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五章 玉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知道了。宋哥。读次平洲赌石大会,我最多拿出五昏尔不试试手,不会将资金都投入进去的

    庄睿对宋军的规劝还是很领情的。别人要不是真心为了你好,犯不着说那些得罪人的话。

    “好,你心里有数就行了。晚了,睡觉去吧,明儿一早我打你电话。带你去见识见识鬼市去。”宋军招呼服芳员过来买了单,一脸得意的对庄睿说道。

    “呵呵。宋哥,我早就去过了,而且还是小有收获呢

    庄睿把自己在鬼市中淘到一套汝窑瓷碎片的事情,告诉了宋军,这个物件修复好之后,他是要出手的,所以也不怕别人知道。

    “你”你是说,你淘到一只完整的汝窑瓷的碎牡 !”

    宋军网站起来的身体,被庄睿一句话说得又跌坐了回去,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在得到庄睿肯定的答复后,连连摇着头,道:“刚才我那些话算是没说,你小子有多少钱就去赌多少钱吧,***,你这运气也忒好了点。”

    在去电梯的路上,宋军那双眼睛一直紧盯着庄睿的左手腕,嘴里还念叨着,等得空就去西藏一次,一定也要搞这么一副活佛加持过的宝贝来。在他看来,庄睿的好运气。无疑是这串老天珠带来的。

    可能是被庄睿的好运气给刺激到了,第二天庄睿正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就被宋军打来的电话吵醒了。约庄睿去鬼市转悠转悠,看了下时间。才网到三点,没奈何,庄睿起身洗漱了一下,带着白狮来到酒店门口和宋军会合了。

    这次宋军没有带着彭师傅,而是自己一个人,对于古董,显然他的专业知识要强过彰师傅的。

    玉器街上隔个十多米远。才有一盏路灯,而且还是节能灯,过了十二点之后,光线十分的暗,宋军和庄睿算是来的早的,这时在玉器街的两旁,已经有人摆起了摊位,还有人网来到,正在往地上铺着摊子。

    由于平洲赌石大会在明天就要正式开幕。所以这个鬼市也是最后一天了,有心淘宝的人起的都比较早。这会走在玉器街上逛鬼市的人,倒是要比摆摊的还多。

    让宋军有些郁闷的是,他所带的那强力手电筒,网一打开就招来一片骂声,倒是庄睿拿着的小手电无人过问,见到这般情景,庄睿随身把手电递给了宋军,对于他而言,那些带有灵气的古玩,就像是黑夜中的萤火虫,只要存在,就逃不过他的眼睛,白天黑夜没有什么区别的。

    “老弟,分并看吧,有事电话联系。”

    玉器街长有刃刀余米,虽然这会摆摊的人不是很多,也有四五十个摊位了,宋军遂和庄睿分开,独自转悠了起来。

    没有了手电。在这昏暗的灯光下上手,也增加不了什么经验,庄睿也懒得一件件去看了,干脆每到一个摊位上,就释放出眼中灵气。把摊位所有的物品都包裹进去,如此一来。只要这些物件里面有古董,基本上都逃不出他的眼睛。

    只是让庄睿有些郁闷的是,连看了四五个摊位,都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偶尔有那么一两个蕴含稀薄灵气的物件,庄睿拿起来一看。也不过都是清末民窑烧制的瓷器,不值几个钱,并且那摊位老板也是知道其价值的,随口开出的价格比拍卖行排行的还要高,庄睿连价都懒的还。直接就去往下一个摊位了。

    “哎,老弟,你怎么看的这么快?”

    庄睿是和宋军分街道两旁开始看的,这还没到一个小时,庄睿就转到另外一边的街道上,和宋军在一个摊位上碰到了。

    “是不是手电给我了,你看不清了啊。你要是拿去吧,老哥我眼神好点。”

    宋军有些不好意思,把手里的电筒递向庄睿。

    “别,宋哥你拿着吧,我今儿是陪太子读书的。”

    庄睿没有接手电,他这会看了二十多个摊位了,一个好物件没瞅到。基本上的不报什么希望了,看来想在这鬼市里淘弄到好玩意儿,也是要靠运气的。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宋军一边说话,一边继续观察着自己刚才在看的物件,过了有七八分钟之后,宋军把手向地摊老板伸了过去,由于天黑,庄睿没有看见他们的手势,不过宋军掏钱的时候,庄睿倒是看清楚了,两刀还没有开封的昭,递到了那老板的手里。

    庄睿吃了一惊,在这种地方花两万块钱买东西,不是赚大了就是赔惨了,那玩意儿好像个头不大,被宋军攥在手心里,庄睿一时看不到,忍不住开口询问道:“宋哥,你买的什么物件?”

