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卷 祸兮福所倚 第八十五章 拉萨的夜,秦萱冰的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PS:先送上7000字,从7点半点来家里电,就坐在电脑边,除了去洗手间,一直在写,整整坐了9个多小时,刚才猛一站起来,差点摔倒了,虽然咱不怎么会写感情戏,不过兄弟们,看在打眼辛苦码字的份上,赏几张月票吧……】

    从大昭寺出来之后,一行人找了个酒店坐下,庄睿原原本本的把自己在大昭寺内的遭遇,给众人讲了一遍,至于眼中灵气的事情,自然是省略掉了,即使如此,对于庄睿能得到活佛的青睐,众人还是羡慕之极。

    “我说木头,活佛给你灌顶之后,有没有产生点啥特意功能啊?”

    听完庄睿的叙述后,刘川酒也不喝了,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庄睿。

    “当然有了,咱能透视了,现在就看到你没穿内裤,不信的话,咱们现场确认一下?”对付刘川的流氓招数,庄睿自然是熟悉的很。

    “哥们要是穿内裤了,你就把这小白狮让给我,怎么样?”

    刘川在庄睿的故事里,就听明白了小白狮是纯血雪獒这件事,当下就站起身来,准备脱裤子验明正身,一时间引来众女的讨伐,包厢里的气氛愈加活跃起来。

    对于小白狮是獒王的问题,大家都是很容易就接受了,这一路上小家伙所表现出来的聪慧,早已显示出它不是一只普通的松狮犬了。

    “庄睿,我曾经听说过,西藏天珠对人体很有益处,不过现在假的很多,这串天珠是活佛佩戴的,你要好好保存。”

    至于庄睿所得到的天珠手链,众人对其价值都不是很了解,周瑞也只是知道天珠在西藏极为珍贵,更何况这是活佛佩戴的,当下交代庄睿要保存好,这个手链,或许能成为庄睿此行最大的收获。

    其后庄睿自然是被众人狠狠的宰了一顿,不过今天收获颇丰,庄睿也没有在乎,大家吃的都很高兴,只有柏梦安似乎心有情结,又喝醉了,还是周瑞将他架回的酒店。

    庄睿和刘川住的是双人套间,不过此刻刘川没有在房间里,刚一回到酒店,他就跑到雷蕾房间去献殷勤了,本来还想拉着庄睿一起去的,被庄睿拒绝了,他正想一个人呆着,测试一下眼中灵气升级之后,多了那些功能呢。

    庄睿先把自己在合肥淘来的那个紫檀根雕拿了出来,动用灵气看去。

    原本庄睿的眼睛,只能看到木质品大约一公分左右的深读,但是此刻却很轻易的,就将紫檀根雕看穿了,美丽精细的紫檀内部纹路,清晰的显现在庄睿的眼睛里,只是这个根雕已经失去了灵气,庄睿却是没有办法尝试灵气吸收了,而且他身边也没有什么古玩之类的物品了。

    “对了,怎么把这东西给忘了……”

    活佛送给自己的天珠,应该是个有年头的物件,庄睿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连忙把天珠手链从手腕上取了下来,放到了手心里,捧到眼前仔细观察起来。

    完全变成了紫色的灵气,更加容易操纵了,只是心意一动,灵气就随着目光进入到了天珠的内部,一个美丽的世界,顿时显现在了庄睿的眼中,在天珠那不大的空间里,充满了各种瑰丽的色彩,五颜六色的很是美丽,天珠里面似乎有磁场一般,将各种美丽的色彩环绕成一个圈形,就像是雨后彩虹一般,散发出七彩光芒。

    这串天珠也没有让庄睿失望,里面的确充斥着浓郁的灵气。

    但是当庄睿眼中灵气渗入之后,却没有办法和这些灵气相融合,两股灵气居然各行其道,泾渭分明,当庄睿控制着自己的灵气,想把天珠内灵气包裹住的时候,却发现,那些灵气都滑溜的像游鱼一般,即使将之围住了,也没有办法与之融合,两股看起来相似的灵气,都摆出了一副井水不犯河水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

    如果说在大昭寺内,无法吸收墙壁唐卡内的灵气,是一种偶然现象,但是此刻连天珠内的灵气也不能吸收,就让庄睿的心中感觉到一丝惶恐了,要是就此不能吸收灵气的话,那等到眼中灵气消耗殆尽之时,岂不是就会永远的失去了。

