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卷 祸兮福所倚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家事【六千字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破玩意,还真是麻烦,白狮,别捣蛋,自己去玩。”

    庄睿推开钻到怀里的白狮,看着手中这个黑不溜秋的石头,神情颇是有点无奈。

    此时距离派出所事件,已经过去了三天,那天刘川老爸走了之后,庄睿和刘川带着猴子李兵也离开了,不过事情并没有如此轻易的了结。

    按照刘川后来的说法,那几个联防队员,全部被开除清理了出去,而郝老板的姐夫因为利用职权,帮助亲属谋利,被撤销了副所长的职务,发配到一个城乡结合处的派出所做普通民警去了。

    至于王所长,也受到一些牵连,由于对其队伍管理不善,导致警风败坏,也被撤销了所长职务,调至另外一个派出所任副所长,没有一撸到底,王所长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最倒霉的就是那位郝老板了,被治安拘留了一天,放出来后,这厮也不敢在花鸟市场呆下去了,刘川干脆让周瑞出面,把他的那个门面转租了过来,用作以后獒园在花鸟市场的一个办事处,至此,这件事情才算是了解了。

    这几天庄睿和刘川,包括周瑞,也都没想闲着,刘川要办理土地用地合同和獒园的营业执照,就把庄睿拉了壮丁,让他去找人设计獒园的平面图纸,周瑞自然是呆在了花鸟市场,先熟悉一下宠物买卖的运作流程。

    2003年的时候,网络虽然不是很发达,但是查找一些獒园的资料,还是可以的,庄睿在网上查看了几个规模比较大的獒园之后,心里也有了底。

    庄睿以前上的那所大学,就是以建筑系闻名国内,虽然所学专业不同,庄睿倒也结识了几个关系不错的建筑系校友,当然现在也都进入到了社会上,当下庄睿和在南京工作的一位校友电话联系了一下,把自己的要求提了出来,又在网上将相关资料传了过去,就等着对方出图纸了。

    这些事情庄睿办理的都很顺手,也没牵扯到他多少的精力,只是还有三四天就要启程去南京了,而自己准备的礼物却是没办法拿出手啊,庄睿已经决定把那个石中翡翠作为礼物,送给秦萱冰了,只是他绞尽脑汁,也没能将石头给破开,反而把那个里面含有指甲大小翡翠的石头,给整报废了。

    这几天庄睿跑遍了整个彭城市的五金店,就是没有一家出售小型砂轮打磨机的,他也没打听出来到底在哪里才能买到,眼看没几天就要去南京了,庄睿情急之下,想了个昏招。

    庄睿适才跑去宠物市场一趟,借口自己在家里的墙上要打几个眼,把刘川店里的一把电钻拎回了家,趁着母亲没在家的时候,想在那石头上钻出几个洞来,然后再用锤子敲开,没成想自己专业水平不够,手头不准,一钻头打下去,直捣石心,那块翡翠本来就小的可怜,被庄睿一电钻整的粉碎,还好他是拿那个翡翠含量小的石头做的实验,否则的话,等他以后了解到翡翠的珍贵,恐怕就是欲哭无泪了。

    其实庄睿也知道,随便找个机械车间,把这石头破开,就像玩儿一样容易,但是他不敢啊,也没有好的借口,如果让那些师傅随便把石头切开的话,石头里面那个蛋心大小的翡翠,肯定会被破坏,但要是按照他的指点去破开石头,等翡翠出来以后,那他可就真的是有口难辨了。

    而且这事情还不能找刘川帮忙,否则的话,等自己把翡翠送给秦萱冰以后,傻子也会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小睿,你在楼上又干什么呢?”

    楼下大妈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想必是被刚才那一阵电钻声惊动了。

    “没事儿,大妈,刚才在墙上打了个眼挂东西。”

    庄睿打开窗户回了一句,他现在想着自己是否要在外面买栋房子了,这里实在是有些不方便,要是在宋军那别墅里,别说是用下电钻,就是放鞭炮也没人来打扰。

    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庄睿在心里笑自己手里刚有几个钱,就开始异想天开了,三百万的款子,已经给刘川拨过去了,就现在剩下的不到一百万,连那别墅的车库都买不起。

    “小睿,过来吃饭了。”

    一阵敲门声把庄睿惊醒了,一看表,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庄敏搬到这边以后,就没在工作了,在家带带孩子做做饭,庄睿反正每天都是吃现成的。

    “舅舅好……”

    刚进庄敏家的门,就看到小囡囡乖乖的坐在饭桌旁,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只是见到小白狮之后,马上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两个小家伙去打闹了。

    “咦,姐夫,你今天没上班吗?”

    看到赵国栋也在家里,庄睿不由开口问了一句,由于上班的地方有点远,赵国栋平时中午都不在家吃饭的。

    “嗯,这几天活不多,调休了,你也快回中海了吧?”

