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六章 问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了大概有十来分钟,宋旱君姐弟两个似乎商量好了。申。制禾,两人都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宋欢开口向德叔说道:“我们能不能把这个瓷器卖给你们典当行啊。也不要二百万,一百五十万就可以。至于你们是修补了去拍卖,还是自己留着,我们都不管了,这样行吗?”

    宋欢也知道自己这建议有些不合情理,说完之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把目光垂了平去。宋欢的话让庄睿和德叔面面相觑起来,他们都没想到宋欢居然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这样做也不是不行,只是把风险就全部嫁接到了典当行的身上了。

    小庄,要不然你个人把这物件买下来得了,这东西在手上留个几年,即使不卖,也不会吃亏的

    德叔想了一下,要是按照宋欢那样的做法,有些不合规矩,因为这个鸡缸杯要是典当的话,典当行最多只能出到力万鹏左右,与宋欢所言的一百五十万相差甚远。

    各位看官看到这里就要说了,这鸡缸杯明明值一百多万,为什么典当行收下来,最多才给二十万呢,这也是典当行的规矩,甭管您多好的东西,拿进来之后,肯定是虫吃鼠咬或者是破瓷烂瓦,这也是从以前的当铺里传下来的,现如今虽然这话不喊出来了,但是典当行所给出的价格。一般都是当品本身价值的五分之一左右。

    “我倒是想收下来,不过网买了房子。手头没有这么多钱啊。”

    庄睿听完德叔的话,有些无奈的说道,要是昨天说起这事,他那支票还在手上,至于现在,恐怕老大早就把那张支票转账兑换成现金,将那套房子买下来了。

    德叔刚才这话,也是想让庄睿占这便宜,他有把握将这瓷器重新修补后,卖出个好的价钱,一转手多了不说,三五十万还是可以赚得到的,只是他不知道庄睿这会腰包里面也就剩下三五十万了。

    德叔也不是没想过自己把这鸡缸杯收下来。只是宋欢所要的价格有些偏高了,这东西拍卖出去估计也就是个两百多万,再去掉各种开销。拿到手上只能剩下一百多万了。这些上的事情没有绝对的,万一要是流拍或者成交价不理想,那可就是赔本的买卖了,并且这算是庄睿的私人事情,是以德叔也没有出言将之揽到自己身上。

    “嘿,德叔,咱们怎么把捡漏大王给忘了啊。”

    看到宋星君姐弟窘迫的表情,庄睿忽然眼前一亮,怎么把这位给忘了。

    “你是说老阳啊?嗯,他倒是肯定会要,你打个电话问问他吧。”

    德叔一听庄寄的话,就知道他说的是谁,阳父这几年憋着劲要捡个。大漏,只是破铜烂铁收了一屋子,没几个真玩意儿。久而久之,圈里的人提起他的时候,都称之为捡漏大王。

    阳父这些年家里的生意上轨道了之后,就专门请了职业经理人去管理,平时也都没有什么事,多是和老朋友喝喝茶或者去到古玩市场转悠转悠,刚才吃完中饭,正准备着睡个午觉呢,这一接到庄睿的电话,立时就来精神了,嘱咐庄睿谁都别卖,自己马上就赶到。

    不过半个小时,阳父就赶了过来,听完庄睿的介绍之后,高兴的拍了拍庄睿的肩膀,道:“不错小庄,阳叔这平时没白疼你,有好物件还能想着我。”

    “阳叔,这两位都是我的朋友。这事情我也算是给朋友帮忙,您看这价格

    庄睿心中其实是把阳父当成了救火队员,对这夸奖实在是受之有愧的。

    “一百五十万是吧?这没有问题,不过

    阳父眼睛转了一圈,落到了德叔身上,接着道:“德老哥,这东西我收下没有问题,价格就按你们说的,不过你们得答应我两个条件才行

    德叔和阳父很是熟谙,平时开惯了玩笑,笑着说道:“哎呦,你爱要不要,这物件我还怕卖不出去啊?也就是小庄惦记着给你留着你这老小子居然还要提条件。”

    甄父对德叔的话也不以为意。指着那个成化鸡缸杯道:“这第一。老哥你要帮我把这杯子重新修补下,第二嘛”阳父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说话间竟然扭捏了起来,看着这一屋子人,颇是有些不好意思。

    “说话别大喘气啊,一口气说完。”德叔看到阳父的模样。也是有些好奇他第二个条件是什么。

    “这第二嘛,就是这物件,你们不要传出去我多少钱收的,要是答应了,那我就买下来。”阳父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条件。此话一出,德叔和庄睿,还有成老板面面相觑之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这老小子,也是快的的人了。还有着这心思,呵呵,行,我答应你了,还有你们几个”都别把今天这事情传出去啊。”

