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 新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汪容回讨头来,看着老大满脸惊愕的样午,不由笑了旭知道:“我帮苗警官上了一点药。对了,你拿的红花油呢?”

    也难怪老大吃惊,从他刚才的角度。只能看到庄睿的背部,再听着那几句暧昧的话语,使得本来联想力就很丰富的伟哥,不自觉的想到那啥上去了,虽然这也算是大庭广众之下,但人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保不准两人才才就干了点什么。

    “苗警官?”

    这么快连姓什么都知道了,听到庄睿的话后,伟哥更是认定了二人有奸情,那叫一个悲痛欲绝啊,哥们二十分钟跑了三四公里,拿来了红花油,却让老么捷足先登了。

    “愣着干嘛啊,给我。”

    庄睿从老大手里抢过红花油,又蹲下了身子,倒了一点红花油在手心。使劲的搓热之后,擦在了苗菲菲的脚腕处,看他那熟练的动作,还真有几分跌打医生的范儿。

    其实就在庄睿用灵气治疗过以后。苗菲菲就没有再感觉到疼痛了,在庄睿和阳伟说话的时候,她试着活动了一下脚腕,除了红肿还没有完全消退,似乎和平时也没有什么不同。她不知道的是,庄睿只是用了非常少的一丝灵气,否则的话,就连这点红肿,都会马上消失掉。

    红花油接触到皮肤之后,苗菲菲先是感觉到一股清凉,随后就变的炙热了起来,好像庄睿掌心有魔力一般。一股热力从脚腕部传了上来。舒服的苗菲菲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却把一旁的阳伟看呆了,原来泡妞这样也行啊,心中大悔,这红花油可是自己拿来的,怎么就让老么用上了。

    苗菲菲穿上了鞋袜,试着下地走了一下,果然不疼了,这她对庄睿也有些另眼相看了,按她自己的猜想,伤筋动骨一百天,怎么着也要休息两三个。月,没想到居然真被庄睿给治好了。

    “谢谢你,你们家传的医术,还真的挺高明的。

    苗菲菲也知道,自己被这辆大切诺基给挤倒,其实不关庄睿什么事情的,是以对了说出了谢谢两个字。

    “家传医朴 老么,你可是,”

    “伟哥,还不谢谢苗警官大人有大量。人家不和咱们计较了啊。”

    庄睿连忙出声打断了阳伟的话。背向苗菲菲,不停的冲老大挤眉弄眼,现在可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好时候,抓紧开车走人,那才是正理。

    伟哥那也是心灵剔透之人,闻言立即对苗菲菲说道:“苗警官,今天这事的确是我不对,开车不用心。您看我也认识到错误了,能不能把我当,,当那啥,就放我一马吧

    阳伟本来想说的是把我当个屁给放了的,不过话到嘴边,才想起来对女士说这话有些不雅,又生生的给咽明到肚子里,不过这话的意思,苗菲菲却也听懂了,虽然她以前也经常和一帮老爷们开玩笑,也被阳伟这话说的俏脸通红。

    “车,我就不扣了

    “谢谢苗警官,您真是说话算话庄睿一脸喜气的说道。

    “不过,你的驾驶证就留在我这里了,自己明天去驾校违规人员培班报道去,什么时候技术过关了,什么时候来找我要回驾驶证,我是联分区交警中队的

    苗菲菲随后的话,却让伟哥大为沮丧,扣了驾驶证,这等于是要了他的命根子啊,伟哥正想出言哀求的时候,转念一想,这姐们让我找她去要回驾驶证,一来二去不就熟悉了嘛,伟哥立马转忧为喜,连连点起头来。

    其实要论起阳伟的驾驶技术,虽然臭了一点,不过他开车足够心。能跑四十公里绝对不会跑八十,加上中海人那特有的慢性子,开了几年车倒也没出过什么大事故,基本上不是追尾就是把别人的车给蹭掉漆之类的小问题,因为刚才这条路。来往的车很少,所以伟哥也是有些得意忘形了,这才险些酿成大祸。

    “这男人真是有病,本被扣了还这么高兴。”

    苗菲菲暗自在心中腹诽了一句。这要是被伟哥听到,肯定会大受打击的,苗菲菲又开口说道:“我摩托车修理的费用,会到时候一起开在罚单里面,你自己去银行查询就可以了。十五个工作日内,必须将罚款缴清

    苗菲菲说完之后,也没搭理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似地阳伟,对着庄睿点了点头,开着摩托车掉了个头。扬长而去了,不过却不是去巡逻,而是返回了她在别墅区的住所,难得有这么好的理由,肯定要休息几天了。至于请假,那简单的很,别人都知道她是空降下来镀金的,没有谁会在几天病假的事情上难为她的。

