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章 醉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坐在客厅里的庄睿听着厨房处传来的声音,眼角在不断的跳动着,他心中这个悔啊,怎么就答应让那大小姐进到厨房里去的。

    “老么,这是第八个盘子了吧?你家里买的够不够啊?你说她们回头会不会因为碗盘不够用了,直接把饭锅端上来呀?”

    伟哥手里拿着电视机的遥控器,不断的调着台,嘴里很关心的慰问着庄睿。不过这话怎么听都露出一股子幸灾乐祸的味道。

    “你把嘴闭上吧,不然回头我就阳叔打电话,告诉他那个。“汉代玉、人仕女像。”是被你小子偷粱换柱留下的屏品

    庄睿瞪了伟哥一眼,没好气的回答道,阳父那件“汉代玉人仕女像。是他收藏中,为数不多的真品之一,一向甚为爱护,不过伟哥前端时间手头紧,去打自己老子秋风的时候,不小心把那个物件给碰落在地上。

    事后伟哥怕自家老子发现。托庄睿花了几百块钱买了块劣质玉石,找人按照片重新给雕了个”又摆回到阳父收藏室的展架上,这过去了一个多月。居然没有被发现。

    “嘿嘿。告我的黑状你也跑不掉的,不扯那个了,老么,你发现没有。这两个女人,好像都对你有那么一点儿意思啊,你看中哪个,了?”伟哥扔下手里的遥控器,凑到庄睿身前,一脸淫荡的表情。“你就不能别那么庸俗啊。朋友,知道不,都是朋友庄睿义正言辞的说道。

    “切,骗鬼呢,半夜跑去满大街的帮人买裙子,还朋友?炮友还差不多

    伟哥一脸鄙视的看着庄睿。上次白抉把苗菲菲的裙子撕烂之后。那会也不过就八点多,庄睿就打了个电话问了下伟哥哪里有女人服饰卖。这把柄就算是攥在了伟哥的手里,时不时的提出来打击下庄睿。

    “啪,”

    “第九个了”

    庄睿无语的看着厨房,他不知道苗菲菲究竟要打碎多少碗盘才肯出来。今天是庄睿辞职离开典当行的第三天,正好是周末,苗菲菲和宋星君联袂前来。说是要在庄睿离开中海之前,做一顿好吃的慰劳一下他,却没想到这二人一进厨房,庄睿家里的杯具洗具全都倒了大霉。

    王一定骗当的事情,在一个星期之前就已经解决完了,这件事并没有报警。最后还是以王一定退回所骗取的赃款作为一个了解,王一定本人提出辞职,早庄睿三天离开了典当行,听说是离开了中海,至于是否出国了。庄睿也没有细打听,不过他知道王一定为了退赃,把自己那辆车都卖掉了。而那个李霞则是马上转投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使得王一定最后落得个鸡飞蛋打。

    庄睿的辞职没有引起什么波动,本身他就任典当行的经理这件事情,在投资公司就有不同的意见。由于德叔的大力支持才得以上位的,现在他辞职之后。正好空出位子安排其他人,除了德叔以外,那是皆大欢喜,新任经理在庄睿辞职的当天,就走马上任了。

    德叔本来也是要卸甲归田。辞去典当行顾问的工作,只是现在典当行里新老不继,又缺少鉴定师,只能是勉为其难的再干上一段时间,庄睿临走的时候,本来想把那套朱可心的紫砂茶具送给德叔的。不过德叔坚辞不受,最后以五十万的价格将其买了下来,这也让庄睿的银行存款又增加了不少。

    至于在这次典当行变动中。最为失落的人,可能除了王一定之外,就要数到赖劲东了,这位揭发了王一定骗当的主要功臣,原本以为庄睿离职之后,这经理的位置非他莫属,却没有想到又从投资公司空降了一位经理下来,使得赖劲东也是有点心灰意冷,萌生出辞职的念头。

    不过这些和庄睿都没有什么关系了,中海的事物他都处理清楚了,除了这套房子和几个,朋友之外,他和中海波有任何的瓜葛了。而且后天就要去驱车赶往广东,参加在平浙举办的翡翠原石交易会这让庄睿在有些失落的同时,心中也有些兴奋,宋军嘴里的大场面,让他颇为向往。

    原本和宋军约定的是先回彰城,然后再一起来坐飞机去广州,不过庄睿想了一下之后,还是决定由中海驱车前往广东,一来是舍不得将白狮留在彰城,二来就是因为了阳伟了,伟哥听说庄睿要去广东赌石。那是兴奋的纠缠了庄睿好几天,说什么都要一同前往,并且给身在广东的老四打了电话,三兄弟准备在广东聚首,可是把身在北京和陕西的老二老三羡慕的不轻。

    刘川自从卖掉那块翡翠明料之后,这段时间可谓是财大气粗了。他把彭城的宠物店转让给了李兵,只保留了周瑞的三成股份,然后将精力都投入到了奏园上。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刘川和周瑞参观了国内不少家龚园。对于彰城奖园的日后发展,也有了比较清晰的目标。

