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卷 祸兮福所倚 第一百零六章 画中画(下)【爆发通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个是挣板,用于贴平,挣干画心,裱件和各种装裱材料的,晾竿你也不懂?当然是用于晾干经过加工的复背纸,色纸以及各种材料啦。”

    宋军一边给庄睿讲解着房中这些工具,一边教训着庄睿,像是要把他之前受的气,还回到庄睿的身上去。

    “这是拷贝桌,排笔、棕刷、界尺和切板,那个石头?那是砑石,也叫做磨石,是用于裱件背面砑光、磨平用的。”

    庄睿进到这里也感到新奇,难得宋军想为人师,他也就一件件的问了下去,不过方老爷子可是不耐烦了,口中重重的“哼”了一声,对着庄睿说道:“小伙子,过来,把这画摊开放在拷贝桌上,宋小子,你爱干嘛干嘛去,别在这里捣乱。”

    宋军挠了挠头,不说话了,他又不傻,刚才老爷子的表现,让他感觉到一丝不对劲,自然想留下来看看,这画中到底有什么玄奥之处。

    拷贝桌是玻璃桌面制成的,内置日光灯,在拷贝桌的上面,还有一盏日光灯,这是用于揭裱残破旧画时使用的,必须要有极强的光线,以避免稍有不慎,将旧画损毁。

    庄睿将画轴展开,平铺到了拷贝桌上,方老爷子先将桌中的日光灯打开,观察了一会之后,又打开抬头处的日光灯,在强光照射之下,想看看会出现什么变化,只是半晌之后,方老爷子失望的摇了摇头,将两盏都关掉了。

    “去打盆水来……”

    老爷子眼睛不离画卷,嘴里吩咐了一句,庄睿连忙端起房间一角的脸盆,走到门外接了一盘水进来。

    等到庄睿进来的时候,却发现这画轴的天杆地杆和轴头,都已经被方老爷子取了下来,只剩下一副画卷,看到庄睿进来,老爷子向他招招手,示意他走过去。

    当庄睿把脸盆端了过去之后,老爷子用手里的一把只有指甲刀般大小的刷子,在水里沾了沾,然后对着画卷的左下角刷了起来,这画纸的吸水性很好,刷子一接触到纸张,立刻就被吸收点了,然后老爷子继续沾水去刷,三五次过后,左下角那出大约有五六厘米平方一块的地方,都已经湿透了。

    摆手让庄睿把水盆端走之后,方老爷子伸出两指,在边角处微一捻搓,原本为一体的画卷,立刻分成了两张纸来,却没有出现庄睿想象中的三张纸,如果这猫腻如此就被识破的话,那当初裱装这幅画的人,就白白花费这么大的功夫了。

    “小庄是吧,这幅画我怀疑里面另有玄机,想在这宣纸上,再揭出几层来,只是这画所用的是熟宣纸,比较脆,我怕在揭层的时候,有可能会损坏掉,你的意思怎么样?”

    这画如果是宋军的物件,恐怕老爷子直接就下手了,不过画的主人是庄睿,他自然要先问一下了,否则将画揭开使之损坏,里面要是什么都没有的话,却是不好交代了,虽然他是一代装裱大师,但也要对客人负责的。

    此刻庄睿心里早已是乐开了花,但是对方老爷子的话,还是有点吃惊,满脸疑惑的问道:“这么薄的一幅画,还能再揭几层?”

    “别人不行,我自然可以,你说吧,同意我就揭,不同意就把画拿走。”方老爷子干脆的回答道。

    庄睿装着思考了一会,才开口道:“行,方爷爷,反正这画是假的,咱就当花三千块钱看您老的手艺了。”

    “真假现在可是不好说喽……”

    老爷子意味深长的回了一句,倒不是他认为庄睿能看穿其中奥妙,而是他自己心里已经猜出个十之八九了。

    见到庄睿点头同意了,老爷子也来了精神,三月份天气还有些冷,他就脱了外套,卷起了袖子,在屋里拿出许多瓶瓶罐罐的,像是在配药剂一般,往盆里倒了一些庄睿和宋军都看不懂的液体,然后让庄睿拿去搅拌了起来。

    等庄睿搅拌了大概十分钟之后,这盆里原本像浆糊一般的液体,居然变成了透明色,并且很稀薄,老爷子看到之后,就将脸盆要了过去,放在脚下,然后将那幅《李端端图》反过来铺在桌子上。

    随后方老爷子找出一个崭新的排刷来,将软毛那头放进盆中,等到透明液体浸透了排刷之后,立刻在画的背面刷了起来,单手用力,如同写书法一般挥洒自如,并且用力均匀,片刻之间,这幅长宽在187*72厘米的画作长,已经全被刷上了这透明液体。

    这还没完,老爷子又从房间里找出一个手压的喷水壶来,对着刷了透明液体的画喷了起来,这个壶口极为细密,喷出来的水基本都成了雾状,这些水接触到画面之后,立即就融入了进去,只是旁边瞪着眼睛仔细观察的庄睿和宋军发现,这些水只是依附在了画的表面,根本就没有渗透进去。