    赵国栋的情绪不是很高,随口和庄睿说着话。

    “厂里效益不好?”庄睿问道,自己家人,也没有什么需要顾忌的。

    “是啊,改制之后,变成私人的了,可是我们工资福利却是越来越少,这样干下去,一点意思都没有。”

    “先吃饭吧,和小睿说这些干什么呀,干下去就不干了,凭你的技术,到哪里干不一样的,囡囡,快去洗手,又不听话了。”

    庄敏听到丈夫的话后,立刻接了过来,庄睿知道自己这姐夫人老实,平时干活多,说话少,现在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肯定是单位快撑不下去了。

    庄睿在心里斟酌了一下,开口说道:“姐夫,实在不行你就把单位的工作辞了吧,我和大川准备搞个獒园,现在也没什么人手,再说我马上要回中海去上班,你就代表我,去獒园干得了,水电那些活你也懂,我们就不需要再请人了,你看行不行啊?”

    “獒园?没听你说起过啊,水电活倒是很简单,平时注意维护一下就好,不需要每天都呆在那里的,只是小睿,那能稳定吗,你也知道,我在单位干了十来年了,这一辞职,饭碗可是就没了啊。”

    赵国栋听到庄睿的话后,先是眼前一亮,继而就变得有点踌躇起来,一个人在熟悉的环境里呆的时间久了,一般是不愿意挪窝的,更何况他的单位以前还是国企,虽然改制后不怎么景气,不过一个月还是能拿一千多块钱的,在彭城算得上是中等收入了。

    庄睿还没说话,庄敏在旁边插口道:“干了十来年又能怎么样,单位给你什么啦,连套房子都没分,国栋,我早就和你说了,和你那几个师傅徒弟出来搞个汽修厂,肯定比在单位强,你就是不听,去小睿那干吧,大川你也熟,自己家的买卖,亏待不了你的。”

    “是啊,姐夫,现在早就没了铁饭碗了,早点出来自己干,以后的路子就越广,我现在回中海上班,也是为了学点东西,以后还是要出来的,你要是感觉去獒园干不顺心的话,你自己找个位置,我出钱,咱们投资个汽修厂,或者开个车行也行啊。”

    虽然现在手上只有不到一百万了,可是等半个月之后,那幅唐伯虎的《李端端图》装裱好了,估计又可以进账一大笔,庄睿这段时间在网上查了,虽然唐伯虎传世的作品比较多,但是由于他的名声在民间很响,是以每一件作品都很受追捧,像自己这幅画,由于尺寸比较大,应该价值在六百万至九百万之间,以宋军的为人,想必不会在价格上斤斤计较的。

    而且把画卖给宋军,庄睿也会少了许多麻烦,毕竟这东西是黑市上交易来的,庄睿又没有宋军等人那样广泛的社会关系,可以将画洗白了送到拍卖行去。

    至于说投资修汽厂,庄睿也不是随便说说的,他是学金融经济专业出身的,对于市场比较敏感,在中海的时候就观察到,这些年来私人的汽车拥有量是越来越大,以后对于汽车的衍生行业,想必也会红火起来的。

    从小节省惯了,庄睿在有了三百多万的时候,就不知道钱该怎么花了,过段时间又有几百万进账,要不是现在股市不怎么好,他都想着是不是将钱投入到股市去了,姐夫如果愿意干个汽修厂或者开个车行,庄睿巴不得往里面去投资呢,怎么说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小睿,开个汽修厂可是要十几万的,你现在有那么多钱吗?”

    赵国栋想了一下,在单位干是没多大的前途,自己也才三十出头,倒不如出来闯一下了,只是这先期的投资,他却是拿不出来。

    “十几万?这么少?”

    庄睿闻言愣了一下,他以为开个厂子,怎么着也要百八十万的,没想到只是需要十几万,那他现在就可以拿出来。

    “小睿,这行你不懂,十几万已经不少了,要是规模搞的小一点,四五万块钱也能搞起来的。”

    谈到自己的专业,赵国栋顿时兴奋了起来,掰起手指开始算了起来:“其实开个汽修厂,先期所花的钱,并不是很多,除了房租之外,就是设备,四柱升降机和两柱升降机各买2台,大概是20000块钱左右,再搞一个中等的烤漆房应该有个40000块可以拿下了,钣金芥子机和电脑解码仪需要一万五千多,再加一些小工具,十多万是足够了。”

    听着赵国栋在那里侃侃而谈,庄睿觉得自己这姐夫,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木讷,估计这开厂的心思,也不是动了一天两天了。

    “姐夫,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懂,这样吧,你看我拿出二十万,能不能把汽修厂给办起来?要是可以的话,你就辞职吧,我屋里还放着十万,等会再出去取十万就行了。”