    庄睿心中有些茫然了,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庄睿已经习惯了眼中灵气对自己的帮助,虽然现在灵气升级了,并且在数量上很充沛,但总会有用完的那一天,如果失去了灵气的话,庄睿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呆呆的看着自己手心处的天珠手链,庄睿的思绪有些飘忽起来,自从产生灵气之后的那些画面,重新浮现在他的眼前,从爷爷的遗物中识宝,再到市场捡漏,当这一幕幕的场景又出现在眼前时,庄睿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能缺少眼中灵气的存在了。

    庄睿没有发觉,由于没有自己的思维控制,眼中的灵气变得有些紊乱,穿过了天珠手链,向自己的右手里狂涌而入,当他发现到右手传来一阵舒适的感觉之时,才意识到不对,连忙将灵气收回到眼内,可是眼中灵气却少了近乎三分之一,比之前治愈手臂所用还要多。

    庄睿不由心痛起来,本来就没解决灵气的吸收问题,现在有却又白白消耗掉这么多,要不是这右手是自己的,庄睿都恨不得把它砍下来,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庄睿重重的倒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发起呆来。

    “嗯?”

    躺在床上的庄睿突然发现,灵气在眼中的那个小瞳之中,每流转一圈后,本来很微弱的丝丝灵气,似乎都壮大了一分,而原先减少了的灵气总量,好像也在缓慢的增加着。

    庄睿害怕这是自己的错觉,连忙坐了起来,深深的呼吸了几次,将有些激动的心,平静了下来,开始仔细的记录着每一丝灵气大小形状,等那些灵气进入到小瞳内,一周循环之后,再与之前对比。

    其实在大昭寺的时候,庄睿就有过这种感觉,但那会是在灵气充沛的房间里,他当时以为眼中灵气的增加是自外吸收的,并且那会急着寻找小白狮,他也没有仔细的去体会。

    “没错,灵气是在自动生成着……”

    观察了足足有半个小时之后,庄睿终于确定了自己的这个发现,一时间,庄睿心里变得欣喜若狂,眼睛可以自己生成灵气,那能否再吸收古玩内的灵气,就变得一点都不重要了。

    更何况,通过观察天珠的实验表明,庄睿依然可以分辨出古玩里面是否有灵气存在,也就是说,他以后仍然可以用这个办法,来鉴定古玩的真假。

    “既然眼睛以后不会再吸收物体内的灵气,那是否可以通过物体内灵气的多寡,来判断这个物体的年代呢?”

    庄睿没有想到,困扰了他一个多月的难题,居然就在这次灵气升级之后,完全解决掉了,在解决了灵气补充的问题之后,庄睿心里像落下一块大石,变得无比轻松了起来,以前没有想到的一些问题,也出现在脑中,一时间,躺回到床上的庄睿,开始浮想翩翩起来。

    “嘿,哥们,想女人呢,这么出神,喊你去看美女,你又不去。”

    刘川推门进来,出言打断了庄睿的思绪。

    “滚一边去,我要是看你家雷蕾,你小子还不和我拼命啊。”

    庄睿坐起身来,笑着回骂了一句,他此时心情大好,也不在意刘川打断了他的思路。

    “那是你嫂子,敢多看我挖了你眼珠子。”刘川瞪起眼睛说道。

    “对了,木头,你在饭店里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这小东西真是藏獒,而且还是獒王?”

    刘川看着正在庄睿身体前后扑腾的小白狮,有点怀疑的问道,不算小时候养的笨狗,就是开宠物店的时间,也有四五年了,刘川不相信自己居然连个松狮犬都会看错。

    小家伙听到刘川的话后,居然扭过头来,冲着刘川发出一声低吼,虽然声音稍显稚嫩,不过也颇有几分金毛獒王当初的风采了,另外那两只小獒犬听到小白狮的吼声后,居然很害怕的靠向了刘川。

    “我怎么知道,活佛就是这么说的,你不会觉得自己的眼神,要比活佛还厉害吧,就从你那两只幼獒来看,这个可能性很大。”

    这几天下来,刘川时常用那两只小藏獒调侃庄睿,庄睿不介意用小家伙狠狠的打击下刘川,看他以后还敢在自己面前得瑟不。

    “来,让刘川哥哥抱抱。”

