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五章 鬼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鬼市在解放前二二十年的的时候,最为盛行。解放后实小七小经济,在改革开放之前,没有几个人敢大着胆子上街摆摊的,所以鬼市一度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到了九十年代,才慢慢的又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不过古玩鬼市,还是极为罕见的。除了像是北京、天津、南京、西安等几个大城市之外,就连广州都没有鬼市的存在。广东话里虽然有“走鬼。一词,不过那是指一些无证商贩,和古玩鬼市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

    即使是在存在古玩鬼市的那些城市中,鬼市也并非每天都有的,因为鬼市中的摊贩往往都是来自天南的北,流动性很强,并且其身份复杂。三教九流无所不包,所以在那些城市里。每个星期也不过只有一到两天的时间里,会有古玩鬼市出现。

    “四哥,你说的是真的,平洲这地方会有鬼市?”

    庄睿有些不大相信,在几个大城市都难得一见的古玩鬼市,在平洲这小地方会有?

    “我家老爷子说有,他去年的时候来过,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等下,我找人问问毕云涛虽然是广东人,但也是第一次来平洲。鬼市的事情是他听家里长辈提起过,想到庄睿现在混古玩行了,这才顺口提了一句。再细问下去,他也不知道了。

    老四对住到平州来,很是不感冒的,在他眼里,平洲和乡下就差不多。就现在住的这个,酒店,虽然号称是四星级,不过和广州的三星级酒店比起来,那都差了很多。而且这段时间由于要开原石交易会,客房价格几乎能与五星级酒店相比了。

    刚才老四就劝庄睿住到广州去,反正距离不是很远,开车的话不用一个小时就可以赶过来,只是庄睿和宋军约的就是在这家酒店见面,并且在这小地方带着白狮也方便,他总不能走哪里都半个城市养犬证吧。

    “哎,觎女,来一平,对,就是你。”

    老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着服务台前的一位服务员喊道,庄睿和老大抬头看了一眼,连忙又把头低下了,心里对老四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时还没出现凤姐之类的妖孽。如果有的话,这服务员的长相也足以和凤姐之流的一拼了。

    “美女,和你打听个事情,听说这里有大清早摆摊的,是不是真的啊?你知道在哪里摆的吗?不知道也没关系,您这样的美女,怎么可能去逛地摊啊。”

    老四功力够深厚,看着面前那位长着龄牙。满脸雀斑的服务员不仅是谈笑自如,恭维话更是随口就来,听得庄睿和伟哥昨天晚上吃的东西。一阵阵的往外泛,就差没吐出来了,他们想不通这宾馆还要不要做生意啊,安排这样个人站在前台。

    “舰仔。告诉你,你还真打听对人了,这事我知道,那些白天值班的人,还真不知道这事情,我晚上值班,有些客人凌晨四五点钟的时候出去,就是去你说的那个大清早摆摊的市场了,我听说啊,那市场里面前不是好人,一个个都鬼鬼祟祟的,还有

    “等等,你还是先说下,那大清早摆摊的市场在什么地方吧,这天都亮了,去晚了就没了呀

    这炮牙女服务员可能是值了一夜的班,被憋的不轻,看到老四这么一个英俊的男生喊美女,顿时来了精神,不过了扯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主题来,吐沫星子更是喷的老四连连后退,因为他要是站那不动的话,那张血红大嘴,估计就要印到他的脸上去了。

    “不就在玉器街上嘛,从这里出去,往前走三百米拐个弯就到了,那地方有什么好去的,听说都是卖些破铜烂铁的,哪有在这里吹着空调舒服,我说觎仔,咦,,人呢?”

    炮牙女服务员正说的高兴呢。突然发现原本坐在沙发上的三个人,此玄全消失不见了,就连一直老老实实趴在地上的那条大狗,都不见了踪迹。

    “气性广东话:神经病,有美牟陪着聊天还乱跑炮牙女呲了呲牙,扭着水桶腰转身回到了服务台里面,不过她今天的心情一定会很好,要知道,一年到头难得有人喊她次觎女的。

    “老四,我现在算是知道了,要是比无耻,老二绝对比不过你,那样的女人,你也能喊得出美女两个字。哥哥我服你了。”

    此时三人已经走在了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庄睿身边还跟着白狮。伟哥的声音回响在马路上,很是响亮。

