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149章争执150章放鸽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庄雾。哦一一一不。庄经说的都是真的?”赖劲东有点不确定的向庄睿问道,这经理不抓实权,只管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那还叫什么经理啊。

    “当然是真的,我学的是金融专业,日后典当行的投资资金由我来安排,至于和拍卖行的接触以及业务洽谈,就由你和王一定鉴定师两人协商解决,术有专攻,毕竟这是你们擅长的专业嘛。”

    庄睿的话让赖劲东打消了心中的疑虑,原来庄睿只是想抓住投资资金那一块,然后可能怕自己和王一定给他使绊子,这才将与拍卖行合作的肥肉让给了自己二人。

    “看来要想个办法,怎么能把王一定那块的业务给抓过来,”

    赖劲东所负责这块的业务是国外艺术品,这开业一年多了,也不过就收到几幅外国的油画,价值一般,虽然已经是死当了,不过送拍的意义不大,倒是王一定那里有许多死当的珠宝奢侈品,价值不菲,送拍的机会也多,是以赖劲东这会的心思,已经从庄睿就任经理上,转移到如何从王一定那块蛋糕上去分一杯羹了。

    “庄经理虽然年轻,可这做事真是有魄力,不过这和拍卖行接触。总是要有一个能拍板决定的人。我个人和拍卖行打交道比较少,王一定嘛,大家也都知道,为人稍微有些轻浮,我看还是庄经理来负责这一块好了,不然到时候我和王一定是群龙无首啊。”

    赖劲东先是夸奖了庄睿一番。然后就提出还是由庄睿负责,不过他话中的意思很清楚,你不来管的话,就要在我和王一定两人之间,选出一个负责拍板的人来,这交道打多了就会熟悉,可那王一定为人轻浮,经常和女孩子勾勾搭搭的,庄经理你应该知道如何选择了吧。

    “等下王鉴定师来了以后,咱们大家在商量一下,德叔,你看怎么样?”

    庄睿没有接赖劲东的话茬,刚才那番话都是他和德叔商量过之后。才做出的决定,本身典当行和拍卖行之间的那些事,德叔就不愿意沾手,庄睿也不想去做那些违心的事情。

    庄睿和德叔两人一合计,干脆把这块让出去,让那俩海龟去争,不管两人谁想掌控这一块,必然要的到庄睿的支持,这样庄睿拉一个打一个,或者两边充好人,怎么做都行。而对于庄睿的日常工作,得到了甜头的二人,想必也是会大力支持了。至于业务分割这一块要上报投资公司,那就是德叔的老成之举了,即使日后出现什么砒漏,那也完全和庄睿没有什么关系了。

    “德叔。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商量啊?今天生意不错,刚才那个客户拿了一个镶嵌了巴西祖母绿的项链来,要求死当。我鉴定过了,这项链是有些年头的,应该是上世纪初期的。我给他定价六万块,她也答应了。德叔,你看怎么样?”

    随着王一定的声音,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了,王一定得意洋洋的走了进来,看向胥玲和绝当区的营业员小丽的时候,还捉狭的眨了眨眼睛。自以为很潇洒。

    王一定高头不高,只有一米七左右,五官长的还算端正,只是脸上早年长青春痘的时候,被他摔的坑坑洼洼的,实在是影响仪容,不过王一定向来都感觉自己男人味十足。是个女人就该看上他似地。

    王一定进玲去给他开票把钱付了吧。”

    “老王,以后要叫庄经理了。投资公司下文件了,咱们典当行日后的经理,就是庄睿,你说话注意点。”

    赖劲东把手里的那张任命文件给王一定递了过去,脸上不乏奚落的表情,刚才王一定的表现,看在庄睿眼里,肯定会对其减分不少。

    “经理?集睿?”

