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卷 祸兮福所倚 第一百七十二章 盘玉(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四千字章求推荐票,泣物件每天都有刷新的。不胀费,大家顺手点下“投推荐票”的字样吧,打眼拜谢!

    “马哥,您这说的是行话啊。再要是和我说自己外行,我可是要跟你急的呀

    庄睿听到马胖子的话后,向他翘起了大拇指,能说出“盘玉”这两个字,就证明马胖子在玉石这类别的收藏里面,是下过一番功夫的。

    大家都知道,大凡网出土的旧玉,在数百上千年的时间里,多遭泥土或者墓葬品的侵蚀,带有各种色沁,但是这些沁从色彩上看,并不完美,反而使古玉显得很晦暗粗糙,所以收存之后,必须以“盘功”使之恢复本性。

    “盘玉”也叫做“养玉”是众多玉器收藏者最大的乐趣之一,所谓“盘玉。”指的是民间流传的一种赏玩玉石的方法,通过盘玉,可以使色泽晦暗的玉石整旧如新,并使玉石的颜色发生很大变化。

    因为古玉纵然具有最美的色沁,如不加盘功,沁色就会隐而不彰,玉理之色更不易见,玉性不还复,就会如普通的顽石一般,像是老四的这个玉璧,从表面上看,色彩黝黑发黄,没有一丝光泽,如果经人盘过之后,就会变得温润纯厚,晶鉴光洁。

    俗话说:玉可养人,同样的人也可以养玉。

    历朝历代的玉石大收藏家都懂得盘玉,这是一种“功夫”就像茶道一样,是对某种事物的欣赏和研究,达到了一种境界,并俗定约成一般,形成了一定的程式化。

    , 万

    可以试想,将心怡的玉器随身携带,贴身而藏,精心呵护,经过天长日久的盘玩佩戴,就像是蝴蝶经过蛹的挣扎,使之逐渐蜕去了粗躁的土壳,恢复了往昔的灵性、润泽、色彩,灿烂光华绽放在掌心,那种成就感是无可取代的。

    同样的一块玉器,没盘过的和盘过之后的价格,那是相差甚远的,就像是老四淘到的这块玉璧,如果能盘出个古香异彩来,那价格再往上翻上几番也不奇怪。

    “庄老弟,别给哥哥我灌迷魂汤,这玉我还要再看看,”

    古玉染色做旧的太多了,马胖子虽然上手感觉不错,不过也是不敢掉以轻心,从口袋里掏出拇指大的放大镜,仔细看了起来。

    庄睿笑了笑,从马胖子随身携带的装备来看,此行应该是准备已久了的,绝对不是他嘴里所说的来转悠一圈那么简单。

    其实以马胖子的身家,这块玉璧他本不会放在眼里的,但是收藏的人都应该有过这种体会,就是当你把一个物件辨别出真假的时候,那种快感可是金钱无法替代的。

    此刻马胖子原本那懒散臃肿的表情一扫而空,代之的是那双几乎眯成一条缝小眼睛中,散发出一股子精光,其专注的样子使庄睿认识到一个完全不同的马胖子,那张肥脸也变得可爱了许多。

    过了足足有十多分钟,马胖子才把放大镜放回到口袋里,右手五根像胡萝卜一般粗细的手指,不住的在玉璧上搓弄着,看得出,他这完全是习惯使然,庄睿知道,这应该就是“盘玉”了,他虽然对“盘玉”知之甚深,不过自己并没有操作过,不由看得有些入神。

    “嘿,庄老弟,不好意思,拿到手上就想玩玩,我这手法太过拙劣,让老弟你见笑了,这块玉璧还行,上面有两种沁色,加上玉石的本色,算是“三阳开泰”了,就是没盘过,遇到喜欢盘玉的,价钱能高点,不过一般也就是个两三万的样子,”

    马胖子见到庄睿的眼睛,紧盯着自己的右手,连忙停下了“盘玉”的动作,这别人的物件,自己拿来盘不合适的,不过他的眼光很毒,与庄睿估的价也是相差无几。

    “马哥说的哪里话啊,这小物件不值几个钱,我兄弟也不怎么喜欢这东西,你要是看中了,就拿去玩吧,别提钱不钱的”

    庄睿把手一挥,虽然这话说的很大气,不过话中点明了东西不是他的,马胖子如果想要的话,自然就会开出价来。

    果然不出庄睿所料,马胖子闻言立即说道:“老弟你这是慷他人之慨啊,这不合适,就这玩意,从地摊上买也要个几千块钱,我不能让老弟们吃亏,这样吧,二万块钱,我要了,你们看怎么样?”

