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一章 伟哥的车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二着车内音响中刀郎那浑厚嘶哂的歌声,庄寡独自入期十引驶在南京至中海的高速公路上,好像又回到了前段时间远赴西藏的情景,看着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小白狮,庄睿的心情就如同这三月春光一般,明媚畅快。

    伸手摸了一下胸前的那块翡翠观音挂件。庄睿心里不禁想起不久前发生在南京那展销会之内的事情,不由笑出声来。一旁的小白狮马上将头扭向主人,一双眼睛里透露出不明所以的神色。

    由于在中海的老大接连打了几个电话催促,庄睿在许伟解石之后不久。就告别了古老爷子和秦鳖冰等人,独自驾车返回中海了,此次南京之行,不但兜里多了一张一百五十万的的现金支票,车内还有一套价值数十万的紫砂茶具,可谓是收获颇丰。

    不过最让庄睿高兴的是,在临走之时,秦董冰送给他一个价值不菲的玻璃地翡翠观音挂件,附加还有一个吻,这次庄睿可是没有放过机会。就在秦莹冰蜻蜓点水般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之后,庄睿一把将秦莹冰搂了过去,将自己那张大嘴狠狠的覆盖在了秦莹冰的樱桃小口上。

    开始的时候秦莹冰还在抗拒,不过在庄睿那极富攻击力的强吻之下。秦莹冰也慢慢的迎合了起来。那叫天雷勾地火,一发而不可收拾,就连后来雷蕾和刘川走到近前。两人都没有发现,不过这也导致面皮比较薄的秦董冰直到庄睿开车离开,都躲在展会的展位里,再也没有出来。

    庄睿此刻的兜里,还多了两张名片,一张是古老爷子的,在名片上手写了他在北京的住址,并邀请庄睿有机会去北京的话,一定要去认认门。

    而另外一张名片。却是那原石商人杨浩,硬塞给庄睿的,就在庄睿等人现场解石之后的半个。小时内,杨浩带来的大大小小百十块毛料,居然被疯狂的玉石商人和游客们抢购一空,又进账了二百多万,虽然无法与庄睿和刘川赌涨了的两块明料相比,但是原本计划要销售十多天的毛料,一天不到就卖光了,这也足以让杨浩兴奋莫名了。

    给庄睿名片的原因也很简单。杨浩也对庄睿发出了邀请,让他有机会一定要去潮讪地区转转,说是凭借着庄睿的好运气,说不定到时候能赌出一块天价翡翠来,这话说的庄睿是哭笑不得,单凭运气的话,自己是远远不如刘”那厮的,百十块毛料里面仅有的一个猛藏翡翠的。就被他给挑中了。

    不过庄睿对杨浩的邀请倒是很感兴趣,一来赌石的确是个快速生财的好办法,二来庄睿大学同窗老四就是潮汕人,老回家境不错,邀请过庄睿几次前去游玩了,只是庄睿以前都是忙于生计,未能成行,现在工作对于庄睿而言,似乎是可有可无了,庄睿心中打定了主意,日后一定要去大的翡翠交易市场见识一番。

    赵国栋在中午的时候给庄睿打了个电话。他们已经返回了彰城,交代庄睿开车去中海的路上一定耍小心,并且告诉庄睿,如果在中海过的不顺心。就辞职回彰城,赵国栋现在也知道了庄睿大概的身家,至少不需要问了生计而到处奔波了。

    其实庄睿也曾经动摇过去中海工作的念头,只是想想德叔对自己实在不错。为自己争取到了这个经理的职务,还有就是庄睿想系统的学习一下古玩文物包括奢侈品的鉴定。因为他感觉到自己这眼镜的异能来的突兀,说不准什么时候也会突然消失。古玩带给他的惊喜已经有很多了,庄睿也坚定自己以后就在这行当里面厮混的目标。

    南京距离中海不过劝多公里的路程。并且全程都通有高速公路。本来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抵达中海的。只是庄睿开的是新车,磨合期没过,是以车速一直都保持在六七十公里左右,他是接近三点才从南京出发的,等进入到中海之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看了下时间,马上就,到八点了。

