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十七节:奴道之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什么?”听到方源这话,水魔浩激流顿时大怒。

    自他出道以来,从未有人敢如此评价他,也从未有人如此蔑视他。

    “狼王,你太嚣张了!今天我就要让你付出代价!!”水魔浩激流怒吼一声,双掌猛地一推。

    四转——水瀑蛊!

    真元疯狂灌输,空气中水汽弥漫,然后轰隆一声,凭空陡然形成一股庞大的水流。

    水流湍急无比,宛如瀑布从高空轰然砸下。

    浅银色的激水,夹裹着凛冽威势,狠狠地砸在狼群当中。

    刹那间,狼群死伤上千头。激流卷席蔓延,将浩激流身边全数清空。

    而与此同时,严家蛊师们则共同催动出一只蛊虫。

    这是五转风障蛊,形成了一股庞大的风。风如纱,带着丝丝绿意,弥漫在众人身边。

    狼群攻杀过来,就被无形的风尽数阻挡。许多狼王身上野蛊的攻击,打到风障中,也如石牛入海,销声匿迹。

    “怎么会这样?”月亮湖上,被擒拿当做人质的严翠儿,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岸边上的激战。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居然会成这个样子。原本被众人争夺,是整个事件中心的她,此刻反而成旁观的路人。

    驼狼不断后退,载着方源与水魔浩激流拉开距离。

    “愚蠢。”望着不断冲杀过来,意图接近自己的水魔浩激流。以及防守阵地的严家众人,方源冷笑一声。

    水魔浩激流,再加上严家族长严天寂。就是两位四转蛊师。还有严家高层,十多位三转蛊师,可谓实力强大。

    但奴道蛊师的强大,就在于能以一敌众!

    当年,常山阴率领狼群,越级挑战,斩杀掉五转蛊师哈突骨不说。甚至连哈突骨麾下的一帮悍将,都一起消灭。

    为什么?

    正是因为他是奴道蛊师。

    如今方源手中的狼群,已然成型。上了规模。狼群规模已由三万有余,不仅麾下百狼王、千狼王众多,还有一只夜狼万狼王,以及一只年轻的异兽白眼狼。

    这样的规模。虽然还及不上当年常山阴巅峰时期的一半狼群。已经足以屠灭两三个葛家的联合!

    现在对付仅仅二十几位蛊师,可谓牛刀小试而已。

    果然,战斗了片刻之后,水魔浩激流气喘吁吁,冲势渐渐止住。

    他感到累了!

    “可恶!这样的驭狼术真是难缠,明明只是一些百狼王、千狼王罢了……”水魔浩激流此时看向方源的目光已经变了。

    他不是没有和奴道蛊师交过手,但交过手的那些奴道蛊师,怎么能和方源相比呢?

    “这就是狼王的驭兽术吗……置身其中。简直像深陷泥沼,越陷越深!”水魔浩激流招架着狼群扑杀。心中已是一片凛然。

    分出一丝心神,探入自身空窍,浩激流暗暗叫苦。

    刚刚那番激烈的冲锋,连番大招轰杀出一条道路,使得他的真元消耗剧烈,现在空窍中已经不足巅峰时期的一半。

    真元一旦损失殆尽,蛊师的战力就会急剧下滑到谷底。

    浩激流为长远打算,不得不收敛攻势。这样一来,他的冲势就彻底消失,被狼群团团围困。

    “水魔浩激流,四转蛊师,使水道蛊虫,攻势浩大,擅长以一敌众。早年流窜北原,屡次作案,声名狼藉……他俘虏严翠儿,勒索严家成功后,随即又参加英雄大会,将严翠儿献给了黑楼兰。黑楼兰得之大喜,委以重任。入主王庭福地之后,论功行赏,浩激流被排为黑楼兰座下第三悍将。”

    方源回想着相关的记忆,目光幽幽。

    五百年前世中,这浩激流也是一个人物,活跃了八九年后,也是被常山阴斩杀。

    “浩大的攻势,往往就意味着真元消耗剧烈。浩激流已经不足为虑了,此时此刻的他,想必已经在暗中琢磨着逃跑路线了吧。他擅长水中逃遁,今天要留下他,不太容易。毕竟我手中的水狼数量太少了。不过我主要的目的,也并非他,而是严家蛊师。”

    方源转移视线,将目光投向严家众人。

    严家蛊师擅长防守,这在北原是出了名的。果然,这些蛊师防御得极其到位,五转的风障蛊,简直是像是个一个乌龟壳,牢牢维护着众人。

    “哼,严家这些人真是天真,如今身陷重围,还打着保留余力,坐山观虎斗的心思。难怪历史评价严天寂,说此人保守有余,进取不足。他们既然想要拖延时间,那也正合我意。”方源心中冷笑,故意放缓狼群攻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浩激流以及严家等人的真元,也随之消磨着。

    忽然,树林中出现了大批身影。

    “常山阴大人,我们来了!”葛家现任族长葛光,带领着葛家蛊师,赶到了这里。

    “来的挺快。”方源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意味深长。

    葛光被方源眼中的神光一刺,不禁下意识地垂下头去,心中又敬又畏:“这就是狼王的英雄本色,不想今日真正见到了!”