    “嘿嘿,老弟,你还真是只招财猫,网一过来我就捡到个好物件,走。不看了。回酒店。”

    宋军神色有些兴奋,拉着庄睿就要往回走,剩下的摊子也不愿意再看了,这其实也是有讲究的,但凡淘弄到一个好物件之后。藏家们一般都不会继续往下看,因为捡到漏的兴奋心情,很可能就会影响到接下来的判断。

    “我说宋哥,我这还没看完呢。的。您别拉,我跟你走还不成嘛。”

    庄睿本想将余下的几个摊子看完。无奈被宋军连拉带拽的,只能老实的跟着宋军回到了酒店。

    “宋哥,到底是什么宝贝,值得你如此大惊小怪的?弟弟我可是一点收获都没呢。”来到酒店坐下之后,庄睿开口问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抱怨,今儿可是鬼市的最后一天,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别急,我还要再看看

    宋军的话让庄睿差点跌了个跟头,好家伙,敢情宋老板还没看清楚就出手买下来了。

    这会酒店里的几个大灯也都关掉了。不过在这打开强力手电筒。自然是不会有人过问,宋军把手心里的物件放在了沙发面前的茶几上,然后打开手电。将强光对准了那个物件。

    “这是什么玩意儿?”

    出现在庄睿眼中的,只是一个体表泛红、拇指大小的东西,上面还沾染了一些泥土,根本就分辨不清楚是什么物件。

    “嘿嘿,当然是好玩意儿。”宋沏厄;半晌点后,将的东西拿起来,涕给了“靠,这知了能值两万?。

    庄睿拿到手里,废了好大劲才看出来,原来这是一只用玉石雕玄成的知了,上面的沁色很浓,不仔细分辨。很难看得出来。

    “你懂个屁,这叫玉蝉,而且这只是汉代的葬玉,很珍贵的宋军没好气的回答道。

    听到宋军的话后,庄睿有些上心了,认真的看了起来,这只玉蝉长不过三四公分,宽两公分左右,蝉头眼大,身翼窄小成细长倒梯形,在玉蝉头部中央有个几乎看不出来的小孔,想必是为了穿绳子异用的。

    这个玉蝉用料不错,庄睿看着像是新疆白玉的料子,但是上面全是深红的沁色,蝉身雕成了正菱形,形象简明概括,头翼腹用粗阴线剪划。寥寥数刀即成,刀法十分的简练,蝉背部双翼左右对称。如肺叶状。整体造型十分规整。

    “宋哥,这个就是口含?”

    庄睿把玩着手里的玉蝉,向宋军问道,他知道玉蝉多是放置于死者口中,取其清高绝俗、复活再生的意义,但这些都是庄睿从别处听来的。这还是第一次亲眼所见。

    古代的玉蝉有三种用途:一是别在帽子上,作为一种高级的装饰,二是穿了绳子挂在身上,作为佩饰。第三种是随葬品,这是玉蝉最大的用途了,人过世后放在他们嘴里。

    从石器时代的红江文化开始。驳口多年来,人们一直对蝉有深切的向往,那是源自我们祖先对永生的执著。有专家认为:蝉从幼虫变成成虫。要蜕变,要脱胎换骨。含一枚蝉,寓意重新做人,重新投胎。

    “对,这就是“玉塞九窍。的亡人口中之物”玉捻,老弟,今儿运气真是不错。这可是正宗汉八刀的玉蝉啊,妈的,摆摊的那子。肯定是从哪个汉墓里扒弄出来的。”宋军这会还是很兴奋,居然爆出了粗口,看来对淘到这物件,极为满意。

