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卷 祸兮福所倚 第一百二十四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汪容怕自只刚才有所遗漏,又用灵与将桌子卜的函砌件梳理了一遍,可是结果和刚才一样,这二十多个陶瓷制品中,没有一件是蕴含灵气的。

    按照钱姚斯的话,这里面应该有一件是真品,不过庄睿这双眼睛,在分辨器物的时候,还从来没有差错,“难道真有不带灵气的古玩吗?”一时间庄睿也有些不敢确定了,没发生过并不代表不存在,或许真有这种情况也说不准。

    这个想法让庄睿感觉到很沮丧,原本无往而不利的作弊手段一旦失去的话,庄睿就觉得自己和那些初入古玩行的普通人,完全没有任何区别,面对着这一大堆陶瓷瓦罐,根本就是无从下手,因为事关自己的那串天珠手链,庄睿也不敢贸然行事,随便指认一个说成是真的。

    钱姚斯和古老两人,看似在煮茶对饮。其实注意力都放到了庄睿的身上,此时见到庄睿已经将桌面上的陶安器都鉴定完毕了,钱姚斯不由出言说道:“庄小哥,看的怎么样了?我刚才都告诉你了,那个康熙青花就是真的,你就是不相信,民窑精品署年号的不是没有,只是比较少而已。”

    “难道瓷器里,民窑烧制的就不带灵气?应该不会,这灵气没有智力,哪里会分民窑官窑的,更何况自己在合肥捡漏得到的紫檀根雕,不也是民间艺人雕刻出来的嘛,一样也有灵气的存在。”

    听到钱姚斯的话后,庄睿脑子里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不过随之就让他推翻掉了,但是面前这一堆陶瓷器物里面,的确没有一个蕴含灵气的物件,这让庄睿百思不得其解。

    “木头,看不出来就算了,咱就不把天珠卖给他,他还敢强抢怎么着呀,咱们走人得了,别在这里墨迹了,”

    看见庄睿歪着脑袋,站在那里苦思冥想,刘川气哼哼的说道。这事本来就透着不公平,也不知道庄睿这木头脑袋,怎么就答应了下来。

    庄睿摆了摆手。让刘川不要出言打扰自己。他模糊感觉到自己好像钻进了一个误区,好像胖老头给自己下了一个套,但是他又说不清楚哪里不对,所以这会他正回忆着两人适才的对话,想从源头处找出点线索来。

    “汪,汪汪,

    可能是刚才吃鱼肉嘴感觉到渴了,也可能是庄睿这会不理它,感觉到无聊了小白狮对着正在对饮喝茶的两个老家伙,叫了起来,坐在一旁的秦董冰招呼宅也不听,一个劲的叫个不停,却把正在思考中的庄睿惊动了。

    “白狮,过来,”

    “哎”哎,庄小哥,我那可是康熙青花大碗,值个几十万的,不是喂狗的脸盆呀,这要是摔了打了,你赔不赔呀!”

    庄睿伸手将小白狮召唤了过来,随手拿起桌子上的那个钱姚斯所谓的康熙民窑青花精品,放到了地上,从身后背包里取出一瓶矿泉水来。倒了进去,他这举动看的钱姚斯大为不满,高声喊了起来。

    “得了吧,钱掌柜的,你这要是康熙青花,那我这天珠就是如来佛祖他老人家佩戴过的了,要不咱们换个方式打赌,你这要是康熙青花真品,我就把天珠卖给你,要是质品假货,那咱们就一笔勾销,前面的赌也就当没打过了,您看怎么样?”

    庄睿也感觉到了,自己不能老是被这老滑头牵着鼻子走啊,于是说出上面这番话。

    果不其然,钱姚斯听到庄睿的话后,嘿嘿一笑,道:“庄小哥好眼力,这赌不打也罢,那青花还就是个假的,嘿嘿,不过庄小哥,我店里这开门的真物件,你可是还没找出来呀!”

    “我店里这开门的真物件,我店里”,我店里,”

    庄睿看着钱姚斯得意洋洋的样子,脑子里不断的响起钱姚斯的这句话,像是黑暗丰有一盏明灯亮起,将庄睿的思绪也照的亮堂了起来。

    庄睿此刻算是明白过来了,敢情这胖老头子一开始让伙计取下来这些陶瓷物件,就是在憋着坏呢,他就是想诱导自己,这所谓的大开门真玩意儿,就在这些瓷器当中,但是钱姚斯开始所说的话里,却只是说那物件在这店中,而没有说就在这些陶瓷器当中。

    胖老头做的很成功,庄睿也确实被他给绕进去了,刚才庄睿心里就一直感觉不对劲,却想不起哪里不对,现在听到钱姚斯的话后,一下子明白了过来,环眼四顾,这店里没有摆在桌子上的陶瓷物件,虽然不多,但是三五件还是有的。