    “是,接到大人的书信之后,我们就赶来了。人要知恩图报,大人您屡次救我们葛家,大人的仇,就是我们葛家的仇。”旋即,葛光又答道。

    葛家营地中,方源不好出手,于是表面上答应严家。待他全数整合狼群,在半途中就用蛊虫发了书信回去。

    葛光接了书信,展开一看,脸上顿时充斥着震惊和骇然。

    “常山阴大人,竟然要对整个严家动手?”他当即失声。

    接着看下去,在信中方源阐述了缘由。

    原来当年, 常山阴母亲被暗中下毒,常山阴为了寻求解毒的蛊虫,深入腐毒草原,遭到哈突骨一帮强敌的埋伏。整个事件都是一个阴谋,乃是常家内部倾轧,打压常山阴之举。

    方源五百年前世时,常山阴被马鸿运救下,没有回归家族,而是依附了马鸿运,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后来,常山阴帮助马鸿运登上王庭之主的位置,就对常家下手,将常家高层一律清除,自己当了常家族长,报了当年之仇。

    方源现在对付严家,这个理由就被他拿来用了,写在信上,说服了葛光。

    葛家原本和常家,还连亲带故。葛家老族长第一次见到方源时,就说过他的二女儿,就嫁在常家。

    但葛光接到信后,便当机立断,选择和方源站在一起。

    “葛光,你成熟了,葛家会在你的执掌下发扬光大的。”方源骑在狼背上,淡淡地评价一句,随即便挥手道,“这场战斗,无须你们出手。你就带领着葛家蛊师站在外围掠阵罢。但是你要记住,阻挡住一位严家家老,接下来总攻严家营地,就有一份胜算。”

    “是,晚辈谨记狼王嘱托!”葛光连忙应命,带着一众蛊师分散到战场外围,组成包围阵势。

    见到葛家蛊师增援过来,严家蛊师们又惊又怒。

    “葛光,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一位严家家老怒极大吼。

    “葛家,你们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你们和我严家为敌,就是和刘文武公子作对。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另一位家老大声诅咒着。

    葛光冷笑一声,心中充满了不屑。

    死到临头,还搬出刘家公子的名号,有用吗?

    “我们不能再待下去了,必须冲锋,突出重围!”严家家老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脸色铁青,大吼起来。

    “走!”

    严家众人携手共进,开始冲锋,企图杀出一条血路来。

    丹火蛊、金蚕蛊、霜息蛊、雪球蛊、龙卷蛊、炸雷蛊、火爪蛊等等,纷纷催动起来。一时间,火球雪球不断飞射,金蚕化作光线横冲直撞,蓝色的霜息喷吐着,龙卷风肆虐狼群,轰轰的雷声中爆炸四起,火焰组成的爪子不断抓挠拍击……

    在严家众人猛烈的攻势下,方源的狼群死伤惨重,但前仆后继,源源不断,舍身忘死。

    “这些蛊师,虽是凡俗的高手,全由三转、四转构成,但又如何呢?”方源端坐在狼背上,心中转动念头,调动狼群。

    他有狼人魂,调动这些狼群,比以前的百人魂容易太多了。简直就像是狼王亲自指挥一样的流畅。

    看着狼群一个个惨死,方源面色不变,岿然不动。

    这些狼不过是普通的野兽,死了就死了,没有什么心疼的。

    反而,用它们当做炮灰,来消磨这些高阶蛊师的真元,反而是一件大赚的买卖。

    严家这些蛊师,最大的弱点,就在于人数太少。虽然都是高手,但是缺乏下属来分担战场上的压力。

    战场已经在方源的掌控之中,随着方源的节奏,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来静心恢复真元。

    “可怕,这世界上居然有如此恐怖的驭狼术!”一位严家家老面无人色。

    “难道今天我们要葬生于此吗?”死亡的气息,已经扑面而来。

    “常山阴,你杀了我们,就不怕刘文武公子报仇吗?!”还有家老寄希望于施压方源。

    “冲,不能停下来!”严天寂大吼着,声音已经嘶哑,空窍中的真元已经不足一半。(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