    “玉塞九窍”顾名思义,就是在人死之后,在身体的九个孔窍里塞进一块玉,这都是很讲究的,死人的两手里有玉,叫玉握,双目也遮盖了玉,叫玉瞑目。而口中的。就叫做玉捻了。

    至于宋军所说的汉八刀,就是因为这玉蝉所创造出来的一种雕玉的手艺,特指汉代捡葬玉捻仅在蝉的背部施加工艺的那种,说的宽泛一点的话。背腹两面用工的玉捻。也姑且可以算作“汉八刀”这种雕工自汉代之后就失传了,所以真正的汉八刀玉蝉,无论从其艺术价值或者对当时工艺研究这两方面而言,都是极其珍贵的。

    庄睿在把玩的时候,已经用灵气查看过了,的确是汉代的物件,因为这里面的确蕴含了灵气,并且呈深紫色,只是数量并不是很多,但是就在庄睿把玩的这个过程中,他似乎感觉到这里面的灵气在缓慢的增

    着。

    这个发现让庄睿来了兴致,如果自己的感觉是真的,那也就是说。这些古董里面灵气的形成。和人体的滋养把玩绝对脱不了干系。

    “宋哥小弟正想着找个把玩间盘盘的,你这只玉蝉让给我算了,多少钱你开个价。”庄睿不知道刚才那种感觉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再说他之前就想找个好点的把玩玉件,这个玉蝉有三种沁色。玉质也不错,勉强能达到庄睿的要求了。

    宋军听到庄雾的话后楞了一下。继而似笑非笑的看着庄睿问道:“怎么着,老弟,你看中这玩意了?”

    “怎么了?这还有什么说法啊?”庄睿看到宋军笑的有些古怪。不由开口问道。

    “说法是没有,不过这玩意儿价格可是不低啊。”

    “哎,我说宋哥,弟弟我又没说不给你钱,该是多少钱,你就说出来不完事了。”

    庄睿有些不解,不过就是汉代的一个小玩意儿,体积还这么能值几个钱。

    宋军听到庄睿的话后,也摆正了脸色。开口说道:“好吧,这样给你说,就在前几个月。我一位老朋友从国外淘弄回来一个汉八刀的玉、蝉,那只玉蝉的品相和玉质还有沁色,都远不如我这一只,当时他花了二十万买回来的,你说我这只卖多少钱合适啊?”

    “二十万?这倒真是不便宜,”

    庄睿听到这价格后,吃了一惊,倒不是他掏不出来这么多钱,而是因为他捡漏从来没花过这么多。他现在在心里思量着,花二十万买这个。东西把玩值不值得。

    “好吧。宋哥。那人花了二十万。你这只我出三十万怎么样?要是同意的话,回头天亮了找个银行我转账给你

    庄睿想了一下之后,还是决定要买,古玉一般极难碰到,更何况这只玉蝉还带有三种沁色,盘好了的话,恐怕价值远不止三十万的。

    “嘿,老弟,你别急啊。我那朋友花的是二十万美元,我也不要你三十万,你给我二十五万美刀,这玩意儿你拿走。”

    宋军等庄容出言要买之后。慢条斯理的说道,庄睿这才知道,刚才宋军脸色为什么有那副表情了,敢情这么丁点的一个小玩意儿,就能值自己三分之一的身家了。

    “得了吧,宋哥,您这是存心气我,您也别激我,我玩不起还不行啊。”

    庄睿边说话别将手里的玉蝉递还给了宋军,喊出三十万的价格,他都咬了半天牙,这换成万万美刀。庄睿连考虑都不用了,直接就把东西还了过去。

    这玩意儿虽然不错,庄睿也想搞清楚这物件里面的灵气是否真的可以通过把玩而增加,但是让他花劲多万去做个试验。庄睿才不干这种事情呢,话再说回来了,有这双眼睛在。庄睿还不信自己以后淘不到好点的古玉。

    防:明儿中秋了,这几天忙的像孙子似地,不过每天两章还是保证了的,今天还是7四字,还麻烦朋友们花费几分钟登录下,给咱投张推荐票,就当时中秋礼物了,呵呵,打眼拜谢!!!

    ,正泣比北。!~!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