    庄睿被赵国栋的那些专业用词说的有些迷糊,干脆也不听了,自己直接给钱不就完事了。

    “二十万倒是够了,只是小睿,你现在还有那么多钱嘛?虽然说这狗值钱,可是你不是没有卖掉吗。”

    庄敏两口子不知道庄睿卖手稿的事情,这事庄睿只是告诉了庄母,是以赵国栋才有这样的疑问。

    “呵呵,这段时间在古玩市场,淘到了点宝贝,转手赚了几百万,姐姐,姐夫,你们就别担心钱的事情了,以后咱们的日子,只会越过越红火的。”

    庄睿也不是有意向姐姐一家隐瞒这事情,只是他这段时间一直比较忙,没顾得上说,现在庄敏问起钱的事,庄睿也就顺口说了出来。

    “小睿,你说的都是真的?我怎么感觉像是听故事一样啊。”

    庄敏这段时间可以感觉到,自己老弟似乎变化很大,但是也没想到,一直都拿份死工资的弟弟,现在居然倒腾起古玩来了,心里还是有些不相信。

    “嘿,老姐,你这话问得多新鲜啊,我闲的没事编故事哄囡囡玩还差不多,妈都知道这事,一直没时间和你们说,不信你去问咱妈去。”庄睿的话,也让庄敏两口子彻底放下了心事,虽然钱是庄睿的,可是自家姐弟,相互帮衬一下,那也是应当应份的事情。

    “行,那我明天去单位,就提出辞职,不过小睿,这汽修厂老板还是你,我就当是给你打工了,到时候我带两个徒弟出来一起干,你看成不?”

    赵国栋也下了决心,他的汽修技术非常好,大车小车都玩得转,而且平时没事就喜欢琢磨这个,一般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在他手上都不是什么难事,在单位的汽修队算得上是业务骨干了,只是平时沉默寡言,不怎么受领导待见而已。

    “别,姐夫,咱们亲兄弟明算账,现在有种投资叫做风险资金,就是我出钱,只占股份,不参与管理,赚到钱分红,赔了算我自个的。

    咱们也按照这种模式来,我出20万,占三成股份,你技术参股,占七成股份,不过姐夫,你要是带两个徒弟出来一起干,我觉得吧,多少给俩人一点股份,每人半成股份就行,不过这股份要从你的份子里出啊。”

    庄睿提出开汽修厂,本意也只是想让姐姐一家,日子过得宽松一点,不过他知道,自己要是不占股份,这有点死心眼的姐夫,是肯定不会答应的,所以才提出这么个方案。

    “这……这不合适吧,小睿,要不然你占七成股份,我和俩徒弟占三成好了。”

    赵国栋感觉股份要是这样分的话,自己可是占了小舅子的大便宜了,别人出钱才只有三成份子,想了一下,赵国栋重新提出一个股份分配的办法来。

    “就按我说的分吧,姐夫,我以后很少有时间呆在彭城,汽修厂可是全指望你来干的,我这投资的钱,能不能再生钱,以后可是看姐夫你了,再说了,家里还都要靠你的。”

    赵国栋知道这是小舅子照顾自己,只是他嘴笨,不会说什么漂亮话,只能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小睿,你放心吧,明天我就去找场地,在国道那边有个废仓库,明儿我去看看,行的话就租下来,当做厂房了,家里你不用担心,姐夫会照顾好的。”

    “快吃饭吧,光说话了,菜都凉了,囡囡,快点去洗手,小疯丫头。”

    庄敏看到老公终于开窍了,也是很高兴,把炖在炉子上的汤端了出来,又拿了瓶白酒,让那哥俩喝着,自己去伺候女儿了。

    心里下了决定,也就像是放下块大石头,赵国栋心里轻松了许多,拿起酒瓶给自己和庄睿倒满了酒,碰了一下,“哧溜”一杯酒下肚,对着庄睿说道:“小睿,这事要是能成,我过几天就去南京买设备,彭城这边的要贵上一点,到时候咱们一起走吧,你去中海也顺路。”

    “行啊,到时候大川要是南京买辆车,咱们一起走,从高速上还快点,省的坐火车挤了,不过姐夫你要抓紧把厂房落实下来,至于营业执照什么的,回头我给大川打个电话,让他去办,他人头熟。”

    庄睿和刘川合计好了,在南京提到悍马之后,刘川那辆车,就给庄睿开去中海了,现在听姐夫一说,庄睿倒是想把刘川那车留给姐夫开了,不过这事他还要和刘川说一下,现在也就没给赵国栋提。

    “厂房很好办,国道两边多的是,那里来往的车多,坏的也多,厂子开在那保准没错的,只要设备到位,随时都能开张的。”

    赵国栋对于自己干了十来年的行当,自然是熟悉的很。

    “对了,姐夫,你知道有什么机器,能把石头给切开的吗?”