    王一定也有些呆了,怎么接过的那张任命文件书都不知道,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傻乎乎的站在那里盯着庄睿。

    按照王一定的想法。这个典当行的经理早就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论资格,论工作能力,他自问在典当行里除了德叔,无人能比。至于赖劲东,一年不过鉴定三五个物件。如何能与他相比。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了。国内外的高档奢侈品,也进入到一些率先致富的人的生活中,但是有些生意人难免会遇到资金周转不开的时候,如果需要在短时间内进行融资,选择银行进行借贷,可能要花费上月的时间,远水难解决近渴。这些人就会拿出一些比较贵重的物品。来到典当行抵押,用以换取做生意所用的周转资金。

    生意赚了,东西还可以赎回去,典当行只收取很少的一些费用,不过要是生意赔了,根据典当行业规定。当期结束后,典当者不赎当、不续当天后,这些死当的当品就成为了绝当品,典当行有权将其出售,算是和原主人无关了,而在绝当品中,最常见的可能就是各种金银首饰类的奢侈品居多。

    要说在这典当行里,恐怕除了德叔所做的古玩鉴定的业务之外,就要数王一定的奢侈品了,这也是王一定心中认定了经理位置非他莫属的原因。

    “老王,愣住干什么呀,快点坐下,庄经理正分配咱们的工作呢,你好好听听,别整天就想着和小姑娘打情骂俏的。”

    赖劲东看到王一定脸上的表情之后,越发的得意了起来,他和王一定不同,本身他所学的专业,在国内的收藏市场里面,算是比较冷僻的。是以平时除了拿一份死工资。油水并不是很多。

    但是王一定就不同了,这典当行里面每天所收取的当品,有三分之一会经过他的手,所以平时王一定也都以典当行的副经理自居,就等着德叔退位让贤了,猛然被庄睿这个毛头小伙子骑在了头上,赖劲东相信王一定肯定不会轻易就范的。

    “哦小庄对于我的工作,是如何分配的啊?我正贼川丫作量太大,压力讨重,想找个人分担下或者请几吸慨吓且下呢。”

    王一定坐下之后,神智才慢慢的清醒了过来,看着手中的这份文件。他知道,庄睿就任经理这个事实已经的大局已定,自己没有办法扭转了。

    不过王一定和赖劲东不同,他在这行当里算是混的不错,换个典当行或者拍卖公司,一样能混口饭吃;对这份工作,看的没有赖劲东那么重,是以他对庄睿的态度,依然与先前一样,并没有把庄睿当做经理来看待。

    庄睿闻言眉头微微向上跳了下,随即笑着说道:“本来想让王鉴定师和赖鉴定师一起负责和拍卖行的合作的各项工作,要是妻鉴定师感觉到本身工作繁忙,那我看就让赖鉴定师一人

    “等等,庄睿。和拍卖行合作的诸般事宜,不都是由德叔负责的吗,关我们两个什么事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等庄睿话说完,就被王一定打断掉了,以典当行的名义与拍卖行合作,那可是油水多多,别的不说。就王一定私下里收到的几个打眼的物件,如果走拍卖行的渠道,那不仅能把自己的损失补偿回来,估计还能小赚一笔,此时听得庄睿的话。不管真假,他都要出言打断,否则要真是让赖劲东去负责这一块的话。自己后悔都来不及。庄睿没有在意王一定的无礼。把刚才自己对赖劲东所说的话,又说了一遍之后,看着王一定道:“王鉴定师是咱们典当行的顶梁柱,要是实在没有精力顾及这块的话,就让赖鉴定师去和拍卖行交涉吧,他平时的工作量要少一点,正是合适的人选,你看怎么样?”

    “不妥,这样不妥,老赖虽然平时没什么事做,不过咱们典当行里需要拍卖的物件,那除了德叔负责的古玩之类,就是我经手的这些奢侈品了,可是老赖对这些不熟悉啊。要是在拍卖行说出点不合适的话,岂不是让别人笑话咱们典当行,庄经理。这样吧,我就辛劳一点,把这项工作也肩负起来吧。”

    王一定的大脑在经过飞速的运转换算之后,说出了上面的那番话,没错,庄睿当上经理之后,他是可以辞职不做,也是不愁找不到工作。但是,就算他换了一个新的工作。也是要重头做起,不可能一去就让他独当一面的,所以要是能把握住眼前的机会,自然要比换个环境从头开始强的多了,是以他对庄睿的称呼。也随之改变了。

    “老王,你这可是血口喷人呀。奢侈品的鉴定,我又不是没学过,”

    “你学的倒是不少,这一年多了,经你的手,收上来几个物件啊?”

