只要有第三人来问价,我就卖了这车烂叶子。”正当方源如此盘算之时,小集市中忽然骚动起来。

    一些人在兴奋的欢呼,高喊。

    “那个好心的张家小姐又来了!”

    “张小姐心慈仁善,简直就仙女下凡!”

    “真是个好人啊,今晚我不会饿肚子了……”

    “怎么回事?”白凝冰眺望,只见集市入口,出现一抹绿色倩影。

    方源也纳闷,这什么情况?

    “张小姐!”“张仙子!!”一群家奴蜂拥而去,一时间,集市入口摩肩擦踵。人头攒动。

    这些人大多是被蛊师责罚。没有饭吃的。方源之前踹倒的那个男子,也在其中,伸长了脖子和手臂。

    “大家不要急,都有的,都有的,慢慢来。”绿衣少女说道。

    她声音温柔,音量不高。刚说出口,就淹没在人群的呼喊声中。

    “都他娘的闭嘴!排好队,一个个的来。谁敢抢,敢在大呼小叫,老夫立即劈死他!”忽然一个声音如炸雷轰响,回荡在小集市中。

    一个苍老却身材魁梧的蛊师。昂首站了出来。虎目扫视一圈,沸腾的小集市瞬间安静下来。

    这就是蛊师之威!

    没有人不相信他刚刚喊的话。以蛊师的身份,只要心情不好,随手杀两三个凡人,又算得了什么?

    众人推推搡搡,很快就乖乖地排好长队。

    队伍前头,绿衣女子提着篮子,一个个的分发蒸饼。

    整个小集市。鸦雀无声。

    无数双目光。看向绿衣女子,包含着尊敬、崇拜。以及爱戴。

    白凝冰生了好奇心,问向旁边的摊主:“这个女子是谁?”

    “连张心慈小姐你们都不晓得?两位是新来的吧?”

    “张心慈?”方源回首,紧紧皱眉,“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摊主想到刚刚方源踹倒家奴的狠辣劲,也不敢隐瞒:“这张家小姐,也是咱们商队里的一位副首领呢。她没有修行资质,和我们一样都是凡人。但她在家族很有背景,她身边的蛊师就是她的护卫。我活了这么多年,说实在话,从未见过这么好心善良的人。张家小姐真是太善良了,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带些食物,来送给饿肚子的家奴。哪怕是刮风下雨,都是这样……唉,老天不公啊,这么好的人却不能让她修行。”

    白凝冰点点头,笑了笑,对方源道:“果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方源却未有回应。

    白凝冰奇怪地瞟了一眼方源,却见到方源神情很不对劲。

    后者目光灼灼地盯住绿衣少女,眉头几乎都拧成一个疙瘩。

    这绿衣女子,一头黑发披于双肩,细致乌黑,尽显柔美。眉如淡柳龙烟,眼似明月清波。肌若雪白,樱唇粉嫩。

    脸上未着粉黛,线条极为柔和。分发蒸饼,时而浅浅一笑,纯洁无暇。

    她身着绿衣裙,散发着清新素雅之气。她清雅如兰,秀美如莲,温柔若水,论姿容竟和白凝冰不相上下,却别有千秋之美。

    女子容貌精致,只能算是好看,好比普通饮料。唯有气质在身,才能称之佳人,如同陈年美酒。

    毫无疑问,这绿衣女子便是个绝色佳人。

    但管你有多美,气质有多动人,在方源心中,都是个屁!

    方源看的不是她的容貌,任凭多美的容颜和气质,掀开皮肉,都是白骨。

    他心中大奇,想到某个人物,心道:“这女子不就是商心慈么?”

    商心慈,乃是商家的少主之一。

    在家族中,族长的子女皆称之为“少主”。唯有获得家老认同的继承人,才可称之为“少族长”。

    单凭商家少主这个身份,商心慈就是天之骄女。

    世人都说商家人心黑贪婪,但这商心慈却独独是个例外。她生性柔弱,不善争斗,心慈手软,是商家中最不会做生意的人。

    她做生意,不仅经常亏本,而且时常被人欺骗。她很容易就相信别人,关键是被骗一次也不长记性,被人屡骗不止。

    作为商家少主,她一度被商家上下引为耻辱,最不被人看好,但总算念在是商家族长的血脉,因此留情,没有驱逐出家族。

    她对凡人也一视同仁,抱有强烈的同情心,多有体恤和救助。甚至好几次,在拍卖会上赊账买下全部的奴隶,让商家族长数次痛骂。

    然而命运实在是精彩,到了最后,反倒是她成为了商家之主!

    (ps:修改了一下,耽误了时间,抱歉。今后的更新时间修改一下,第一更是下午14点,第二更是晚上20点。爆发更新会提前说明的!)(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