    “行了,你们两人去外面等着吧……”

    在看到紧要关头,方老爷子却是下了逐客令,使得庄睿和宋军大为沮丧,就像是看足球比赛一般,前锋开始射空门的时候却停电了,让人有些心痒难熬。

    不过法不传六耳,这些老艺人们极为注重师礼传承,揭层这手艺,又非常容易被一些心术不正的人利用,宋军和庄睿又不是他的学生,自然不能让他们看到揭层的核心技术了,要知道,在当今社会,还有如此技术的人,绝对是屈指可数。

    在解放前,有一些手艺人为了谋取暴利,会做出一些揭层裱糊画的事情。

    大家都知道,宣纸用墨极易渲染,几乎每层都可以浸透书画家的笔墨,作伪者将之揭层之后,一幅画就会变作两幅或者三幅,但是揭层越多,每幅画上的笔墨就会越淡,作伪者便再用宣纸裱数层,在笔墨轻淡处再照样添补,经过处理后,欺人效果更佳,几乎是真假难辨。

    画作揭层的手法自古皆有,如果需要装裱的书画水平一般或装裱匠技艺平平,是不会或不敢去作伪的,若是名画遭遇到高手,被揭层的危险就会大大增加。所以,很多书画家都不把名贵书画送到装裱匠手中,而是自己动手,亲自装裱。

    方老爷子这手技艺,并没有外传,就连他的几个得意弟子之中,也只有二三人才得以传授,是以庄睿和宋军虽然是行外人,老爷子也不想让他们看见。

    二人在客厅里等了大约有半个多小时,期间庄睿跑回奔驰车那,把两个小家伙给放了一会风,又等到茶水三遍以后,老爷子才打开了装裱间的房门,脸上露出很疲惫的神色,不过两眼却是炯炯有神,显得有些兴奋。

    “小庄,你走大运了。”

    老爷子出来后的第一句话,就让宋军和庄睿不明所以,只是庄睿的样子,自然是装出来的。

    “跟我进来吧。”

    方老爷子也没解释,转身走了回去,庄睿和宋军紧跟其后,刚进入到房间里,就看到在那面平整的大墙上,贴着两幅画。

    很显然,那幅隐藏了半个世纪的唐伯虎《李端端图》,到今日算是露出真容来,庄睿上前仔细的将两幅画做了一个对比,两幅画的内容自然是一样的,不过在人物表情的细微之处,一眼就可以分辨出不同来,一幅画上的人物呆板无神,并且画面已经出现了裂纹,而另外一幅上面的仕女却是顾盼生辉,表情逼真,疑是要从画中走出一般。

    “这……这,这怎么可能,方爷爷,这怎么可能啊?”

    宋军和庄睿不同,庄睿只是站在画前单纯的去欣赏,而宋军却是拿着个放大镜几乎把脸都贴上去了,待得放下放大镜的时候,已经是吃惊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宋军也是久玩字画之人,自然能分辨的出眼前两幅画的真伪,看着被揭出来的那幅《李端端图》上数个鲜红的铃印,和每个铃印所代表的赫赫有名的人物,以宋军沉浸书画多年的专业水平,几乎就可以断定这幅画是出自唐伯虎之手的真迹了。

    “有什么不可能的,你是不是想说,《李端端图》现在南京啊?哼,当年我就看那幅画有作伪的痕迹,虽然是也是明朝人画的,但却不是唐伯虎的真迹,这幅画出世,我看那帮子人的老脸,往哪里放,哈哈。”

    方老爷子似乎对当初鉴定南京那幅《李端端图》的人颇为不满,此刻笑的是畅快淋漓,而宋军却是把眼睛看向庄睿,脸上呈现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宋哥,这画里,还有一幅画?两幅画好像差不多嘛。”

    庄睿装着很无辜的样子,向宋军问道。

    “你……你,差不多,差到天上去了,我说你小子,怎么就这么好的运气啊,王士祯的手稿被你碰上了,去趟黑市把别人都不要的假画买来,里面居然藏着幅真迹,我宋军在这行也玩了二三十年了,怎么就从来没捡过这样的漏啊。”

    宋军看着庄睿,不住的摇着头,不过他倒是没有怀疑庄睿能事先看出这幅画的真伪来,毕竟这画倒手了几次,也经过多方人士的鉴定,其专业程度,远不是庄睿可比的,就连方老爷子这样的人物,如果不是从装裱处入手,都无法发现这其中隐藏的玄机。

    PS:整理了下上周的打赏名单,在那里上传了个小白狮的照片,呵呵,刚才睡了会,这章传的晚了点,因为明天的故事是一个完整的情节,为了大家看的爽,晚上又要通宵码字,明天最少四更、或者还有五更、六更,现在落后前面20多票,只要藏友们的月票跟的上,咱拼命也要更上,各位藏友看看书屋,把您珍藏的月票投出来吧……

    (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