    周瑞这段时间不是很忙,庄睿出于对伟哥车技的极度不信任打电话让周瑞陪他跑一趟广东,今天夜里的火车。旧,二三早就可以到过中海,休息天!后。正好斟往广尔。※

    “好喽。上菜了

    苗菲菲的声音听在庄睿和伟哥耳朵里。不亚于是天籍之音啊。为了吃到这顿饭,他们俩可是从下午五点钟一直等到现在,电视里的新闻联播都完了半个多小时了,苗菲菲还把家里所有能吃的东西都藏了起来。这哥俩早就饿的前胸贴肚皮了。

    “西红柿炒蛋,红烧鲫鱼块,东坡水晶肘子,腊肉炒竹笋,小鸡炖蘑数

    苗菲菲和宋星君像是跑堂的一般,将厨房里的菜端了上来,报出的菜名更是让庄睿和伟哥食指大动,拿着筷子坐在餐桌旁边,摆出一副准备战斗的架势,不过菜一上桌。这哥俩彻底傻眼了。

    “都先别吃,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独力烧出一桌子菜来,等等。我先拍张照片

    上好菜后的苗菲菲没有注意到庄睿和伟哥的脸色,手里拿着一个数码相机,准备给这桌子菜来个永久纪念。

    “苗格格,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几道菜吗?我犯晕,有点分不清楚 。

    等到苗菲菲拍完照,庄睿拿着筷子指着桌上的菜,对苗菲菲说道,先不说这些菜的味道如何,只看其色,却是让庄睿和伟哥不敢下筷子。

    那红通通像是番茄酱的菜,想必就是西红柿炒蛋了,可是这剩下的几道菜,庄睿实在是分不出来了,都是黑乎乎的一片,味道倒是不错,闻在鼻子里透着一股烧焦了的香味。

    “人家这是第一次做菜,品相是难看了点,不过味道很好吃的,真的,我都尝过了,不信你问星君

    苗菲菲听到庄睿的话后,脸上的兴奋劲没有了,一向爽朗的苗菲菲声音越说越神情也变的扭捏起来。说着说着眼眶居然红了,一层雾水在里面直打转。

    “恩,我可以作证的,这些菜味道真的不错,还都是菲菲姐一个人做出来的,我只是打打下手,你看,菲菲姐的手切菜的时候,都不心划破了。”宋星君在旁边连连点头,她的话让庄睿的目光落在了苗菲菲的左手上,果然在其中指处,有个不打不小的伤口。

    “那咱们就先尝尝,格格您吃了我这么多顿,估计也能学到我三分真传了,伟哥,把酒都满上,咱们哥们姐们干一个。”庄睿心里有些小感动,他知道苗菲菲苗菲菲家里男孩多,就她一个女孩,从小那可是被宠大的,别说做饭了,就是连碗都没洗过,今天整出来这么一桌子菜,也真是难为她了。

    酒是伟哥从家里拎来的五十二度的五粮液,给众人斟满之后,大家碰了一杯,谁都没偷奸耍滑,实实在在的喝了下去,庄睿拿着筷子夹了一块像是红烧肘子的肉块,很是鼓了一番勇气之后,放进了嘴里。却感觉到一股鱼香味,原来这道菜是红烧鲫鱼块。

    还别说,这些菜虽然卖相不怎么样,这味道还行,微微有些烧焦的鱼皮里面,肉质很鲜嫩,到是别有一番味道。放下了心思的庄睿开始连连劝起了酒。

    或许是离别在即。苗菲菲和宋星君也都喝起了白酒,席间的气氛逐渐热烈了起来,苗菲菲更是反客为主,不断的和庄睿与阳伟碰杯,按照北方人的习俗,这碰了杯的酒,是要一口喝掉的。

    三五轮下来,阳伟首先撑不住劲了,要说伟哥的酒量实在不怎么样。一瓶五粮液他喝了不到二两。就已经是双眼迷离了,横着膀子打着晃非要回家找自己老子理论一番去,庄睿知道他没开车,也就任由他离开了。

    一瓶五粮液喝完,宋星君有些头晕,借了庄睿的客房去休息了,苗菲菲却还不依不饶的拉着庄睿。非要再和啤酒,庄睿酒量虽然不错。但他最怕掺酒喝,又是两瓶啤酒下肚之后,庄睿也是酒意上头,看着被他灌倒在桌上的苗菲菲苦笑不已。

    “今儿自己恐怕要睡沙发了

    摇晃着站起身来。庄睿拦腰将苗菲菲抱了起来,一脚踢开自己卧室的门。摸黑走了进去,准备把苗菲菲放到床上,没走几步小腿就绊到了床沿上,带着怀里的苗菲菲倒在了床上。

    庄睿使劲的撑着手臂,想站起来,却是感觉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加上脑中一片睡意袭来,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旺:今儿八千字送上,是否推倒苗硼?说实话,我也没想好,现在周推是引四,要是口点前能到烈口推荐票,说明诸位就是要求推倒,到不了的话。那说明朋友们还是很纯洁滴,嗯,选择权交给大家……

    防:今儿八千字送上,是否推倒苗硼?说实话,我也没想好,现在周推是引四,要是口点前能到烈。推荐票,说明诸位就是要求推到到不了的话。那说明朋友们还是很纯洁滴,嗯,选择权交给大家……!~!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