    德叔一边笑,一边对着有些莫名其妙的宋星君姐弟还有苗菲菲说道。这几个。人都点头答应下来了,在他们想来,这位阳老佩”泛是不想钱财露白。才让他们保密的六 庄睿和德叔却是知道,阳父这要求。其实就是为了满足他的捡漏心里。这几年来他收的物件到是不少,钱更是花的海了去了,只是没有淘弄到一个精品。

    每个城市都有个藏友的圈子,在这个圈子里,谁的藏品多,谁的藏品精,那说话声音才大,才具有权威性,阳父在外面虽然是大老板,但走进入到收藏这个行当里之后,却是接二连三的打眼交学费,所以经常会被圈子里的人奚落子他提出这第二个条件,想必就是要把这个成化斗彩鸡缸杯作为自己的捡漏所得,去圈子的吹嘘一番的,是以德叔和庄睿才会笑出声来。

    “老弟啊,你上次打的那个柜子还没扔掉吧?回头等我把这瓷器修补好了,你正好放到里面去,嘿,这多有面子的事情呀,哈哈。”

    德叔也不顾忌这些晚辈在场,和阳父开着玩笑,他所说的那个柜子。就是阳父去年为了那个从跟屁虫儿手里买到的宣德炉,专门打造的,上面还搞了好几盏射灯。

    看到几人在那边叙旧,庄睿小声的把阳父的事情告诉了苗菲菲等人,听得她们也是抿嘴偷笑,宋星君姐弟因为一直困扰着他们的医药费马上就可以解决掉了,脸上也是露出了笑容。

    “行了啊,我这学费交的可是不少了,别在小辈们面前肪应我了。小庄,你问下他们,看是要银行转账还是要现金支票?要转账的话。我叫人陪你去办。”

    阳父吃亏多了,也不在乎德叔打击他,扭过脸来问庄睿要以什么方式交易。

    庄睿闻言看了看宋星君姐弟,说道:“还是现金支票吧,就不麻烦阳叔您了。”

    “行,下次再有好东西,记着留给我啊。你就是比我家那小兔崽子强,老子一屋子的东西,被他隔三岔五的就摸出去几件给卖掉,整个一败家子。”

    阳父的话说的庄睿笑了起来,阳伟倒真是从他那收藏室里摸出来几个物件,不过拿给德叔鉴定之后,却全都是假的,气的伟哥再也不肯进自家老子所谓的藏宝室了。

    庄睿接过阳父写好了金额的支票,看了一眼之后,递给了宋欢,见到宋欢打量了一会之后,就准备折起来放到口袋里,庄睿连忙制止道:“这支票可千万别折,否则有时候银行会拒收的,你现在去中国银行开个账户,然后把这张支票上的钱,转进你的账户里就行了。

    “庄睿,谢谢你!”庄睿的话让宋欢吓了一跳,连忙把手里的支票递给了姐姐,宋星君接过之后,小心的放到了坤包里,拉着弟弟站起身来,对着庄着深深的鞠了巴躬。

    “别,这是干什么啊,宋护士,要是感谢。我还要谢谢你呢,受伤那会要不是你开导我,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咱都别谢了,你们抓紧去银行把钱转过去,然后抓紧时间给伯父看病吧,等我有时间,会去医院看望下伯父的。”

    庄睿可不敢受这两人的礼,侧了下身子让了过去,这也就是认出了宋星君,否则的话,在城陛庙的时候,庄睿肯定就掏出三十万来,把这漏给拿下了,这一转手可就是一百多万啊,不过庄睿也没有后悔,这次帮了宋星君,也算是还了自己的一个心愿。

    “走吧,咱们接着去逛。”

    等宋星君姐弟离开之后,庄睿见到那三老头在一旁聊的不亦乐乎,便带着苗菲菲离开了。

    庄睿虽说在中海呆了也有五六年的时间了,不过以前除了上学就是打工,去过的地方还真不多,更不要说周边的苏州等地了,第二天一早他就接了苗菲菲,二人驱车赶往苏州的周庄,好好的玩了一天,两天下来。苗菲菲宛然将庄睿当成了哥们。

    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周末之后,庄睿又投入到了典当行的工作之中,他现在的职责大了许多,不仅要抓全盘管理,还有兼顾着典当行的资金投资走向,和拍卖行那边的业务,基本上就交给了王一定和赖劲东二人。

    转眼之间,就过去了两个多月。这两个月下来,王一定两人倒是将库存的物件拍出去了几件,成绩斐然。至于拍出物件的真假。庄睿并没有过问,他已经明文向投资公司建议了,与拍卖有关的业务都由那两人负责,并且其权利和责任,也由二人承担。

    “德叔,您看下这段时间收上来的绝当物品,我感觉有些不对呀

    在一天下班之后,庄睿将德叔界了下来,把自己手里的一张纸递了过去,纸上面记录了王一定这一个月来所收取的绝当品,上面的金额和收取的物件,很是有些蹊跷。

    比:今儿又是七千字,这个章节也是比较厚道的,连续几周没推荐。大家给点支持吧,月票推荐点击啥都行,打眼需要点动力……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