    庄睿听到马胖子的话后,看向了老四。他本来就是想帮老四卖出去的,这两千块钱淘到的,转手涨了十倍,老四也应该满意了。

    “行,就按马哥说的办

    老四知道庄睿的心意,也没有推辞,他们几个都没把两万块钱放在眼里,要是再推让的话,平白会被人看不起的。

    “庄老弟,你这些朋友脾性都不错啊。挺爽快的,合我胖子的胃口,喏,钱拿去,玉可是归我了呀。”

    在那会,不管是不是老板,手里都抓着个真皮手包,当然,大多数人拿的都是人造革的,庄睿虽然小有资产,不过他那包其实就是三十块钱从商场买的,不过马胖子用的,显然不是假货。

    马胖子一边说话,一边从自己的手包里拿出两刀钱来,扔给了老四,不用看,都是粉红色的老人头,上面还带着银行的折条呢。

    老四也没矫情,接过钱收到了包里,对着马胖子说道:“谢谢马哥了,晚上小弟做东,咱们去广州找个场子乐呵乐呵去。”

    马胖子闻言连连摆手,说道:“那是你们小青年的事,老哥我是不行了,坐飞机也累了,今天要好好休息。”

    “马哥,您这晚上恐怕也休息不了吧。”老四的话让众人都笑了起来,守着个美娇娘,只要是个男人,那觉恐怕都睡不安稳。

    这次跟着马胖子的女孩比上次庄睿见到的好多了,长的很清纯不说,人也很安静,只是靠着马胖子坐着,没有什么过分亲昵的举动。

    看样子马胖子对这女孩也挺喜爱的,听到老四的话后也没生气,嘿嘿笑着将手里的玉璧递给了女孩,说道:“燕子,这块玉还行,拿着好好盘一下,只要能盘出来,不想要了也能卖个十多万。”

    “谢谢马哥

    叫燕子的女孩很乖巧的将玉璧接了过去,只是拿在手上却有点不知所措,石省二胖子问道!“马哥,什么叫做盘玉。纹玉怎么矗啊“让庄老弟给你说说吧,我只懂的一点皮毛,就不献丑了。”马胖子摆了摆手,盘玉的功夫很深,一块古玉,盘好了可以价值不菲,要是盘砸在手上,也有可能一文不值,这中间的门道很多的。

    “马哥,你这可是将我的军啊”庄睿苦笑着说道。

    “你小子懂的东西不少,就是不往外露,那幅唐伯虎的画,走出自你手里的吧?别给老哥装模作样了,让你说说,你就讲一下嘛,燕子,去。给你庄哥点根烟去

    马胖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庄睿。大有你不说,我就揭你老底的意思,顺手甩给身边燕子一包软中华,让燕子去给庄睿敬烟。

    “马哥,这要是喜烟,我就抽 ”

    庄睿接过燕子递过来的香烟,和马胖子开着玩笑。

    “你还别激你马哥,燕子可是在北京读大学的,这还没毕业,等毕业了我把她娶进门,你可是就要叫嫂子了。”

    马胖子对这个叫燕子的女孩。像是真动了心思,言语手脚上都没有像以前那般轻佻,对燕子也很尊重,这不由让庄睿对这女孩多看了几眼,能把马胖子这类人吃的稳稳的,那绝对不是一般人。

    “庄哥,你别听马哥乱说,我就是放暑假,陪马哥来这边见识一下的。”

    燕子的声音很灯听,软绵绵的,就目前表现出来的性格,也很温顺,看得庄睿等人都在心里暗骂马胖子老牛吃嫩草。

    “盘玉顾名思义,就是养玉,把古玉经常拿在手里把玩,会让玉质更加圆润,沁色更加完美,不过这里面也有许多讲究,民间盘玉的方法有很多,我也就知道几种而已。”

    庄睿一边说话,一边将燕子手里的古玉要了回来,拿在手里把玩着,他虽然没有盘过玉,但是盘玉作为古玉收藏中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庄睿在理论上也是知之甚深。