    要说这两人还都有些书呆子的习性。居然不管不顾的当着众人争吵了起来,看的庄睿心中暗自发笑。

    第一百五十章放鸽子

    “德叔,您老果然是老而弥坚啊。这主意实在是高。”

    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庄睿一边给德叔泡茶,一边竖起了大拇指。

    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想想上午赖劲东和王一定的争执,庄睿就不由笑出声来,这两人平日里看似精明。居然会为了一个负责人的名目。当着众人吵的是不可开交,到最后还是德叔出面,才劝解开来。

    经过一番商议,最后几人达成了一个共识,由两人一起负责典当行和拍卖行的合作事宜,但是牵扯到谁的拍品,就由谁负责该次项目的谈判。如此一来,赖劲东固然没能把手伸到王一定负责的领域中去,王一定也没能总揽这个项目,两人相互牵制。对于庄睿而言,就是最好的结

    了。

    中午由庄睿做东,请典当行所有的员工去吃了一顿,饭店的档次还不差,这一顿饭吃掉庄睿二千多块。不过赖劲东和王一定看向庄睿的眼神,也是稍有不同了,他们似乎感觉到,以前这个不怎么招人注意的年轻人,身上居然带有了一种上位者的味道,尤其是庄睿的那辆大切诺基,更是让二人心里没底,不知道庄睿究竟是何来头了。

    不管这二人心里有什么想法,表面上都承认了庄睿经理的身份,毒于出纳胥玲和另外一个营业员,更是一口一个庄经理的叫着。

    “两个读死书的书呆子,这也是德叔我厚道,换个人的话,把那俩人给卖了,估计还会帮着数钱呢,不过小庄,赖劲东这人好打发,王一定有点心眼儿,估计回过味来之后,心里肯定不大舒服,估计会给你使点小绊子,你自己多注意点。”

    德叔对于庄睿的恭维很受用,半眯着眼,品着庄睿泡的茶,右手还在腿上打着拍子,嘴里哼哼着庄睿听不懂的京剧腔调,这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看的庄睿是羡慕不已。

    “放心吧,德叔,您老都给我铺垫到这一步了,我要是还不能在这典当行立足的话,干脆现在就辞职回家做小买卖去得了。”庄睿自信满满的回答道。

    “行了,你把我拿来的那些资料,好好的看看,那里面所记录的物件,大多都在银行保险柜里了,等明个儿有功夫,不对,明天是周六了。我老头子和你约好了喝茶,你小子网回到中海,也休息两天吧。

    嗯,这里的工作,给那两位去做,要给年轻人表现的机会啊,这样吧,等周一,我带你去银行,把咱们典当行的宝贝给你清点一下。我老头子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德叔的话听得庄睿忍不住笑了起来。赖劲东和王一定,都要比自己大上五六岁,他们要是年轻人,那自己算什么啊,未成年人?

    德叔交代完庄睿之后,借口年轻人不需要喝茶提神,将庄睿的那套茶具搬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去了,说是借用几天,用这物件来招待朋友,那绝对是倍有面子的事情。

    中午的时候,庄睿抽出一点时间,开车把白狮送回到家里,晚上要请人吃饭,带着这小家伙可是不合适,主要是白狮长的太快了,像一般两个月的小狗,体型还没有白狮的三分之一大。

    把茶几收拾了一下,庄睿坐到大班椅上,他六打开了德叔拿讨来的资料“纹椅子坐着果然舒服,将刁体都深深的陷在了椅子里,让庄睿居然有种想睡觉的欲望。

    “看来自己还是没有享福的命啊。”

    庄睿苦笑了一下,拿着资料坐到了茶几边的沙发上,认真的翻看了起来,资料很详尽,从典当行成立以来。所有收取的死当物品,都在里面,还有多角度拍的照片。这也是学习的一个好机会,庄睿看了几页之后,就被吸引住了。

    “庄经理,下班了,您还不走?”

    外面的天色逐渐暗淡了下来,庄睿的办公室门被出纳给推开了,胥玲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

    “啊?现在几点啦?”

    庄睿闻言楞了一下,看看墙上挂的钟,居然已经七点多快八点钟了。这会庄睿的肚子也感觉到有些饿了,合上了手中的文件,庄睿站起身来

    “对了,你怎么到现在还没走?”

    看着站在门口的胥玲,庄睿奇怪的问道,典当行夜里是有保安值班的。并不需要胥玲留下来关门,按照这丫头的习性,平时恐怕跑的早就见不到人影了。

    胥玲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庄”庄经理,我是想请你吃个饭。上次那件事情,都是我不对。请你吃饭算是我向你赔礼道歉吧。”

    “吃饭?”