    此时的刘川就像是诱拐少女的大叔一般,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伸出双手抱向床上的小家伙。

    “嗷……”

    随着刘川口中发出一声堪比金毛獒王的叫声,伸出去的双手,也快如闪电般的缩了回来,只是在右手的虎口处,留下一排细小的牙印,差一点就要咬破皮了。

    “妈的,你属狗的啊。”

    话刚出口,刘川自己也失声笑了起来,这可不就是一只狗啊。

    小白狮挑衅的向刘川叫了几声,跳下了床,挤到那两只黑毛小藏獒的身边,那两个小家伙现在也睁开眼睛了,看到小白狮跑过来,连忙让出一块地方,就连刘川废了半天劲,才撕出来的肉丝,都被那两个小家伙拱手相让了。

    “木头,你也不管管你的狗,这整个一狗霸王啊。”

    刘川心中其实也是极为喜爱小白狮的,相比自己得到的那两个小藏獒,显然这小家伙更为讨人喜爱,奈何这小祖宗根本就不给他面子,除了勉强能让秦萱冰抱一会之外,其余的时间力,都是寸步不离庄睿。

    “对了,流氓,事情都办完了,咱们也该回去了吧,我的假期也差不多到了,回彭城呆不到几天就要去上班了。”

    庄睿懒得再和这厮斗嘴,此次西藏之行带给他的收获,简直太大了,大到他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心里的喜悦,现在庄睿甚至连布达拉宫都不想去了,反正那里的宝贝对于他而言,是看得到摸不着,去了也没有多大的意思。

    还有一点就是,庄睿对于西藏这个神秘的地方,在心里存了一丝敬畏,他怕自己身上的秘密,会被一些神通广大的喇嘛看透。

    原本他还没有这样的感觉,但是经过今天和老喇嘛的谈话,以及那次灌顶的经过之后,庄睿当时就感觉到,那个老喇嘛纯净的眼神,似乎可以看穿别人的心灵,由此庄睿发现,在这个世界上,自己不了解的事情,还是有很多的,仅仅是一个活佛就如此神奇,要是转世班禅呢,庄睿不敢保证在他面前,自己还可以保守住眼睛的秘密。

    “雷蕾她们几个人,明天上午去完布达拉宫,乘坐下午的飞机回南京,柏梦安也一起离开,至于咱们几个,什么时间走都行,不过我有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这里有个交易文物的黑市,你要不要去看看?”

    刘川的话让庄睿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秦萱冰她们会做飞机直接离开,都是年轻人,大家这些天相处的也很愉快,咋一听到这个消息,庄睿心里居然有点失落的感觉。

    “文物黑市?”

    庄睿倒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正想追问下去,一阵敲门的声音传了进来。

    “秦萱冰?你怎么来了?刚才不是说要休息了吗?”

    门口传来刘川的声音,庄睿听到后连忙穿上鞋子,从床上下来了,他刚才的姿势可是不太好看。

    “我找庄睿,你拦着门干嘛啊?”

    要是以前的秦萱冰,根本就不会和刘川解释,但是这些天相处下来,秦萱冰身上那种淡漠的气息,似乎都消失不见了,此时的她,就像个邻家女孩一般,恩,应该是长的很漂亮的邻家女孩。

    “萱冰,什么事啊,咱们明天还要去布达拉宫呢,怎么不早点休息?”

    庄睿推开刘川,看向秦萱冰时,眼睛不由亮了一下,秦萱冰应该是刚沐浴过,头发还没有完全吹干,带着一点湿意,并没有向往常那样而是扎起来,很随意的披在肩膀上,虽然距离秦萱冰还有二米多远,庄睿鼻中已经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女人体香,秦萱冰那不施粉黛的洁白面孔,看起来是那样的明艳动人。

    秦萱冰穿的也很随意,上身是一件紧身夹克,下面配了一条牛仔裤,修长的双腿,浑圆高翘的臀部,将她那美好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来,看到秦萱冰的打扮,要不是这段时间经常在一起,加上自身很强的美女免疫力,庄睿恐怕又难免要出丑了。

    “睡不着,想出去走走,你有时间吗?”