    德叔是盘玉的高手,腰间常挂着的玉器,就有五六件,他可是将自己盘玉的经验全部传授给了庄睿,要是只说不练的话,庄睿还是能唬住一些人的。

    “老么,说话别大喘气,哥们也想听听,”

    庄睿的话把伟哥和老四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就是周瑞也将目光看向庄睿,这手里时常拿着块玉把玩,倒也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事情,老四这会已经有点后悔将这块玉璧卖掉了。

    庄睿看了一眼燕子,道:“女孩子盘玉可是不多见的,因为这东西不能接触到香水和一些化学物剂,不然会使玉器受到侵蚀,外层受损,影响原有的光泽度。”

    “我不用香水之类的化妆品的,对不起,庄哥您继续说。”燕子打断了庄睿的话,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做了个手势,让庄睿继续往下讲。

    庄睿没有在意,笑了笑,继续说道:“先说下为什么要盘玉吧,大家都知道,古玉大多都是从墓葬里出土的,因为出土的地点不同所以蚀锈和色沁的性质亦不同。

    打个比方说,南方水坑或地气特别潮湿、地层特别多积水的。这里面出土的古玉就多水锈,北方出自干坑的,多数古玉的土蚀亦多,这块玉璧上面的黄色,就是土沁色。

    由于土吃水蚀,加上干湿不同的经年累月煎熬,古玉即使有最美丽丰繁的色沁,亦会隐而不彰,藏而不露,再加上玉理本身有深浅色,同时亦侵积了不少污浊之气。

    我们若不加以盘之玩之,便玉理不显。色沁不出,污浊之气不除了若要上佳色沁的古玉显出宝石之色,那就必须要用盘法将玉器养出来了。

    玩古玉的圈子里面有这么一句话:藏而不玩,则等于暴珍天物,得宝如得草,这也说明了盘玉的重耍性。”

    “老么,说重点,这玉该怎么盘。”伟哥听得有些不耐烦了,出言催道。

    “这口有点渴啊。”庄睿吧唧吧唧嘴。

    “来,哥哥这有红牛。”马胖子很配合的扔过来一罐饮料。

    “嘿嘿,谢谢马拜 ”

    庄睿也就是和几人开玩笑的,把红牛放到一边,继续说道:“玉器有三种盘法,分别为“文盘武盘”和“意盘”也有人称之为“缓盘急盘”和“意盘”

    ,王珐比北

    “文盘”是指将一件玉器放在一个小布袋里面,每天都贴身带着,用人体较为恒定的温度去蕴养,要等到一年以后,才能在手上摩挲盘玩,直到玉器恢复到本来面目。

    文盘耗时费力”必须有耐性,不能急躁,这也是古人修心养性的一种方法,通常用文盘两三年之后,古玉的色沁才会微显而已,要是玉、器入土时间太长,用文盘法。那要盘玩往往十来年、甚至数十年,才能将玉盘出来,

    给你们说个小故事,在清代历史上,曾有父子两代盘一块玉器的佳话,穷其一生盘玩一块玉、器的事,这块玉被盘玩得包浆锃亮,润泽无比,现在被收藏在北京的一家博物馆里,有专家估计,这一件玉器已经被盘玩了一个甲子的年以上。

    这种盘法现在很少有人用了,不过要是遇到一件五色沁以上的上好古玉,那还是用这种办法来盘比较好,因为这样盘出来的玉,才足够珍贵。

    本身材质差一点的玉器,要是能文盘的方法盘个几十年,仅凭这功夫,都能卖上个,几十万。

    就像是翰海拍卖公司,就在前不久才拍过一件很普通的玉璜年代是战国时期的,不过盘的相当好,沁色包浆都很不错,以栩万鹏成交的。”

    “老么,我这块也是汉玉啊,这价钱差的也太离谱了吧?”

    老四一听这话坐不住了,开口打断了庄睿的话,他到不是觉得马胖子出价低了,而是感觉这都是汉玉,价钱差的这么多,心里有点不平衡而已……

    防:玉很养人的,有条件的朋友可以搞个把玩件盘着玩玩,以后会讲到古玉的鉴定,大家别急着去买,假的太多,这几天白天停电。不过更新不会少,还希望朋友们多多支持,谢谢!!~!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