    阳伟在下午和庄睿通电话的时候就说了。让庄睿去他家里接他。是以庄睿直接将车停到阳伟家别墅区的外面的一颗大树下面,这才掏出电话打了过去。

    “老大,在这边,看哪里呢。”

    见到阳伟双手插在口袋里。背了一个登山包,嘴里叼着根烟晃晃悠悠的从小区门口走了出来,四处打量了一下之后,居然蹲到门口去抽烟了,庄睿连忙摇下车窗,对着阳伟喊了起来。

    “我靠,你小子鸟枪换炮啊。这才几天不见,你真的买上车了?我还以为你电话里面骗我的呢,快下来,换位置,让老大我来开”

    虽然庄睿电话里面已经给老大说过了,不过看着这崭新还没有上牌的大切诺基,阳伟还是吃惊不已,打开驾驶室的车门,连拉带拽的把庄睿从驾驶位置上拖了出来。

    “我靠,吓死我了!”

    坐到驾驶位上之后,阳伟正晃着屁股调座位呢,猛然看到一个犹如狮子般的大头伸到面前,吓得他连声叫了起来。

    “白狮,去后面

    庄睿嘴里喝了一声,将白狮赶到车后排。看着惊魂未定的阳伟说道:“干嘛这么大惊小怪的,我不是给你说了嘛,要带一条藏奖来的,放心。只要你不对我动手动脚的,白狮是不会咬你的。”

    听到庄睿的话后,阳伟才醒过神来,心有余悸的从倒车镜里看了白狮一眼,道:“我有病怎么着啊。闲的蛋疼才会对你动手动脚的,换成个美女还差不多,老么,你不是说是只幼粪吗,这块头这么大,哪里像是幼奖,怕不是有一二岁了吧?”

    “一两岁?那是你没见过成年的藏奖,回头给你看看白狮他老子的照片。等我的白狮长到一两岁的时候,肯定就像只小狮子一样,对了,我让你办的养大证怎么样了,办下来没有?”

    庄睿宠溺的看了一眼后排的白狮,伸出手去抚弄了一下白狮的大头。这才回过身体和阳伟说话。中海是国际大都市,对于养宠物的限制,要比彰城严上许多,庄睿怕老大别搞不定白狮的身份证,那样的话。就要整天将白狮关在家里了。庄

    “废话,哥们办事你还不知道,不过这家伙和你从网上发来的照片相比,大了一圈啊,嗯,要说办这养犬证,你要多谢谢德叔,正好你们典当行前段时间出事,德叔用典当行的名义申请养一只大型护院犬,这才被批下来的,要是换个单位都没戏。”

    阳伟一边说话,一边打开了自己带来的那个登山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绿皮小本子,递给了庄睿,庄睿看到,包里还有几套换洗的内衣。不由奇怪的问道:“你随身带着这些内衣干什么?准备离家出走呀?”

    “扯淡吧你,老大我这是给你买的,你在闸北那出租屋里面的破衣服。我都给扔掉了,看你那内衣的领子,磨的都发白了,还还意思穿?老么,你以后也是当经理的人了,仪表上一定要多注意啊。”

    阳伟没好气的瞪了庄睿一眼,不过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庄睿心里暖烘烘的。老大虽然身上也是缺点多多,不过还是继承了中海男人心细,会照顾人的优点,以前在大学宿舍的时候,隔三差五的就会带兄弟们出去搓一顿,很是得到另外四条光棍的拥护。

    “走吧,别说那些煽情的话。你小子发财了,这车没事借我开开就行了”

    看到庄睿脸上的表情,阳伟一挥手制止了庄睿即要说出口的话。顺手发动了车子,不过听到阳伟的话后,庄睿的脸色马上苦了下来,都是汽车是男人的第二个。老婆,这小老婆也不是不能借,关键阳伟不是那种怜花惜玉之人,什么车到了他手上,过不了三天,准会进次修理厂,偏偏他还就是爱开车。

    “老大,你的那辆桑塔纳呢?怎么不开出来?”