    秦萱冰说话的时候,脸色有点微红,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鞋尖,庄睿在感情上,虽然是初鸟一个,秦萱冰也未必比他好到哪里去,可能甚至还不如庄睿呢,此番能出言相邀,秦萱冰可是鼓足了勇气,这句话说完,身上几乎没了力气。

    “有,有时间,这小子刚才还和我说睡不着呢。”

    庄睿还未答话,刘川就在他身后嚷嚷了起来。

    “好,萱冰,那咱们就出去转转。”

    庄睿回到房间里,穿上了一件外套,3月份的拉萨,气温还是比较低的。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酒店,庄睿脚下还跟着个来回跑动小白狮。

    他们所住的酒店就在八廊街上,晚上的八廊街也是热闹非凡,庄睿和秦萱冰之间并没有交谈,只是这样在街上走着,看着讨价还价的商贩,露出满意笑容的游客,两人只感觉到心里一片平静。

    “去那里坐坐吧……”

    庄睿和秦萱冰同时指着前面的一个露天咖啡厅,开口说道,听到对方和自己一样的想法,二人都笑了起来,本来相隔的有点远的身体,也靠近了几分,在两人心中产生了一种难言的默契,走进咖啡厅后,一个留着长发,很有艺术气质的年轻人迎了上来,庄睿和他交谈了几句,发现这个咖啡厅的老板,居然是一位香港人。

    这位老板看外表,年龄似乎并不大,但是一询问,这人竟然有四十多岁了,听到秦萱冰也是香港人后,两人用粤语聊了起来,听的一旁的庄睿反倒是一头雾水了。

    “我在说香港的生活节奏太快了,我来西藏二年了,在这里生活的很平静,也很愉快。”

    咖啡厅的老板普通话很标准,也没有冷落庄睿,和秦萱冰聊了几句之后,出言向庄睿解释了刚才两人的对话。

    “还是老板你有福气啊,这世上没有多少人,能够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整天还不是要为一日三餐忙碌着。”

    庄睿想到自己几个月之前的生活,不由感慨了一句,那会可真是辛苦,每天早晚上下班要赶地铁公交车,回到冷冰冰的出租屋里,还要自己烧饭,与现在美人相伴,汽车随行的生活相比,简直就有着天壤之别。

    “小伙子,每个人满足的标准是不一样的,一个人每天也就是吃三餐饭,睡觉的地方不过三五平方米,相信大多数人都能做到这点吧,可是还有许多人不满足,对于我来讲,在这里每天和朋友聊聊天,开心就好了。”

    老板笑呵呵的回了庄睿一句,却是让庄睿陷入了沉思,莫非自己所追求的生活是错的?

    “话不是这样说的,如果每个人都安于现状,那社会也不会发展了,也就不会有这么多人来你这里消费了,你现在的行为,同样是在为社会创造效益。”

    秦萱冰很反常的反驳了这个老板的话,也让庄睿眼前一亮,自己追求更舒适的生活,这也没错啊,舒适的生活就意味着要用金钱去打造,同样也是消费嘛,庄睿此时的思维方式,越发的向他百万身家靠近了。

    咖啡馆的一楼,居然还提供烧烤的地方,有许多游客聚在那里,烟雾升腾,显得很是热闹,庄睿和秦萱冰在老板的领路下,来到了咖啡厅的二楼,二楼与街面相反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花园,周围种满了不知名的鲜花,在花丛中间,摆放了一个西式圆桌与两张座椅,用老板的话说,这里是他闲暇小憩的地方。

    拉萨的夜空很明亮,一片宁静随着银雾般的月光洒在大地上,把大地照得一片雪青,树木、房屋、街道都像镀上了一层水银似的,天上璀璨的繁星似乎要坠落下来一般,好像就在人的头顶处,闪烁着点点光芒,老板很快送上来两杯咖啡,按他的话说,这完全是手磨的,喝着香甜中带有一丝苦涩的咖啡,看着晴朗的夜空,听着周围人群的嬉闹声,庄睿和秦萱冰都没有说话,深深的沉浸在这美好的夜色里了。

    “呜呜……”

    小白狮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平静,这小家伙钻到花丛里,却被刺了一下,跑到庄睿的脚边撒起娇来,可爱的小模样,看的庄睿和秦萱冰都笑了起来。

    “我们明天就要离开了。”

    秦萱冰悦耳的声音传来,听到庄睿的耳中,就像是从另外一个世界里传出的,在这个寂静而又吵杂的环境里,显得无比的空灵。

    “我们在南京做了一个方案,马上就要开始执行了,我和蕾蕾必须在场的。”

    不知道为什么,秦萱冰紧接着开口解释了离开的原因,她自己心里也有些怪怪的,难道自己真的会在乎对面这个男人的想法?

