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三章 抵达平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苗格格。您能不能把沙发卜的内衣,帮我拿下呀。妆实在走出不去啊。”

    庄睿把洗手间的玻璃门。拉开了一条缝隙,歪着头侧着身体对等在门外的苗菲菲说道,这家里有女人就是不方便,以前庄睿都是擦干净身上直接走出来的。

    “等着

    苗菲菲到是没有难为庄睿。扔下一句话后,就把庄睿的衣服拿了过来。

    庄睿放在沙发上的衣服只是一个内裤和一个沙滩裤,并没有上衣,当他穿好之后拉开玻璃时,苗菲菲的目光,不由停在了庄睿没有穿衣服的上半身。

    “小庄子,脱了衣服还很有料嘛。”

    庄睿的长相并不出众,属于扔到人堆里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那一类。不过庄睿的身材很匀称,在大学时各项运动都玩的起来,虽然毕业快枰了,身材依然保持的很好,从肩肿骨的三角肌连到胸大肌都很发达。比起那些模特来也是不遑多让。

    “没洲,没料,比起您来,那是差的多了,苗格格,您能不能让我过去啊

    天地良心,庄睿说这话,没有一丝要和苗菲菲比试胸肌的念头,不过这话听到苗菲菲的耳朵里,那可就完全变了味道,原本还饶有兴趣打量着庄睿的苗菲菲。马上将脸绷了起来。

    “庄子,我告诉你,今儿这事,对谁都不能说出去,就当是没安生过,不然我饶不了你。”

    苗菲菲仁边说话,一边让开了身子。不过就在庄睿和她插身而过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腰间一阵剧痛,耳朵边同时传来了苗菲菲的警告声。

    “行,对谁都不说,打死我都不说。这样行了吧,再说早上咱们也没发生什么事情帆 …”

    “你,你混蛋!”

    虽然明明是自己不让庄睿说的。但是看见庄睿装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苗菲菲心里还是不爽。跺了一下脚之后,气呼呼的推开了庄睿,走进了洗手间。

    “靠,这姐们还真是够狠的

    庄睿低头看了一下,腰间软肉处赫然青了一块,显然是网被苗菲菲掐的,现在庄睿算是能理解刘川脸上经常显现出来的那副痛不欲生的表情了。

    “庄睿,来吃早饭了

    好像是苗菲菲给宋星君说了什么。宋星君对庄睿的态度,比刚才要好了很多。

    “汗,顾不上吃了,谢谢你啊。我要是火车站接人

    庄睿拿起丢在客厅里的手机,看了一眼,顿时跳了起来,连忙跑到房间里面换了身外出的衣服,找到车钥匙就准备出门。

    手机上有六个来电未接,都是周瑞一个小时之前打过来的,庄睿看了下时间,现在是七点半,也就是说。周瑞下车应该有一个小时了,庄睿一边往外走,一边拨通了周瑞的电话。

    “咦?伟哥,你在这干嘛呢?”

    庄睿网打开房门,一个身体就顺着那假红木包裹的大门,滑进了屋里,不是阳伟还是谁呢,只是伟哥这会似乎睡的正香甜,嘴巴还吧唧吧唧的,好像在回味着什么,门外被他吐了一摊子,散发出一股子恶臭的味道。

    庄睿看到这般情景,不由苦笑了起来,他住的是一梯三户的房子,这幸亏是星期天,邻居可能还没出门,要不然这意见可就大了。

    “喂,老板,集到了

    庄睿正不知道是先收拾这一摊子,还是先去接周瑞的时候,拨给周瑞的电话接通了,周瑞的声音还是那么简练,从到了彭城之后,他就再也不肯喊庄睿和刘川的名字,都是以老板相称,搞得庄睿很不习惯。

    “早上没听到电话,周哥啊,你在车站旁边的肯德基等我一会,我估计要四十分钟能赶过去。”

    总不能把伟哥扔在这里不管吧,庄睿还是决定先把这里收拾干净再说。这气味实在是难闻。

    “不用来接我了,我按你给的的址,到你的楼下了,马上上电梯了,不说了,我先挂了。”

    周瑞早上打不通庄睿的电话之后,就自己按着地址找来了,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要是连庄睿家都找不到,那就是笑话了。

    庄睿听到周瑞的话后,楞了一下,随之话筒里就传来了忙音,这酒真是误事啊,看着地上睡的正香的阳伟,庄睿弯下腰去。把他拖进了房间,为什么不抱他?开玩笑,一百六七十斤的体重,那是能抱得动的嘛。

    “庄睿,你怎么又回来了?有什么东西忘了拿了吗?这不是阳伟吗,他怎么啦?”