    老四闻言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这算什么,广东人说话就这样”志伟那样快五十多老头午的都能被称作规仔,我喊声悦愕心么了。对了,老么,你这条狗不咬人吧,要不然在这里很容易惹麻烦的。”

    老四看到白狮也跟了出来,不由出言问道,广东虽然不禁止养宠物。不过对大型犬的管制还是很严格的。

    庄睿揉了揉白狮的大脑袋,回答道:“没事,白狮很听话的,不会乱咬人,”

    白狮小点的时候,长的很可爱,那会或许会有人逗弄它,不过现在白狮只能用威猛幕形容了,一般人看到了唯恐避之不及,哪儿敢上去招惹它啊,而白狮现在对人多的地方也免疫了,最多呲呲牙吓唬人,不会真咬的。

    平洲玉器街位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的永安路,在上世纪刃年代中期,就已经是初现端倪了。在行内那是相当出名,玉器的产销量全国最大,位居全国四大玉器市场之首,以加工翡翠货光身玉器而远近闻名。

    自从改革开放以后,平洲个体户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散落平州各地的玉器老行尊、能工巧匠,纷纷自筹资金,到云南中缅边境一带的腾冲、盈江、章风、瑞丽、宛町采购缅甸翡翠玉石回来进行家庭作坊式的加工产销玉器成品。由于平洲玉器同行擅长做光身件。不但质量好、工艺佳,而且售价廉,很快就蜚声我国内地与港澳台地区以及东南亚的玉器界。

    全国各地的玉器商贩直接到平洲平东墩头村上门采购玉器成品,平洲玉器市场由此形成。形成于上世纪田年代中期的平洲玉器市场,到。年代中期销售产值已增至过亿元。

    平州玉器产品主要有玉镯、玉扣、鸡心和吊胆,其加工技术精湛,尤以玉扣品种居多,样样俱全,让“平洲扣”闻名遐迩,每年都有不少浩、澳、台游客常常慕名而来。

    从宾馆到玉器街,不过是几分钟的路程,拐过一个弯来,庄睿等人就看到了这条闻名国内的玉器街。

    玉器街从东到西大概有刀力余米,在这个街道两边既是玉器街市民的家池是由市民在家里开设的玉器店,这条街道上的上百户居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加工玉器的作坊是典型的前店后厂营销模式,也有专业加工的作坊如专业的代客开料、代客雕琢、代客抛光等。虽然现在没有几家店开门营业,不过店门口的牌子上,都写着这样的字样。

    现在不过早上六点多钟,虽然天色已经大亮了,不过太阳还没有出来。再加上昨天这里下了一场雨。这会有一些薄薄的雾气,透过这层薄物。依稀可以看到玉器街道两旁,有不少人在走动着,不过这里并没有一般市场上的喧哗,倒真的有些像是鬼门关开小鬼摆摊一般。

    “老么,我怎么觉得这地方透着邪性啊,这里能有什么好东西?再说了,就这天气,有好物件你也看不出来啊,咱们回去得了,等太阳出来了再来。”

    阳伟胆子一向很来到这有些诡异的地方,心里不由紧张了起来。伸手拉住了庄睿,站在街口。显然是不想进去。

    “老大,这些摆摊的,可大多都是挖坟掘墓的,身上多多少少都沾染着死人气,你小心点啊,别让哪个冤死的小鬼,把你的魂给勾走了。”

    老四知道伟哥胆平时就怕鬼神之类的东西。故意在后面出言吓唬他,伟哥还偏就吃这一套,死死的抓住庄睿的衣服,说什么都不愿意往前走了。

    “我说四哥,你就别吓唬老大了。这种鬼市的机会很难得的,伟哥。你也别怕。跟着白狮,百邪不侵。”

    庄睿被老四说的哭笑不得,他现在可是急着想进去,因为按照常理说,平洲这地方一般是不可能有鬼市的,估计是借着这次原石交易会的东风,全国各地的那些三教九流玩古董的人,才会聚集到这里来的。

    要知道,古玩和玉石,本就是相通的,很多玉石商人往往也都是古董收藏家,也是古董收藏这个圈子里比较有实力的一帮人,所以全国各地的古玩“走鬼”们,都会在这个时间集中到这个地点来。

    正如老四所说的,这些人的身份都很复杂,真走出现一些挖坟掘墓的人,那也不稀奇,也往往就是这些人手里,才会出现一些古玩中的精品物件。

    防:今天还米一张月票呢,求月票。推荐票就不说了。大家顺手投了就是。!~!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