    庄睿心里动了一下,要是汽车出车祸,车门打不开,不也是要用工具把铁门割开嘛,没准那工具也能切开石头呢。

    “切石头?有啊,厂里的切割机就可以,你问这个做什么?”

    赵国栋喝了口酒,随口答道。

    “没什么,姐夫,有没有小点的工具,手上能拿着用的那种啊?”

    庄睿当然知道切割机能切开石头了,不过他那石头要是能拿出来的话,也不用找赵国栋了,随便找个石雕厂就完事了。

    “小点的工具?倒是也有,可以用砂轮和金刚石齿轮的电动切割机,那玩意连铁皮也能割开,切石头应该没多大问题吧,不过小睿,那种锯齿轮是很小的,和你巴掌手心差不多大,你要切多大的石头?”

    赵国栋想了一下,自己队里倒是有种工具,只是他不知道庄睿干什么用的,是否能用到。

    “越小越好啊,姐夫,那工具能借出来吗?”庄睿一听大喜,小了才好用啊,大了恐怕就像那个电钻一般,将里面的翡翠给破坏掉了。

    “能倒是能,不过明天我就要去辞职了,你要是不急着用,等过几天去南京,我是要买一个的,你看行吗?”

    赵国栋有些迟疑,自己明天就不干了,现在去借东西,怕别人说他占单位便宜。

    “彭城有卖的吗?这东西贵不贵?”

    庄睿出言问道,他这几天跑了好几家五金店,都没有卖这种工具的,要不然他早就买回家了。

    “有啊,这东西不贵,好点的一千多,一般的也就是几百块钱,去磨具店就有卖,建国路那边就有一家。”赵国栋搞不清自己这小舅子要干嘛,不过还是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嘿嘿,没事,来,姐夫,喝酒。”

    庄睿此刻心情大好,找了几天的东西,从姐夫嘴里打听出来了,庄睿准备吃完饭就去把那工具卖回来,用完就扔给姐夫,反正修理厂能用得上,也不算是浪费。

    吃饱喝足之后,庄睿就溜了出去,把小白狮扔给了囡囡,去到赵国栋所说的那个磨具店,将电砂轮工具买了回来。

    这工具体积不大,只有婴儿手臂大小,和电钻差不多,都是用里面的发动机带动旋转,不过前面装的不是钻头,而是金刚石砂轮片,这东西作用很广泛,专门用来切割一些比较精细的物品。

    庄睿在磨具店里插上电源试用了一下,声音也不大,庄睿想了一下,先去了趟银行,取了十五万出来,回到家之后,拿了二十万给姐夫,也没心思听姐夫去分析开厂后的情况了,直接回家钻进放杂物的房间,将房门反锁了起来。

    这几天庄睿也查了些资料,他也知道了翡翠就是从石头里面开采出来的,并且分为很多种,最好的就是玻璃种的老坑翡翠,这种翡翠制作出来的一个戒面,往往都价值上百万。

    庄睿也跑了彭城的几家珠宝店,不过那里最贵的翡翠饰品,也不过就是十多万,庄睿将之和自己那黑疙瘩石头里面的一对比,发现在彭城所卖的这些成品翡翠之中所蕴含的灵气,十分的稀薄,远还不如自己石头里的那块翡翠。

    其实庄睿手里的那个原石,如果放在赌石的行家眼里,绝对是一文不值,因为这块石头一没有松花,二没有蟒带,只有一些大小不等,形态多样黑蓝色的癣,这种石头放在行家眼里,是不可能有翡翠的,也不知道当初庄睿的爷爷是如何得来的这几块翡翠原石,却让其中的翡翠在庄睿手里得见天日。

    “嘿,果然好使。”

    庄睿找了一个木头箱子垫在下面,用脚踩住了那块原石,将电砂轮通上电之后,对着原石打磨起来,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原石里面的情况,根本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向石头的中间部位切去。

    石屑飞舞,有不少都溅在庄睿的脸上,打的他脸庞隐隐作痛,不过此刻庄睿却是顾不上了,突然,庄睿关掉了电砂轮,随着砂轮所发出的“嘶嘶”旋转声,他拿起了微微有些发烫的石头,一抹动人的绿色,从砂轮所切开的缝隙处,映入庄睿的眼中。

    PS:谢谢咱的藏友们,打眼知道,谢谢两个字是不够的,昨天看着朋友们的留言,眼睛一直湿湿的,晚上怎么都睡不着,夜里四点爬起来,写了这六千多字,等咱调整两天,继续爆发,争取下次用1万5千字来回报大家,打眼是北方人,从小到大只跪过父母长辈,咱也说不出什么跪求月票的话,不过打眼这一米八二的大个子,弯腰九十度,给所有天南地北支持咱的朋友们鞠一躬,谢谢大家的支持……

    (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