    看到庄睿的身形从门口玄关处又折返回来,客厅里的宋星君出言问道。紧接着又看见拖在地上的阳伟,脸上的表情那叫一惊讶。

    庄睿没回头,对着身后的宋星君喊道:“不用出去了,我要接的人自己找来了,来帮下忙,把他抬沙发上去,这睡的可真死,这样折腾都不醒。”

    “嘿,周哥,你上来的倒快。星君,不用你帮忙了,周哥来搭把手吧,小心点,他衣服上有脏东西。”

    没等宋星君走过来,周瑞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虽然搞不清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听到庄睿的招呼,他还是走进屋里,和庄睿一头一脚的将阳伟抬到了沙发上。

    “星君,伟哥好像是昨天就睡在外面了,你看看他有没有什么事,这在地上躺了一夜,别生出什么毛病来。”虽然阳伟面色红润,时不时的还发出轩声,庄睿还是有些担心,宋星君是专业人士,自然要她来看了。

    “周哥,还没吃早饭吧。先去吃点,等会你去睡会,我去把外面打扫一下。”

    招呼完这个招呼那个”庄睿有点顾此失彼了,交代了周瑞一句之后。拿着扫把拖把去收拾门口那烂摊子了。

    周瑞看着沙发的阳伟,笑着说道:“不用睡了,在火车上睡了一夜,起来就下车了,你这朋友没事,就是酒喝多了,拿毛巾擦把脸就能醒了。”

    “咦,我怎么又回来了?老么。老么呢?”

    果然如周瑞所言,在宋星君用凉毛巾给阳伟擦过脸之后,伟哥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张嘴就喊起了庄睿。

    “别叫了,老大,你快点去洗一下吧,到我房间去找衣服穿。”

    庄睿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这时伟哥才发现自己身上沾染了不少呕吐物,不等庄睿多说,马上也是冲进了洗手间,还好苗菲菲这会已经收拾完了,将洗手间让了出来。

    “周哥,一几当警官,我朋友,众位是我住院时照顾过我的护十。你权联…下。”

    庄睿收拾完阳伟吐的那一摊子之后,回到了房间里,把周瑞介绍给众人认识,周瑞还是那酷酷的性格,点了点头后就不再说话了,虽然他也认识秦董冰,不过显然他对庄睿的私生活没有什么兴趣,这要是换成刘川,保证会把这两个女人的七大姨八大姑都打听出来的。

    “庄家,我们先回去了,你明天离开就不去送你了,对了,我下星期回北京,你到了北京一定要联系我啊。”

    看到庄睿来了朋友,苗菲菲和宋星君都起身告辞了,早上那些事情都是误会,苗菲菲虽然吃了亏,但也没迁怒到庄睿的身上,倒是相处了两个多月,这一旦分别,还有点小伤感。

    宋星君也是如此,不过她没有多说什么,深深地看了庄睿一眼之后。和苗菲菲仁起离开了。

    “周哥,二个多月不见,你到是胖了一点啊,在彰城还习惯吗?”

    送走苗菲菲二人后,庄睿和周端坐到阳台上,闲聊起来,刘川是个吃货,周瑞跟着他,想怜伙食很好。脸色比以前红润了许多。

    “习惯,等今年过完年。我把父母都接到彭城去,老板,真是要谢谢你和刘老板。”

    周瑞眼中露出感激的神色,不过话还是说的干巴巴的,他就是这样的性情。

    “周哥,这次去广东,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吧,你看我浑身上下,哪里有老板的样子,这样喊我,我会不自在的。”庄睿实在是受不了周瑞一口一个老板的喊着。

    “行,听你的,咦,这是白狮吗,怎么个头长这么大了?那两只奏还没它一半大呢。”周瑞答应了下来。转头看见了自己身后的白狮。冷不防被吓了一跳,白狮这两个月的个头是突飞猛涨,几乎有一米高了,一身雪白的长毛,猛一看上去,真像一头狮子一般,威风凛凛。