    庄睿想明白了这点,原先几女长失了的自信,也重新回到了身,当下哈哈笑。道阎柜的,您让人拿过来的这些物件,可全部都是假的呀,您刚才说的那大开门的物件就在店里,麻烦你把这店里剩下的陶瓷玩意儿,全摆出来吧。”

    “嘿嘿,庄小哥,这屋里就这么几个物件,一眼就看过来了,没剩几件了,你先看着,我和古老哥叙叙旧

    钱姚斯那张胖脸,此刻笑的有些牵强了,他没有想到庄睿居然就认定了,那桌子上的陶瓷物件,就没一件是真的,他自己当然知道那都是假的了,不过庄睿年纪轻轻的也能看出来,倒走出乎了他的意料。

    钱姚斯在和庄睿说话的时候,眼睛有意无意的在店时口那里扫了一眼,虽然马上就将目光收了回来,不过还是被庄睿发现了这个细节。

    循着钱姚斯刚才的目光看去。庄睿看到,在店门口的右手处,有一个像是紫檀做成的木架,高约三十公分,在木架的上面,摆放着一个高约半米的青花缠枝莲纹提梁壶,由于体积相对较大,刚才那些伙计也就没有搬动。

    “老狐狸,把件大开门的物件摆在门口,也不怕被来来往往的人不小心给打碎了,应该就是这件了。”

    庄睿心中暗喜,这老家伙可真是狡猾,这么大个物件摆在那里,自己居然都没发现,想必是利用了自己“灯下黑”的心理,越是明显的物件,越是不被人注意。

    小家伙,饶是你奸猾,也要喝老头子的洗脚水”

    钱姚斯看到庄睿的注意力,被门口那件青花缠枝莲纹提梁壶吸引过去了,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心下得意了起来,转过脸去,和古老两人饮起茶来,却是一丝得意的神情都没有流露出来。

    这件青花缠枝莲纹提梁壶,高度大概在五十公分左右,圈足圆腹,长颈直口,器形庄重朴拙,上面所绘制的青花绘缠枝花卉纹,画工一气呵成、肆意流畅,瓶身暗刻龙纹,并且以青花点其龙睛,整个瓷器构思巧妙,制作规整,并且釉色纯正,就是行家里手咋然看上去,恐怕也会以为是件开门的老物件。

    庄睿围着这缠枝莲纹提梁壶,转悠了好几圈,相对应脑中所记的那些关于青花瓷器的知识,没有看出什么破绽来,只是庄睿对于自己那像是半瓶子醋一般的鉴赏水平,也没有多大的自信,少不得最后还要用眼中灵气一探究竟。

    “妈的,这只老狐狸,还是故意引我上耸的呀,”

    灵气一出,真假立辨,这缠枝莲纹提梁壶里面是空空如也,没有一丝灵气的存在,看的庄睿懊悔不已,自己还是经验差了点,都说人老成精,这话一点不假,这死胖老头只用了一个眼神,就给自己下了个。套子,要不是有灵气存在,恐怕早就被这老狐狸忽悠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这小家伙,还真的挺难缠的,”

    虽然一直在和坐在身旁的古老哥高谈阔论,有时候也与秦董冰等人搭个话,不过钱姚斯那双眼睛的余光,可是一直都放在了庄睿的身上,这会看到庄睿离开了门口那瓷器,又在店里转悠了起来。

    钱姚斯这会心里也有些沉不住气了,他没想到店里仿的最好的这几件瓷器,都被庄睿看破了,一时倒也收起了轻视之心,在给古老哥和秦莹冰等人面前的茶杯里斟满了茶水之后,却把手里的那个紫砂壶,漫不经心的放在了面前的茶盘上,只是这位置,正好是被自己的身体,遮挡住了灯光的阴暗处。

    庄睿此时心里已经有些急躁了,干脆在店里游走了一圈,把剩下的几个陶瓷类物件,直接用眼睛查看了一遍,却是没有一件蕴含灵气的,他不禁有些怀疑,这胖老头开始所说的话,是不是在忽悠自己。

    “钱掌柜的,你确定店里的这大开门的老物件,的确是件陶瓷器?”

    庄睿站的也有些累了,店里只要是和陶瓷类有关的东西,都被他看过了,干脆坐回利钱姚斯的身边,端起刘川面前的一杯茶水,喝了下去。

    “当然,我老头子还能骗你不成,怎么样,找不到就该认输了吧。”见到庄睿用两指捏住了那个紫砂杯子,钱姚斯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股五更到,又困又累,烟抽多了,咳嗽的厉害,明天完成这个故事,后面有个单章,大家看看……!~!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