    秦萱冰没有找到答案,自从遭遇狼群的那个夜晚之后,她就感觉到待在庄睿的身边,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就像是小时候在爷爷身边一样,很温馨,也很安全。

    “大川和我说了,明天上午去完布达拉宫,你们下午就会离开,这一路上可是辛苦你们几个人了。”庄睿说的也不是客气话,在大草原上没有人烟的地方,生火做饭的时候,这几个大小姐,可是没有一个人喊苦叫累的。

    “我们在四月的时候,会去中海进行一次珠宝推广的活动,到时候你会在中海吗?”

    秦萱冰没有接庄睿的话,而是出言询问道。

    “我在不在中海没关系啊,你们不是在中海有分公司嘛!”

    庄睿的话让秦萱冰气的差点跳起来,这小气的男人,居然还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不过看到庄睿笑眯眯的样子,才知道他在开玩笑。

    “小气鬼!”

    秦萱冰用脚尖在桌子下面,踢了庄睿一下,却不料被小白狮看到了,居然冲着秦萱冰叫了起来,看的庄睿哭笑不得,连忙弯腰把这小祖宗抱到桌子上面,指着它的鼻子说道:“以后不许对萱冰阿姨凶,知道吗。”

    “谁是阿姨,是姐姐。”

    秦萱冰羞恼的白了庄睿一眼,小白狮像是听懂了庄睿的话一般,跑到秦萱冰手边,伸出舌头亲热的舔了一下,然后又飞快的跑了回去,躲开了秦萱冰想抱住它的手。

    “庄睿,你有过烦恼吗?”

    秦萱冰幽幽的声音传来,听得庄睿愣了一下,都没用脑子想,就脱口说道:“当然有啊,谁没有烦恼啊。”

    不过庄睿仔细回味了一下,自己的烦恼也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基本上过去就忘了,能让自己记得住的烦恼,貌似还真没有。

    秦萱冰像是没有听到庄睿的回答,自言自语的说道:“我爷爷是从大陆去香港的,刚到香港的时候很穷,也被人看不起,我爷爷就很努力的去工作,开始在一家珠宝行给人做学徒,后来就自己开了一个金铺,慢慢的发展到了现在的规模。

    我出生以后爷爷都还是很忙,只是近年来身体不太好了,才闲了下来,但是从我记事起的时候,我的爹地妈咪也是非常的忙,每年见到他们的面,都不会超过五次,如果不是有他们的照片,恐怕见了面我也不会认识他们的。

    等我长大以后,家里面又安排我去英国读女校,让我学习珠宝设计,虽然我很喜欢设计珠宝首饰,但是我真的不喜欢被别人安排自己的生活,你明白吗?我想要有自己的生活,像鸟儿一样自由自在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秦萱冰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了起来,不过很快就安静下来,继续说道:“和你们来西藏,是我这辈子所决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庄睿,以后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朋友?我们现在就是朋友啊,以后当然也是朋友了。”

    庄睿听得有些莫名其妙,傻傻的回答道,心里还在想着,“这些人的思维怎么跳跃的这么快啊。”

    听到庄睿的回答后,原本还有些伤感的秦萱冰,忽然笑了起来,对庄睿说道:“你把眼睛闭上。”

    “闭眼睛?哥们没用灵气去看你的身体啊?”

    庄睿虽然有些不明所以,还是将眼睛闭上了,就在他闭上眼睛的同时,只感觉到一阵香风袭来,紧接着一个柔软的嘴唇,印在了自己的嘴上,可是还没等庄睿回过味来,香软的嘴唇已经消失了,当庄睿回过神来睁开眼睛的时候,对面的座椅上,已经是空无一人了。

    “这……这是哥们的初吻啊,不对,是被小子那老爹抢去了。”

    庄睿回过神来,恶狠狠的看着小白狮,想起来自己从记事起的初吻,貌似被那头金毛藏獒给夺去了。

    PS:对了,招聘几个热心的朋友当副版主,要求是看正版的朋友,并且有点时间管理书评,并不是说不是V的朋友不能做副版,只是自己的版主不是自己的粉丝,好像有点说不过去,非V的朋友谅解下哈……

    (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