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卷 祸兮福所倚 第一百二十二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贱姚斯此时倒显得很大气。把店中的灯光全都打开了,秘赞猜三十多个平方的店铺照的是亮如白昼,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看到那几个,伙计把架子上的瓷器,都已经拿了下来。庄睿煞有其事的走了过去,边走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拇指甲般大小的放大镜来。

    这玩意是庄睿在宋军店里的时候,向宋军讨来的,不为别的。就为了在某种场合装装样子。用来掩饰下眼睛的功能而已。这东西体积平时也就随身带着了。没想到今天居然派上了用场。

    看到庄睿居然随身带着放大镜,钱姚斯先是楞了一下,继而在心里笑了起来,不怕你不懂,就怕你懂的不精深,越是懂行的人,看起这些东西来。就越会有似是而非的感觉。

    更何况这桌子上有几件高仿瓷器,如果钱姚斯不仔细揣摩的话,都可能会看走眼,这几件虽然是高仿,但是成本也值个万儿八千的。是钱姚斯高价找人烧制的,用的都是古代工艺和配方,其造型釉色,都几乎可以乱真。

    那几件高仿瓷器都是摆在架子的最上面一层。刚才取下来的时候。伙计还是踩着梯子拿来的。是专门针对那些喜欢附庸风雅的官员,或者是财大气粗的老板们准备的,想想在办公室里摆放上这么一个或古雅浑朴、或精巧华丽、美妙绝伦的陶瓷。那多少也能彰显一下主人的身份和品位。

    更何况,钱掌柜的眼睛,不经意般的像旁边瞥了一下,他心里有十成把握,庄睿绝对无法找出那件大开门的物件来。那东西虽然是用作钓鱼的,但是不巧,今天正好被钱掌柜的自己用上了。

    庄睿此时手里正拿着一个青花大碗,装模作样的在看着。这要是用他一个月前的眼光来看,这大碗和家里盛汤用的海碗,也相差不多嘛。家里那只也是青花纹饰的,看起来比手上这个纹饰更加清晰漂亮。

    只是在结识了宋军等人。尤其是从西藏回到彭城。眼睛可以分辨矿石类别的物体之后,庄睿在陶瓷玉器的鉴赏上,倒也下了一番功夫,比之先前那水平,是要长进多了,不过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古玩瓷器的实物。网上手的时候。脑中还是拿它和家中景德镇产的瓷碗,做了一番比较。

    要是被钱姚斯知道庄睿此刻的想法,肯定会气的吐血的,这只康熙青花碗就是他特意请人烧制的,当时走的全是古代烧制流程。从选取材料到制坯施釉包括入窑装烧。花费了钱姚斯不少财力物力才烧制成功的,可以说这物件虽然是屏品,但也是造价不菲的。

    不过让庄睿鉴定物件,真假好论,道理难明,你就是拿个元青花来。他也能给你说出真假,但是要知其究竟。那就等于是问道于盲了。

    正要动用灵气去分辨的时候,庄睿忽然心中一动,这可是难得的一次上手机会啊,庄睿现在最为缺少的。就是对古玩的实物上手经验。刚才听到那胖老板信心满满的话,想必这些瓷器即使是假的,那也是假的比较真的物件,正好庄睿拿来和脑中所学到的知识,相互印证一番。

    有此想法之后,庄睿也就放下心中的玩笑心思,认真的查看起手里的这个青花大碗来。

    青花瓷器。又称白地青花瓷,常简称青花,是中国瓷器的主流品种之一。原始青花瓷于唐宋已见端倪,成熟的青花瓷则出现在元代景德镇的湖田窑,青花瓷是用含氟化钻的锁矿为原料,在陶瓷坯体上描绘纹饰。再罩上一层透明釉,经高温还原焰一次烧成。

    这是个人物青花大碗,碗口向外撇出。底下是圈足,胎质细密。胎壁薄,整只碗的色釉呈浆白色,庄睿仔细分辨了一下。这碗外壁上勾画的应该是西园雅集图,前不久他正好在一本介绍扇面的书籍中看到过这幅画。

    居然学以致用了,庄睿心中不禁感到有些激动,古玩的魅力也就在于此,当你用胸中的学问去辨别真伪的时候。那一种成就感,是无法言喻的。

    西目雅集图描述的是驸马都尉王晋卿,在西园宴集以苏轼为首的旧位文人高士一起作诗、绘画、谈禅、论道的聚会情景,米元章的“西园雅集图记”记载了这一盛事。此后历代文人画家描绘“西园雅集”的题材长盛不衰,从而也成为扇面或者瓷器绘画的一个经典题材。

