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卷 祸兮福所倚 第二十九章 旅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送走吕老爷子几个人之后,算是发了一笔横财的庄睿,带着囡囡请刘川几人一起出去吃了个饭,饭后秦萱冰找了一家银行,给庄睿转账了十五万过去,而小囡囡则是被刘川店里的小动物彻底吸引住了,吃完饭说什么都要再去宠物店,无奈之下,庄睿带着囡囡去帮刘川看店,而刘川开车把两位大小姐送回了家。

    “蕾蕾,你说这个庄睿怎么那么虚伪啊,我开始出价的时候,他拒绝了,可是刚才给他转账的时候,这个人居然连客气一下都没有,直接就把钱接过去了,这个男人真小气!”

    秦萱冰窝在蕾蕾的床上,手里把玩着从庄睿处买来的蝈蝈葫芦,口中不依不饶的说道,原本对庄睿的一点好奇心,此刻全转化成为了愤怒,要是被认识她的那些男人知道一向性情冷淡的秦大小姐有如此表现,肯定是跌落一地眼镜。

    雷蕾一脸玩味的看着秦萱冰,笑道:“怎么着,我们秦大小姐动了春心啦?认识你这么多年,可没见过你主动提起哪个男人啊,不过话说过来,庄睿除了家世一般之外,人还是很优秀的,你倒是真的可以考虑考虑哦。”

    雷蕾的话倒是让秦萱冰自己吃了一惊,是啊,长这么大,除了父亲和爷爷,就是家中的那些堂兄弟们,也从来没有被自己放在心上过,今天这是怎么了,老是提起那个可恶的男人,秦萱冰感觉到,在庄睿面前,自己引以为傲的相貌,似乎不能让这个男人产生一点情绪上的波动,除了那天在超市偶遇之时,这让秦萱冰心里很有挫败感。

    如果秦萱冰知道庄睿只是掩饰的比较好,心里甚至都动过用灵气剥光她衣服的冲动,不知道秦萱冰是会引以为豪呢,还是会骂庄睿人面兽心。

    正在气头上的秦萱冰,一想起庄睿那淡淡的笑容之时,就恨的牙痒痒,这个虚伪的男人,明明对钱很看重,还表现的那样淡漠,倒是让自己做恶人了,在回来的路上,刘川把今天的事情解说了一下,秦萱冰这才知道自己冒然出了一个高价,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坏了古玩这行当的规矩,不由对庄睿又加深了几分恨意。

    “蕾蕾,明天咱们也去看看他们的品茶鉴宝吧,我倒要看看那个虚伪的男人能一直有这么好的运气?他的那个手稿一定不值钱。”似乎要看到庄睿倒霉,秦萱冰才能找回自己的优越感。

    曾经在英国圣玛利亚女校学习过三年上层社会的礼仪、社交知识的秦萱冰却不知道,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当一个男人可以影响一个女人的情绪时,往往代表着某种奇妙的事情开始发生。

    ***********************

    “阿嚏,谁又想我了?”

    庄睿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子,心中猜度着那个家伙又在诅咒自己。

    这会他整无所事事的坐在刘川宠物店中上着网,要说刘川同志身上最大的优点,那就是知耻而后勇,在知道如何才能上网之后,大年初三一大早这厮就守在电信局的门口,死缠烂打连带托关系送礼,让电信局的那帮子大爷们是烦不胜烦,最后居然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把别人需要半个月才能装好的宽带给装上了。

    虽然刘川对外宣称是要和国际国内宠物市场接轨,更快的掌握国内各个宠物市场的信息,但是庄睿很是怀疑这个输入游戏账号,比输入汉字要快一百倍的家伙的真实动机。

    此时庄睿正在一个拍卖网站浏览着近年来各大拍卖行的拍卖信息,其中有一条信息让他砰然心动,就在前不久,京城有一家拍卖行拍出了王士祯写给友人的书信,区区两页纸,居然拍出了二十八万的高价来。

    这让庄睿不由得想入非非了,如果自己那个手稿后面带有印章的十几页诗作都是王士祯手迹的话,那可要值多少钱啊?最起码在彭城这个消费相对比较低的城市,买套别墅估计不成问题了吧,想到这里,兜里装着的那个十五万的存折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嗨,木头,你小子干什么呢,还在想那冰块美人?告诉你,没戏,刚才那妞还在车上说你坏话呢,哥们向毛爷爷保证你是好人都没用。”

    刘川刚推开店门,就看到庄睿这伙计正坐在电脑边呆呆的发愣,按照他的经验,出现这种情况,不是生病了就是想女人了,这哥们肯定是属于第二种情况。

    “扯淡,别当着小孩子的面说那些,快过来看看,你说咱们前几天收的那手稿,要真是王士祯的手迹,那咱哥俩就发了。”

    庄睿看了一眼正在摆弄仓鼠的外甥女,瞪起眼睛对刘川说道。

    刘川闻言立刻精神了起来,一步窜到电脑旁边,当庄睿指着那条拍卖信息给他看时,这货忍不住叫了起来,“我靠,木头,两张纸就二十八万,你那一册怎么着也有几十张纸吧,二十张就是二百八十万,呃,四十张是多少?五百二十万?不对,是五百六十万……”

    刘川这货嘴角流着口水,掰着手指头,居然以张论钱,开始计算起那手稿的价值来,看的一旁的庄睿是哭笑不得,这兄弟什么都好,就是发起傻来,实在让人有些受不了,真稀罕,没听说过古董的价值能这样计算的。

    “得了吧,别做梦了,那手稿是否是王士祯的手迹还说不准呢,就算是,价格也不是你那样算的,对了……你上午说找我有事,就是吕老爷子他们几个要看手稿的事情?”

    庄睿拍了拍刘川的脑袋,把这个还沉浸在美梦中的家伙给敲醒了。

    刘川的眼睛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看着庄睿,答非所问的说道:“你小子这段时间走大运啦,1000块钱买个玩意,居然转手就卖了十五万,哥们辛辛苦苦的干上半年,也不过就赚这个数,还有那手稿,要是真的话,我这几年赚的钱,加起来都比不上你了。”

    “行了,少废话,有事说事,那手稿算你的一半。”

    庄睿没好气的回道,哥俩的感情还用说这些没营养的话,从小到大两人的东西就没分过彼此,上学时学校组织郊游,刘川的书包里,指定都是带着2份饭菜,两家从老到小的交情,已经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了。

    “嘿嘿,把那手稿卖了,咱哥俩先一人买辆沙漠王子去,我这破车,早就想换了。”

    刘川两眼冒出精光,开始憧憬起有钱之后的美好生活来了。

    “还沙漠王子?给你买个沙地自行车要吗,没事是吧?那我回去了。”庄睿懒的和刘川扯淡,有这时间,还不如回家去补补课,看点古玩收藏的资料呢。

    “有事,有事,我过几天要去西藏一趟,你在家闲着也是无聊,干脆和我一起去吧,就当是旅游去……”看到庄睿招呼囡囡准备走人,刘川连忙说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