    正在将散乱的文件整理在一起放到桌子上的庄睿,楞了一下,转回身看着胥玲,道:“那事已经过去了,就不用再提了,话再说回来,即使那天你在场,恐怕结果可能会更糟糕,现在也不错,公司领导为了奖励我,让我当上这个经理,按理说我还该谢谢你呢。

    庄睿见自己的玩笑并没有使胥玲笑起来,接着说道:“咱们相处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你应该也了解我。我可不是那种小鸡肚肠的人,请我吃饭就算了,中午咱们才聚过。下次还是我请客,把大家都叫上,找个地方去唱。”

    庄睿说话的时候,心里总是感觉到慌慌的,似乎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一般,可是又想不起来,摇了摇头,拿起大班桌上伟哥送给他的那个。真皮手包,庄睿就准备下楼开车回家了。

    “可是,庄经理,现在也走到了吃饭的时间了啊。”胥玲似乎并没有放弃,还在做着努力。

    “吃饭的时间?对了,该死,我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庄睿猛的记了起来,自己似乎晚上也是要请人吃饭,约得时间好像是自己下班五点钟左右,现在都七点了,也不知道苗警官为什么不打个电话过来。

    庄睿拉开手包,将自己的手机取了出来,这一看之下,不禁连连叫苦。上面居然有三十八个未接电话。其中三十五个都是同一个手机号码拨打的,另外三个却是老大打过来的。上午开会的时候,庄睿把手机调成的自动,就一直忘了改过来了。这下估计是要把苗警官给得罪惨了。

    话说庄睿长这么大,被女孩子主动邀请,这还是生平第一次,没想到就放了别人的鸽子,估计要是被伟哥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会先竖起个大拇指夸庄睿牛逼,然后再上去暴打庄睿一顿,毕竟他的驾驶证还在那女警官手里,庄睿得罪她不要紧,万一苗警官心里不爽,把驾驶证扣个一年半载的,那伟哥想哭都找不到地了。

    “小胥,今个儿真不行,你不说吃饭我都忘了,晚上和朋友约好的了。我现在都已经失约了,对不住,我先走了啊。”

    庄睿顾不上和胥玲多说了,看到她退到了门口。自己就走了出来。反手将经理室的门锁上,匆匆走下楼去,进入到自己的车内,混没有在意身后胥玲失望的神色。

    庄睿哪里知道,就在他担任经理的消息被胥玲知道以后,他的身份就变成了潜力股,而今天见到了他那辆大切诺基,在胥玲心里,更是立玄从潜力股变成了绩优股,这才有了刚才邀约庄睿的那一幕,不过就算庄睿知道,也不会对胥玲加以颜色的。那样的女孩不是他欣赏的类型。

    “喂,伟哥。”庄睿坐在车里。想了一平,还是先拨通了阳伟的电话。

    “老么,我说你拿个手机不接电话。你要手机干嘛的呀,哥哥我打了好几个电话给你,都是没人接,你现在在哪呢?”没等庄睿一句话说完。阳伟那边就喊上了。

    “今天开会,手机调成震动了。伟哥。你找我什么事情?”庄睿弱弱的问到,听见阳伟的反应这么大。会不会是那苗警官去找伟哥的麻烦了?

    “废话,没事我找你干嘛,你不是要买房子吗。我今儿一天就给你办这事了,什么都谈好了,就等你的身份证和本人签字,我这一天没找到你,你说我急不急啊。”

    阳伟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却是让庄睿松了一口气,问道:“老大。除了这事,就没别的事情了?今天那位苗警官有没有找你啊?”

    “苗警官?你说的是昨天那个陀枪师姐啊?她找我干嘛?”阳伟有些奇怪的反问道。

    “没找你?那我的电话她是怎么知道的?”庄睿也是莫名其妙。

    “电话?对了,早上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好像是有个人打我手机。问你的电话号码,不会就是那位苗警官吧?她找你干什么呀?”

    听到庄睿这么一说,阳伟倒是模糊想起来有这么一档子事,不过这年头莫名其妙的电话会接到很多。他虽然看到手机里有个陌生的号码,也没有回拨过去查问。

    “没事,你今天还住我那?正往那边赶?那等会我回去再说吧。”

    庄睿懒得在电话理解释,挂上手机之后,就按照手机上那个陌生的号码回拨了过去,只是接连打了好几个,都没有人接听。防:晚上有点事,赶出来两章一起发了,小声的求下月票,大声的求点推荐票,这物件一天不用就浪费了,投出来大家也多几个积分不是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