    “这,,这算怎么一回事啊。老么,你说我跑了这半天,拿回来红花油也给她用上了。连句谢字都没有,反倒把哥哥的证给扣

    “行了,我说伟哥,你以后开车真的要小心点了,就你今天这行为。那警官告你个蓄意伤人,一点都不过分,我看你还真是去驾校好好学几天吧,我可不想听到哪天你的车钻进卡车底下的消息。

    庄睿打断了阳伟的话,苦口婆心的劝了几句”里话是你这一路痴加开车那臭水平,干嘛整天非要摸个车开,阳伟他爸妈给他安排过好几个司机,都被他拒绝掉了。

    “知道了,走,老么,哥哥带你搓一顿,给你接风。”

    伟哥答应了一句,随后就把这点不快抛之脑后了,反正他驾驶证被扣。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说完话后,阳伟习惯性的打开驾驶座那边的门。正要上去的时候,才想起驾驶证都没了,不由悻悻的让给庄睿,老老实实的坐回到副驾驶上。

    “白狮,回来了。”

    庄睿打了个呼哨,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白狮,立即冲了出来,犹如一道白色闪电一般,窜上了庄睿已经打开的后车门。

    “还别说,老么,你这条藏奖。可真的要比强子他那条好多了。”

    阳伟嘴里的强子,庄睿倒是见过几次,也是中海一个富商的后代,俗称富二代的,不过那人没有老大上进,整天遛狗逗鸟的,要是让他去拍晚清的电影,不用化妆就是一幅八旗子弟的模样。

    “和我的白狮比?他也配!老大。我这白狮,别人可走出价华凹万鹏的,就强子那土狗,也敢叫藏奏?。

    庄睿脸带不屑的说道,阳伟倒是不知道这事情,连忙追问了起来,庄睿一边开着车,一边把自己这俩月的情况,有选择性的说了一下,听的伟哥大呼过瘾,之后又接连埋怨庄睿去西藏不喊着他了。

    经过这事一折腾,现在都快到九点半了,两人驶出这条路之后,找了一家路边的大排档,随便吃了一些。又打包了一些卤菜,要了一箱子啤酒搬到车上,这是准备回到庄睿的新居,哥俩接着喝点,按伟哥的话说。接风酒必须要喝的。

    “我说老大,您老人家能给个具体点的地址吗?我自个儿找,不用你指路了。”庄睿一边开着车,一边不满的对阳伟说着话,俩人吃完饭不过网十点钟,可是现在都快十一点了,在阳伟的指路下,愣是没找到他租房子的那个小区,阳伟非要说是给庄睿个惊喜,一直没告诉他小区的名字。

    “那小区叫翠苑,就是在这附近。你也知道,我对这里不是很熟悉。往右转,好像就是右边。”

    伟哥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哪里是对这里不熟悉,除了他家方圆数公里的路熟悉之外,似乎中海就没几处他熟悉的地方了。

    “得了吧,再听你的,咱们俩今晚上就别想睡觉了。”

    庄雾没搭理阳伟,直接拐向左边的一条岔道里,翠苑那地方他知道。早说不就完事了。

    翠苑算是中海比较早的一批高层住宅楼,距离中外闻名的外滩很近。离庄睿工作的典当行也不是很远。开车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要是以前就住这里,庄睿也不用每天地铁公交车的来回折腾了。

    住在翠苑里面的人,都是有点身份或者小有资产的,这里的房价也贵。刀年的时候不过红口多一平方米。而到了现在,心刀一平方米都不见的有人会卖,近些年来,靠近外滩这边的地皮房价,那是涨的飞快。

    听到阳伟说是把房子租在翠苑。庄睿心里的确有点惊喜的感觉。电梯高层住宅,他可走向往了很就了。以前做公车回闸北那潮湿阴暗的出租屋,经过那些林立在马路两旁的高档住宅写字楼,那时的庄睿。只有羡慕的份。

    将车开到翠苑小区的门口,阳伟翻出一张房卡递给了保安,然后回头对庄睿说道:“明天还要办个车卡。不然你这进进出出的很不方便

    庄睿点了点头,按照路牌的指示,把车停入到地下停车场,带着白狮和阳伟上了电梯,阳伟给他租的房子是十八楼,听伟哥那话的意思,站在阳台上,风景很是不错。

    比:诸位老大们。打眼这几天连着挂吊针,每天2更已经是尽力了,由于更新少也不好意思开单章求票。不过尘埃尚未落定,硝烟还没散尽。打眼需要月票支援啊,最后一天半了,请大家把最后一张月票给咱吧。拜托诸位了。

    对了,再说下更新时间,下月咱要调整下,尽量不熬夜了,从明天开始,第一更在下午四点,第二更在晚上8点左右,加更的话则在晚上。点。谢谢大家的支持。!~!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