    这个青花夫碗外壁上的绘画中。只是节选了其中的一些场景。笔法娴熟,青花幽规,画意高古在碗的底部,有青花双圈槽书”蜒漆糠熙年制。六字款。字体端庄工整,雄健有力。字与字迪间距离比较大。以庄睿对青花瓷器的了解,这应该是件大开门的康熙

    庄雾想起书上所说:康熙青花瓷以胎釉精细,青花鲜艳,造型古朴多样,纹饰优美而负盛名。这个青花碗釉面肥润,在灯光的照射下。隐隐给人一种湿润的感觉,两相对比之下,庄睿认为这青花碗即使不是康熙官窑制的。应该也是个老物件。

    “庄小哥,这个。康熙青花大碗,别看它是康熙民窑烧制的,但可是民窑中少见的大开门的精品,开门康熙瓷。难得收老如新,其价值不在一般官窑之下,庄小哥好眼力啊,是不是就认准这件了?”

    庄睿心中丹网给这青花碗下了个定论。耳边就传来钱姚斯的声音,这一听之下。庄睿的老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还好他本来人就不白。这一红倒也是不甚明显,庄睿之所以认为这是康熙官窑瓷器,是因为民窑青花多数不书年号款。往往写堂名款。又称斋堂款。

    “钱掌柜的,康熙民窑的青花,一般用款,可不是“大清康熙年制。这个款式啊,您老蒙我呢。这就一现代仿品,仿的不错而已。”

    庄睿听完钱姚斯的话后,心中一动,这老狐狸如此说话,恐怕手里这物件,十有八九是假的,当下用眼睛仔细一看,果然里面没有一丝灵气的存在,别说是康熙年间的了,恐怕连民国都到不了,整个一做旧的现代仿品。

    “庄小惠,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啊,康熙民窑虽然用“大清康熙年制”的款式比较少,但也不是没有的,有考证传承的民窑青花书年号款的物件,就不下十余件,你怎么知道我这个就不是呢?”

    钱姚斯一听急了起来,连忙分辨道,他却不知道,就是他一句民窑青花,让庄睿动用了灵气,当然,即使他不说,等庄睿上手完了。还是会用灵气去检验一番真假的。

    “假的。肯定是假的。我所看过的书里,没有提到过这种民窑青花。我还是看看下一件吧。”

    庄睿脸上摆出一副你不要欺负我不懂的模样,咬死了这青花碗就是假的,理由就是民窑不署年制款识。钱姚斯虽然听得是哭笑不得,但也无可奈何。何况真假他自然知道,只是想凭借着这几乎可以乱真的造假技艺。糊弄一下庄睿而已。

    “早知道老子就仿个官窑的摆在这里了。

    看见庄睿已经摸向下一个瓷器,老奸商在心里悻卑的想道。

    “木头,这劳什子玩意都一样,你看的出来吗?照我说,咱们别在这墨迹了,逛游一圈回酒店得了。一会雷蕾她们还要回去呢

    刘川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本来今天不能一亲芳泽,就让他有些不爽。眼下庄睿又对着一大堆的瓷器发呆,更是无聊之极。

    “呵呵。小伙子,月未上三更,天还早着呢春宵苦短,不急着这一会

    钱姚斯在旁边乐呵呵的说道。听的雷蕾跺脚不已,狠狠的掐住刘川腰间软肉,疼的那厮不住的低声求饶。

    “老爷子您又不是那古董商。哪里知道其中乐趣。”好不容易摆脱掉雷蕾的手指,刘”一脸愤恨的低声嘀咕道。却也不好意思再说要走的话了。

    其实他这倒是冤枉了钱掌柜的,钱姚斯自从八十年代初期,干上收破烂的这行当之后。家里的老婆感觉丢不起这人,就和他离婚了,从那以后这二十多年来,钱姚斯再也没有结过婚。但是女人却不少。至今外面还养着四、五今年轻貌美腰细屁股圆的女人。就在前年钱姚斯五十八岁的时候,有个女人还给他添了个麟子。

    庄睿此刻已经完全进入到这瓷器鉴赏的状态之中了,二十多件瓷器。现在他已经看了有十六七件了。其中有八九个瓷器,庄睿一眼就分辨出了真伪,另外七八个却是拿不定主意。少不得要用灵气一探究竟。结果却也全是假的。

    “死要钱,今天不卖你那些假货啦?这么早就关门了”

    就在庄睿注意力全部关注在桌上瓷器的时候,店外半掩着的卷帘门发出一阵声响,一位须发皆白。面色红润的老人,健步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个小伙子,右手拎着个箱子。

    口第三更送上。连续码字旧几个小时了,诸位藏友能否给张月票提提精神……未完蒋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嘶付。章节更!~!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