    白狮倒是还记得周瑞,大头在他腿上蹭了一下之后,老实的趴在了庄睿的脚边。

    “老么,我昨天是不是就在你门外面睡了一夜啊?怎么这浑身都酸痛?”这时阳伟也洗完了澡,穿着一身庄睿的衣服走了过来。

    “这是我大学同学阳伟,这是我朋友周瑞,这次和咱们一起去广东,你们认识一下。”

    “周哥是吧,早就听庄睿提起过你,欢迎来到中海,回头我带你去转转去。”

    庄睿早就和伟哥提到过周瑞,伟哥性子像他老妈,外向健谈。没几句就和周瑞聊上了,让周瑞对他的第一印象很是不错。

    庄睿看着正聊的起劲的阳伟,无奈的说道:“行了,你们哥俩别聊了。都去睡会吧,咱们提前品天走。晚上就要出发,估计明天早上就能到广州了。”

    “反正我又不开车,对了,老么,我看刚才那俩妞,表情好像都不怎么自然,你昨天没干什么坏事吧?”棒哥撇了撇嘴,把话题又引到了庄睿的身上。

    “你去死吧,早知道就让你在外面继续睡,别扯淡了,你们去睡会。我出去买点东西。”庄睿有点心虚,没敢和阳伟多说,拿了车钥匙起身去超市了,这路上也要准备一些食品和饮用水不是。

    从中海到平洲只有旭公里左右,并且是全程高速,路况非常好,两人换着车开,最多十来个小时就能到达,由于中海这边没有什么事情了。所以庄睿想找一点赶到广东。因为老四听说他们哥俩要去,兴奋的今天就跑到广州去等了。

    平州,因邻全国最大的翡翠玉石市广州,连接广东的揭阳、四会、三水、顺德以及香港等的。玉器加工历史悠久,是近刃年著名的翡翠原料集散地。前几年是平洲人去缅甸。或者去云南的瑞丽、盈江及腾冲赌石回来加工。

    现在,缅甸几家著名翡翠贸易集团大公司,为了满足中国市场对翡翠毛料日益增大的需求,纷纷在平州设立办事处,直接运毛料到平洲销售,既方便了中国众多厂家,也增加了原石的价值和经济效益。

    所以每年在平州,都会举办几次翡翠原石交易会,这其中有国内的原料商人,也有来自缅甸等地的毛料商人。每次交易会,都吸引大批国内的玉石厂家和珠宝公司前来参加,宛然是一次翡翠行的盛会。

    “伟哥,给老四打个。电话,咱们直接去平洲,不在广州停了,让他现在赶去平洲。”

    庄睿开着车行驶在高速路上。此时已经车过韶关,再有两个多小时就能到广州了,现在网过凌晨一点。庄睿就想直接到平洲找个。酒店住下,省的来回折腾了。

    “老么,咱们来的是不是有些早啊,这连鬼影都没一个,老四这家伙在哪了?”

    给老四打过电话之后,庄睿是一路狂奔,这还不到凌晨四点,就赶到了平州,不过除了几个早起的清洁工人之外,整个城市都是寂静一片。

    就在伟哥准备再打老四的电话时,一辆很拉风的红色法拉利悄无声息的停到了庄睿的车旁边,玻璃摇下来之后,一张长的很帅气的脸伸了出来,看着庄睿兴奋的喊道:“老么,真是你小子啊,老大呢?”

    “老大我在这呢,靠,老四。你小子真不地道啊,法拉利都开上了,以前在学校还装穷,妈的,非要好好宰你小子一顿。”

    老大在后排将车玻璃摇下来之后,看见老四开的法拉利,顿时眼睛都直了,马上打开车门,钻到了老四的车里面。

    防:谢儿大大的厚爱,咱这本书产生了第一位盟主,打眼真的很高兴,呵呵,咱不用去羡慕别人了,谢儿大大。

    昨天的两章,有些朋友在书评的留言,打眼都看了,在这解释几句。说老实话,打眼不太会写感情戏。更不要提什么种马后宫了但是一本书没有感情没有女主,那也是很失败的,所以打眼在很努力的尝试,可能写的不是很好,请朋友们多包容下,之所以写了秦董冰之外的女人,那是我感觉到这找对象不管男女。就和去商场买鞋子一样,总要多试几双才知道合不合适啊,这本书的主题还是古玩收藏,不会跑偏的,对于不喜欢的章节,大家可以跳过去看,还希望朋友们不要放弃,能继续支持打眼,谢谢大家。

    日08姗旬书晒讥芥伞!~!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