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二章 疯狂的石头(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二玉器商人出的价格很公道,就眼前纹出绿的毛料里面引最多只能掏出一些做挂件的翡翠来,其价值也就是在五六万左右,他肯多花三万将另外半边毛料买下来。也算是在赌那半边毛料里,能出点绿了。

    要知道,在现在这个平洲玉石交易会上。有三种人存在,一种是像宋军那样的,不切石、不解石。只购买表现好的毛料囤积起来,等待原石价格上涨,第二种就是以眼前这个中年人为代表了,专门为了赌石而来,赌涨了则身价倍增,赌垮了很有可能就是负债累累。

    还有一种人,就是刚才出价的玉器商人了,他们往往都是在做玉器面对普通老百姓的终端,当然。这些玉器商人大多也都有自己的玉雕加工厂,他们也是这些毛料变成翡翠后,最大的消费者。

    所以哪里只要一传出有人切石的消息,这些人都会一哄而上,赌涨了现场就会喊价,要知道,由于缅甸政府限制原石输出,国内的很多玉器店。都面临着原料匿乏的现象,所以一般只要开出的不是狗屎地的毛料。都会被这些玉器商人们哄抢一空的。比较玉器在价格上也分个三六九等,各有各的消费群体。

    可能是这个玉器商人给出的价格很公道。中年人等了一会之后。见到没有人再愿意开价,于是点了点头,说道:“就六万块钱吧,这两块你拿走

    玉器商模样的人听完后一摆手,一个拎着个黑包的小伙子挤了过去,从包里取出六刀还带着银行封条的钱来。递给了中年人,中年人的神情很不好,接过钱后也没数,直接塞进自己带来的包里,看着地上那一块还属于他的毛料,脸上阴晴不定。

    就在中年人站在那里举棋不定的时候,庄睿走上前去,开口问道:“这位大哥,你剩下的这点毛料,还卖吗?。

    庄睿的话让四周围观的人群里传出一阵嘘声,就连那个中年人也有些惊愕,要知道,别看这些玉石商人们一掷千金去收购毛料,但是他们都是买解出绿来的料子,像地上那块毛料,两边切口都没有出绿,基本上就是废料了,这些商人们一个大子都不会花在这种毛料上的。

    中年人刚才之所以看着这块毛料发愣,就是不知道如何处理,扔掉吧。有点可惜,再往下接着切,中年人都拉不下来这面子,明摆着的废料,还要去切。

    “卖,怎么不卖啊,四万块钱,要就拿走

    中年人这话一说完,人群里的嘘声更大了,这是把庄睿当做凯子了。不过就凭庄睿要吴这废料的表现来看,估计这人也精明不到什么地方。

    ,…万

    “老么,你有病啊,都是破石头了,你还买?。一旁的老三急了,连忙阻止道。

    “恩,不买了。都是废料了,还卖四万,您自个留着吧

    庄睿很不爽的扔下一句话。分开身后的人群,做出要离开的模样。

    “哎,这位小哥,价钱可以商量嘛,你多少钱要买?”中年人见到庄睿要走。着急了。庄睿要是不买这块毛料的话,他扔掉的心思都有了,现在能卖点钱,他岂能放过这个机会。

    “五千块钱,你要是卖我就切着玩,不卖拉倒。”庄睿摆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说道。

    “老么,五千块钱可是哥哥半年多的工资啊

    老三和庄睿一个,宿舍住了四只。对他很了解。这会见到庄睿是真的想买,也不出言劝阻了,只是嘴里还在嘀咕着。

    “嘿。三哥。这场地里随便哪块毛料。可都不止卖五千啊,我花五千块钱让哥几个见识下解石,够便宜了,喂。你卖不卖啊?不卖我走了。”

    庄睿听到老三的话后,乐了,抬眼看到那中年人还在举棋不定。开口催了一句。

    “一万,一万块钱就给你。反正我旺万也花了,不差这五千块钱了。”中年人一咬牙,开出了一万块钱的价格来。

    “行,我懒的和你墨迹

    庄睿从手包里取出一万块钱,扔给了那个中年人,也不顾四周传来的鄙视自己的眼神,弯下腰去把那块毛料抱到了一边,因为这会买另外两块毛料的玉器商人,正准备切石了。

    “那小子纯粹是有病,花一万块钱卖块废料,不如去马路边捡块石头来切了

    “是啊,现在的年轻人呀。不知道天高地厚,以为是块毛料就能出翡翠呢。”