    庄睿小心翼翼的问道,在他心里,给老大开个奥拓都嫌奢侈。

    “别提那车了,我换了个广本,不过前几天被人蹭了一下,掉了点漆。送修理厂去喷漆了。”阳伟有点不自然的答道,那表情看上去就很心虚,这事恐怕是阳伟碰了别人的车了吧。

    “行了,这都八点多了,别墨迹了,你还没吃饭吧?找个大排档吃点。回头带你去新居,我今天也住你那了,告诉你,找那房子可是花了我不少心思,对了,每月三千块钱的房租,要预先交三个月的押金。你要是手头紧,押金就算我的了。以后退房了再给我。”

    阳伟不想再提关于汽车的话题。连忙出言转移开了庄睿的注意力,这招移花接木他在大学里就经常使,哥几个都被他忽悠的不轻。

    “钱不是问题,身上就带着呢,回头我拿给你,你还是好好开车吧。

    见到阳伟已经将车驶上了马路。庄睿连忙将安全带系上了,这车有四个安全气囊。只要阳伟不往大半挂卡车下面钻,一般也不会出事。

    马路两旁的路灯很亮,阳伟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个警用摩托车。说道:“你连老大我的车技你都信不过?咱怎么说也比你早开了四五年车,咦。老么,你看前面那个骑摩托车的警察,是不是个女的呀?”

    庄睿循着阳伟手指的方向看去,在前方靠近马路路牙的地方,的确是行驶着一辆摩托车,就是那种通体白色,后面挂着两个备用箱,车牌为警字号开头的警车,这种车在呐年代大行其道,是巡警们必备的装备,只走到后来各城市禁摩,警用摩托毒也随之逐渐的退出人们的视线,大多都是用于迎宾开道或者交警处理突发事件了。

    中海在四只底的时候,就在全市范围内集中开展取饰无牌无证两轮摩托车的行动了,其后更是严格控制摩托车牌的发放,这有两年过去了,市面上的摩托车少了很多。庄睿平时见的最多的,就是这种白色警用摩托车了。

    “嗯”,是个,女的,怎么啦?”庄睿仔细看了一下,从帽据下方露出的长发,的确显示出了那位警察的性别。

    “多新鲜啊。当然是女的了,你看那腰肢,多细呀,老么”咱们超过去看看,这年头,漂亮女警可是比恐龙还要少的。”

    要说伟哥才情学识为人处世,那都是一等一的,不过他有个毛病和刘川差不多,就是见了漂亮女人。总会显示一下属于男人的肌肉,这是让庄睿最难以忍受的,整个一发情的大公鸡啊。

    方向盘在阳伟的手上,他根本就没有征求庄睿意见的意思,脚下油门一踩。车速骤然提高了起来。瞬间就超过了前方二十多米处的警车。

    “哎,“唉,我说伟哥,你把好方向盘啊,别,“别打方向啊。快撞上去了。”

    庄睿本来把脸扭向车窗,也想看一下这位警花的容貌,没想到却发现自己的车子,和那位女警的摩托车越靠越近,本来有五六米的距离,转眼之间就几乎挨上去了,这让庄睿大惊,回头看向阳伟时,这哥们正伸长了脖子往外看呢,手里的方向盘不自觉的一点点在向摩托车挪进。

    要说伟哥车技臭,那是众所共知的,本来这情况,只要他稍微将方向盘往马路中间的位置打偏一下就可以了,谁知道伟哥手忙脚乱之下,左右都分不清楚了,方向盘却又向那摩托车靠近了一点,庄睿隔着车窗都能很清晰的看到那位警花的容貌了。

    只是没等庄睿细看,可怜的骑士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切诺基挤到路牙上去了,摩托车身一歪,整个的向一边侧倒了下去。

    阳伟这下也知道自己闯祸了。不过这厮的确不适合开车,反应神经太慢了一些,在将人挤倒在地之后,又向前开出了三十多米,才想起来一脚踩死了刹车。

    比:感冒本来好的差不多了。今儿码字的时候抽了几根烟,反而又加重了。明天还要挂两瓶水,郁闷,正赶上这抢月票的时候,晚上不能熬夜了,先发一章4凹字的,另外一章明天下午吧,大家有月票就赏咱张,没有就投张推荐票,打眼同样领情了,先谢谢大家了……!~!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