    “那小子一会估计要切开。咱们留下来看看笑话

    庄睿这会站累了,干脆坐到自己买的那块毛料切面上,耳朵里传来的都是这些话语,老三都不好意思和庄睿站在一起了,这连带着也被别人鄙视了。

    “妈的,等会擦出绿来,少一分钱爷爷都不卖给你们庄备》二允很是不爽。自只乐意花钱,纹此人管的着 ※

    要说那中年人,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差。他第一刀切下去的时候,距离这干青种的翡翠还有七八公分的距离,如果他当时把那块一半的毛料,从中间切下去的话,肯定能把毛料里的翡翠解出来。

    但是那中年人偏偏将毛料侧过来,从松花处的侧面去切了一刀,他想法是好的,怕破坏掉松花后面的翡翠,但是恰巧那一刀,从这团干青种的翡翠边缘切了过去,庄睿刚才仔细看了一下,切面距离翡翠,只有两公分不到的距离了,要是那中年人手抖一下,或许庄睿就拿不到这块毛料了。

    花劝万都买不到的东西,现在花了一万块钱就到手了,此时的庄睿,算是充分认识到了“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这句老话的含义了。

    “唉,又切垮了”

    就在庄睿心中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的时候,购买了两块毛料的那个玉、器商人,已经将另外一块毛料给切开了,庄雾根本不用去看就知道,那半边毛料里面什么都没有,三万块钱等于打水漂了。

    不过这玉器商人随后就把出绿的那块毛料给解开了,从松花处一直往下擦,居然也掏出两块婴儿拳头大小的翡翠来,这让那商人原本紧绷着的脸稍微放松了下,就凭着这两块翡翠,六万块钱已经算是保本了,要是雕工师傅处理得当,说不定还小有盈余。

    “庄兄,你不挑块毛剩解解看?放心,价格一定按最便宜的给你。”

    这会聚在摊位旁边的人群,基本上都已经散去了,而进入到杨浩毛料区去选购毛料的,只有寥寥数人,就连原本在那里看毛料的人都走了好几个,显然是被这次赌垮的事情影响到了。

    赌石的人是很迷信的,如果你的摊子上赌涨了,那么人们就会一窝蜂的跑到你这里选购毛料,要是赌垮了的话,情况自然就会反过来了。

    庄睿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后面的裤子,指着地下的那块毛料说道:“解啊,我这不刚买了块毛料吗,虽然是下脚料,说不定也能出翡翠呢。”

    “庄兄,庄大哥,您就别开小弟的玩笑了,我给你指块好点的料子,你买下来当众切开,就当是帮小弟的忙了。”

    杨浩以为庄睿是在开玩笑,有些着急了,今儿是此次赌石大会的第一天,卖出的毛料就切垮掉了,先不说影不影响生意,就这兆头也不吉利啊。

    “我闲的没事和你开什么玩笑啊,这毛料都买下来了,自然要切开看看,我钱多啊,拿一万块钱扔着玩?。庄睿没好气的回答道,他不知道这些人是如何鉴别翡翠原石的,怎么就都认死了这块毛料里面出不了翡翠啊。

    “得,你要切就切吧,不速动静小一点啊。”

    杨浩见庄睿主意以定,也是无可奈何,他让庄睿动静小点,自然就是怕再被人围观后切垮掉,那对他的生意又是一次冲击了。

    “行,就我们哥几个切着玩的,三哥,给伟哥他们打电话,都喊到八十三号摊位上来,咱们准备切石啦。”

    庄睿拍了拍正翻来覆去看着那块毛料的老三肩膀,示意他把伟哥几人都喊来,自己抱着那块差不多有五六十斤重的毛料,放到了切石机上。

    老三电话打了没过五分钟,伟哥岳经兄和老四就勾肩搭背的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岳经兄手里还拿着块拳头大小的毛料,一见庄睿,就献宝似地说道:“老么,哥哥我买了块毛料,你看看怎么样?”

    “多少钱买的?”

    庄睿一边问着一边将毛料接了过来,入手还挺沉,大概有个三五斤重的样子。

    “呵呵,三百块钱买的,听你的话,没敢买贵的,怎么样,这块毛料里面能出翡翠吗?”岳经兄一脸希翼的望着庄睿。

    “那啥,二哥,刚才我们这边有人切了块价值巧万的毛料,最后只解出来六七万块钱的翡翠,整整赔了七十多万,所以吧,您对这玩意儿,还是别抱太大希望了,就当成玩玩得了

    , 万

    庄睿刚才在看的时候,眼中灵气很随意的在这毛料中扫描了一下,没有任何出绿的迹象,就是一块带皮风化了的普通矿石,只是不想打击岳经兄的积极性,这才把话说得比较温婉而已。

    防:前几天是软玉,翡翠属于硬玉,都是玉,打眼脑子都快成浆糊了,打眼给大家写出好看的故事来,兄弟们也给点力,月票推荐票啥票都行,消费出免费评价票的朋友们,一定要投出来啊,打眼拜谢……!~!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